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妃归来 > 第44章 钟女有孕

第44章 钟女有孕

        窗外是一片寂然无声,钟薇双手安详地放在小腹上,唇角含着淡淡笑意。佩兰、泽兰亦是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佩兰率先问道:

        “主子,已经两个月了,我们何时让圣上知晓?”

        钟薇面上含着温柔的笑意,目光却清醒明锐。她轻声道:“不急,再等一等。”

        泽兰忧心道:“若是再等……”她脸一红,“若是再等,万一圣上又招幸……主子呢?”

        佩兰啐她一口,钟薇也忍不住淡淡笑了,她道:

        “莫要心急,我不是要等多少日子,而是要等一个时机。”

        见佩兰若有所悟,泽兰一脸茫然,钟薇含笑解释道:

        “你们算算看宫中的位分。”

        见两人都开始思索,钟薇微微笑道:

        “现下我是正六品的宁嫔,按例,除非特别受宠,怀孕晋封一级,生女晋封一级,生子晋封两级。假如现在让圣上知晓我怀了身孕,必然是晋封为从五品的修容。而从晋封到生产,还有七个多月。”

        “眼下正五品与从四品之位,都只空缺一级。七个多月里,只要有人晋封占住位置,那我即便本事再大也难越级晋封。目下也不知道是皇子还是公主。”她抚摸着自己还不见隆起的小腹,“七个多月,足够发生很多事了。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一举得男上,不若先行筹谋好一切。毕竟,我乃右相之女,不出意外的话,圣上不会一直把我按在地位。而我要做的,就是给他晋封的理由。”

        泽兰仍是有些不明白,佩兰却已经开口道:

        “那么主子的意思是,圣上颇为宠爱理修仪,所以主子这一次一定要越级晋封?”

        “这、这干理修仪什么事?”泽兰不由问道。

        钟薇看她这样懵懂,也是暗暗叹了口气。罢了,忠心便好。复又说道:

        “圣上很是宠爱理修仪,加上慧贵嫔的身子不好。因此,在我怀孕的七个月里,理修仪极有可能晋封至正五品之位。这样的话,正五品之位一满,我若生女便不得晋封。若她能晋封至从四品之位,我若产子便只得晋封一级。”

        泽兰恍然大悟:“所以我们要让理修仪不能晋封?”

        “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钟薇笑着叹气,“你呀,好好和佩兰学学。圣上已经择定了她,又有前陈的身份在,理修仪的晋封是阻止不了的。难道你能叫圣上一夕之间转而‘倾心’楚贵人?所以,”她的神情冷肃起来,“我要上去,必须有人下来。”

        她润莹的红唇微微开合,吐出三个字:

        “汪、芳、媛。”

        ——————

        越荷是在用哺食时得到消息的。

        那时姚黄正悉心为她从砂锅煨鹿筋中择出一碗好的来,而桑葚方夹了桃仁山鸡丁到她碗里。然后小茶行色匆匆地进来说出了她听到的一切:

        “奴婢刚才听说,宁嫔不知道怎么冲撞了汪芳媛,汪芳媛大怒让她罚跪。宁嫔跪了一个时辰就昏了过去,太医说……太医说宁嫔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越荷不由一怔,便听小茶又急又怕往下说道:

        “圣上大怒,说汪芳媛又是无理取闹……现下圣上已经下旨,晋宁嫔为钟芳媛,贬汪芳媛为汪嫔。”

        她喘着气儿,显然话已经说完了。

        刹那间罚人者与被罚者调换位置,也够讽刺的。宫中荣辱向来如此。越荷不过失神片刻,便命人取了桌上的慧仁米粥与肉末烧饼赏给小茶,让她下去吃。小茶自是满脸感激地退下。

        越荷一下一下搅和着碧梗粥,却不往嘴里送。桑葚见粥要凉了想要提醒,还是姚黄看出越荷的心思不在这上头,悄悄扯住了桑葚的衣角。

        越荷沉吟片刻,钟薇有孕不过是叫宫里头的水更混了,她自己曾经有过失子之痛,也不愿去加害于她,她踌躇的却是另一桩事。洛微言使人往她宫里安钉子是真的,是否当真出手害了她,越荷虽直觉有七八分,却不愿妄下定论。然而如何试探,又以何名目去做,如今自己的身份却是颇多掣肘。

        然而宫女与她忧心的却非同一件事。

        “主子。”待越荷哺食后在庭院中消磨时光,桑葚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您就不心急吗?这一批次入宫的,除了先头那位……除了金婉媛,也就数您最得宠,接驾最多。现下钟芳媛怀上了,您……”

        “桑葚!”姚黄轻斥一声,又道,“不急,主子的福气在后头。”

        理修仪虽是一贯有成算的样子,姚黄却仍担心她会被桑葚的话挑动了心思。毕竟无论是强行受孕还是出手对付钟薇,对现下的越荷来说都是不智的。

        越荷看她两人这幅样子,自然明白自己的两个大宫女分别在想些什么,不由莞尔:“你们放心。”

        “孩子……”她声音渐轻,如同呓语,“孩子会有的。”

        月色轻柔地洒在光洁如玉的面容上,越荷回过神来,才见两人担心不已,姚黄尤其心有戚戚。叹了口气道:

        “好了,我真的没事。”只不过是想起自己先头那个夭折的孩儿罢了,“陪我去内库瞧瞧,送什么贺礼给钟芳媛才合适罢。”

