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40章 金素番外

第40章 金素番外

        秋为金而色白,故曰金素也。

        我出生在秋分日,因此取名叫做金素。母亲唤我素素。

        母亲在秋分日为父亲诞下一对双胞胎姐妹,我是其中的姐姐。在父亲刚刚为我起好名字的时候,一个疯羽士不知怎么闯了进来,对父亲说,他一双女儿都是与道有缘的。天道轮回,祸福相化,只在一念,说不得就要羽化成仙而去。他说完这些话便飘然而去,父亲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便为妹妹起名为金羽,又在我及笄之时授小字“仙儿”,取的是压一压批命的意思。可惜,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自小父母便教导我说,素素,你是姐姐,凡事要照顾妹妹。他们还说,素素,你是镇国公的嫡长女,你代表着家里的脸面。于是,我友爱妹妹,恪守礼仪。我总是不断想把事情做得更好,想让自己做一个更好的镇国公嫡长女。为了维护家里的颜面,我几乎可以不惜一切。那时候,我以为那就是我的责任,我的宿命,或许有一天,那也会成为我的幸福。

        小羽是我的妹妹。她是个非常灵动活泼的姑娘,妹妹不仅意味着责任,更意味着血缘的爱。我总是十分疼爱小羽,而小羽也很惦记我。我们是一对很好的姐妹,贵妇们都评价说,镇国公的一对姐妹,姐姐温婉含蓄,妹妹活泼灵秀。她们夸赞着我,目光却总是被小羽的明媚吸引过去。我含着微笑立着,陪她们闲聊,而妹妹无忧无虑地在门廊下扑着蝴蝶,那是我对儿时最久远的记忆。

        时常,人们会忘记我只比小羽早出生一刻钟,而我几乎也忘了。

        那时候,镇国公府还在西蜀。举家搬迁到京城也是好几年后的事了,一切看起来都那样久远。多雨的西蜀,天空总是阴沉沉的。这样的天空下,日子也变得冗长起来。在一个难得的晴日,母亲带我与妹妹过府拜访,我在那一天的路上认识了仗义助人的聂轲。

        聂轲姐姐长我一岁,却比我多出许多见识。她是富商之女,自幼随任侠之风的父亲走南闯北,因此胸襟开阔,谈吐不俗。母亲不是很瞧得起她的出身,可我却偏偏和聂姐姐一见如故。和聂轲在一起的时候,心情仿佛与晴日的天空一样明朗。她红衣的颜色真是鲜艳,照亮我平淡温馨同时也压抑沉闷的时光。

        聂轲姐姐唤我素素。我们很快成为了手帕交。可小羽和聂姐姐似乎天生不对盘,让我很是头疼。聂姐姐在不久后随父亲远去,我们依依惜别后便是数年的不见。

        在我十三岁那年,镇国公府举家搬迁京城。不久之后的新年节庆,母亲带着我与妹妹入宫参拜贵妃娘娘。贵妃娘娘是个很大气,让人觉得很舒服的女子,妹妹说,她的衣裳真好看,宫里也真漂亮,她将来就想要住在这么漂亮的地方。我和母亲都是笑着,以为她在说傻话。

        可小羽是认真的,她当真一心要入宫。人世间至高的荣耀与繁华,那或许是一个女子能站到的最高处?小羽是有这个资本的,她聪明灵秀,活泼漂亮。我的妹妹,我自然愿她一世安好。镇国公府从西蜀迁到京城便是圣上有意彰显荣养之意,若镇国公府的女儿参选,必然是能入宫的。并且,将来也大致能有一宫主位的位置。妹妹想去,那便去。我自会为她侍奉好父母。

        妹妹一心要在景宣七年那次选秀入宫,家里自然也会想法子为她打点。那是景宣六年的时候,宫中的贵妃娘娘薨了,一同死去的还有她未出世的孩子。我想起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子,不由胆战心惊。后宅阴私我岂会不知。尽管她在去世之后追封为贤德贵妃,并以皇后礼下葬,可容妃的晋封,以及小李贵妃的入宫,都让我为妹妹感到忧虑。我们发生了一次很严重的争执,妹妹竟对那样盛大的下葬欣羡不已。我不知道我的妹妹是什么时候变成这副野心勃勃的样子,但我终究是愿意为她好的。

