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4章 顾盼生波

第4章 顾盼生波

        在京城一家老宅歇息两日,便是初选。

        初选是在温室殿,将由数名老宫女为各家女儿检查身体。是否有瑕疵、创伤、异味,仪态是否端庄,步伐是否沉稳。当然这些检查,尤其是不那么明显的仪态一项,对于高官家的女儿来说是可以适当宽泛的。总之,初选的目的就是将人数去掉一大半,不包括大家族的女儿。

        前朝几代皇帝荒淫无度,任意宠幸民间女子,致使百姓不安。于是大夏便建立起固定的选秀制度。并非强制,只是在女子或其家族自愿报名的情况下才会被遴选。假若是高官家的女儿参加选秀,那就是家族希望入宫了。这种时候,只要小姐还算过得去,皇帝一般都会点进宫。而平民出身的女孩子们,就要看她们是否确有动人之处了。故大夏后宫中,皇帝对于临幸女子大多是随心而来的。对于需要笼络的重臣之女,则是定期赏赐探望,不存在前朝几位懦弱皇帝还要牺牲喜好宠幸重臣之女的情况。

        另外,本朝制,宫女年满二十可以选择出宫。皇帝不能任意临幸宫女,因为大夏开国皇帝认为前朝皇帝在外随意临幸民女就是在宫中养成的坏习惯,所以特意规定宫女入宫时发给浅绿木牌,如两年内一切优异,会被发给浅紫木牌,宫女可以自己择牌佩戴。皇帝只能临幸配有浅紫木牌的宫女,并且过程极为繁杂。需要先通知内宫女史,女史查验宫女身家、入宫后的表现记录,核对无误后通知彤史,安排宫女沐浴熏香并快速教授基本礼仪后,该宫女才能给皇帝侍寝。这样一套复杂的规则下,皇帝自然会缺少兴味去临幸宫女。

        不过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不难想象这条繁琐规矩将来的下场。比如演变成皇帝身边内侍携带浅紫木牌,遇到皇帝有兴趣的宫女即配上等等。不过大夏开朝不过二代,皇室尚且勤勉,如今的大夏皇帝江承光仅仅临幸过一个宫女,也就是如今的汪婉仪,已故二皇子生母。一个粗俗刻薄的女人,那是越荷对她的最后印象。

        那样的粗俗刻薄怎可能引得江承光瞩目。丧子前的汪婉仪虽然言谈说不上文雅,但也有纯然的活泼,直到她失去自己的孩子......孩子,李月河也失去了一个孩子。

        心中情绪翻涌,越荷强行将那些过往的记忆按下。深吸一口气,无论如何,她回来了。她绝不情愿让自己的孩子枉死。即使这意味着再一次回到那个幽深污秽之地。越荷突然之间意识到,其实在得知选秀的消息之后她就没考虑过其他任何可能,似乎她认定了自己会回到这里。

        很多年后,宠冠后宫的理妃越荷,曾经无数次回想从那个再一次步入宫门的自己。当彻底明白一切的虚妄、荒谬与污秽,厌倦了的越荷却已贵为执掌后宫的理妃。也直到那个时候,越荷才意识到,当初的自己,曾经有过另一种可能。

        然而都已是往事。

        ——————

        诸位少女先进一间侧室,换上里面准备好的衣裳,是前朝盛行的透明薄纱制成的明衣。少女们可以自行选择颜色,不过所提供的都是只有身材合当的女子才能穿上的淡色服装。轻如蝉翼的明衣穿在身上,少女身体有无瑕疵清晰可见,却稍稍保留了一些尊严,不至完全袒露,隐约间更能见美人。

        大夏的美人,大致当是乌发蝉鬓、娥眉青黛、明眸流盼、朱唇皓齿、冰肌雪肤之人。而当楚怀兰穿好青色明衣,转头想看看淡紫色明衣的越荷看上去如何时,她的目光扫到了身侧一个女子。

        那是一个极美的女子,虽然神色间隐含抑郁倔强,但却更给她添上生动之感。女子有一双极为美丽的眸子,圆且大,十分有神,那像是唤作杏核眼的眼形,但两稍又微微上翘,流露出一种天成的纯真的妩媚。一对明眸,顾盼生波,令人望之而叹。

        只是明眸少女的手臂上却有着一道刺眼的伤痕,显然是还未长好。虽然不深,但长,隐隐的暗红色看上去触目惊心。尤其是这少女竟选了一身最不遮色的素纱衣,简直是悖乎常理。

        “看上去也许就是近几天不小心划伤的。”楚怀兰悄悄与越荷耳语道,“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美人。”

