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6章 故人重逢

第6章 故人重逢

        五日之期很快过去,各秀女的衣裳也已缝制完毕。

        因为有老宫女严厉管束的缘故,六十六位秀女中不会做衣裳的也无法求助他人。其中已有八位不愿丢丑,主动放弃了。只等同游御花园后归家。而对于越荷与楚怀兰来说,这五日,除了裁衣裳外,最要紧的一件事便是冯韫玉的来访。

        冯韫玉与顾盼同住,两人关系尚可。这个很有亲和力的小家碧玉,在五日之期的第一日便来拜访越荷与楚怀兰,并在谈话间隐约透露了一个重要讯息:顾盼是太后兄长之女。

        如此一切便都串得起来了。前世的李贵妃也曾主办宫宴、接待命妇贵女,但却几乎从没见过顾盼,只听太后提过一次她兄长的女儿贪玩着凉了,不能入宫。因此越荷做出的推断,不过是根据一个“顾”姓,到冯氏露出消息后才敢断定。当然,那个太后的宫女她的确是见过的。

        今上生母早逝,一直由先帝的顾贵妃,也就是当今顾太后抚养。两人感情甚笃。越荷印象中,顾太后是个慈和淡泊之人,从不为娘家讨要什么,也鲜少插手后宫之事,但却没有人可以小觑她。阿椒怕是已经给太后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然而当下多想也无益,换上衣装。越荷自与楚怀兰一道,随引路宫女至御花园。宫女又重申一遍细则,便自行告退。正是秋日,御花园却仍是花团锦簇。因着引了温泉、又有花匠日夜侍弄的缘故,竟有不少它季的花盛开。秀女们都赞叹不已,既想尽情游览,又恐错过好花。还有谨慎的反复追问“真的可以吗?名花也可以吗?”旁人只答道:“名花配美人。”言下之意倒颇可推敲。

        御花园于越荷自然是熟悉的,她也没有其余少女的心境。第一次在御花园赏景,那时的自己也是这般惊叹吧?独自漫步,不知不觉间便远离了人群。抬头便见一牡丹花圃,秋牡丹争奇斗艳,雍容华贵。是她从前未见过的——大概是这一年新建的。越荷远远瞧见了自己素喜的牡丹,正要举步上前,忽而苏合真的话语掠过耳畔:

        “你不配。”

        神色微黯。

        雪映照霞、富贵满堂、火炼金丹、紫斑牡丹、三遍赛玉......远远看着一圃牡丹,回荡在耳边的始终是临终前苏合真之语。越荷缓而深地吸入一口气,又徐徐吐出,才略微舒缓了心头之痛。转过一棵花树便是牡丹花圃,越荷刚刚绕过,忽见一素衣女子正转过身来。心中咯噔一声,却已避之不及。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浪潮都瞬间涌上,越荷木在原地,周身动弹不得。

        素色玉簪花纹束衣,腰间玉色烟罗更显纤弱。腕上软玉手镯似脱非脱,只因主人实在消瘦。面色苍白的女子双眉浅淡而修长,密密睫下是秋水样的双目,含着愁绪却仍是温柔。乌发以点银簪子挽成愁来髻,压得脖颈不胜重负一般微微垂下。转身过来时,一对白玉耳坠旋着划出两道半圆的弧线,又最终沉静在她耳畔。

        苏合真。苏贵妃。

        越荷将颤抖的双手藏入袖中,几乎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刻。杀了她孩子的仇人——儿时的伙伴——她瘦了许多,是良心不安噩梦缠身,还是除了她李月河也未能封后才烦恼伤身?而合真已缓步过来,素净的面容上有温和的笑缓缓漾开,她道:

        “牡丹开得很好,不是么?”

        越荷的指甲深深刺入肉间,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要扑上去抓她的脸了——然而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却强作平静的:“这位娘娘好。”她膝盖僵硬地屈不下去。

        苏合真不以为意,温文道:“我姓苏。”

        “苏贵妃。”越荷也恢复了镇静,以新身份和苏合真见面是她早有预料的,现下虽突兀,她也得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没想到娘娘喜欢牡丹。”

        她分明记得,苏合真最喜的是芬芳洁白的玉簪花。

        苏合真的目光重新投向了那丛牡丹,她秋水样的双目中倒映着怀念与些微心痛:“曾有故人甚喜牡丹,今她已故去。宫里却再也养不出那样好的牡丹了。”

        越荷心中一紧——苏合真总是这样,悲天悯人,心地善良。如今李月河分明是因她而死,她却还要向新入宫的秀女展现什么姐妹情深?她实在是把戏演在了骨子里——但看她神情,伤心却又是真的......

