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 > 48|023.09.08

48|023.09.08

        ——————防盗防盗,原理24章有话说后面部分请谨慎观看————————“主子,您尝尝郝澄和江孟真的马车缓缓而行,一直到皇帝所在的太和殿前才停了下来。她扶着夫郎下了马车,身穿宫装的宫女提着个拂尘站着宫殿的台阶上等候。

        郝澄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宫中的琉璃砖瓦和绵延的朱色宫墙还和她记忆里一般光鲜耀眼,但宫里侍候的宫人全几乎被换了一遍。

        原本受皇帝宠爱的宫人被贬去了不受重视的地方,一些肯为利益左右的宫人被提拔上来,侍候在新帝所在的太和殿。

        那宫人是个慈眉善目的长相,见郝澄下来,只和和气气地道:“还请二位随咱家过来,陛下正在御书房等候。”

        郝澄颔首,紧紧牵着江孟真一路走了过去,等进了御书房,果然摆设变化和从前大相径庭。

        在桌前站着的一身皇袍的女子俨然就是淮安王了,更准确的说,是晋国新帝。

        她身形高大,五官的轮廓很是坚毅,一双凤眸极其锐利,她的面庞和郝澄侍奉过的上一任皇帝有五六成的相似,只是肤色黑了许多,气质也和那位完全不同。

        在她看过来的时候,郝澄和江孟真齐声向她行礼:“草民郝澄、臣江孟真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郝澄原本是云州知州,但因着新帝的缘故,如今也只是一介布衣罢了。江孟真头上还有个县主头衔,自然是可以对新帝称臣的。

        新帝抬手,示意两个人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两位免礼。”

        郝澄谢过皇恩,先等江孟真坐下来,又在他身边坐好:“陛下寻我们可有何事要吩咐?”

        她只知道淮安王骁勇善战,也十分聪慧,但对其本人并不算了解,也不知道对方宣她们进宫是何用意,好在江孟真在她身侧,把她这份忐忑给压了下去。

        新帝唇角噙着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她拍了拍手:“皇儿出来。”百鸟朝凤的屏风后头便站出来一个十岁身量的女孩子,对方和新帝有七分相似,但面如冠玉,皮肤看起来十分细腻,一双手也没有什么茧子,看起来被保护得很好。

        小孩穿着紫色锦袍,头顶玉冠,严肃着一张面孔,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郝澄更是搞不清楚新帝到底是什么想法,但后者很快为她解了惑:“来见过郝太傅和江太傅。”

        太女很是尊敬自己的母亲,当先便要按照对老师的礼节来拜见她们两个。郝澄心中惶恐,连忙上前一步托举了太女起来:“陛下,草民才疏学浅,担不起如此大任!”

        新帝笑呵呵的模样:“爱卿过谦了,先前的云州可是你治理的,从前云州是贫瘠之地,如今却这般富庶,自然是爱卿有大才。”

        她这么说,郝澄压力更大:“陛下谬赞了,云城能够有次发展,一是因为地利人和,二是夫郎行善修路。况且治理城池和治理天下所差甚远,微臣唯恐……”

        对方有些不耐烦:“换了别人,也不一定有你那个能耐治理好云州。好了,朕说你可以你就可以。”

        江孟真却起身:“臣怀有身孕,怕是短时间内没有精力教导小殿下。且臣为男子”要教人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他这孩子先前受了磨难,他暂时只想好好养胎,不想把麻烦揽到自己身上。

        子嗣问题尤为慎重,若是江孟真因为教导太子导致落了胎,那江孟真心中肯定有怨恨,新帝便是有意,倒也不乐意冒这个险。

        “这拜师礼还是要的,江爱卿尽管先受着,等到有闲心再来教导太女也可。”

        君无戏言,皇帝说出的话断然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江孟真和郝澄只得接了太女的拜师茶,又受了太女的礼,这才被宫人送回去,美其名曰,皇帝体恤臣子,她们舟车劳顿,自然要好好休息。

        皇帝这话说的着实冠冕堂皇,她若是真心为郝澄妻夫两个着想,那也至少等个两三天,等他们休息够了,再把他们传召入宫。

        现在搞得他们心神不宁,完全看不出来是体谅他们辛苦。

        说是这么说,但在马车上的时候,郝澄肯定不会把抱怨挂在嘴上,她只在到自己的府邸,关上门来,才和江孟真分析皇帝用意:“陛下到底是如何想的,我也不是什么当代鸿儒,她怎么会选上我。”

        皇帝选上江孟真,她倒不觉得有什么意外。毕竟看起来新帝和自己夫郎有过来往,江孟真也确实足够聪慧优秀,教导一个太女,那肯定是绰绰有余了。

        至于这个世界男子地位不如女子,这一点就被郝澄完全抛到脑后去了。在她心里,江孟真做什么也是好的。

        至于她自己,她很有自知之明。做个地方官,估计是没有什么问题。但阅历不足,学历在京城也算不上大儒,太女太傅并不适合她。

        江孟真道:“妻主何必妄自菲薄,不过陛下选你做太傅,确实有别的用意。”

        “夫郎请讲。”她还是挺爱听江孟真分析朝廷上的事情,他对她了解,讲话也贴近她的性格,往往让她有醍醐灌顶之感。

        “新帝登基,时局动荡,她需要信得过的人来让朝廷稳定下来。先前大洗牌换掉了许多人,武官是绰绰有余,但文官势弱。”

        淮安王虽然骁勇善战,自己也靠着打仗拿了不少的荣耀,但她对文同样重视。重文轻武,或是重武轻文都对朝堂有着深远影响。

        皇帝要平衡,那肯定要让现在势弱的文官强大起来。

        郝澄点头:“可是要文官,那定然是百官之首宰相带头最为好,我听闻这位陛下对旧朝老臣甚是仁慈,一些性情过于刚直的言官,陛下也未曾降罪,而是给了银子让其衣锦还乡。”

        新帝对那些朝臣的处置还是恨让郝澄服气的,对方是刚柔并施,不想瞧见的人就宽慰一番送回去,眼不见心不烦,该留的人留下来,还忍让退步彰显她的仁德。

        淮安王要这个皇位,显然不是想做个昏君。她的野心很大,不仅是要为自己的女儿铺路,更是想做个千古称颂的明君。

        “这正是我不理解的地方了,既然如此,陛下就更加应该去请那些有影响力的大儒出来做太女的太傅,她们是民心所向,也是文人纸笔指的方向。若是有她们出马,那陛下心意更是顺遂,而我除了当年有个功名,实在没有什么名声。”

        “那四位陛下早就请过了,只是对方不肯来罢了。”

        江孟真顿了顿:“至于陛下别的用意,兴许是因为看上了江家的财富,想要绑着咱们为她做事,也兴许是因为看重妻主的性格好。”

        郝澄的性格正直却也不失圆滑,不会过刚易折。至于选他,自然是希望不要把太女教的太正直,也有把他绑在皇家这艘大船的意外。

        淮安王对江家财富不是不羡慕的。

        江孟真长叹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之不管她做什么打算,妻主且先安心受着便是,倘若我没有猜错,明日封赏和授命便会下来,妻主身上,也绝对不会只挂着太傅一个职位。”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64/191327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