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 > 52|023.09.08

52|023.09.08

        柳璟抬起脸来,对上的就是陆明琛那张精心保养过后的脸,同样是坐飞机,陆明琛在头等舱待着,美美睡了一觉,下来之前还在飞机上的洗手间收拾了一下仪容。

        a国正是深秋转冬的天气,尽管机场的中央空调暖气很足,但非高峰期待在偌大个机场里,还是会让人觉得冷。

        柳璟上下打量了他穿着某高定的黑色长款风衣,那是据说传半个世纪都不会过时的经典款,风衣里头是一件剪裁精良的白色衬衫,勾勒出他良好的腰身弧线。下半身深色紧身裤和深棕色的高梆潮靴则在外观上“拉长了”他的一双修长有力的腿,脖子上那条灰色棕色相间的格子围巾衬得越发唇红齿白。

        非常精心的一身装扮,足以证明他把这次过来的事情看得非常重。

        柳璟和路易打量他的时候,陆明琛也在盯着面前的两个人看,相较他的全副武装,不知道他会过来的路易穿得很是随性,淡灰色的针织开衫,里头是针脚细密的薄款条纹毛衣搭上略宽松的浅蓝色牛仔裤,让这张年轻的面孔显得尤其阳光。

        不同于陆明琛精致阴郁的美,路易的长相非常的让人有亲切感,金色的发色加上如大海一般澄澈的蓝色眼睛,加上那种邻家大男孩的气质,他浑身上下都透着阳光两个字。

        这样一张年轻的面孔和同样年轻却气质成熟的柳璟站在一起,有种商业女王和她的小鲜肉即视感,同样养眼,也十分相配。

        但这种养眼,落到陆明琛眼里就格外刺眼了,他大踏步地朝柳璟走过去,每一步都走得很重,节奏感极强地踩在路易心上。

        后者从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敌意,他还没有来得及亮一下自己的利爪,陆明琛就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柳璟:“你不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人既然都到了,也没有必要再看照片,她把手机收回来,倒是姿态坦然地向陆明琛介绍:“这个就是我先前在电话里向你介绍的路易,我工作上的合作伙伴。”

        她往前一步,站到陆明琛的身边,这才转过来向路易开口说:“陆明琛,我的男朋友。”

        路易显得很是诧异,他特意带着点卷舌口音的华国语说:“你在开玩笑吧,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

        这话的意思是柳璟根本就没有提过她的存在,饶是先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陆明琛的脸上还是笼罩了一层阴翳。

        他身上的气压低到都可以影响十米之外的人了,柳璟就站在他身边,怎么会没有察觉他的异常。她主动地去牵了他的手,陆明琛本来想甩开,但她握得更用力了些,他稍稍挣扎了下,也就任由柳璟握着。

        安抚好了男朋友,她语气淡淡地对着路易:“我先前说过不下三次了,你自己记性不好。”

        她没说谎,早在察觉到路易有这方面的意思的时候,她就很及时的表达了自己的情况,只是对方一直不相信而已。

        路易便露出一个有些讪讪的表情来,还摸了摸自己的鼻头:“是说过,可你又没说名字,也没有通过电话发短信什么的,我还以为你和我开玩笑呢。”

        他们两个确实在这之前好几个月都没有联系过,但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在他面前说出来,陆明琛冷眼看着路易,面上虽然笼着一层薄霜,但和先前仿佛没有什么区别。

        只有和他紧握着手的柳璟知道在对方说话的时候,她的手心被陆明琛狠狠地掐了一下。他修剪了指甲,也没有留长指甲的习惯,指甲凸凸的,看起来没有什么杀伤力。

        但柳璟还是想说,即使是没指甲,掐得那么用力也是很痛的。

        那边路易笑完了,还是朝着陆明琛伸出一只友谊之手:“你好,我是路易?理查德,你可以叫我理查德,当然如果你要跟着柳一起叫我路易我也不介意。”

        外国人总是喜欢用单字来表示亲近,路易把这个柳字在舌尖绕了三绕,说得尤其

        气氛正僵持着呢,一个带着黑框眼睛头发有些天然卷的胖女孩气喘吁吁地小跑过来,她的胸口别了一个胸牌,一看就知道是柳璟那个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员工:“柳董!您好!理查德先生,您好。我是人力资源部的菲迪,我们总监安排我过来接一下机。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我刚刚才看到您和理查德先生。”

        两个人出差回来之前肯定是提前安排好了接应的人的,只是柳璟一下飞机就碰到了柳璟,人家在外头等了半天,还是得到这场飞机的人都已经离开了飞机的消息,才一路过来寻他们两个。

        “车子呢?”