        “娘娘节哀。”说出这句话,越荷心中讽刺的同时却又无比平静。曾经的自己的确,已经死了啊。

        因为眼前这个悲伤的女人。

        这样一想,已经平息的愤恨委屈又再次涌上心头。苏合真却已细细打量她,然后笑了:

        “你是来择花的应届秀女?”

        越荷平平答道:“是。”

        苏合真见她一身紫衣,微勾的凤眸安静蛰伏着什么情绪。苏合真目中露出复杂之色,忽而问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越荷。”她道,几乎是带着刻毒的复仇快意抬头直视苏合真的双目,而她看见了意料之外的神情——苏合真面色惊白,痛苦懊悔翻涌,又渐归于平静。她问:

        “越威老将军的孙女,原来是这个名字么?真是个好名字。”

        看来她虽病着,对后宫的事情还是大致有数,足见圣眷优渥。越荷道:“是。多谢娘娘赞誉。”

        苏合真又细看她几眼,忽而几步走近花圃,一把掐下一黑牡丹递与她:

        “簪这个吧。青龙卧墨池,是朵好花。”

        越荷一愣,才要按礼节感谢几句,又听她叹道:

        “可惜早先......贤德贵妃养的冠世墨玉,那才是最好的黑牡丹呢。”

        一股厌恶从心底涌上来,口口声声贤德贵妃——她的谥号——苏合真究竟有没有心?——越荷也是近日才知道的,说来倒颇好笑。她死后被追封为贤德贵妃,以皇后礼安葬。江承光安抚这一手玩得倒好。

        苏合真望着名叫“越荷”的秀女平静无波的脸。曾经——失宠后的贵妃,就永远是这幅神情。看着她春风得意,后宫中人争斗不休。而她只是平静以对,不愿再付出任何多余情感。心中没由来地一阵难受,苏合真轻轻挥了挥手道:“你去吧,我还想再看一会儿牡丹。”

        见越荷缓步离去,苏合真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好像没有行礼。

        自嘲一笑,即使行了,她又怎么受一个......和月姐姐如此、如此相似神情的女子之拜呢?

        痴痴望向牡丹,合真怅然吟道:

        “花王有意,念三秋寂寞,凄凉天气。木落烟深山雾冷,不比寻常风味。勒驾闲来,柳蒲憔悴,无限惊心事。仙容香艳,俨然春盛标致。”

        “雅态出格天姿,风流酝藉,羞杀岩前桂。寄语鞭蓉临水际,莫骋芳颜妖丽。一朵凭栏,千花退避,恼得骚人醉。等闲风雨,更休孱愁容易。”

        “等闲风雨,更休孱愁容易......”

        ——————

        时辰已到,众秀女陆续归位等候遴选。然而久久未有人至,秀女们心中虽然躁动却也不敢张望,差不多两柱香的功夫,一个圆脸宫女脚步生风地小跑了过来,喜气洋洋地宣布道:

        “奴婢琼英。诸位小姐久等了。方才李贵妃查出了身孕,圣上大喜才耽搁了些许时间。现在就请诸位小姐入殿参选吧。”

        她后半段说的是什么,越荷都没听清。只跟着众人总着。她心中一道惊雷闪过,轰鸣地她几乎立不住脚:李玉河怀孕了!

        她的妹妹玉河,那个从小被娇宠长大的小女孩......如今的李贵妃,怀孕了。

        这证明——证明皇帝的确没有刻意限制李氏女怀上孩子!他并没有心狠到那个地步。而、而她当初的怀孕也绝不是什么设计的结果!

        呼吸陡然急促,苏合真既然以为皇帝忌惮李家势力会封李氏女为后,那她是否会对玉河出手?而皇帝的心意——他大概的确是不喜欢有李家血统的孩子,从前世自己怀孕时的冷淡表现就能看出。那不是忽视而是一种刻意的冷淡——他未必会站在玉河那边。

        江承光膝下有一子一女。这对于一个登基了七年的皇帝来说实在是少的。只因江承光在这一点上效仿先帝,对后宫采取“放养”。有本事有手段生下孩子的女人,才有资格当皇子公主的母亲;有本事长大的孩子,才有资格继承皇位。(这一点是针对皇子,公主一旦出生会稍加庇护)实是冷血至极。对于害人的宫嫔,倘若证据确凿他也会处罚,但鲜少主动回护怀孕妃嫔。已故辛皇后的那胎,也就是如今苏合真抚养的大公主是被回护过的。云婉容的大皇子也因为皇帝的愧疚之情回护过。其余的——端看汪婉仪那个失去的儿子就知道了。

        仍是苦笑,自己如今又有什么立场考虑那些事情?玉河,已经不是自己的妹妹了。现在,她是自己要参拜的对象。长信宫李贵妃。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6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