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26章 婉容舒窈

第26章 婉容舒窈

        自重阳宴后又过去一月,正是秋冬交际之际。玉河听从琼华的建议,免了众妃请安,只安安心心养胎为宜。而霍妩的孕吐却愈发厉害,尚食局的宫人想尽了办法,也难让宜贵嫔多用些膳食。霍妩迅速地瘦了下来,面色憔悴不愿意见人,除开薛修媛外竟是谁也不见,连江承光要来探访都被她推拒了,唯恐自己这幅丑样子被人看了去。

        这一日宁嫔钟薇亲自捧了手腌的梅子来请宜贵嫔用。到底钟相与霍参将都是皇帝一手提拔起来平衡开国勋贵的,平日虽顾忌身份鲜少往来,却自有一份默契。霍妩便也见了钟薇。正是负责给霍妩安胎的李太医来和欢殿请安的时候,宁嫔自将梅子让太医瞧了才请霍妩用。

        时越荷正于牡丹阁制木签。上次重阳宴除去几番交锋,倒算得上是宾主尽欢。宫中长日无聊,不免有人生事,章婕妤遂向皇帝进言多办几次宴会,姐妹们也可热闹热闹。江承光在这些小节上并不是拘泥的人,爽快地应下了。洛微言与众人商量后,便决议办一次风雅酒席,学着文人雅士的样儿玩“流觞曲水”,另外还要擎签行酒令。约定自愿参加,但参与者必须在自制三张木签与自酿一坛美酒奉上中选其一。独聂轲选了酿酒,其余宫嫔俱是选择自制木签,如此,倒也增添不少趣味。因为美酒难以速酿,便约定在来年春夏之际开宴。

        刚写下一支“四海之内,皆为兄弟——任劝十分。”越荷便扬声命姚黄去保存好,进来的却是小茶。纤柔的少女入宫以来脸色好了些,但因为个子在蹿高仍是显瘦,她用细弱的声音解释道:“宜贵嫔胃口不好,这几日的膳食都是尚食局秦司膳亲自送来的。姚黄姐姐似乎与秦司膳是旧相识,正在门廊那边与司膳讲话呢。”

        越荷点一点头,将签给她收好。秦婉与姚黄交好她是晓得的,从前自己身为贵妃的时候,秦婉因为什么缘故来求救过,当时是姚黄出面替她周全的。姚黄依仗的自然是贵妃大宫女的身份,那件事后秦婉也就成了玉堂殿的人。

        当初,真正为这位尚食局司膳的麻烦出了大力的正是姚黄,难怪两人私底下的交情发展得这样好。秦婉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因为她,玉堂殿的吃食也从来不用担心有问题。越荷细细思量,既然姚黄已决定跟随自己——她与姚黄自小一同长大,不会看不出姚黄心意——那么即使不能让秦婉效忠自己,至少也能保证吃食安全,算是意外之喜了。

        刚刚想着姚黄与秦婉,一转眼,姚黄已经带人捧了今日的哺食来,笑意盈盈道:“因着尚食局格外注意宜贵嫔的身子,膳食都是秦司膳亲自送来的。我们同住一宫倒也沾了光。”说着就命人将哺食摆好。肉丁黄瓜酱、沙舟踏翠、椒油茭白、小豆糕、烧鹧鸪、虾籽冬笋、天香鲍鱼、陈皮兔肉、玉面葫芦、炒珍珠鸡,果然是极好的菜式。

        越荷一笑,便由着姚黄给自己布菜。原本该是家生的桑葚布菜,只是越荷口味到底与原主不同,便还是指了姚黄。至于桑葚处,少不得多加安抚。

        刚刚用了一半,便听外间有嘈杂之声。越荷蹙眉命人去问,不多时,文竹白了脸匆匆进来说道:“回禀主子,宁嫔主子身边的佩兰说......说宜贵嫔屋内摆着的切花不利孕妇,现下贵嫔的宫人正去请太医和圣上呢。”