        那胖女孩擦了擦头上的薄薄的汗珠,主动要接过柳璟手里的行李:“在外头呢,我帮您拿吧。”

        柳璟前世被人伺候惯了,但她也很清楚这下属和仆人的不同,她手里就一个小行李箱,没有必要这个还要推给别人,稍稍避开了些:“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

        女员工菲迪这个这个时候注意到了和她手牵着手的存在。先前让她来接机的时候可没有告诉她会多出一个人来,出于必要,她问了一句:“这位是?”

        柳璟大大方方地介绍:“这个是我男朋友,他原先在华国,这次请了年假过来这边陪我。”

        听她这么介绍,陆明琛的神色舒缓许多,对着那女员工还露出几分笑意。后者心下想,柳董的男朋友倒是蛮和气的,就是长得不够阳刚。

        不拿董事长的,帮着拿董事长男朋友的行李也一样,她露出个殷勤的笑容,伸手要接过陆明琛手里的行李箱。

        不过陆大少爷洁癖症严重。怎么肯让一个用手擦了汗的人来接自己的东西,当下把箱子往身后移了移,态度也有些冷冰冰的:“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两个人都不让她帮忙,路易就更不可能了,当然他用和气的笑容缓解了一下女员工的尴尬:“哪有做绅士自己不动手,让这么可爱的女性帮我提箱子呢,东西不多,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在车子那边等候的司机看到菲迪跟着过来,朝她露出个不赞同的表情来,会安排菲迪过来接机,就是为了让她在高层面前露脸,结果三个高层都拿着东西,她手里空空荡荡的,显得十分不懂事。

        菲迪朝着司机挤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苦笑表情,她倒是想献殷勤来着,可人家三位都肯让她帮忙,她难不成还要从对方手中硬抢。

        刚笑完,她立马上前几步,帮着开了后备箱的门,顺带也开了车门。

        这辆车子很宽敞,一共三排座位,司机坐主驾,菲迪副驾驶位置,路易先进了第二层,陆明琛想也没想,拉着柳璟进了第三层。

        等上了车之后,路易就时不时转过脸来想和柳璟聊天,两个人谈的是公司公事上的事情,不是重要到不能让外人听的那一种,但不知道项目的人,也不大可能插得进嘴。

        陆明琛看着柳璟的注意力这么轻易地被眼前这个不要脸的男狐狸吸引走,当下凑过来,对着柳璟的耳朵眼里吹气:“工作上的事情到了公司提,我现在想回去休息。”

        他说的是相当正经的话,只是这姿态着实亲密,柳璟也没办法分心到路易身上,只好给了对方一个抱歉的笑容,转过来和陆明琛用华语交流国内的事情。

        柳璟的住处比公司的要更远一些,原本她是打算先去公司一趟,路上可以稍带着把路易放下,结果陆明琛这边过来,强烈要求要回去她住的地方,柳璟当然还是选择陆明琛,让司机改了路线回她家里。

        陆明琛还十分“好心”地问了路易一遍:“如果跟着我们走的话,可能需要绕远路,要不然的话,给你打辆车,车钱我来付?”

        a国有不少用豪车当出租车的,叫一辆价格也不便宜。当然价格高服务也很好。

        路易僵了僵那张非常阳光的脸,到底是经历的场面多了,很快反应过来,面上依旧是如春风拂面,和煦可人:“不用那么麻烦了,反正路也不是很远,我也不晕车。”

        他心理素质过硬,在车里就无视了两个人黏黏糊糊亲密交谈的样子,也不再□□话来自取其辱。毕竟看这个情状,柳璟明显是偏帮着陆明琛的,他就算是打嘴仗赢了也没有什么好处,一个不好,反倒招了柳璟不快。

