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20章 合情自展

第20章 合情自展

        奶豆腐淡淡的甜味中还夹杂着羊奶的膻味,那是怎么也掩不去的味道。江承光看向桌上菜式,那是越荷自己的分例加上匆忙之间赶制的几道,尚不算完满,却也够吃了。

        什锦鸡丝、迎霜麻辣兔、翠绿玉镯、抓炒腰花、抓炒虾、炒豌豆酱、芸豆卷、肉末烧饼、千层糕、小天酥、暧寒花酿驴蒸,这些菜式中还是肉食与甜食占了主。江承光没多说什么,拒绝了布菜,只是自己随意捡着用。越荷亦无心强求,也是默默吃着。

        这些菜式大半是他喜欢的,也是她从前用惯了的。

        江承光只觉这一室沉默并不令人尴尬,反而令他下午以来烦躁的心渐渐平静。虽然越嫔并未奉承他,他却生不出怒意来。玉箸触及迎霜麻辣兔,江承光一怔,放下玉箸问道:“阿越畏寒?”那语气竟是说不出的温和。又看她穿的单薄,眉头一锁。

        迎霜麻辣兔是一般是到了节气才吃的,可避寒。越荷眼眶微微一酸——他对一个新人都是这般关怀备至的么?虽然早已下定决心,非要去争取、去亲手拿回公道,但此刻越荷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用更多、更多相似的细节,以另一个人的身份来窥视他对于月河真正的情感——

        越荷沉静道:“不过是听闻圣上来了,急着要加几道菜。厨子们看着方便赶出来的。”

        江承光不语。他又重新拾起玉箸,有些意兴阑珊也有些庆幸。他给越荷夹了一筷子麻辣兔,温和道:“吃吧。你也太瘦了。”

        ——————

        青丝逶地,越荷着一件木兰青双绣立领中衣坐于镜前,由着魏紫为自己梳妆。铜镜中的女子模样生的极好,微勾的凤眼此刻却晦涩着。

        江承光早已去了。魏紫正为她梳理一头青丝,那青丝柔顺至极,竟能一梳到底,也是平日保养得宜的功效——这些前朝的人家啊,也还沉溺着往日的荣光呢。越荷不由自嘲一笑。

        本以为前世最后那般冷淡,对他已经彻底绝了情。要全心去谄媚讨好,不是不能够。然而终究是——罢了,十分情既还残着一分,便装作七分给他看罢。

        昨日金仙儿的意思,是与自己暂时结了盟。若宽泛些谈,阿椒与聂轲也能算在内。这是抱团的意思。她们几个都是新人,除了阿椒与避世的慧婕妤有着明晰的联系外,并没有高位嫔妃牵扯在内。如此,四人算是暂时抱团了。

        不过她与聂轲、金仙儿原就谈得来,昨日那般不过是确定下来而已。自古人爱抱团,有时候需要的并不是什么实质性的好处,而是所谓“势”。现下这四人初初入宫,并无人脉,即使圣眷也无法确定——不过是图个心安罢了。昨日晚些她去看阿椒,阿椒也是欣然应下。不过慧婕妤倒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会儿。

        正思量着,鹅胆心髻已然梳成。越荷见魏紫静静侍立身后,道:“魏紫,你的好手艺。”见魏紫只是低头称不敢,越荷心中一顿,伸手握住魏紫双手,她浑身一震,只作不知。那双手比起当年跟随贵妃时,并无多出的伤痕,只是摸着仿佛更消瘦了些。越荷叹道:“魏紫,你的心结我何尝不知,只是——”

        冯有力恭敬的声音在外头响起:“越嫔主子,宜贵嫔那边遣人来了。”

        越荷转过身去,扬声道:“请进来喝茶。”一面起身。身后,魏紫飞快拭去了眼角一点晶莹,若无其事地跟了出来。

        ——————

        宜贵嫔派人过来的意思很简单。无非是说贵嫔身子不适,孕吐厉害,免了越荷当日的请安。越荷有些讶异,本以为霍妩会大加炫耀自己的身孕,未料这般谨慎小心。和那派来的宫女好生问候来了宜贵嫔的情况,又托她一定将自己的关怀转达到,这才作罢。

        只是,宜贵嫔的孕中不适似乎的确格外严重。

        当天晚上,皇帝招幸少使冯韫玉,而当冯少使与皇帝初初宽衣之时,宜贵嫔的宫女红绡闯进了长信宫扶风阁,并以“贵嫔身子不适”为由请走了皇帝。

        ——————

        长信宫承晖殿。

        玉河将手轻柔地放上了尚未隆起的小腹,与姐姐生的一模一样的凤眸却是冷冷抬起。

        “怎么?冯氏晋了才人?”