        大夏选用宫嫔的标准之一就是体无瑕疵,明眸少女的伤口虽然浅,不会留下痕迹,却定然无缘此次选举了。来参加选举的都是自愿申报的,故楚怀兰为少女深感惋惜。

        越荷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轻声道:“未必。”观其神色姿容,她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楚怀兰还要再问,已有老宫女前来,领着诸位换装完毕的少女去隔壁一间屋室接受查验。那明眸少女恰好就在楚怀兰与越荷的前面。楚怀兰看了看一室美人,不由咋舌:“真不喜欢这样。”接受一群人的瞩目。

        少女身形似有所动,仿佛在听楚怀兰的话,又仿佛没在听。

        ——————

        “奴婢尚宫局徐藏香祝各位小姐安。”

        徐藏香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头发梳的整齐端正。很少笑,虽有气度而并不严厉。原先徐藏香有个妹妹,是叫做瑞香的,在李贵妃身边服饰过。她曾经是李月河的心腹,但的确有能力。然而在李贵妃去世后一年,徐藏香却从尚工局调到了尚宫局,这却是越荷不能想到的了。

        眼见已快到自己,越荷忙收敛心神。却见宫女已报出“顾盼”的名字。明眸少女迈步上前。这个名字与人倒是极为贴切的。她步子迈得很大,似乎是刻意要让自己显得粗鲁,然而从小到大浸染的风度气派却从举手投足中透露出来。所有人都望向她手臂上的创痕,顾盼也几乎是带着一种挑衅的目光看向了徐藏香。

        徐藏香的目光平稳地掠过顾盼臂上创痕,连一刻都不曾多做停留,将她全身上下扫视了一遍。顾盼满脸通红,紧抿嘴唇,神色中流露出犹豫、后怕与倔强。而徐藏香沉静地看着她,用平稳、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说道:

        “左拾遗顾无益之女顾盼,过选。”

        顾盼的眉一抖,露出不知是侥幸还是羞恼的神奇。几番挣扎,还是忍不住要开口。堪堪张口,已听一个明朗的女声问道:“敢问徐司正,顾姑娘过选是何道理?”顾盼神色一松,讶异回头,却见是楚怀兰出列扬声问道。虽然并未大吼大叫,但她嗓音明亮口齿清晰,在静寂的室内尤为响亮。

        楚怀兰眉头一皱,不理会越荷拽她衣袖的手,仰头直视着徐藏香平静无波的双眼,看对方沉稳道:“顾小姐仪容大方,体无瑕疵,自当过选。”又由得小宫女递上册子,找到楚怀兰的名姓,道,“楚小姐,女子当有贞静之德。”

        楚怀兰见另一边被剔除资格的女孩们强自按捺,却仍有伤心至极哭出声来的,心中不平之气更作,向前一步头一仰便要继续争执,越荷已经快步出列,不失礼节地握住楚怀兰小臂,轻轻捏了几下提醒她注意,随后边向徐藏香温文道:

        “楚小姐初次离家来京,言行有所失当,还望徐司正宽宥。”稍一顿又道,“听闻徐司正公正无私,必然是处置妥当的。”

        徐藏香深深看了越荷一眼。凤眸女子温和淡笑,那神情气度竟像极了李贵妃。低头看一看名册,越威将军的孙女,皇帝勾出来的必选之人!

        “这是自然。”徐藏香微微一笑道。

        ——————

        顾盼生出的波澜很快便过去,楚怀兰与越荷也很快过选。此时留下的不过六十余人,其中又多有勾定的。所以那些无背景的女子之间必然是一番争斗。

        是夜初选过关的女子俱都留宿宫内温室殿,等待几日后的复选。住宿乃是两人一室,不知是有意无意,越荷与楚怀兰同住一间,而隔壁则是顾盼与一个冯姓女孩。

        用膳后楚怀兰兴致勃勃地提议要在温室殿中散步,越荷推辞了,她实在想不出上一世早已熟知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于是楚怀兰便独行。过不多久,隔壁的冯姓女孩也过来拜访。她是民间出身,相貌虽自有动人之处却毫不张扬,性情亲和温婉,名唤韫玉。越荷与她说着话,渐渐也略有好感。冯韫玉不久便告辞,说还想去看几位姊妹。想到楚怀兰还未归来,越荷也有些担心。送了冯韫玉出门后不久便也离开屋子去寻楚怀兰。

        宫中是非多,未知何处便藏着肮脏的秘密。在这些将选秀当做改变命运机会的女子中更是如此。楚怀兰性情直爽,未必不会中人圈套。越荷到底是感念她一路看护之情的。然而楚怀兰在顶撞徐藏香后仍然入选,聪明人应当明白她是被“钦定”的那类了。只怕遇上钝且莽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6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