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 > 25|023.09.08

25|023.09.08

        店老板说话虽然阴阳怪气,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撒谎。陆明琛的脸色唰得一下变得十分难看,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身份证还在,直接推开杵在门口的男人就往楼下跑。

        这个小旅社的游客不少,不过大部分都八/九点才起来,现在才六七点,街道上的路灯还亮着微弱的光。

        陆明琛一路冲到楼下,并未见到那张他熟悉的脸。他气得牙痒痒,可站在下头被冷风一吹,那种恼怒感才平息下来。

        等冷静下来,他又想起来昨天只顾着冲澡和对峙,并未商量好让对方带自己回去,当下又有几分后悔。但不管后悔不后悔,对方一点也没有顾忌他的想法就把他抛下是事实,等回去后他肯定要和那个女人算账。

        深呼吸吐出两口浊气,陆明琛又拖着有些沉重的腿往楼上走。原本他胳膊腿就酸痛得不得了,方才跑得急不记得有什么,这会松懈下来脚步简直灌了铅一般的沉。

        他上楼的时候,昨天他睡的那个房间紧紧地关着。他看着那个钥匙孔。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旅店的老板已经把房收了,他没有钥匙,根本不可能回得去。

        陆明琛有副好皮相,是当下年轻姑娘们最喜欢的一个款,可惜不受长辈们待见,用时下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长得太过妖艳贱货,一看就不是什么纯良的好孩子。

        小旅店的老板是个笔直的直男,而且还是比钢筋还难掰弯的那一种的单身大叔,尤其憎恶小白脸,他昨天就对陆明琛的印象糟糕透了,根本不可能对他有半点怜悯之心,更加别说借钱了。

        陆明琛在这里就认识一个柳璟,凭着他这张脸,问个年轻的小姑娘借点坐车的钱不一定是难事。

        只是现在还什么人起来,陆大少爷也不怎么能说得出口。

        楼上房间门关着,也没有坐的地方,陆明琛站了一会就腿酸了,只好又重新慢腾腾地走到楼下去。

        他没有带消毒剂,在看了供客人坐的椅子良久后,到底还是扛不住腿酸,一脸嫌弃地坐了下来。

        早上还凉得很,陆明琛坐在门口边的长椅上,从林间刮来的冷风吹得他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天渐渐亮了起来,先前红彤彤的太阳也变得明亮耀眼起来。街道边上的树木还带着晨露,风一吹,叶子哗哗作响,地上便撒落一小片水珠。

        陆明琛昨天晚上吃的东西都吐了,这会肚子又咕咕得叫了起来。

        柳璟提着豆浆和油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小美人穿着她的衣服,委委屈屈地坐在那个椅子上。可能是因为身体冷的缘故,他低着头,身子蜷着,看上去小小的一团,格外的惹人怜惜。

        昨儿个的气她早消了,她洗漱的时候看自己的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对方之所以呕吐,八成是身子养得娇贵,晚上又吃得撑了。

        既然对方不是故意,她又何必计较。

        等到在陆明琛面前站定,她又温声开口说:“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早晨外头凉,你怎么不在屋里待着?”

        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边站定,陆明琛下意识端坐好,他抬起头来,又看到柳璟那张可恶的脸。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他满肚子都化作了委屈,当下埋怨她:“明明是你不声不响地走掉,还退了房,你还说我!”

        他控诉得声音很委屈,听在柳璟耳里不像是发怒倒像是娇嗔。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野猫柔软的头发。

        她心情好的时候一向是十分怜香惜玉的,看他这么一副小可怜的样子,便拿出前世哄美人的本事来哄他:“好好好,都是我的不对。你肚子有没有饿,先吃点东西垫肚子。我买了油条还有花卷,你要是渴就喝豆浆。”

        她的声音极柔,又带了满满的宠溺感,便是把寒冰化作一汪春水也没什么问题。陆明琛一时间被这声音和温柔的动作安抚住,一时间竟然没有计较她摸自己头这种冒犯的行为。

        陆明琛吃完早点之后,柳璟又好声好气地同他商量:“我买的东西差不多,今天就要坐车回去,你同我顺路的话就跟着我走,或者是我借钱给你自己打车。”

        想起昨天坐公交车的经历,陆明琛又有点想吐,不过他对一个人打出租车也有点心理阴影。念头在脑海里转过百转千回,他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我跟着你坐车,等到了室内,你送我到古意轩。”

        “古意轩,就是洪都路那边那个?”毕竟是当掉自己簪子的地方,那家店的位置她还是记得很牢的。

        陆明琛应了一声:“嗯,d市有好几家,是古意轩就行,我在那边有认识的人。”

        柳璟坐在他身边陪他等了一会车,一辆贴着旅游字样的公交车就在店门口不远处的站牌前停了下来。

        柳璟拍了他肩膀一下,背上包起身往车的方向走:“快一点,不然车要走了。”