        琼英垂首,恭敬回道:“回娘娘的话,金华阁那边的消息,口谕也该到了。听闻是宜贵嫔主动提出的补偿,另外还赐了不少首饰。”

        玉河冷笑道:“好个宜贵嫔!都是怀着身子,她还能金贵过本宫?整日里装模作样的,猖狂个什么劲儿?哼,现下假惺惺地打赏了人就作罢?这落的可是本宫长信宫的脸!”

        主位嫔妃对本宫妃嫔不仅有教导之权,更有爱护之责。何况冯氏温顺静默,玉河虽嫌她过于小家子气,却也有心抬举一二。如今心中认定了霍妩是在拿腔作调,心中更是不忿,越想越气,竟是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案上。

        玉河抽一口冷气,琼英急道:“娘娘仔细手疼!”忙拿起玉河的手小心翼翼地揉着。玉河只是任她动作,眉头越皱越紧,突然发问道:

        “章婕妤那边,重阳宴准备的怎么样了?”

        琼英有些担忧地看着主子的面色:“应该差不多了,不会出纰漏的。”

        玉河冷哼一声:“好!她敢叫我长信宫的人丢丑,我便要落她仙都宫人的脸!去请丁修仪来一趟罢——不,先给冯才人那送两只羊脂玉镯去,好生劝慰着。”

        ——————

        韫玉晋了才人,却是这样尴尬的境地。此后几日宜贵嫔仍是闹着头晕恶心,皇帝来后宫便是看她,因而冯韫玉的招幸也是一推再推。故而后宫中人嘲笑的对象不再是楚怀兰,却换成了冯韫玉。

        只是冯才人一向性子绵软文静,旁人酸她几句,再刻薄她也只是涨红了面皮温顺听着,久而久之旁人不仅觉得无趣,心中反倒略略泛出愧意来,见冯才人仍是温柔地问好,不由生了些许好感。与当日楚怀兰的待遇可谓是天上地下。

        因着宜贵嫔孕中不适霸占皇帝,玉河极是不满,差点儿就想也仗着自己的身孕闹上几回,然而终究担心真的诅咒了孩儿,便闷闷地作罢。只是到底不乐。

        越荷与宜贵嫔同居仙都宫,自然比玉河更清楚内情。霍妩的孕中反应委实强烈,已经连着免了她多次请安,更推迟了搬迁去和欢殿的日子。连带着薛修媛也是面含忧色。越荷在仙都宫,只觉人人都不敢高声说话,生怕惊扰了愈发心躁的霍妩。遂携二侍女去看望楚怀兰。

        仙都宫位居西宫正中偏后,与未央宫一道临着太液湖。京中的潮白河被引入此地,便成了嫔妃散心的太液湖。它同时又叫做潮白湖,这就与外头的潮白湖不是同一湖了。

        越荷才远远觉得水雾迷蒙,已见一素衣美人携一女童立在湖畔。暗叹一声宫中实小,正想悄无声息地退去,那女童已转过身来,展颜笑道:“母妃您瞧,那儿有个美人姐姐。”

        苏合真回首,那蝉鬓含着的玉蝶含珠步摇微微摇曳,她着月牙白并蒂莲素锦留仙裙,外搭对襟羽纱衣裳。风来衣裙起,似是飘飘欲去,临风不胜的仙子。

        越荷见躲闪不及,只得俯身行礼:

        “苏贵妃玉安。大公主玉安。”

