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37章 石破天惊

第37章 石破天惊

        金仙儿的疯马事件,最后被定性为一场意外。

        宫人检查了马的浑身上下,甚至开膛破腹去查看胃肠中还没消化的草料,却没有半点线索。而当时跟着金仙儿的聂轲与宫女都作证说,那马是突然之间发起疯来的。并且,因为宫人在马前挂错了玉牌,金仙儿骑的是原本贺芳仪的马。这样,事情就更加复杂了。

        江承光对于这种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事十分恼火。那日几串意外相叠最终导致他险些葬身马蹄,是金仙儿舍命一般将马赶往树林,才没让他伤着。加上没能揪出使马发疯的真凶,皇帝感愧之下越级晋封金仙儿为婉媛,并更加宠爱,似乎全然忘记因聂轲之事冷落金仙儿的那些日子了。金仙儿一时间风头无两,而越荷亦因为救人有功被晋封为理修仪。

        皇帝的安全不是小事。如今祸虽落在金婉媛身上,可到底人心惶惶。春狩匆匆落幕,皇帝携众人归宫。此番同行的五位妃嫔中,金婉媛险些丧命却来了后福,理嫔救人有功晋封修仪,钟薇添了道浅浅伤口,聂轲焦心自责,而原本要骑上那匹疯马的贺芳仪,却默默无言。

        越荷念及她的身世,不由叹息。假如贺芳仪当真骑那匹疯马坠亡,得益的只会是那人。只是她性子温婉沉静,断不会为此狠辣之举。孰是孰非,一时之间倒也看不清。

        回宫之后越荷去拜见了主位霍昭仪,霍妩大病之后瘦了不少,眼神却越发冷厉。见了她后,也就淡淡关怀几句惊马之事,便命她回去。皇帝离宫之后,霍妩与玉河数番争执,甚至惊动了太后。太后因着玉河的身孕,偏袒她就多一些,霍妩心中郁结,如今越发不爱理人。玫瑰花粉之事又让她对越荷起了提防,如今越荷对此情状也只得苦笑。好在薛修媛还肯为她说两句话,情况不至于太糟。

        回头皇帝看过霍妩,转来越荷这边时,神色就有些淡淡的。开口便问道:

        “阿越可想迁宫么?”

        彼时越荷正轻嗅新茶,闻言不由一怔:“圣上何出此言?”

        江承光仍是道:“长乐宫的云光阁,永和宫的明瑟阁都是好的。要不然就去和苏贵妃住着,实在不行,永乐宫现下也还空着……”

        越荷不得不打断他了。

        “圣上,好端端地嫔妾做什么要迁宫呢?”她含笑起身,帮他褪去外袍,“嫔妾在仙都宫自在得很,何况嫔妾也舍不得这些牡丹花。”

        江承光随口道:“迁过去就好。”又叹道,“妩儿失子后伤痛,有什么地方做得过分了,朕也不忍心苛责她——朕瞧着她不大喜欢你的样子。”

        越荷细细思来,道:“是了,花粉一事本已解释清楚,然而孕中最易多思,昭仪至少是不愿看见嫔妾的。再加上后来昭仪的孩儿……”她恳切道,“只是嫔妾骤然迁宫,恐怕满宫流言蜚语,胡乱揣测。更可能借机污蔑昭仪的清誉,而嫔妾与昭仪来日相见也就尴尬。嫔妾心想实在不到迁宫的地步……”

        江承光道:“你说得有理。只是这样一来,她若有些刺人的话,你不必往心里去的。”

        越荷笑道:“是,昭仪最是口硬心软的人。”一面又暗暗忧虑,霍妩滑胎之后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呢?假如她当真对玉河出手,自己又该如何呢?

        ——————

        回宫以来,金仙儿的宠爱更甚以往。霍妩身体还未调养好,不能侍寝。之前有几分宠爱的丁修仪自尽,宁嫔又伤了手臂还在等伤口愈合,因此每月倒多出来不少日子。于是,金婉媛的盛宠更加打眼,并且招来不少高位嫔妃的忌惮。金仙儿不同越荷,她到底是镇国公的嫡女,是有家世做后盾的。

        如今宫中后位虚悬,虽说看上去李贵妃最有希望,可皇帝若真有心,迎她入宫时何不直接封后,而要她先做贵妃?后宫但凡有些家世的,谁心里没点儿心思呢。

        和欢殿永远是富丽的,即便霍昭仪滑胎,也依旧是后宫中最牵动人心的地方之一。

        冯韫玉一身樱桃色齐胸襦裙,温顺地坐在小几上,手执美人拳为霍妩捶腿。她力道适中,一下一下不快也不慢。可霍妩却无心夸赞,听着红绡的回禀,面上仍是冰寒一片,只冷冷道:“圣上这些日子,都是在那金氏那儿?”

