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38章 素女洒泪

第38章 素女洒泪

        曼陀罗有着清幽淡雅的芳香,却会迷惑人的神志,使人产生幻觉。

        当聂轲匆匆忙忙被召入建章宫的时候,她不会料到自己佩戴了几个月的香包中那种独特的香气,会令她反常而莽撞地叫出那个名字,并且成为压倒金羽的最后一桩证据。

        不,或许应该叫她金素。

        春日的暖意未能蔓延至建章宫冰冷的金砖,刺骨的寒凉透过单薄的春衣一阵阵扎人。沈贵姬双手交叠肃穆而拜,声音清晰而肯定:

        “……前次嫔妾与章贵嫔闲谈,得知镇国公府的二小姐是个极活泼聪慧的女子,因金婉媛素日文雅温婉便心生疑窦。圣上是知道的,章贵嫔是京中世家的女儿,女儿间聚会总是有相见的。只不过贵嫔年长镇国公两位小姐几岁,入宫之前相见也隔了七八年,性情变了也是有的,故未敢多言。未过多久,正月之时得蒙圣上恩德,嫂嫂入宫探望。嫔妾与她闲聊时便提到了镇国公家的小姐,嫂嫂言镇国公两位小姐容貌生的一般无二,只是姐姐素温婉沉静,妹妹羽活泼伶俐。其中姐姐又甚少见人。嫂嫂还提到,不久前见过一次镇国公府的金素,称赞那是个极为灵秀俏丽的人儿。”

        她说话时,金婉媛便静静跪在一边,秀美的面容藏在阴影之中,看不出变化。皇帝冷冷道:“继续说。”

        于是沈贵姬复又言道:

        “嫔妾当下便觉得有些奇怪,只是兹事体大,不敢妄断。嫔妾食君之禄,决不能将此事等同儿戏,便私下托母亲打听。后来从镇国公府极亲密的亲眷处得知,‘仙儿’乃是小姐素的表字。嫔妾又命宫女湘乔打听,得知与金婉媛自小交好的聂贵人,曾经在她惊马的生死之际高呼‘素素’……事情至此,真相已是昭然若揭。嫔妾不敢隐瞒,只等证据整理好便即刻禀报圣上,由圣上圣裁。嫔妾越权行事,还望圣上恕罪。”

        江承光道:“你毕竟还辅佐着章贵嫔协理后宫,岂能说越权?”他眉心一皱,“只是这样大的事,你不与章贵嫔商量着办就直接过来禀报朕了?”

        沈贵姬盈盈道:“贵嫔正为婉媛教导宫人……嫔妾恐怕此事让贵嫔接手,反而阖宫误会了贵嫔的用心。”语毕见江承光目光柔和许多,沈贵姬心中一松,道:“此刻证人、证物都只等圣上传召了。”

        江承光挥一挥手表示不必,转向金仙儿,声音冷厉:“婉媛,你认么?”

        至此事情已全部败露,即便咬死不认也改变不了什么。金素微微仰头,月白襦裙在膝后铺开成一朵淡雅的花,素净的面容镇定而勇敢,恰似选秀时的初见。她有一对极为狭长柔美的眸子。她道:

        “嫔妾无话可说。”

        双手交叠至于身前,缓缓下拜。她细腻洁白的脖颈含成一个柔美的弧度。

        江承光默了片刻:“那么你是认了?”

        “圣上英明。”金素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她跪伏未起。

        “为何?”江承光问道,“为何?朕待你们金家不薄,何苦要——”

        “嫔妾会进宫正因为圣上待金家不薄。”

        江承光看着金素柔婉却坚定的面容,忽然心中就生出一种被欺骗了的恼怒。镇国公府此举是欺君犯上,将他皇帝的尊严至于何地——这样一想,金素的面容也可鄙起来。

        “你先退下罢。”他对沈贵姬道,然后以一种想尽快结束话题的姿态发问道,“仙——金婉媛,为什么?”

