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歌易水 > 第六章: 流水无情 (上)

第六章: 流水无情 (上)

        严冬时节刚过,昆嵛山上白雪皑皑,青松苍茫,群峰之间一片肃穆庄重之景。而这种严寒的天气里,有两个人竟然不顾陡峭光滑的山势,踏着冰雪往山下奔去。

        泰礴顶上冷风如刀,这两人却各自只在衣衫外面套了一件厚布长袍。

        只见两人一前一后,似两只飞鸟一般往山下发足奔去。下山的石阶和小路之上经过一夜的冰冻,早已光滑如镜,平常人连站也站不稳。两个人下山时看似闲庭信步一般,但每一步跨出身子都滑出甚远,地上的冰雪似乎并不能成为他们下山的障碍。

        经过这几个月的时间,慕皓辰在李秋白悉心点拨之下,武功早已脱胎换骨。两个人不到半个时辰便已到了山脚之下。上山之时的马匹此前早已被慕皓辰牵到山下附近的集市上换了银两。

        李秋白道:“辰儿,这几个月来你进步神速,武功较上山之前早已判若两人。我在无染寺一待数月,也忒久了些,早想下山活动活动。咱们师徒也该到了分别之际。”

        慕皓辰闻言一惊,说道:“师傅,您要走?”李秋白道:“你身负大仇,不便跟在我身边,此番分别之后你可去江湖之中暗中打探。天南十三煞恶名昭彰,要寻他们的踪迹应当不难,但你切莫打草惊蛇,我猜天南十三煞背后必定还有一个掌控一切的黑手。”

        慕皓辰这几个月来与李秋白朝夕相处,又得其悉心指导,武功大进,对自己实在恩同再造。他虽在同辈之间口才甚佳,但在这个仙姿凛凛的师傅面前却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后辈小子。李秋白虽较自己父亲年轻,但慕皓辰心里早已把这个师傅看做自己的至亲长辈一般。骤然听闻李秋白分别之言,心中自是极为不舍,但他知“剑仙”一向逍遥自在,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次若非为了传授自己武功,也绝不会在山上逗留如此之久。

        李秋白又道:“倘若有人问起你的师承,除非万不得已或是你极为信任之人外,不要透露我是你的师傅。我在江湖中虽结交了不少朋友,但视我为仇敌的人亦大有人在,你虽然向对方坦言相告,对方却未必不对你暗中算计。”慕皓辰点头道:“弟子记得了。”

        “倘如你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大麻烦,就将这枚指环,”说着便将左手小指上的白玉指环摘了下来,“托人交给听雨楼楼主水生澜,他自会将这指环交给为师。为师即便身在万里之外,也必定赶来助你。”说完将长袍上的雪渍一抖,大踏步向西而去,霎时间人已在数丈之外。

        慕皓辰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李秋白的背影,只觉得这几个月的经历恍若一场大梦,直到此刻方才清醒。想到自己这就要孤身一人闯荡江湖,日后凶险祸福实难预料,一路上少不了危难险阻,不由得有些茫然无措。

        他呆呆站了一会儿,感觉腹中略有些饥饿,便往附近的镇上走去。慕皓辰在山上吃了这许多天的素,初时还能忍受,到得后来,寺里的斋菜再香,他亦是食之无味,有时半夜竟因想念山下种种美食而辗转难眠。想到马上便能大口地吃肉喝酒,脚下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向前纵身几个跳跃,已经奔出三四丈余。

        他见自己武功进步如此之大,心里也是十分欢喜,适才的萎靡之气一扫而空,胸中不由得生出一股豪气,心道:“我既有此本领,偌大的江湖总有我容身之地,又何须胆怯。且先吃饱喝足了再说。”