        小羽顺利通过初选,回来的时候,她与我一般无二的眉眼中蕴着飞扬的神采。突然之间我就觉得,既然这是小羽自己的选择,而她又的确渴望那份荣耀,做姐姐的我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小羽撒娇喊我姐姐,她因为快乐而美丽。我摸着她的头发,感慨我们果真是不同的。

        但命运的转折往往令人措不及防。那一天,小羽意外撞着了额头昏过去。当我与母亲匆匆赶到,见到的便是一个惶恐不安、缩在被子里已经不认识我们的小羽。她丢失了全部的记忆,如同小兽一般蜷缩成一团。看着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的妹妹,我并没有多想,只是满心的心疼。

        小羽听到要去复选、并且必定入选的消息后,吃惊又惶惑,嘴巴张的大极了。失忆后她仿佛把仪态都忘光了,我心急如焚。可小羽一下子甩开我的手,仿佛下定很大决心似的。她的脸上有野心,有挣扎,有畏惧。最后,她大声对我们仿佛也是对她自己说,她绝不要进到皇宫里去。

        可这怎么可能呢。

        小羽已经过了初选,复选除非她当众出丑,否则一定会被选中。我把这话对小羽说了,她却仿佛得到了指教一般兴高采烈。我愣住了,从前小羽虽然顽皮淘气,但从不会这样任性自私,不将家族放在眼里。当众出丑不止是丢了镇国公府的颜面,更会连累金家女儿的婚嫁,我们岂能做出这样事来?小羽支支吾吾,我的心却慢慢沉下去。她不是想不到这一层,只是不愿想罢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我的妹妹对待我们一家如同生人?失去记忆的同时连多年的感情都忘了吗?

        小羽依旧闹着不肯参选,甚至连“皇宫不过是座囚笼”的话都说了出来。这样的大逆不道——小羽,你口口声声家里为了名誉不顾你的幸福,可你何曾将家里放在眼里?母亲忧愁的目光,父亲泛白的头发,以及妹妹不改的任性,都让我渐渐下定了决心。或许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我这么做?我苦笑着,推开书房的门。看着正愁闷低语的父母,我微微地笑了,轻声说道:

        “让我替妹妹去吧。”

        名誉,亲人,宗族。她不屑一顾的东西却是我一力维护的。母亲哭着抱住我,说对不起我。我苍凉地笑笑,依旧温婉地安慰她,去哪里不是嫁呢?说到底,是我自己的选择。家里对不起我,而我又何尝对得起自己。

        我参选那天,小羽没有来送我。或许是没有勇气面对,但我远远看见她的浅绿襦裙在墙角后一闪。真奇怪啊,我在马车上恍惚地想着,小羽从前明明那样喜欢金黄色,如今怎么总是穿绿裙子呢?

        我不出意料地被选中了,尽管出了点儿波折。我绣制的那条乌金彩绣祥云纹石榴裙被人从中间割开一道长口子。我曾有一瞬间想起小羽醒来后那些叛逆的言论,可是我很快动起手来连夜赶制。我不知道自己是想要入选还是落选,但我绝不会让人家说金家的女儿懦弱无能。那条金龙腰带最后成为一道纽带,而圣上给了镇国公府这个面子。

        我被封为金贵人,住进了永信宫窥星阁。圣上十分宠爱我,我不明白是为什么。他会含笑唤我“仙儿”,而我微微仰头,柔顺地应答。圣上性情并不果断,然而在朝政上却逼迫自己显得英明有为。或许,我为了镇国公府的一切无奈,在他眼中也是熟悉可亲的。于是,我很快成了备受宠爱的金修容。

        宫中的日子冗长且日复一日,只有时不时的中伤与暗箭会让我猛地提起心来。我不喜欢这样的日子,但我也过了下去。我和同批入宫的越荷要好,而她也的确值得相交。并且,我惊喜地得知聂姐姐也来到了宫中。尽管她并不得宠,可聂姐姐一贯洒脱,看着倒比我更快活。那一天的重阳宴,金黄色的万寿菊开得灿烂耀眼。我手持一副绿水双面绣棚,含笑与圣上对望,他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惊艳与喜悦,那一刻,是我入宫以来最绚烂的时光。

        霍昭仪的滑胎打断了我宁静的美梦,一地的血与圣上淡淡的一句“不吉”让我心寒。为了这个孩子宫中不晓得闹出了多大的风波,云婉容、越荷都曾牵连在内。可是孩子终究没能保住。看着憔悴的霍昭仪,我不禁心想自己将来会不会也变成这副模样?