        合真微微一笑,发若乌木却偏偏面容胜雪,若非越荷一月前才在御花园见过她一面,怎么都无法相信,人的面色竟还能更苍白一些。她的病容哪怕是最不通医术之人也能轻易看出,消瘦的身子裹在宽大的衣袍中,似乎风一吹就要走了。

        “越嫔起吧。”

        越荷起身,却不愿看她面容:“嫔妾无意打扰贵妃与公主,先行告——”

        “母妃,她看起来好亲切啊。”却是大公主睁大了一对乌黑似葡萄的溜圆眼睛盯着越荷看,合真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道:“梓安,这是越嫔。”

        越荷心口一酸。当初她与苏合真尚且是好姐妹之时,也时常去广明殿看望大公主。大公主三岁时便被抱到了苏合真处,太后、皇帝、贵妃、容妃四人都将她放在心尖上疼着,因而被养的天真乖巧不知世事。未料——未料这个孩子还记得自己么?她该九岁了罢。

        梓安踩着软底珍珠鞋蹭到越荷身边来,仰起小小一张脸。她梳着丱发,两大股乌发以垂金锁红丝绳系结成对称的二椎,放置在左右头顶上,并自髻中引出一小绺尾发使其自然垂至杏黄色云肩。樱桃红色的散花衣裙使她看上去分外甜美。她仰头看着越荷,小脸上又是困惑又是惊奇。

        “怎么感觉看见了李娘娘......”

        越荷心中一跳,还未想好如何应答,合真已温声唤道:“梓安,到母妃这儿来。”

        大公主软软唤了声“母妃”便蹭着依偎过去,苏合真抚了抚她发上黄澄澄的金锁:“梓安,你想你李娘娘了么?”

        大公主闷闷地应了声,将脸埋在合真怀中:“儿臣很想念李娘娘。”

        越荷但觉眼中一酸,大公主那般童稚娇俏的模样——若她的孩儿还在,长大了也会这般可爱吧?

        苏合真轻轻叹了口气,刚要讲话,又是一阵强烈的疼痛袭来。她捂着心口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泛起妖异的红潮。大公主急忙从合真怀中起身,找了帕子就递给合真:“母妃!母妃!您又心口痛了么?母妃,您别吹风了!”

        素色手帕一角绣着的洁白芬芳的玉簪花处,暗红色慢慢晕染开。合真虚弱地笑了笑,将帕子带血的地方折进去,轻声哄道:“梓安乖,母妃没事。只是有些着凉了。”

        大公主皱着眉头:“母妃总这样不保重自己。”恹恹道:“母妃总该心疼梓安......梓安只有母妃了。”

        合真心中一颤,掩去面上黯然,柔声道:“听话,梓安。母妃没事呢——半夏,起风了,带公主回去。本宫很快就来。”

        半夏急道:“主子,您这身子——”却在合真温和的目光中讷讷住了声,只好牵起大公主来。

        她们说话之时,越荷始终默默无言。虽然大公主的身量不足看到,但她却能看得清清楚楚——苏合真的身体,已经这样差了么?原先她只是柔弱些,怎么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她,她若要找苏合真报复,苏合真却去了,那算什么——她不会死罢。

        “大公主这样懂事,娘娘很有福气。”

        干涩的嗓音最终只挤出这样一句客套话,合真怅然一笑:

        “可惜了这孩子......我这身子。”

        “娘娘吉人天相。必不会有事。”

        合真望向她,秋水样的双目澄澈温煦,她的笑总是那样温柔清浅:“不知怎么的,这孩子好似很喜欢你——我也一样。越荷,别声张我咳血的事好么?”

        “......大公主喜欢,是嫔妾的福气。”越荷好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嫔妾省的。”

        苏合真深深看了她一眼,含笑道:“那么借你的姚黄扶我回去好么?我这身子实在是——”

        “奴婢遵命。”姚黄见越荷颔首连忙下拜,连魏紫隐晦的一瞥都来不及回应。见合真让她起身,姚黄急忙上前扶住:“娘娘感觉如何?”

        合真微微喘气:“无事,我们走罢。”

        越荷站在原地,看着合真与姚黄的身影渐行渐远。身边的魏紫似乎是心里不舒服,轻轻“嗤”了一声。越荷无心教导她,只道:“我们也回去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