        司机是柳璟公司的,自然听她的吩咐在她住的小区楼下停了车。a国其实很多单人的大宅子,依着柳璟的财力也不是买不起,不过她一个人住,还是更倾向这种小区里的精装修套房。

        柳璟并没有打算让员工到自己家里参观的打算,等柳璟和陆明琛两个人的行李箱从后备箱拿出来,司机就调转方向把路易和菲迪送出了小区。

        柳璟开门让陆明琛进去的时候心下有些感慨,说起来她们两个虽然交往的时间不算长,但两个人各自的住处也没少进。

        她在国内国外的房子陆明琛都待过,陆明琛的住处她也去过好几回,虽然第一次去的时候过程不大愉快,但那好歹是两个人关系进步的证明。

        出于第一次并不愉快的同床共枕经历,陆明琛这一次没有提出来要和柳璟共睡一间房,他看了一下柳璟给他收拾出来的房间,把自己的东西放好,又到盥洗室转了一圈,很好,柳璟这边都准备了一套同款不同色的洗漱工具,新毛巾之类的也备得全了,不需要他再花时间去下头购买。

        柳璟看他到处转悠,拧开了一瓶没开的矿泉水,润了润嗓子才开口问他:“你先前不是说不舒服吗,先去休息吧。”

        陆明琛在的d市和她所在的地方刚好是昼夜颠倒,她每次坐飞机过来,都要花垫时间倒时差,陆明琛先前说他想要歇息,她也没多做怀疑。

        陆明琛从自己带的包里取出随身带过来的水,润了润在暖气里吹得有些干裂的嘴唇“刚刚是有点晕车,我在飞机上已经睡了很长时间,现在也睡不着。”

        柳璟打量了他一番,他的五官水润润的,眼神很亮,面上不带半分倦色,确确实实不像是困倦的人。

        她改站为坐,靠在大厅的真皮沙发上,朝着陆明琛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既然你不想睡觉,那就过来,我有事情和你谈。”

        陆明琛看她神情,不像是和他解释或者是软言撒娇之类的,倒像是要和他算账。他心下觉得好笑,也径直走过去坐下,倒是想看看柳璟想和他算什么账。

        柳璟等他坐好,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一边调页面一边说:“你先前不是好奇刚刚我们两个怎么会凑得那么近吗,那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在看这个,我太过专注,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凑过来。”

        陆明琛不以为然,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柳璟入神到连身边动静都不察觉的,他和她认识的时间那么长,很清楚她对周围的环境有多警惕。熟睡状态还好,她清醒的时候,身边很小的一个动静都能够被她发现。

        这么想着额,他把柳璟手里的手机接了过来。柳璟把手机递过去的时候就一直在观察他面上的神色变化,当陆明琛看到那个图片的时候,他的眼睛和面上的微表情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柳璟“诧异”这两个字,诧异,但是没有被揭穿的心虚感。

        不仅不心虚,他还转过脸来反问她:“这照片你哪里的得来的?”

        柳璟又灌了一大口水:“你不需要管那么多,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你什么人,能让别人说你们两个天天黏黏糊糊的在一起,关系还格外亲密。”

        上辈子做身高权重的尚书时,她也没想着一定要找个完美无缺的夫郎,但有一点她是不能忍受的,就是男人给她戴绿帽子。这个时代讲究自由恋爱,谈恋爱不行了可以分手,结了婚也可以离婚,但劈腿始终可耻。

        陆明琛哑然,他绷着一张脸指着照片上的女人:“你不会觉得我和照片上的女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你难道都不仔细看她的脸,你瞧她眼角这细纹,还有她打扮,她年纪很大好不好。”

        “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一样可以找年轻的。六十岁的老太太还能找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呢,这照片里的女人很漂亮。”她这个是平心而论,照片里的女人虽然细看并不年轻,而且看样子也不够稳重,但气质非常好,看上去相当成熟有魅力。

        她这么一本正经的夸赞照片里的人,陆明琛真的绷不住他的脸了,当下弯下要来,发出一句闷闷的话:“她要是知道你这么夸她,她肯定很高兴。”