        ——————

        “越妹妹。”

        钟薇起身,越荷忙是道:“莫起来,你好生养着。今日来的人多,芳媛想必累着了。”

        钟薇含笑摇头,双手轻柔地搁在小腹上,语气温柔:“哪里的事,躺了一日我也正烦着。不过今日来的人是多。”

        越荷一笑,命人将两匹散花绫捧上前来,道:

        “芳媛姐姐不是不知道我的家世,也拿不出多么珍贵的东西。这两匹散花绫,是前朝宫里的织娘所制。我统共就带了这么多上京来。散花绫光滑柔软,质地轻薄,给小孩儿做衣裳最好不过。”

        钟薇忙道:“这样珍贵,如何使得?《西京杂记》言:‘霍光妻遗淳于衍蒲桃锦二十四匹,散花绫二十五匹。绫出钜鹿陈宝光家……机用一百二十蹑,六十日成一匹,匹值万钱。’我怎好收这样贵重的物品?”

        越荷笑道:“姐姐也知道那是陈宝光家妻儿的绝世织物,我这两匹哪里比得上。”一面又道,“姐姐不肯收下,莫不是嫌弃?”

        钟薇无法,只得命人接了,一面又叹道:“何苦为这小孩子费那样的心思!”

        越荷神情亦是温和缅怀的:“孩子小,总该好好照顾着。”

        毕竟是自己的孩儿,见旁人送出这样的礼物给孩儿,当然欣喜。钟薇道:“叫妹妹破费了。”

        越荷含笑摇头:“我自个儿留着也没什么用场,不若借花献佛。”一则她也是真心看到孩子高兴,二则越家的确没让她带多少东西上京,拿皇帝赐下的物件再去送人未免不好,挑来挑去也只选中了这一样。又道:“到底是贴身的东西,姐姐不妨让太医查验一番。毕竟孩子还小,我只道散花绫轻薄柔软,也不知它用料是否合宜。”

        钟薇这一次的笑容便带了点儿真心:“多谢妹妹提醒。”

        这样做是避嫌也是示好,尽管钟薇自己绝不会不去排查,可宫中的暗箭防不胜防,旁人肯主动避嫌自然是好的。

        “汪芳——汪嫔禁足了许久,没想到才出来又那样张狂。”越荷道,想起之前自己与楚怀兰被她罚跪的事,当时还是洛微言来救。不由心绪复杂。说来除了那一次,就连重阳宴自己也是承的她的情,“姐姐可有什么不适吗?”

        钟薇笑着摇头:“哪儿就这么娇贵?睡了一觉我便好些了。说来我还该谢她,若不然,我自个儿都不知道有孕了呢。”这是要把“不知怀孕”坐实。

        越荷垂目一笑:“只是汪嫔恐怕不乐意呢。”

        又说了一会子话,越荷便向她告辞。

        回去的路上,桑葚终究忍不住问道:

        “主子何必如此?那散花绫乃是前陈穷奢极欲搜寻了天下最好的丝线,征集了最最手巧的织娘制成的。主子怎么不留着呢?”

        越荷没说话,只叹了口气。她自己的孩儿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正说着,一路已经走到了御花园,便见小茶匆忙跑过来道:“主子?圣上已经到了一会儿了。”

        越荷稍感意外:“圣上下了朝不是应该去看望钟芳媛吗?”一面又暗道麻烦,可毕竟不能让江承光久等,越荷只得稍稍加快了步子,随着小茶而去。

        ——————

        刚入牡丹阁,便见江承光负手而立,在牡丹花圃前不晓得在想什么事。越荷福身请安,他才仿佛回过神来,大步过来就将越荷拥在怀里。

        “圣上?”

        越荷惊疑不定,又不好推开他,只得劝慰道:“圣上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

        江承光不语,只唤道:“阿越。”

        “圣上?”

        “……没事。”他终究叹了口气道,“朕没事。”

        他的确没事。

        他只不过是……恰好听见金羽的宫人劝她早早为自己打算,然后那位其实入宫不久的金婉媛叹了一声:

        “牡丹花好空入目,枣花虽小结实成。”

        他保下了玉河的胎,想要还给李家一个孩子。可是他到底还没能原谅自己。玉河与月河,终究是不同的。他对月河愧疚,从来不会碍着他宠幸别的女人。但他也不愿将月河的感情倾注给别的女人,那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苦涩。他的可笑,卑鄙,嫉妒,痴狂,以及自以为果决的狠辣。那些隐秘而龌龊的,不应该属于一个帝王的心思。

        “阿越。”他道,“慧贵嫔身子愈发不好了,你也不必再提避嫌的话。素日多去看看她便好。”他沉吟片刻又道,“朕已经允了她弟弟傅北入宫探望。”

        看着越荷答应了好,江承光心底那块常年不愿触及的地方忽然就明朗许多。纵然往事已无法挽回,可他究竟不愿长久地被自己的阴暗折磨下去。他道:

        “朕会命人收拾长乐宫的云光阁,你暂住几月,好好照顾慧贵嫔。”又道,“来日朕晋封你做芳容。”

        这要求没头没脑,很有几分古怪之意。听起来倒是让她去云光阁暂住的意思居多,晋封还只是个幌子。越荷推辞不过,只能应下。任心中百般念头,也不过化为一声叹息般的“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892/184437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