        “圣上今晚歇在金修容那里。”小茶细声细气地接口道。

        ——————

        那日的仙都宫兵荒马乱,皇帝、太医、主持宫务的章婕妤与沈贵姬都匆匆赶来。和欢殿灯火通明,霍妩哭闹不休,皇帝皱着眉安抚她,章婕妤面容肃穆立在殿中,命宫人细细审问。立了大功的钟薇安静坐在一边,既不多话也不居功自傲。

        而这一切都与越荷无关。她在牡丹阁,听着宫女不时传进的消息。红色切花并非稀有,自霍妩怀孕以来也请过太医验看室内,只是偏偏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宫女小墨,恰好每次太医来的时候都将切花搬到外面去晒太阳。于是,宜贵嫔受了将近一个多月的煎熬。

        深夜里姚黄的低语令人格外不安:

        “宜贵嫔素日里没什么事做,因为喜好花露饮,便亲自养了这盆红色切花,取其花瓣制成花露饮。宜贵嫔怀孕以来心烦意乱、恶心呕吐。头晕目眩、食欲低迷,都是因为这盆红色切花的香气。宁嫔的宫女佩兰是懂些医术的,这一提就请来了太医。宜贵嫔怀孕以来一直觉得胸闷,孕妇胸闷本来是正常情况,贵嫔虽然格外严重些,但身边人只以为孕妇都这样,没太注意。可是太医今次说了,孕妇胸闷过于严重,会导致胎儿体弱,严重的话甚至胎死腹中。尤其是对怀孕初期的孕妇来说......”

        “姚黄。”越荷突然之间出声打断,她和衣躺在榻上,雪肤乌发,嘴唇这一刻几乎失色,她喃喃道,“你说,有多少个孩子是这样没的?”

        姚黄吃了一惊:“主子慎言!宜贵嫔的胎还在呢!”说完,自己也慢慢陷入了忧伤,她道:“奴婢也不晓得。”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了。

        ——————

        次日,除卧病妃嫔外,众人都被传唤到了章婕妤的永信宫怡春阁。江承光自在早朝,派了大太监赵忠福在这边听着回头给他禀报,而宜贵嫔也因为身体原因,遵照太医要求未能前来,由侍女红绡代她听审。

        微言坐于正中,身着绛紫暗花云锦大袖衣,下搭同色袄裙,外披一件玄色褙子御寒,格外庄重肃穆。她面色清冷,讲话却依旧分毫不错:

        “在座诸位姐妹之中,少不得有资历高于微言之人。只是微言既受皇命,便忝居此位。今日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姐妹们海涵。”

        众人皆称不敢。

        微言道:“昨日宜贵嫔之事相信诸位已尽知,系宫女小墨所为。微言无能,使贵嫔身受其害,卧病未能赶来。此事多亏宁嫔机敏,圣上昨日与我说,打算破例为宁嫔在正五品再增一席,晋封宁嫔为钟芳华。宁嫔妹妹知礼拒了,实堪为众人楷模。”

        众人皆是应是,独红绡脆声道:“章婕妤,贵嫔深恨幕后之人,还请婕妤速速审断,莫要贻误。”她这趟过来代表的是宜贵嫔,一言一行皆可视作霍妩之意,所以并不畏惧章婕妤。

        洛微言轻笑,她与霍妩一贯不和。也不追究红绡的失礼,道:“昨日之事我已命人追查。小墨乃是无亲无故之人,贵嫔素日待她不薄,能使她去害贵嫔胎儿的人,必然是以重利诱之,而这宫女屋中的确发现了一笔财物。只是行事之人谨慎,现下还未查出那笔财物出自何宫。”

        薛修媛淡淡道:“婕妤命我等来,必不止这一点话要说罢。”

        微言微微颔首,沉静道:“不错,那宫女小墨虽已自尽,但好在还查到一点联系。”

        小墨自尽之事众人却是第一次听说,一下子都惊疑相问。微言稍待一会儿,复又说道:

        “那宫女小墨与宫女艾草乃是同乡,素日里只与她走动——婉容,得罪了。”

        众人俱是看向婉容云氏舒窈。那艾草乃是她的大宫女,人尽皆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