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33章 昭仪有怨

第33章 昭仪有怨

        “怎么回事?”

        江承光行色匆匆,眉头紧皱,一身吉服还未换下便匆匆赶至和欢殿。只见殿内一片凄清,宫女们脚步匆匆面含忧色,不少已经赶来的妃嫔也是一脸戚戚。丁修仪披发赤足静静跪在殿前,素日娇媚的面容全无半点血色,只唇边含着一抹刻毒笑意。嘴角的一粒美人痣格外妖艳。她亦是一身尚未换下的妃色衣裙,此刻跪在殿前格外讽刺。

        洛微言刚要回话,江承光已然瞥见殿前的丁修仪,怒极攻心就是一脚:“贱|人!”

        丁修仪倒在地上剧烈咳嗽,血迹染红了那美人痣。她惨然笑道:“那贱|妇的母亲生生打折了嫔妾弟弟的腿!嫔妾的弟弟原就身体虚弱,现下已经高烧去了!嫔妾的父亲得到消息亦是重病不起……”

        “丁旸?”江承光皱眉,“朕没接到……”

        微言喝道:“你放肆!外朝与后宫之事岂能混为一谈!”见丁修仪含怨的目光转过来盯着她,微言叹了口气,“你就没想过会罪及家人?”

        丁修仪目光幽幽:“嫔妾早年丧母,与弟弟相依为命。犹记得父亲艰难为仕之时,宗族里只晓得求他帮忙,却忘了当年是如何对我们一家……嫔妾如今,难道还怕连累他们么?”语毕又是冷笑,“嫔妾原不过去御花园散散郁气,谁料得她会横里撞上来!有心无心都罢了,圣上反正是认定了嫔妾蛇蝎心肠,可嫔妾弟弟之仇怎能不报!”

        江承光听得怒上心头:“所以你就枉顾宫中法度?霍昭仪还怀着身孕,你竟推她入湖……”

        丁修仪淡淡道:“圣上说法度,可还不是为了霍妩的身孕和霍家的将才将罪魁祸首轻轻放过?既然圣上不肯,嫔妾只好自己来求一个公道,如今心愿已了,由得陛下发落。”

        江承光面色阴寒,刚要开口,红绡已经噙着眼泪跑了出来,她直直跪下道:“求圣上为昭仪做主!昭仪的小皇子……没了。”

        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圣上要不要去看看昭仪?想来血污也清干净了。”微言轻声劝道。

        江承光眉目间浮现出淡淡的厌恶来:“不必了,她现在想必正难过着——正月初一见血,实在不吉!至于丁氏——”他毫无怜惜之意地觑了地上女子一眼,“交给掖庭诏狱审问。”

        丁修仪神色无半点波动,却是云婉容不忍问道:“诏狱毕竟是污秽之地,修仪也是圣上的妃嫔……”见江承光愈发不耐的面色,云婉容的神情渐渐黯淡了。

        “大典还等着朕。”

        江承光淡淡道一句,便匆匆离去。

        ——————

        丁修仪最终撞壁自尽。

        那个原本一脸淡然的女子,在皇帝走后被后宫妃嫔讥讽良久,又有和欢殿宫人失心疯一般扑上来撕咬,最终不知听了谁的一句话,骤然起身撞壁自尽。而五日后,消息传来。丁修仪之父丁旸因儿子病故一事重病不起乃是虚妄之言。这下任谁都看得出来丁修仪是被人利用了。假如她知道父亲并未重病,绝不可能做出这样举动连累父亲。

        然而丁修仪已经死了。后宫中与霍氏敌对,又有能力布下这个局的人……再加上丁修仪原本的效忠对象,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然而,李贵妃并没有失宠。

        相反的,作为宫中唯一的孕妇,她更加得宠了。

        霍昭仪对此自然是不忿的,丧子后她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戾气一日日重了。开头几日甚至要冲去承晖殿找玉河拼命,侍女好容易拦住了,却见她一日日阴沉下来。

        ——————

        “霍昭仪与李贵妃彻底成不死不休局面,兴许也是圣上的目的。”