        红绡讷讷道:“金婉媛替圣上挡了灾,圣上难免偏疼些……”说到后来却也编不下去了。

        霍妩冷笑连连:“替圣上挡灾?也不看看那马是给谁骑的?”说着又是一阵烦躁,“说来贺芳仪素日里也不见得多么得宠,又是那样的出身,有谁闲着没事去害她?”目光又落在冯韫玉身上,霍妩嗤笑一声,“好是没用,本宫亲自引见的,却也没见圣上多么垂青。”

        韫玉晓得霍昭仪不过想借自己的腹而已,圣上不宠爱她其实是合对方心意的,只温顺道:“嫔妾无能,不能为娘娘分忧。”

        霍妩哼了一声,也不再说她。问道:“圣上今日要来看理修仪?那就叫她过来陪本宫说说话罢。冯嫔,你回金华阁去。那是本宫先头的好地方,以后有的是你的福气。”

        她这话说的理所当然,而她也的确有这个底气。韫玉的嘴唇都咬出血来,俯身喏喏应了声是。

        ——————

        江承光到底还是有几分喜爱霍妩的,虽然看出霍妩的心思,但也在日子上宠幸了几次冯韫玉。霍妩也暂时未与玉河争锋,一副安心养病的样子。

        这一日江承光去看章婕妤。洛微言正翻看各宫的账册,见他来了,行礼后也轻嗔道:“圣上不晓得微言这里正算的头疼?莫非是来帮忙的?”

        江承光哈哈一笑,随口问道:“微言可有看出什么名堂来?”

        微言回身捧起那账册,含笑道:“圣上切莫小看了,也是门大学问呢。”说着神色便有些为难,“臣妾正看到金婉媛的。按例,从四品当每月享有白面二斤、白糖二两、甜酱六两、白蜡二枝、黄蜡二枝、羊油蜡二枝,只是金婉媛那边,数目似乎有些不对。”

        江承光渐渐便淡了神色:“哦?”

        微言恍若未觉:“婉媛的用例,白面领了三斤,白糖则有五两。另外蜡也是领了六枝白蜡,黄蜡与羊油蜡未领……”她说的白蜡之类都是每枝一斤五两的分量,并不是寻常蜡烛。微言歉意道,“臣妾原不该拿这些小事劳烦圣上的,只是婉媛的宫人说多领便多领了,自然会用分例补上。宫中物件皆有定量,看在婉媛的面子上也没人说什么。可是如今已经月末,尚食等局并未收到额外的贴补,臣妾心下甚是不安……”她说着,俯身行了个大礼:

        “原本不是多少分例的问题,为着姐姐妹妹的情分,臣妾也愿意为金婉媛贴补上这些。可是有一便有二,谁又能知旁人会否纷纷效仿。此源一开,来日必有祸患,因此臣妾请求圣上严厉处罚以正宫纪。”

        江承光的面上看不出半分感情:“只是宫女仗着婉媛的名号作祟也是有的,婉媛未必知情。”心中却想起之前霍妩抱怨金仙儿假模假式的话,心中不由一阵烦闷。

        微言含笑道:“圣上怕是错解了臣妾的意思。”她道,“婉媛妹妹年轻不懂事,那些个宫人一下子轻浮起来她也放不下面皮去呵斥。臣妾想着帮她清一清那些魑魅魍魉呢,就怕妹妹多心,以为臣妾要清洗什么人,所以才要请圣上帮忙呢。”

        江承光动情道:“微言,你总是这样细心周到。”又想起前次太后提过的事,道,“你现下执掌凤印,还住着怡春阁的确太委屈。金婉媛的事,你很可以作为主位来教诲她——过两天就搬到宣明殿去罢。”

        微言一愣,旋即露出喜色来。她屈膝下拜道:“谢圣上恩德。”

        江承光打趣道:“可惜了,章贵嫔!你的册封礼还得自己打理,现下朕的后宫可离不开你。”说的洛微言微微红了脸,江承光温和道,“你的好处,朕都记在心里的。”

        微言婉声道:“为圣上,自当是如此的。”

        ——————

        在二月的同一日,洛微言与傅卿玉受封为贵嫔,是为章贵嫔与慧贵嫔。其中傅卿玉因为身子差,没能到场行册封礼,不过有皇帝的默许,如今她贵嫔的身份也算坐实。。

        宫中又添两位主位妃嫔,真是好不热闹。早春本就是生机的季节,贵妃的肚子又日日隆起,叫人欣羡不已。皇帝有意霍昭仪养好身子后从洛微言处接手凤印,多少人以为这位新封的章贵嫔会百般推脱。然而微言极是大方地应了,倒让许多人高看一眼。后宫一时也有欣荣旺盛之景,实堪称道。

        然而好景不长。

        仲春时分,草木疯长,百花吐香。

        二月二十日,贵姬沈氏告发婉媛金氏冒名顶替孪生妹妹入宫一事,一时后宫震荡,石破天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