        我没有疯,可我还是拿这个问题去问了圣上。那时,他的面色太过吓人。我才意识到我真的低估了一个帝王的任性权利。尽管不久后他又开始招幸我,但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变了。

        真正触怒他的,是我为聂姐姐求情。我希望他能带聂姐姐一起去春狩。圣上最厌恶旁人对他的决定指手画脚,我虽然清楚这一点,可既然圣眷不能长久,为何不趁着还在做些让自己觉得值得的事呢?聂姐姐,她的入宫也有很大的意外成分。她本该与父亲一起骑马,走遍我偷偷向往却不敢说出来的江湖。我多么希望她能再一次策马扬鞭啊。

        圣上最终依了我。可他也冷落了我。那时候,我的失宠初见征兆,而我意外地安之若素。聂姐姐以往都唤我素素,我因为生怕旁人发现秘密,又怀着隐秘的自尊不想被用妹妹的名字称呼,便请大家称我“仙儿”。当时,越荷说,这真是个好听的小字。

        我的失宠没有持续多久。那是在去行宫的路上,圣上本就不怎么招幸。除了我自己外没人知道他对我的厌倦。可是事情发生的那么仓促,马儿发疯,带着我冲了过去。我看着根本无法避开的他……我咬着牙一扯缰绳,任由疯马将自己带向几无生还希望的另一边。不能让他受伤、不能让镇国公府因此获罪,两个念头我不清楚哪个更加重要。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已经这么做了。

        越荷救了我。她精湛的马术和救人的勇气令我感佩。当时我不会知道,聂姐姐悲喜交加唤出的一声“素素”,会成为来日的祸根。

        圣上重新开始宠爱我,因为我之前的舍身为他。或许,正是这份恩情掩盖了他已经悄声滋生的厌倦,让我并没察觉,他其实已经没那么喜欢我了。帝王心,变得太快。而我或许连过客也算不上。

        我与妹妹交换身份的事情,在回宫后不久被曝了出来。看着圣上目光的冰冷,我抱有一丝侥幸的心渐渐沉了下去。我说,我愿意背负所有的责任。我不知道这些话会刺伤他的自尊,当初他喜爱的便是我柔中含刚的性子,如今我依旧如此,却是为守护我的家族。一切都摊开了,我不是自愿入宫的,这个姑娘并不仰慕他。他让我禁足。

        再一次被传召到建章宫的时候,我见到了我的妹妹。鲜艳活泼惶恐不安,眼中有对富贵荣华的向往,也有对宫苑深深的畏惧。我一言不发地跪下。

        我听着圣上向妹妹发问,听着她勇气十足又娴静淡泊的回答。一句“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我痴了,圣上也痴了。小羽说这话时候的语气太真诚,太动人,或许她在失忆后当真是如此想的?可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虽猜测圣上不会因此废了金家,可依旧无法放下心来。小羽这样,会否得罪了圣上?

        圣上的问话戛然而止。他没有问下去,没有问小羽是如何的自私哭闹突然不肯入宫,没有问家人是如何的无奈,没有问我是带着怎样的心情登上那天的马车。小羽性情淡泊,而我却成了那个营营碌碌的全然丑角。我的心,一点一点凉下来。

        终究未料到他绝情如此,或许那段时日因为感激的招幸反而磨去了他对我最后的兴味。曾经对着我的目光,投注到了我妹妹身上。和我有着一样面容,性情却截然不同的妹妹,小羽。他随意地说道,那就让她们把身份换回来吧。

        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静,已经能经受所有打击,可这句话的冷酷无情还是令我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泪水就要涌出,我却有大笑的冲动。这就是、这就是君王呵,可曾想过这般举动置我于何地?他当然不会放在心上,金素不过是个玩物,用够了就丢掉。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罢,这是最好的结局,他们甚至会佩服他的帝王心术。亲手帮金家抹掉了“欺君”的证据,却又将把柄牢牢握在自己手里。可是,我呢?

        我听着聂姐姐因为不忿出言被人拉下去,听着金羽有些勉强的应答,听着圣上淡漠而无感情的声音……我终于笑了。笑自己的执迷,笑自己的不悟,更笑这世间……

        我原本就是一介布衣啊,即使遭遇风尘也没什么好叹息的。只待清明时分,我便可归去了。如今我终于想起那疯羽士的话,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景宣八年,清明。镇国公嫡长女金素在青云观出家为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