笔趣阁 >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 > 24|023.09.08

24|023.09.08

        柳璟拿出自己作为户部尚书的气势来,一时间气场全开,压得陆明琛下意识地答:“我没有。”

        说完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气场太弱,不觉生出几分恼意,伸手去拍掉柳璟捏住他下巴的手指。

        等到做完这个动作,他又觉得自己这样子更像是小姑娘,一时间羞恼之意更加明显,雪白的脸蛋上都染上几许薄红:“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看是你故意接近我才是!”

        柳璟嗤笑出声:“是谁在我文下刷负又砸雷,是谁加进我的群质问我,方才是谁主动叫住我的?”

        她似笑非笑地说:“你知道我的名字,查了我的资料,我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敢说你不是有意要引起我的注意?”

        她连珠炮一般的发问,把陆明琛问得哑口无言。因为从先前到现在,确实都是他先招惹柳璟的。要说对方算计他,人又不能左右他的想法。

        如果对方真有这种能够左右人心的本事,也不至于浪费到他头上。这么一想,他的神情便有几分微妙。但堂堂陆少是不会为了自己的错误向别人赔礼道歉的。

        柳璟见他神情反应倒觉得有几分可爱,心下的警戒心少了几分,便松开制住对方的腿和手来。

        原本她是打算就此放过陆明琛,偏偏后者以为她要对他行不轨之事,用力地挣扎了一下,拉扯中,便把柳璟整个人都带倒了,上半身压在他的身上。

        头对头,脸对脸,然后柳璟的下巴就磕到了他脆弱挺翘的鼻梁上,生生地把他砸得嗷了一声。

        柳璟很快从他身上起来,陆明琛也无暇顾及她,连忙捂住自己的鼻子,手一放上去,他就感觉手上似乎沾上了什么热乎乎的粘稠的液体。

        痛觉在神经上传递的速度似乎有点慢,在看到自己手掌上的一片鲜红之后,陆明琛才感觉到那种被重物砸到的疼痛。

        痛痛痛!偏生在这个陌生的女人面前,他一点也不想表现自己的弱势,强撑着起了身,他愤然地看了柳璟一眼,便迅速地跑到屏风后的淋浴室里。

        镜子里的男人鼻子底下有两道可笑的血痕,但他的鼻子没歪,应当是遭受重力撞击导致的粘膜出血。

        用清水洗干净之后,血还在往外流,他只好仰着头,从抽纸盒里抽出来两张并不算柔软的纸巾,揉成一团塞在鼻孔里。

        镜子里的年轻男人容貌俊俏,五官精致得程度令人无可挑剔,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还是他那张百看不厌的脸,偏生这该死的两团卫生纸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可要是不堵着,他仰着头等流血的感觉肯定是更狼狈。

        陆明琛忍了忍,准备将这么出去,但他一低下头,就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怎么看都觉得可笑非常。

        柳璟从陆明琛身上起来的时候,原本是盘着腿坐在地上。不过对方跑掉之后就几分钟都没有出来,她不免有几分好奇。

        起身把自己的背包换了个位置藏起来,她这才走到屏风后头去看小美人的举动。

        她踩着木屐走到门口,就见小美人仰着头站在淋浴室里,周围的垃圾篓里扔了好些沾着血的纸团。

        看着对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向怜香惜玉的内心毫无波动,别提内疚了,她甚至还有点想笑。

        不过第六感不错的小美人显然察觉了她的存在,转过脸来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要是换做旁人,怕是连忙向陆明琛道歉求饶。只可惜他刚沐浴完没有多久,又因为疼痛沁出生理性的泪水,那长而卷翘的睫毛上还沾着些许水珠,看起来没有什么威慑力,反倒让柳璟觉得十分秀色可餐。

        虽然身份证上写着她不过十七岁,但她非常清楚,自己是个已经成年的非常正常的女尊女性。既然如此,她也自然会有生理方面的正常需求。

        只可惜面前这人的身份她不大清楚,自己手里又尚未有足够抹平大部分麻烦的能力,眼前这个小美人目前也就只能欣赏欣赏,不能吃到肚子里。

        在她大大方方的欣赏美色的时候,陆明琛就觉得自己身上多了一道火辣辣的视线。那感觉他非常的陌生,因为站在门口的人似乎把他的当成了一道可以吃的美食,那炽热的视线似乎上下打量着他,想将他拆吃入腹。

