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歌易水 > 第二章: 凄风冷雨 (上)

第二章: 凄风冷雨 (上)

        慕皓辰向战局中瞧去,只见白天所见之人,除了那黑面汉子和书生外,其余四人皆分散在慕栖涯身周,中间另有七人将慕栖涯团团围住,成以七敌一之势!慕皓辰心道:“对方人手众多,又俱是高手,我此时莽莽撞撞冲出去,救不了爹娘不说,反倒为敌所擒,让爹爹心有顾虑,如爹爹待会支撑不住,我便冲上去和爹娘死在一起!”

        慕栖涯这时右肩、胸前都已受了重击血流不止,虽然伤势沉重,生死攸关之际面对强敌却仍强抖精神,招式之间攻守有度不露一丝破绽。围攻他的七人今日并未曾露面,想来是之前早已进城,将一家人住处、情况打探的清楚,夜里再一齐下手。

        这时雨仍旧下的密密麻麻,林里一片漆黑,天边忽然一道闪电,借着一瞬间的亮光,慕皓辰才看清了围攻自己父亲的七人的模样。但闪电转瞬即逝,林子里又恢复了适才的黑暗。那黑面汉子在一旁喊道:“老三老四,点个火把替众位弟兄送个光亮。”

        他说这话时声音并不很大,雨声又极嘈杂,但这句话却好似有了魔力,丝毫不被雨声所掩盖,慕皓辰在一丈之外仍听的清清楚楚。

        慕栖涯苦斗之中,闻声道:“嘿嘿,好一个黑面煞星,李风奇,十余年不见,你为人更加狠毒,内力却进益不小啊。”

        慕栖涯剧斗之中开口说话,气息不足,一个使杀猪刀的肥胖大汉乘机向慕栖涯肋下一刀砍去,慕栖涯手里长剑正被两条软鞭缠住,眼见屠刀已到跟前,长剑一抖,使出一招“亡命天涯”,蹦的一声,两条软鞭已被震成四五截,鞭上的蛇皮鳞片散落在地,剑势未止,相交于屠刀之上,“铛”的一声,火星四溅,那屠夫模样的大汉“哼”了一声道:“好个天涯剑客,名不虚传!”

        慕栖涯虎口震得一麻,环顾四周,使软鞭的两个侏儒一男一女,以兄妹相称,旁边还有一对年过花甲的夫妇,腰身佝偻,头发灰白,但进退之间身法毫不亚于青年好手,一对龙凤拐互成阴阳,招招制人死穴。

        这七人虽然以七敌一,进攻章法却是丝毫不乱,一个掌柜摸样的老者,手里拿着一个金晃晃的算盘,和那屠户与慕栖涯贴身近斗,老年夫妇和侏儒兄妹兵器较长,体力较弱,进攻之时多在外围,这六人之外更有一个一身白衣,长发披肩的高瘦男子,这男子面无表情形似鬼魅,一张脸便如同一张白纸一般,在这雨夜里更显得阴森恐怖,这人也不缠斗,只是绕着慕栖涯施展轻功,一双脚被衣服盖住,行走之时身子也如鬼魂一般直挺挺的,飘忽不定,似乎将慕栖涯看作一个猎物、甚至是玩物。

        雨越下越大,摇曳的火把映照着夜幕下的刀光剑影。慕栖涯的伤口不住的流血,他手里的剑渐渐的慢了下来,吞吐内力也已有所窒碍,李风奇身旁那书生淡淡的道:“弟兄们难得遇上这等高手,想多戏弄一番,但半个多时辰已过,再斗下去恐生变数,万一出了变故,那人怪罪下来,咱们可难以交代了。”

        李风齐知道他极富计谋,所说的话向来不错,点了点头道:“二弟此言有理。弟兄们,天快亮了,速战速决,免得再生变数!”七人中的老叟叹道:“当家的说的在理,只是这慕栖涯,咳咳,不愧为第一流高手,我夫妇二人,咳,年事已高,一时片刻,咳,却也拿他不下。”这老者说话时咳嗽连连,若是不亲眼见到他的杀招,旁人丝毫看不出他是身怀武功的高手。

        那书生脸上显出狡黠一笑,踱步到颜氏身旁,轻摇手中折扇,猛地朝颜氏左臂一击,那扇子边缘系金属所打磨,锋锐无比,颜氏一声低哼,左臂已被划伤,怒道:“白面书生江流逝,人面兽心,卑鄙下流!”江流逝闻言也不恼怒,颜氏这一声低哼声音虽小,却已传入慕栖涯的耳中,他爱妻心切,激斗中回头一望,外围那白衣男子见机极快,一声凄厉,形似鬼魅,忽地伸出凌厉鬼爪,一抓即中,慕栖涯脖子一痛,一式“浪子回头”,长剑倒转削向白衣男子,那男子阴森一笑向后避过。慕栖涯脖子至锁骨一处,一瞬之间多了五条血肉模糊的爪痕。

        李风齐在一旁观战多时,十余年前鼎鼎大名的天涯剑客就在眼前,他嗜武成痴,之前就不愿以颜氏性命做要挟,有心瞧瞧慕栖涯的能耐,这时已经按捺不住战心,忽地长喝一声:“大家退下!”

        话音未落,他人已同一头黑雕一般扑到了慕栖涯跟前,左手已多了一柄通体漆黑的鬼头刀。刀狠剑疾,刀剑相交之际,李风齐右拳猛地打出,势若惊雷,慕栖涯避无可避,面对这气势惊人的一拳,运起全身内劲灌于左掌,迎拳而上。这一拳一掌都是武林中第一流高手所发,气劲之强令在场众人心头都是一震,霎时之间,“波”地一声巨响,慕栖涯“腾腾”向后退出三步,胸中气浪上涌,一口鲜血猛的喷出。

        慕皓辰趴在草丛之中,注视着一切,满眼噙泪,却无能为力。他颤抖的双手紧紧抓着地面的草与泥土,雨声掩盖了他低沉的啜泣。李风齐双目圆睁,仰天长笑:“‘天涯剑客’不过如此,到底是我黑面煞星魔高一丈!”慕栖涯身受重伤,连站立都倍感艰难,他以剑拄地,目光黯淡,低声道:“嘿嘿,老夫隐退江湖十余年,内力修为无甚长进,李风齐,你这人是狠辣霸道的紧,练功却不可谓不勤,罢了,罢了!今日我夫妇死于你们之手!”

        颜氏满面泪痕,搀扶起慕栖涯,慕栖涯看着颜氏,缓缓地道:“跟了我,苦了你了。”颜氏握着他手,泣道:“不,涯哥,跟着你我从未觉得苦过,还记得当年我怀了身孕,不愿再见刀子,你那时名声正盛,本不该就此退隐,但你一句怨言也无,带了我和辰儿在这过了十余年快活日子。涯哥,你平日里对我事事迁就,我,我早已知足的紧了。”慕栖涯双目含泪,微笑道:“罢了,罢了,咱们二人此番一同了却了尘世烦恼,来世还做夫妻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448/183704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