        慕皓辰到了镇上饭馆之中,一个人点了红烧鲜鱼、酱爆大骨、白切鸡、海鲜煮四道美味,畅快淋漓的大吃了一番,一碗热酒下肚,只觉得唇齿口舌之间无限满足。那送菜的跑堂小二见他胃口如此之大,也不禁啧啧称奇,他哪里知道慕皓辰在无染寺中整日喝茶吃素,一滴荤腥未沾,这时便如同一头饿急的野兽一般,若不是有意克制,简直连手里的筷子也嫌多余。

        慕皓辰拍了拍涨起的腹部,这一顿吃的颇为痛快,便从怀里掏出一锭纹银放到桌上,起身出了店门。他来到街上东瞧西逛,一面想着自己的行程,思来想去,心里仍然对徐媛兮尚有挂念,心道:“便回蓬莱阁探探情况也无妨。”他心意已定,在铁匠铺中买了一柄上品的宝剑缚在身上,便往蓬莱而去。

        蓬莱方圆千里皆是蓬莱阁门派势力所辖,慕皓辰日间不敢暴露,买了一顶斗笠罩在头上,找了一家偏僻的客栈住下,吃饭练功皆待在房内。他这数月以来修炼李秋白所教口诀,只觉周身经脉之间真气日益充盈,不仅修复了被凌盛震伤的经脉,内力修为的速度较之以前快了十余倍不止,所练内力仿佛冰火交融,却又毫不冲突。自己从前所积累的内力虽有小成,但其性质与修炼的冰火真气不合,早在习练“冰火玄功”十余日内便被这强悍的冰火之力化为虚有。

        慕皓辰心知蓬莱阁除正阁之外,弟子居住的房舍及杂苑花园众多,唯一能见到徐媛兮的机会就是日间众弟子一齐练功的那两个时辰。慕皓辰虽已决意要见徐媛兮一面,但见面之后作何打算,他却并没有想的十分明白。便是见了她,诉说几个月来的一番情思之苦后,又能怎样?自己尚且不能安定,难道便要徐媛兮放弃眼下的一切,跟自己浪迹天涯?

        慕皓辰绝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尤其是对自己心爱之人。

        他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一个非要见她一面的理由。但转念又想:“我既然已经来了,总不能说走便走,我在山上对她牵肠挂肚,这时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她,即使冒着危险潜入蓬莱阁悄悄地看上她一眼,得知她依旧过的舒心安稳,便心满意足了。”他这样一想,心里虽然隐隐作痛,但却释然了许多,出了客栈,挑了一条行人不多的小路绕到了蓬莱阁附近。

        此时再度面对着这个自己曾付诸汗水的地方,慕皓辰心中五味杂陈。四年的习武经历,使他曾经将自己视为蓬莱阁的一份子,但尽管自己为人低调,从不惹是生非,但只是因为自己和少阁主凌盛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便要在门派掌权者的权威之下屈从?

        慕皓辰脑海之中浮现起当日凌盛狂傲狠辣的神情,以及阁主凌霄表面谦仁,实则阴狠的伪君子面目,不由得一声冷笑。他往四处仔细观望了一番,看清了四下里无人,便行至练功苑附近轻轻一跃,悄无声息地落在墙沿之上,望见西首的院子里有数十名女子正在练习掌法,便走近仔细寻找徐媛兮的身影。这几十名女子的确是平日和徐媛兮一起练武的师姐妹,其中三人之前曾在酒馆中与慕皓辰会过面,也在其中,但唯独不见徐媛兮的踪影。慕皓辰心里暗暗疑惑,便翻身下墙,潜入了蓬莱阁的杂苑之中,逐个寻找,一路找寻到“碧海园”之中。

        “碧海园”是蓬莱阁内的一所花海园林,园中假山嶙峋,种植了不少珍稀的花草,数目众多如同花海一般,这时寒冬刚过,万物刚始复苏,碧海园中百花尚在枯萎凋零之中,除了几株梅花与冬季生长的绿植之外,便没有什么可以赏玩的景色,因此也无人来此赏花玩乐。慕皓辰四下张望,除了四处可见的假山和植株外,哪里有徐媛兮的半个影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448/183704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