        陆明琛其实遇到过不少火辣奔放的女人,但那些人都知道他的洁癖,也受不了他的毒舌,他一开口,那些人躲都来不及,又顾忌他的身份,哪敢随意在他面前放肆,别提用这种恶心的眼神看着他了。

        柳璟不知道他的身份,因为对方需要她的帮助,她也还没有领略过对方的毒舌神功,也没有那么多顾忌,自然大胆又放肆,把陆大少爷看得浑身不自在,明明穿着衣服,却像是被人剥光了一样。

        她打量了陆明琛几分钟,后者便转过头来与她对视。陆明琛那眼神和一柄柄刀子无异,换个心理承受能力差些的早就扛不住跑了。

        但柳璟是什么人,陆明琛算是同龄人中的强者,也胜过不少能够的中年精英人士,可再怎么样也比不过那些官场上的老油条。

        柳璟可不怕他的眼刀子,反倒觉得这小美人很有几分野性,和那些被养在深闺的大家公子有不一样的风味。

        看对方看自己这么专注,她甚至抛了个媚眼,以作回应。她回应的时候,陆明琛愣了一下,然后当着柳璟的面,对着盥洗池大吐特吐起来。

        陆明琛的肠胃被自家人养得很娇贵,又因为曾经的高强度工作得过胃病,不大能够食得荤腥之物。先前那两份蒸饺对他而言足以算作是暴饮暴食,而且蒸饺吃起来不油腻,但是里面也不少的荤。

        刚吃完没多久,他的胃里就不大舒服了,偏偏柳璟还用手肘不小心撞了他的肚子一下,更是反胃的难受。只是先前他因为鼻血扯着神经,和柳璟对视更是紧绷中心弦。

        柳璟抛过来的媚眼让他晃了下神,一下子松懈下来,当然就控制不住吐了。

        可惜柳璟不知道她这一些,她只当是小美人看她看得吐了。不管真吐还是假吐,这严重地伤害了她的自尊心,她的脸色一下子非常难看。当下也没管陆明琛,踩着木屐哒哒哒地走出来,一眼也不打算看这个小美人了。

        陆明琛当然不是故意的,而且他觉得自己吐起来的样子十分难看,让这个一点也不讨喜的陌生女人白白看了笑话。等到他出来,才反应过来先前那个举动对后者的杀伤力,刚欣喜没多久,就被这屋内的气氛给弄得完全笑不出来。

        接下来柳璟没有和陆明琛说话,甚至连他的名字也没有问,她专注地看着手机,一个字也吝惜施舍给这屋子里的另外一个人。

        陆明琛没有人陪聊,也没有任何电子产品或者书籍供他解闷。可让他主动去向这个古里古怪的人示好,他实在是长不开那张嘴。

        偏偏他今天是差点被人绑架,柳璟不睡,他也轻易不敢睡,只好盯着柳璟的脸看。

        对方的承受力显然比他好很多,在他这样的注视下,依旧十分专注地看着手机的屏幕,连个眼神都不给一个。

        在陆明琛把柳璟的脸都要看出花来的时候,对方终于将手机关机,然后伸手关掉了手边的台灯。

        屋内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只有天花板上刚灭掉的灯还残留了一点微弱的光。陆明琛从坐到躺着,薄薄的被褥下头是硬邦邦的地板,脸部触碰到的枕头也不够柔软。

        这是他五岁以后第一次和别人一起睡在一间屋子里,还是这种糟糕得不得了的环境,原本以为自己根本睡不着,但胡思乱想了一大堆东西,困倦袭来,他还是沉沉得睡了过去。

        第二日的清晨他是被清脆的鸟叫声吵醒的,昨夜的雨在三更的时候就停了,东边的天空被染上些许霞光,露出红彤彤但不刺眼的小半个太阳。

        他坐起身,活动了一下运动过度浑身酸痛的身体,下意识地看向柳璟睡的那张床。

        床上叠的被子很整齐,人不在,手机也不见了,背包也不在。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看了下屏风后面,门没关,也没有人,只有他昨天换洗下来的一套衣服。

        虽然讨厌柳璟,但他还指着对方把自己带离这个地方呢,他不记得电话号码,身上又没有坐车离开的钱。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陆明琛心下松了口气,忙去开门,口中甚至还抱怨了一句:“一大早的,你去拿了?”

        结果门一打开,他对上的却是一张褶子脸,是昨天的那个阴阳怪气的男老板。

        对方手里拿着钥匙,笑容很是古怪:“我是来收房间里的地铺的,那小姑娘就租了昨晚,退房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64/184076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