        因为是早晨的缘故,车上的人不多,又开着窗,陆明琛倒没有像昨天那么难受。

        换了一趟车又走了几分钟,他们总算是到了地铁口,从出发到上地铁,陆明琛一直亦步亦趋地跟在柳璟的背后,生怕自己跟丢了迷了路。

        到底是旅途旺季,地铁上人很多。柳璟两个上去的时候地铁上人不算太多,但已经没了坐的位置。

        柳璟看陆明琛蹙眉,出声让他往柱子那边走一点:“你要是不舒服,就靠着柱子。”

        陆明琛点了点头,但一点也不想靠,问柳璟要了一张手帕纸,隔着纸巾握着那细细的柱子。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洁癖发作。

        这条地铁线可以直达古意轩所在的洪都路,只是有点长,开着开着就到了人/流高峰期,下了几站之后,地铁上涌进来一大帮人。

        眼瞅着人和人之间几乎要没什么空隙,柳璟往陆明琛站的方向靠了靠,用手臂帮他在人群和两个人之间隔出了一个小小的空间。

        柳璟靠过来的时候,陆明琛有几分不自在,但对方身上并没有什么难闻的味道,反而还有那种淡淡的香气。当然不是什么香水味道或者少女淡淡的幽香,她身上有很清淡的草木的气息,有点像竹叶的味道,若有若无。

        陆明琛被她以这样的姿势圈在怀里,虽然没有肢体接触,但他内心还是相当微妙。柳璟很纤瘦,个子和他差不多,但是穿了高邦的鞋子还要比他高一点,他要稍稍抬起下巴才和对方的脸正对。

        兴许是怕他不自在,地铁外明明一直黑乎乎的,但柳璟的目光还是一直看着车窗外头。明明是个只有十七岁的女孩子,可莫名让他觉得很有安全感。

        再弱小的人,在碰上比自己更弱的人时候也可能激发出强大的保护欲,而与之相反,像陆明琛这种轻易能左右别人人生的人,在被别人保护的时候也会觉得这种感觉非常好。

        她们搭乘的地铁有两个小时,陆明琛就呆呆地在那里看了柳璟两个小时,还是等到对方听到报站声松开手来,他这才反应过来,一股热气直冲天灵穴,面颊也填了几许薄红。不过他在地铁里待的时间久,本来就因为缺氧有了红晕,就是再红点,也看不出来。

        小美人漂亮是很漂亮,可惜脾气不大好,肯定不是那种宜室宜家的款,柳璟也没有想多余的事情。

        昨天陆明琛半路失踪,手机又打不通,陆家动用了一些人脉找他,结果陆明琛自己回来了,古意轩几个能够管事的,打电话报平安的报平安,过来嘘寒问暖地嘘寒问暖。

        当然在各种围着陆明琛转的时候,他们也也没有忘记跟着陆明琛过来的柳璟。

        不过柳璟没打算和这些玩什么你问我答的游戏,把人送到目的地之后就打算回自己的小房子。反正她在陆明琛身上也没有花几个钱,顺手帮他一把,权当是交个朋友。多点人脉。

        她转身的时候陆明琛主动叫住了她,她转过头来,用眼神示意对方有话快点说。

        陆明琛僵了一下,憋出几个字来:“你在外头等一下。”又转头对向他献殷勤的门店经理吩咐了一句。

        柳璟哦了一下,站在外头等了一会,两分钟后店经理气喘吁吁地跑出来,拿了个黑色烫金的小方盒出来,毕恭毕敬地递到陆明琛手里:“陆少,您要的东西。”

        陆明琛从里头抽出一张图案和字体描绘的相当精致的卡片:“这个是我的名片,你帮我一回,下次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

        柳璟接过名片,看了眼上面陆明琛三个大字,问他:“你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陆明琛愣了一下,摇头。

        “那多谢你了。”柳璟应了一声把名片塞到背包边上的兜里,走的时候背影相当潇洒,而且转身之后就没有回过一次头。

        店里几个管事的,看到陆明琛把名片递给那个长相很是俊俏的年轻男孩子,心里有几分瘆得慌。

        他们可没见过陆少这种和颜悦色的态度,只觉得他说话的语气和面容简直和善到吓人。

        方才拿名片的人小心翼翼地问:“陆少,刚刚那位是什么人?”

        陆明琛面上的笑容完全收敛起来,声音冷得像冬天的风,刀子一般割人:“跟你没关系的人。”

        “那您身上这衣服?”

        陆明琛低下头来,这才记起来自己还穿着柳璟给的衣服,他脸刷得黑了下来,他要沐浴,要换衣服,立刻!

        陆明琛再给他自己进行全身消毒的时候,柳璟把自己买的那些东西都放在了自己小房子的多宝格上。

        随便地吃了点面包,她就打开电脑准备申请一下榜单。结果一上线,她又被人敲了。

        基友告诉她,她被人挂墙头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64/18407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