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 > 58|023.09.08

58|023.09.08

        柳璟把整个柜子都肢解了,也没找到那个匣子的钥匙,想来藏宝的主人应该把钥匙搁在了另外一处。那匣子的锁做得很是精巧,柳璟稍稍捣鼓了一下,就把它丢到陆明琛怀里:“这东西拿回国去解。”

        陆明琛看了眼那匣子,看材料,是很普通的铁制品,虽然上头有精美的花纹,但它不是什么木头做的,看上头的花纹,也不是哪个朝代会用图案,就这么一个小匣子,也值不了几个钱:“只是个普通的铁匣子,没有钥匙的话,不能直接用电锯把它劈开吗?”

        “你还真当藏宝的人随便用个匣子装的,这锁应当是连着匣子里的机关,强行用外力打开,只会毁了里头的东西。”

        “这么小的匣子,里头能够装什么机关?”陆明琛掂量了一下,匣子里的东西碰撞着铁质的外壳,发出清脆的响声,听声音,里头像是装着珠宝玉石或者是古钱币之类的东西。

        柳璟应道:“应该是些腐蚀性的液体,强行打开就会把里头的东西融掉,你强行开的话,当心毁掉自己一只手。”

        柳璟生活的年代没有什么指纹锁声音锁,但总是需要些巧妙的机关来保护好贵重物品,她曾经在外祖父那里见过这种机关锁。里头装的是她外祖父最心爱的一件宝石首饰,外人若是想强行打开,那首饰就会被里头装着的一种腐蚀性液体腐蚀殆尽,他得不到的东西,也断然不能落在心思龌龊的贼人手里。

        “你哪里看到这些知识的?”陆明琛将信将疑,但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冒险,还是把十分小心地把那个匣子放在了一边。

        柳璟拆完了东西,确定找不出钥匙所在,又搬了个大的纸箱子出来,把那个被肢解的柜子碎片一片片地丢进去,当然也没有忘记用眼角余光瞥一下陆明琛,她随口解释说:“用不着那么小心,只要不强行外力破坏,这个匣子安全得很。”

        陆明琛走过来,戴上手套,帮着柳璟把那些木片扔进去,一边扔还一边问她:“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知道这匣子这种锁的,又怎么会知道这柜子里藏着宝贝的?”

        “我随便猜的。”有两个人在,动作显然要快上许多,柳璟把最后几片叠在一起扔进去,用胶带把纸箱子封好,推到房间外头,准备待会掐着垃圾车来的点把东西送下去。

        陆明琛还跟在她的后头追问:“那到底是怎么猜的。”柳璟一回来就动手拆这个柜子,如果不是先前就有把握,怎么可能动作这么流畅。

        这话拿来糊弄别人可以,糊弄他根本就没这可能。

        柳璟把手上的弄脏的手套褪掉扔进垃圾篓里,转过脸来和他解释:“你读过《林家家史》没有?”

        陆明琛摇摇头,他压根听都没有听过这本书,更别说读过了。

        “那是1984年出的书,介绍一个大家族的兴荣衰退,里头有张照片的角落里就有这个柜子。”

        陆明琛瞠目:“那你也不能因为那张照片里有这个柜子就断定它里头藏了宝贝啊。”

        且不论柳璟那种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和恐怖的记忆力,就算这个柜子真的出自林家大族,但它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衣柜,她怎么能猜出这里头有东西。

        柳璟做了个中止的手势:“你听我把话说完。”

        她回忆了一番那本书中的内容,整理了一下其中的脉络,又和陆明琛细细道来:“林家是大族,但当年因为站错了队伍,家中许多珍贵藏品被拍卖,这个柜子因为比较新,就被当做废品卖给了别人。当然这些资料是我从别的相关书里看到的,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去查查看《林外雪原》第二卷第三章。一些古董外层被做旧,很多人都以为它是假货,但把东西敲开来,里头却藏着价值连城的宝物,这种事情你的古董行也遇到过对吧。”

        陆明琛点点头:“确实有过。”有次拍卖会上拍卖一个维多利亚女王的藏品,很多人都以为那是件做旧的假货,很多痕迹都证明它经过的时间不会超过百年。当时船王的女儿因为身边的男人花了一千万把东西拍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在感叹对方的财大气粗,也暗暗地看人家笑话,结果那男人当场把那个密封的瓷瓶砸了,从里头滚落十几颗五颜六色的宝石。

        光芒璀璨,震惊了整个拍卖会,被震慑到的人包括他在内。想到这里他有些兴奋:“你的意思是,这小匣子里也有那些东西。”

        柳璟耸耸肩:“我也不确定,也许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也许只是一些不值钱的心爱之物。等你打开来再说吧,只要能够找到合适的锁匠,那匣子里的东西就是你的。”

        “至于你问我怎么猜这里头有东西。”柳璟弯下腰来,在地上抹了一圈深棕色的木屑。

        “我先前开柜子的时候看到有块木板的材质和它别的地方都不一样,而且上头还上过漆的痕迹。直觉告诉我这里有东西,它的价格不高,我又喜欢,干脆就买下来了。”

        虽然有很多细节在,但这里头投机的成分很高,至少有四成不确定,不过她向来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陆明琛兴致缺缺:“是这样啊。”柳璟的运气一直都很好,直觉这种也是没办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

        柳璟看他这副失落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他脑袋上的最柔软的头发,便动手收拾了一下家里,陆明琛从把玩了一下那个匣子,看了眼柳璟的劳动成果,嫌弃不干净,又勤勤恳恳地来回拖了两遍,地板都被他拖得闪闪发亮,光可鉴人。

        等到把事情做完,他又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璟往陆明琛的专用的杯子里倒了杯温水到他跟前,很是惊讶他竟然在逛某宝:“你在挑什么?”

        陆明琛接过她手里的水喝了两口,分出心来多看了她两眼,视线又重新回到手机屏幕上:“我带的那款消毒液不够用了,上次去商场没瞧见,我要挑一点,还有各种洗涤剂之类的都不够,我干脆一起买了。”

        出于洁癖,他对各大洗涤剂都了若指掌,柳璟一副早知如此,就不该问的表情,在那里看了半天,她挤出一句话来:“你名下有什么洗涤用品相关的公司?”

        陆明琛把一箱又一箱的各种洗涤剂加入购物车,顺口回了一句:“没有,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柳璟面色诚恳地开口:“建议你自己开一个,凭着你丰富的经验,肯定能迅速在市场占领一席之地。”

        陆明琛还认真得考虑了一下:“这个建议不错,下次我们可以商讨一起开。”确定自己买的东西够了,他问了柳璟的地址,把清一色的洗涤专用品一次性全部付款。

        柳璟翻了一下行程:“明天我去公司交接一下这些天的事情,后天可以放假,可以陪你去玩,听说最近开了一家很有气氛的恐怖屋,里面的道具非常逼真,你敢不敢去玩?”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264/194806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