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32章 棋子决绝

第32章 棋子决绝

        越荷一个用力将毽球高踢,信手接住向屋内走去。便见江承光拊掌道:“诗云‘踢碎香风抛玉燕’,古人诚不欺我。”

        “正是冬日呢,哪里有什么香风。”越荷含笑,“牡丹尽都养着,留待来年呢。”

        江承光顺势拿起她的手暖了暖:“才在外面一会儿工夫手便这样冷——朕刚才让哺食添了一道野味涮锅,,你吃了肯定喜欢。从前朕在外头行军的时候,陪着士兵啃干粮,总想着那一口暖暖身子,也亏得有人不嫌麻烦,特意给朕开小灶。”

        越荷神色转淡,道:“伺候太子也是本分,亏得圣上惦记了。”

        江承光目露一丝黯然,又看那花丛道:“宫里向来喜欢花团锦簇,即便冬日也要让庭院开满鲜花,亏得你一心一意养着这些牡丹,不要工匠换。你也太念旧,刚才还说朕。”

        越荷淡淡道:“开过牡丹的地方,其他花也不配来。”说完惊觉自己处境,连忙下拜道,“嫔妾失言。”

        “朕知道你无心。”江承光扶她起来。在他看来越荷并不是愚钝之人,清楚自己没有家室依仗,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去觊觎后位,因此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下次稍微留神。”又想她这样喜爱这片牡丹,回头迁宫也得让人移植过去。慧婕妤的身子愈发不好,他早晚是要扶越荷为一宫主位的。仙都宫已有霍昭仪在,倒是当初的安排欠考虑了。不过那时,微言也料不到他选的会是越荷而非楚怀兰。

        说来慧婕妤的身份,早该是一宫主位。只是她似乎天生与主位无缘。昔日她初封的时候,朝上便出一件关于前朝的大事,致使皇帝只将她封为婕妤。后来几次欲要晋封,慧婕妤都病的几乎无法行册封礼,随时要去了的模样,皇帝又不可能时时记着此事,于是拖到今日,竟也还是个婕妤。江承光想到此处,便吩咐赵忠福道:“回头提醒朕,晋封慧婕妤为慧贵嫔。这次不能再拖了,册封礼看她什么时候身子好再行,可旨意一定得发。”

        转头便见越荷一身冬装站在他面前,江承光不由怔了。另外一张面容在他心头浮现。另一张,没有这张轮廓秀美、肌肤莹润的脸。那张脸上的凤眸也没有这一张上的好看。可他偏偏就记起来了,那张棱角分明、并不美丽却足够令他感动的面容。也是在冬天,那张脸冻得通红,尤其是鼻头都没有知觉了。哈一口气,双手搓着,搓着搓着就把自己搓笑了……江承光用力眨了下眼睛,忽然唤道:

        “阿越。”

        越荷不解望他,眸光淡淡不杂一丝纷杂。江承光知她对自己情意不过一二分,只是不知怎的并不着恼也未必期盼。他温和地笑了:“没什么,只是想着春天的围猎。你骑马的样子定然好看。到时候打到了猎物,朕烤给你吃。”

        越荷随声答好。

        ——————

        那日皇帝不知触动什么情肠,过后叫人私下送了许多赏赐来,那些赏赐是账面上没有的。皇帝的意思是私下赐给她,不必记入账册。越荷拿着洒金镂空牡丹玛瑙步摇看了一会儿,向冯有力道:“登记入库。”

        小茶轻声劝道:“圣上既然都说了是私下赐的,主子何必这样小心?再说这金流苏垂着多好看,主子带上这步摇必然光彩照人。”

        越荷淡淡一笑:“我又不往宫外去,私下赏的又能有多大用场呢?还是谨慎些好。”又道,“步摇的佩戴本朝虽无限制,可在前朝唯独主位嫔妃才能使用。我自己虽不甚在意,却也不愿太过招摇。收好吧,来日再用它。”独拣出一手钏放在一旁。

        小茶应是,将那支步摇并其余皇帝赏赐之物悉心收好。她做事勤快灵巧,很让越荷多看了几眼。越荷将手钏递给桑葚,嘱咐道:“好生装了去送给顾芳容。”