        说完这句,他许久才直起腰来,柳璟一脸茫然地看他,只见他的眼角还有点点晶莹,便伸手去抹他眼角。

        陆明琛下意识地往后缩,但等柳璟伸手过来,也不是想打他,又坐直,但还是在柳璟伸手过来的时候,条件反射一般得闭上眼睛,他只觉得温热的手在他的眼角处很轻柔的碰了一下,柳璟就收回了手,她只是给他擦掉了眼角沁出来的泪珠。

        陆明琛的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睛看她:“你刚刚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我也没说什么,你怎么就哭了。”柳璟两世为人,不大能够看男人流眼泪,前世是因为怜香惜玉,这一世男人大多数变得粗狂不好看了,但陆明琛这般姿色的,眼角带泪的样子也还是颇有风情。

        陆明琛用指腹抹了抹自己眼角,果然还有些许湿润:“这是笑出来的,不是哭。”

        他又指了指照片上的女人:“你既然能弄到这张照片。那怎么不查查照片上女人和我是什么关系。”

        柳璟没说话,这不是还没来得及查嘛,反正人都过来了,她直接问不是更好。

        陆明琛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想说些什么,倒也没有再和她打什么哑谜,直接解释:“她是我妈,亲妈。”

        柳璟哦了一句:“令堂,不是,你妈找你有什么事情?你把我们两个的事情和她说了?”

        陆明琛家里头的事情她是知道一些的,先前也有调查,只是调查的不详细,也没有要过柳璟父母的照片。或者是说,就是有照片也和这照片上的差别比较大,一时间她还真的没能认出来。

        “和你猜的差不多,她来问我们两个有没有分手,顺便想见见你。”

        提到见家长,他的声音就低了几分下去。毕竟当初两个人起争执还有冷战,□□就是是否要带柳璟去见家长。

        柳璟当然也没有忘记这一件事,不过现在不比当初,她只是神色很平静地接着问他:“哦,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陆明琛还是不大乐意提这个话题,他小声嘟囔了两句:“我能怎么说,你又不在国内,我就说你没时间见她,也有说没分手。”

        眼瞅着好不容易好了点的气氛又僵硬起来,陆明琛忙改口:“不提这个了,那个路易的事情,你还没有和我说清楚。”

        他顿了顿,又添上几句:“不要说什么工作伙伴关系,我看他半点不像是和你工作关系。只要眼睛没瞎,就能看出来他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按照你的说法,你和他早就认识了,既然是这样,那项目出差为什么还你们两个单独出去,都不知道避嫌。”

        柳璟立马认错:“好好好,是我不对,我没想那么多。下次我一定注意。”

        “还有下次?”

        柳璟举手发誓:“一时口误,我保证,没有下次了!”没有陆明琛,她也不会喜欢被路易缠着。

        陆明琛又问她:“除了路易之外,还有别人吗?”

        “那倒没有。”柳璟说的是实话,路易看上去阳光,但性子也是霸道的很,她身边有什么追求者也被他赶得干干净净,哪里会有什么人冒着得罪他的风险来缠着她。

        陆明琛转念想想,估计也和那个路易有关,感情他还要感谢情敌一番了。

        柳璟三言两语的终止了这个和路易相关的话题,她将两个人的对话转到陆明琛自个身上:“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先前好长时间不打电话,一来就是待上两个月,她不免要多想几分。

        陆明琛嗔怒地瞪了她一眼:“怎么,就不能是我想就过来吗,我瞧你过得挺滋润的。正好我手里事情做完了,就过来看看。我觉得我来得挺对的,要是不来,再过几个月,搞不好你就成别人的了。”

        “我没想到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我是对你的定力没信心。”虽是这么说,陆明琛却没有什么怒意,眼里甚至还带了几分笑意。

        “那下次你可以试着多给我一点信心。”柳璟把瓶子里剩的最后小半瓶水一口气喝完,又问他,“玩的行程安排好了吗?”

        陆明琛摇头:“我来这边也不只是为了玩,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还有一件事……”

        柳璟摊摊手:“你说。”

        “在你接下来两个月的行程里加上我,带我去你工作的地方,还有安排我见见你的朋友吧。”陆明琛停顿了一下,加重了音调:“我得让他们看看,你是谁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64/193720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