        金素默了许久,方艰涩道:“大夏制,适龄女子自愿参选。原本妹妹渴望侍奉圣驾,只是撞了头后不知怎么的忘了许多事,又闹着不要离开家……那时妹妹已经过了初选,镇国公府的女儿能过初选,几乎已经一只脚踏入了宫门,除非殿前表现实在太差,可那样又会败坏了金氏女儿的名声,影响族妹们婚嫁……”她苦笑一声,“若说突发恶疾,大夏有过先例,那时圣人为表恩宠甚至派御医来看诊……家里是在无路可走,嫔妾与妹妹容貌并无差别,便让嫔妾代替妹妹入宫伺候圣驾。”

        “你们以为朕是可以随便欺瞒糊弄过去的么?”江承光面色阴寒。或许此事对于镇国公府来说合情合理,可在他看来无非是冒犯了帝王的尊严。被臣子愚弄使他不快,而金素原先不愿入宫、金羽出尔反尔都使他产生了极差的观感。

        金素羽睫覆下:“金氏不敢。”

        “你现在要说是你改了主意想要侍奉朕所以主动代替妹妹?只是你一个人的错?”江承光看她神情波动便知自己说对,冷笑连连,“金婉媛倒是勇敢。”

        这一声金婉媛,如今听来格外讽刺。金素像是鼓起极大勇气一般,直视江承光晦暗的双眸:“嫔妾知错。圣上乃是圣君,自然不会因为一桩起因可笑的小事让镇国公府难堪。毕竟镇国公府并无不臣之心,圣上点金家女儿进宫也是为的彰显尊荣。如今镇国公府并无不臣之心,圣上虽然震怒,但不会因此事废了金家。圣上之怒,便嫔妾来承担。”

        皇帝目光暗沉注视于她,似乎想问她何来如此勇气担下天子之怒。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说,他青底云纹的靴子从金素身边走过,并无一丝停留。

        金素背挺得笔直,面上却忍不住有泪水滑下。只听得帝王低沉而无感情的声音在背后向人吩咐道:

        “婉媛金氏暂禁足永信宫窥星阁,无诏不得出。让章贵嫔尽快安排一次家眷探望,届时镇国公府的小姐必须过来对质。”

        等脚步渐渐远去,金素松一口气,骤然瘫在地上。冰凉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却扬起一个笑。

        还好,还好,圣上没有直接传羽儿入宫,圣上还是给镇国公府这个面子的。还好……

        可为什么笑着笑着,又是满脸的泪水?

        ——————

        金羽进宫的那天,是三月的最后一个日子。天空一碧如洗,御花园花团锦簇。她着一身绣着金盏菊的对襟襦裙,带着好奇与畏惧的眼神走入宫中。

        金羽的眼形如姐姐一般秀美,然而若说金素的眸子是狭长柔美,金羽的便是灵慧剔透。她周身上下都散发一种谨慎压抑着的活泼随性,因此独具魅力。当她笑的时候,经常不能立刻记起“笑不露齿”的规矩,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贝齿后才堪堪反应过来,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她时而快活大方,时而忧伤沉静,站在那里就是一道生动的风景线。

        江承光原是沉着脸的,看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金羽。她自以为十分规矩,想要不着痕迹地打量打量满座人。其实谁都发现她的小动作了,镇国公夫人的脸都青了,只是不敢在皇帝的注视下斥责女儿。

        妃嫔们聚集在永信宫宣明殿。她们大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用一种混杂着怜悯的奇异目光注视着金羽。江承光决心给所有人一个警告,因此不避后宫任何人。金素说的没错,他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废了金家,而是暗中给一番警告。可他同样希望通过这些妃嫔的口,隐晦地将他的态度传达给各个世家。他道:

        “金氏,你可知罪?”

        金夫人的脸变得煞白,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强自镇定道:“请圣上明示。”

        霍昭仪轻蔑地嗤笑一声:

        “做了还不敢认?”

        这句话令金夫人的面色更加苍白,她强撑着答道:“镇国公府从未对圣上有过二心……”

        “你们是没有二心。”江承光目视跪在她身后、此刻终于明白形势不对的金羽,突然之间冷笑一声,“可你们送一个冒名的女儿入朕的后宫,又是怎么回事呢?”

        金夫人浑身战栗说不出话来,只反复“臣妇”地支吾着。金羽吓得面无血色,直愣愣盯着皇帝的脸瞧,双手无意识地绞在一起,心中只反复叫“完了”,“完了”!脑海中各种念头转来转去,整个人却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一般。好几次“不干姐姐和娘亲的事,圣上要罚就罚我”冲到喉头,又哆嗦着咽下。

        皇帝再不看她们,转向赵忠福肃声道:“传金素入殿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