        艾草执一盏明烛立在案前,轻声道。

        正抄着佛经的云舒窈一愣,旋即轻轻一叹:“或许如此。既然昭仪滑胎已成定局,陛下自然希望顺水推舟——又或许是其它人乘势让陛下更加厌恶李贵妃。”

        艾草轻声道:“李贵妃人虽娇纵,处事也不如先头那位公正明理,可心地却不坏。圣上——”

        “圣上只相信他所看到的。”云舒窈复又抄写起来,“而且太医不是说,霍昭仪再不能生育了么?一箭双雕,既令李、霍之争更加激烈,又让霍昭仪再无怀孕机会。布局之人倒是好心思。可这与咱们什么关系?艾草,我只是今日看圣上态度,我又想起当年——”

        “主子!”艾草连忙打断她的话,“别说了,您别说了。那些事都过去了。”

        云舒窈悲哀地笑笑:“可我的皇儿回不来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圣上他嫌弃霍昭仪正月初一滑胎不吉,竟是看也不愿看她一眼。而我当初何尝又不是……”

        “主子!”艾草紧紧抓着云舒窈的手,“都过去啦,您糊涂了!大皇子在太后娘娘哪儿好好的呢!您别多想,过段日子太后娘娘就会把大皇子送回来的,主子……”

        云舒窈唇边绽开虚幻的笑,泪从眼角滴落:“是啊,惟馨!惟馨是个好孩子,可他……”她突然间如梦初醒,大力推开艾草,惊惧地大口喘气,“惟馨?她不会夺走惟馨罢!艾草,我们得去把惟馨接回来,艾草……”她满脸是泪,无助至极。

        艾草也觉眼睛酸涩,强抑泪意道:“主子莫哭,咱们明天就去求圣上,奴婢想圣上对早年的事情也是后悔的,圣上一定会把大皇子送回来,主子……”

        门外有宫女迟疑着敲门:“主子?贺芳仪来看您了。”

        云舒窈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她勉力道:“不见,说我睡了。”外面窸窣片刻很快无声,她愣愣看向案上佛经,已为泪水浸湿了大半。

        ——————

        霍妩怔怔看着案上佛经,原本称得上工整的字迹如今都已被泪水浸染。一阵悲凉自心头袭来,她轻声问道:“红绡,你说我还有什么?”

        红绡亦是泪水涟涟:“主子您别这样,一切都会好的……您还有霍参将和整个霍家,有奴婢等以及和欢殿,还有圣上的疼爱……主子,您莫要这样啊!”

        霍妩面色森冷,一字一句似从牙缝挤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她挥手拂落案上杂物,听见乒乓落地之声才觉心头稍微舒服了些,冷冷道,“红绡,我当真不能生了?”

        红绡垂首,不敢看霍妩面色,支吾道:“……是。”

        “好。”霍妩冷冷道,“帮我物色一个性情温顺的低位嫔妃,借腹生子。料想圣上不会不答应这点小事。”

        红绡见霍妩总算有了点念想,连忙出起主意来:“仙都宫现下还有薛修媛和理嫔,奴婢看……”

        “都不妥当。”霍妩断然否决道,“修媛待我是宫中难得的真心,叫她母子分离的事我做不出来。别说什么住得近方便探望的话,这些都不一样!而理嫔素有宠爱,依圣上抬举前朝之人的意思,将来必会是一宫主位。取她的孩子,也不妥当。再说理嫔绝非逆来顺受之人。”

        “抬举前朝?”红绡微微一愣。

        “不然呢?”霍妩斜斜看她一眼,“前朝皇子傅北都能在朝廷上被任用,还不是什么普通的虚职。贪图名声也好,收拢势力也好,咱们圣上的心思你还看不出来?”话语间竟隐有几分超脱之意。

        红绡不敢答话,只飞快思索着霍妩口中合适的人选。位分低微、性情温顺、前景不佳、宠爱稀薄又渴望上进……她忽然眼前一亮。

        “娘娘以为冯才人如何?”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