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 > 57|023.09.08

57|023.09.08

        两个人走了没多久,陆明琛的肚子就饿得咕咕叫起来,柳璟听到声音失笑,不过她不打算再定个旋转餐厅那种容易被人打扰的地方,干脆就驱车带陆明琛到了当地的美食一条街。

        尽管是中午,但这条街上来往的人还是非常多,柳璟和他手指相扣,要了份香气四溢早行可爱的鸡蛋仔,像寻常的情侣一般,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路过茶饮店的时候,两个人也只要了一大杯鲜榨的金柠檬汁,插了两根吸管在上头,你吸一口我吸一口,感情也似乎随着柠檬汁的消失而逐渐升温。

        玩得兴起了,柳璟也不大舍得回去,两个人都不属于爱逛街买衣服的那一种,等着离开了美食街,她又开车带他去了当地的唐人街,两个人逛了一大圈,这里有不少传统工艺制品,还有一些据说是当年x战时期流落到国外的古董。

        陆明琛本身是古董轩的东家,本来就是个中高手,兴致勃勃地逛一圈下来,倒真的淘到了不少好东西,柳璟一直在旁边看他,就负责砍价杀价,适当的时候唱个双簧。

        但大多数时候,只要店家不把他们当成冤大头开价太离谱,只看陆明琛喜欢,她就极其财大气粗地掏卡掏钱刷刷刷。

        也不是他成心想要占便宜,陆明琛出来的急,卡之类的东西都搁在柳璟的住处,又碰上喜欢的,也只是暂时让柳璟帮他支付一下。

        到最后两个人买的东西车子的后备箱都装不下了,陆明琛才从那种狂热买买买的状态下解脱出来。他看了一车子的东西,发现没几件柳璟的,当下又拉着柳璟要给她买东西。

        柳璟拗他不过,逛了一大圈,花了二十万,买下了一个据说是乾隆年间的大衣柜。店家一开始开价很高,付钱的时候,陆明琛把柳璟拉到一旁耳语:“你可别听那个店家瞎忽悠,那衣柜显然是被人做旧,最多是民国时期的,值不得这个钱。”

        柳璟含笑看他:“这个我知道,只是难得瞧见这么一件合心意的东西。”

        “买买买!”这次陆明琛没有等她说出后面的句子,拿着卡自己找出去,不过抓住做旧这一点,直接把价钱砍了一半。

        大柜子车子运不了,他们支付了订金和运输费用,由店家亲自送到柳璟的住处。陆明琛收的单据,等到一回了屋子,就把钱款悉数打给柳璟。

        柳璟看了下短信提醒,又估算了一下先前出去一趟的花销,差不多是两倍的价钱,以前的时候两个人是陌生人,只觉得土豪人傻钱多,爱撒布就撒,但现在成了男女朋友,她反而不乐意占这么个便宜,当下要把多的那一部分转回来给他。

        陆明琛看她动作,忙伸手阻止了她,挤到她身边挨着她坐下:“这钱不是我多给的,是我在这里两个月的住宿费。你是东道主,后面的费用全你包了。”

        按照他这花钱的速度,给这么点钱给柳璟根本不算多。柳璟想想也是,当下把手机收了起来,只是看着陆明琛的眼神便多了几分探究。

        陆明琛被她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当下直白地问出声来:“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柳璟摇头:“你脸上干净得很。”

        陆明琛便又追问她:“那你刚刚用那个眼神看我是什么意思?”

        柳璟反问他:“你真想知道?”

        “当然想。”那眼神几乎要让他觉得自己脑袋上是不是长出犄角来了,自然是要打破砂锅问道底的。

        “我刚刚在想,你人也不傻啊,当时怎么就对我那么大方,借出去钱还好几倍的还我。”她的语调拖得颇有几分意味深长,潜台词就是,陆明琛八成是在一开始就看上她了,才会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引起她的注意。

        陆明琛本来就不傻,哪里能听不懂她的潜台词,当下气血上涌,脸就涨得有点红,他为自己分辩说:“当时我是觉得你别有用心,我那是将计就计。”

        柳璟含笑不语,显得他这真话成了欲盖弥彰。眼瞅着他要恼羞成怒了,正好门铃响了起来,柳璟赶忙直起身站起来:“应该是送柜子的到了,我去开门让他进来。”

        送柜子的遇到了一点小麻烦,那个民国时期的大衣柜太大了,根本就塞不进平常人用的电梯间,但是柳璟住的楼层太高,让人家送进来也不现实。

        好在物业处还有专门的电梯,柳璟拨了个电话过去,一番沟通之后解决了这个小麻烦。一来二去的耽搁了一段不短的时间,陆明琛的注意力也很快被转移,他的情绪来得快,取得也快,先前的羞恼早已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个木头柜子很沉,搁在地砖上的时候发出非常沉闷的响声,一点也不像是这种料子能够带来的分量,柳璟把余款结清,等着房门关好,这才从柜子里翻出来工具,撸起袖子来对柜子动手。

        陆明琛看她动作,心下生疑:“你不是说喜欢这柜子,看这阵势怎么像是要拆了它?”

        即使只掏了二十万,按照这柜子的年份,它也不值当这个价钱,因为柜子虽然是民国的,但外面的漆已经被岁月腐蚀得相当斑驳,虽然款型还不错,但内里外里都有虫子蛀过的痕迹,要拿来当家具,未免也太过寒碜。至于古董,用放大镜的话,还能够看出写着出厂名字和日期的小字,那更是算不上,摆出来反而涂惹内行人笑话。要不是柳璟喜欢,他根本不可能出这么个冤枉钱把东西带回来。

        柳璟拉开柜门,用工具比划了一下下手的位置,一边回应他:“你想的没错,我本来就是要拆了它。反正东西买回来,就是由我自己处置不是吗?”

        她乐意就乐意吧,陆明琛作为一个男人,也不能干看着女朋友动手,把工具消了毒,也动手要来帮忙。

        不过柳璟出声制止了他:“拆我来,多一个人不方便,待会有你做事的地方。”

        量好了位置,柳璟动手的速度就很快,几乎是片刻的功夫,一个偌大的衣柜就被她拆成了七零八落的木板。

        陆明琛就眼瞅着她把散发着霉味的大衣柜拆成一个单独的立柜,又从上了锁的立柜里掏出一个小匣子,又掏出一副画来。

        原先这个大衣柜直接看是瞧不出有这么个柜子的,是工匠精心的把小柜子坐在里头,还用木板隔起来,把它密封在里头,旁人打开柜子一瞧,只要没有拆柜子的念头,哪里会想到这衣柜的主人还往里头藏了几件东西。

        陆明琛缓缓展开那副被保存的巴掌大的画卷,饶是见多识广,他面上还是露出几分惊讶之色:“这个是齐x的真迹。”

        他口中的齐x是华国史上一个相当有名的画家,他性格古怪,喜欢在方寸之上作画,一生穷困潦倒,但死了之后名气大增,他留下的作品不多,又加上某些名人极其赞扬他的作品,现如今真迹更是在古玩市场炒成了天价。虽然面前这袖珍画只有巴掌大,但要拍卖起来,绝对不低于千万。

        且不论那个匣子里的东西,就光论这画,柳璟这买卖转瞬可就翻了五百倍,陆明琛突然感觉压力好大。未来的媳妇这么会挣钱,他得更努力才行。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64/194664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