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43章 贵嫔野望

第43章 贵嫔野望

        “起来罢。”

        越荷语气温和,藏在袖口下的双手却暗暗攥紧。她道:

        “白术是么?我记得章贵嫔身边的两位大宫女便是你和甘草,只是入宫以来还是头一回瞧见你。姑娘是很少出来走动么?”

        白术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

        “是。奴婢身子不好,素日里贵嫔娘娘不叫奴婢出来吹风。”又道,“今次甘草被霍昭仪叫去问账,这莲雾又实在不易保存,奴婢便走了这一趟。琉球进贡来的好莲雾,娘娘特意吩咐要泽及满宫。”

        她说着,自将手中的盘子高举。那种名叫莲雾的果子有梦一般的红,艳丽地像是个梦境。

        越荷听她说起洛微言的语气每每恭顺,只是不免太过恭顺,心底的谜团愈来愈大,只含笑道:“白术姑娘说话做事都这样好,除了姚黄,我这里当真没什么人能和你相比了。只不知白术姑娘服侍贵嫔娘娘多少时日了?”

        白术面色微白,仿佛很不情愿提及一般。仍是道:“一年多了。”

        时间对得上。

        越荷略想一想,也不便深问。便命人厚厚给了赏赐,又让姚黄送她出去。待楚怀兰离去后,当夜,越荷独留了姚黄一人在内室中。面色平静无波道:

        “姚黄,你知我素日倚重你。只是有一事我很不明白。”

        姚黄今日也稍稍有些心神不宁,她屈膝道:“奴婢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越荷细细斟酌了会儿,手里执着茶盖儿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茶叶,才道:

        “你仿佛与那位白术姑娘是旧人。”

        姚黄面色一变,道:“是。”她叹了口气道,“都是昔日一同服侍贤德贵妃的——主子若不问,我原没打算讲这个。奴婢虽念着贤德贵妃的情,也没得拿昔日的事来求主子。”

        越荷道:“你说罢,我听着就是。”昔年的一切都渐渐清晰起来,串珠成网,她不由遍体生寒。

        姚黄面含悲色:“昔日白术名叫瑞香,乃是贤德贵妃身边一位颇受信任的宫女。地位虽比不上我与魏紫,但贵妃对她一向颇多包容倚重。她司掌贵妃宫中的器具。景宣六年,贵妃娘娘去世后,我们这些旧日宫人都离散开去。除了我和魏紫被苏贵妃要去,剩下的大都被重新安排去了低等妃嫔处,唯独瑞香被章贵嫔——当时还是洛婕妤要了过去。开始是做普通宫女,不过一月便立下大功成为了贴身宫女。奴婢看得分明,她们做戏给人看罢了。”

        她说着说着,不由冷笑,“怎么说也是昔日贤德贵妃倚重的宫女,章贵嫔七窍玲珑心的人,怎么可能就愿意让她当自己的大宫女?而且一开始她们也颇掩耳盗铃,只知道一个名叫白术的给提拔了做大宫女,那白术甚少离开永信宫,若非今儿她来了,我还不晓得白术便是瑞香。错不了的,昔日奴婢管辖玉堂殿的众位宫女,还能认不出她么?再看她那副故意疏离的神气,什么都晓得了。”

        她话到这边便止住了,越荷感念她的心意,但仍是问道:

        “你是说——瑞香能得章贵嫔看重,或许之前便是她的人?”

        姚黄不愿意让根基尚浅的“越荷”牵扯进“李月河”的旧事中,可对于越荷来说,那是她亲身的切肤之痛,她非得弄清楚不可。

        姚黄果然叹息道:“奴婢不过猜猜罢了。谁也不晓得,瑞香是否是章贵嫔的钉子。只是奴婢越细想越可怕,章贵嫔素日温文圆融,甚得人心。贵妃去了不过一年多,她便越过旁人攥紧了宫中大权,偏偏还叫人交口称赞。她如此积极,若是存了那样的心思……”她面色阴沉不定,“对贵妃出手也是可能的。”

        越荷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而姚黄微微回过神来,却歉意道:

        “不论如何,主子现在未必在她眼里。奴婢清楚这宫中的规矩,主子不必牵扯进这些旧事的。况且说,”她凝神片刻,“若章贵嫔果有此心,不至于心慈手软到让贵妃昔日宫女去做她大宫女,留下隐患。恐怕直接便灭口了。如此一想,一切,也未可知。”

        越荷自然清楚姚黄最后那话不过是宽慰她,况且当初徐瑞香的事,因着徐藏香坚持,也只有她自己一人知晓。她道:“我晓得了,姚黄。你先下去罢。”

        姚黄深深福身,无言退下。

        手中握着的那盏茶早就冰冷了,越荷抖着手往口里送,刺得心头寒凉。她却感觉不到似的,只觉得自己就是个天大的傻子。当初——当初江承光虽厌弃了她,可宫中想要她性命的,何止苏合真一人?

        白术若是只有自己一人,恐怕早就被洛微言灭口了。越荷的指甲折断在地上,她冷笑起来。只因为当初洛微言的计划涉及了两个人,而另一个是她无论如何不会去灭口的。单单灭了白术的口,只会令那人生惧反水,这一点,却是姚黄绝不会知道的了。

        还魂以来的许多疑点连在一起,越荷微微闭上眼睛。

        还是在前世的时候,尚工局的司制徐藏香悄悄来到了她宫中,求着她屏退了众人。一向严厉寡言的徐藏香跪下便哭诉,原来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就在越荷宫中。

        徐藏香言道,她父亲原本带着一大家小姐私奔,大家小姐到了父亲家后才知他早已娶妻,并且都有了个五岁的女儿——便是徐藏香。那小姐恼怒不已,又发现身怀有孕,在胎气稳固后不久便偷溜着跑了。后来那小姐回到了自己家里,被人送到庄子上疗养,对自己如何私奔有孕之事闭口不言,因此也无人找上门来。不久那小姐便产下一女,并取名为徐瑞香。藏香十二岁之时,父亲忽满面愁容的进来,告诉了她这许多事,又告诉她那一家人因罪抄家,她妹妹瑞香被没入宫廷为奴。因家里早就打算送藏香入宫小选,父亲此来是恳切委托她找到妹妹稍稍照顾一二。

        藏香入宫不久便惊闻父母去世,一时觉得自己无亲无故一般。后来机缘巧合,听闻贵妃宫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宫女名叫瑞香,又偷偷找机会见面试探,只觉血缘亲情果是天生的。藏香在瑞香颈上见到了父亲的一样旧物,于是再无怀疑。她偷偷来见李贵妃,便是请求贵妃好生照顾她妹妹,而自己愿意为贵妃效力。

        当时李月河已经是宫中最为尊贵的贵妃,愿意来投效的人多得是。只不过她见徐家姐妹情深很是感慨罢了。藏香顾忌父亲的名声,不敢明着认妹妹,只能私下见面。她央求贵妃若有事药派人去尚宫局,一定要优先选瑞香去,自己愿意为贵妃做事。那时李月河既无害人心思,尚工局要做也不过是分内之事罢了。她命人细细查探了当年旧事,果如徐藏香所说,因此素日也眷顾着她们姐妹。而徐藏香后来也仔细排查送到她这边的器物,竟为她帮上不少忙。

        这样算来的话……越荷蓦然一笑,徐氏姐妹应当都是洛微言的人了。又或许两人本就不是姐妹,无非做一场戏骗她就是了。姐妹两人把持着从尚工局到重华宫的一应器物,若要做手脚也是轻而易举的事。自己当初竟然就这样被蒙骗……

        若非有还魂这一桩机缘,今日又偶然见了白术。越荷怎会料到温文圆融的洛微言有恁大的野心?又怎会料到当初她的身故竟有这么多人暗中出手?

        此事还需仔细查验。

        若一切猜测果为真实,她李月河,必然不让洛微言如愿。

        至于苏合真……越荷微微一滞,无声无息叹道,至于苏合真,她位分高又得江承光爱重,况且久病不起难以捉到把柄,且待日后再看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