        那是南越进贡来的小叶紫檀手钏,以猫眼石、琥珀石、绿松石与佛头等制成,另有水晶、黑曜石、蜜蜡杂居其间,香气淡雅,温润剔透。越荷隐约记得太后有个模样相似的,自然不敢冒犯。而顾盼虽入宫以来就卧病不起,如今却听说好多了。加上太后看重她,皇帝的赏赐也是不断,如今宫中倒不会有人轻视她。皇帝的意思,妃嫔们自然要依从,于是顾盼那里被送去不少礼品。越荷的手钏并不打眼。

        越荷看着愈发知进退的桑葚,起身对姚黄道:“我们去外头找金修容罢,我有些烦闷了。”

        姚黄道:“霍昭仪处……主子是否要去拜会?”那时她就立在越荷身后,一切尽收眼底,自然为越荷感到担忧。

        越荷道:“无妨,昭仪未必耐烦我去见她。待她胎气稳固了或是生下皇子了我再去看罢,现在去大抵是要碰一鼻子灰的。我看薛修媛虽性子清冷,人却厚道,过两天我少不得往她那走一趟。找个她不在照顾霍昭仪的时候罢,现下还是去找金修容。”

        姚黄无奈:“倒也是。”又笑道,“不知怎的,主子与金修容这样投契。明明是与楚美人一同上京的呢。”

        “人与人之间是有缘分的,我与仙儿的缘分大抵格外厚重些。”越荷含笑,“仙儿外柔内刚,乍看普通不起眼,细看却是难得。”又叹道,“只是她活得忒累了些,事事想着镇国公府的名誉。”

        “又在编排我?”金仙儿站在门口含笑道,狭长柔美的眸子中氤氲着笑与淡淡的悲哀。她纤细白嫩的双手都缩在毛茸茸的暖手筒里,披着毛滚边斗篷,看上去更显得整个人轻淡。

        她在后宫中决不是最美,面容称得上秀丽,但动人处不过是眼角一点柔情。可偏偏却是新人中最为得宠的一个。越荷想,金仙儿的好处大抵就在她的柔情与倔强上了。

        “哪里敢。”越荷起身去迎,“又是你来得早,冻着没有?”

        仙儿道:“无事。”犹豫片刻又道,“刚才圣上召我去建章宫伴驾,可到了门口便见丁修仪哭闹着,赵公公叫我先回去。我想了想,就来你这儿了。”

        越荷眉心一蹙:“出什么事了么?”

        仙儿迟疑道:“我也不知,只是听说……听说丁修仪的弟弟冲撞了彭城夫人的车架,夫人大怒,命人拿了他生生打折了腿,后来又伤口感染发热了……圣上已经指了太医去看,丁修仪现下在求圣上处罚彭城夫人——彭城夫人是霍昭仪的母亲。”

        “丁修仪的父亲不是顺天府丞么?他的儿子身边就没有人照顾,反而眼睁睁看着公子挨了毒手?”越荷惊问。

        “姐姐慎言!”仙儿匆匆道,“我是想着姐姐要在昭仪手下过活才特意来说一声儿。正因为丁府丞外放,留在京中的家眷仆人本就不多。丁家并非世代豪门,不过丁府丞这一辈兴起的,在京里哪有多大脸面……只是听说彭城夫人当时说了不少难听的话,很是肆无忌惮。”最后几句,已是附耳而言的了。

        彭城夫人是霍氏落难时报恩娶的草莽之妇,说话一贯粗俗难听。早年越荷接见命妇时就颇感头疼。而她肆无忌惮辱骂丁家的话——若此时为真,现下江承光心里肯定会有不满。但他目下还要霍家对付李家,绝对不会重重发作。可李家……

        “看来丁修仪要白跑一趟了。亏得她是个好姐姐。”越荷叹道。

        “谁说不是呢。”金仙儿亦摇头。其实两人都有所揣测,是玉河要拿此事挑衅霍妩,而丁修仪不过是枚棋子罢了。

        可谁会想到,这枚棋子竟有那样大的勇气与决心。

        ——正月初一,昭仪霍氏落水滑胎。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