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四章 巍巍天策军魂

第四章 巍巍天策军魂

        “近些时日西羌蛮族却是不安生得很,”新入府的小丫鬟沐春看着李慕嵊的神色,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倘若老将军在的话,或是西羌族也不会如斯放肆。”

        李慕嵊听着也有几分无奈,这些时间已经足够他了解了这将军府上下,还有世人对于李慕嵊的评价。

        “骁勇善战的镇边将军死得惨啊,什么你说他那儿子?唉……”

        众说纷纭,反正意思简单得很,就是这李慕嵊是名正言顺的草包儿子,根本没有半点作用,靠着父将的荫庇方才能够在京城混个不错的闲职。

        李慕嵊心底焦急,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如若不是因为忌惮老将军手里的兵权,大抵皇上也不会派他去边境驻防。

        老将军人虽然不在了,可是威望还在。

        李慕嵊轻轻叩着桌案,他不想惹皇上的忌惮,一点都不想。可是一身骨头就好像是在一点点爆发,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能够重新上阵杀敌的机会。

        叶孤城依旧在练剑,好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做这件事情。

        他的心思纯净,丝毫不含杂质。

        也正是因此,李慕嵊其实很难以想象,为何前世的最后,叶孤城偏离了那一剑。

        “孤城,”李慕嵊挥挥手,示意孩子进来,他想了想便问道:“前些时日教你强身健体的口诀,可曾记得了?”

        叶孤城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李慕嵊,微微颔首:“多谢师父。”

        李慕嵊便点点头道:“好,既是如此,今日我便教你将内力在体内运转一个周天。”

        ……不多时,见小丫鬟沐春给叶孤城做好了中饭,李慕嵊便问道:“你现下可还有事?”

        沐春想起之前进府之前黄公公说过的话,再想想市井之间对这位将军的评价,脸立时就红了。

        她犹豫半晌,方才小声开口道:“没……没事。”

        李慕嵊有些讶然,但也没来得及多想,他微微颔首道:“既是无事,你随我来。”

        沐春的脸已经要冒烟了。

        他带着沐春一路穿过回廊,却是到了那卧房,回过头去就发觉沐春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她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的李慕嵊,尴尬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半晌她方才嗫嚅道:“将军,现下是白天。”

        李慕嵊眨眨眼:“没错。”

        “那……”沐春心知肚明这下却是逃不过了,只好将心一横走了进来,回手将门关上:“将军请。”

        李慕嵊颔首,伸手过去将沐春拉近一些问道:“你可知道现下皇城驻军是谁掌控的?”

        沐春正待伸手解自己的扣子,闻言便是狠狠一怔。

        李慕嵊有些疑惑地看着沐春的手指,忍不住问道:“可是这屋里太热了?”

        沐春:“……”她稍稍顿了顿方才明白自己或许是误会了什么,只好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问道:“将军是说驻防?”

        “没错。”李慕嵊一身正气,丝毫没有想通沐春适才的动作。

        沐春将自己的扣子默默系好,这才道:“是骁骑将军习子渊,将军驻防京城已经快五年了。”

        “习将军啊……”李慕嵊颔首,他面上笃定,心底却忍不住疑惑,习子渊是谁?自己又要如何才能够名正言顺地接近这个人,继而查看现在京城的护防情况?

        那沐春呆呆地看了李慕嵊半晌,这才面红耳赤地将衣服彻底拉好,小声道:“将军若是无事,沐春便先出去了。”

        李慕嵊看了她一会儿便颔首道:“好。”

        沐春有些说不清自己的心情,她总觉得眼前这个著名的草包儿子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可是那种感觉只是在心底一闪而逝,再不见踪影。

        李慕嵊和府里头上下的人打了个招呼,索性直接奔着郊外的练兵场而去。

        毕竟有着一个镇边将军的名声,饶是这李慕嵊名望不高,到底还是进得去,外头的小兵客客气气地将人引了进去,为了防止这位闯祸寸步不敢离。李慕嵊无奈,索性问道:“不知习将军现下在何处?”

        小兵连忙道:“将军这边请。”边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李慕嵊到了那练兵台上,就看到习子渊正正站在台前,手中的令旗迎风作煞然之声。

        不知为何,李慕嵊总觉得自己的一腔热血就跟着这山呼海喝之声一起,重又燃了起来。

        很快,练兵台上的习子渊便得了通传,他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有些不情愿地走下台来对李慕嵊抱了抱拳:“镇边将军。”

        “承蒙父将,不敢当,”李慕嵊抱了抱拳叹了一声,面色笃定而沉沉:“习将军率兵有方,李某佩服。”

        习子渊对于这样的客套话有几分不以为意,却也只好耐着应道:“不过是勤学苦练罢了,不知李将军来此有何要事?”

        那言外之意就是若是没有要事,不如就不要在这里废话了。

        李慕嵊微微一笑:“最近手有些痒,想要寻将军过过招,不知将军可否赐教?”

        习子渊盯着眼前的李慕嵊看了半晌,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李慕嵊手痒?这绝对是皮痒吧?放着好日子不过来这找打,不知道该说这人是天真还是可笑。

        习子渊面色立时就沉了下来,他盯着李慕嵊看了半晌,便冷然道:“李将军,练兵场绝非儿戏,还请李将军不要妄为。”

        李慕嵊的神情却是半点不曾松动,他看了习子渊一会,这才微微笑道:“习将军,恕本将以为,日常训练是必不可少,让兵士们观摩旁人过招,亦是杀敌之道。”

        习子渊几乎要笑出声来,他看了李慕嵊良久,最后直截了当地将手上的长枪微微一拉横在身前:“还请赐教。”

        就这么个有勇无谋的将军之子,真真是愧对了老将军的在天之灵!

        习子渊在心底恨恨想着。

        李慕嵊看了看周遭,复又提着长枪纵身一跃,在空中轻轻一点,长枪径自向前扫去竟是直接停在了练兵台上,他双手微微一抱拳对着不远处的习子渊深深一笑:“请。”

        这动作大气开合却又自然无比,习子渊看着只觉心底微微一惊,却也在那练兵场地上借力一跃到了那台上,看向李慕嵊的眼底已是多了三分探寻:“请。”

        李慕嵊也不再和他客气,长枪在空中打了个回旋就朝着习子渊的右下侧攻去,这动作快如雷霆,却又带着十足的巧劲。

        习子渊不敢怠慢,整个人向后微微一掠,身子向左一偏,手上也不含糊,直接拿枪对了过去。

        孰料李慕嵊这一招不过是个障眼法,他见习子渊动作便微微一挑唇,手上已是横着掠了出去!

        他手中的长枪带着千钧之力,在空中轻轻一扫竟是带出风声。

        习子渊整个人不由得凛然一惊,然而躲闪已是迟了,他只能将已老的招式重又改了个方向,努力朝着长枪扫来的方向撞去。

        两柄长枪在半空中擦出火花,连着兵器相冲的撕拉声响。

        台下的兵士几乎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连眼睛都不敢眨地看着台上的比武。

        习子渊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咬住了牙关,他向后撤出一只脚,以便让自己站的更稳一些,然而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骨骼在轻微作响,吃力却又不甘心。

        李慕嵊唇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改过,他的面色却是凝重的,深沉如夜色。

        他的长枪在习子渊枪上一点点靠前,争夺着每一寸的距离,好像是攻城略地一般。

        然而就在他几乎要将习子渊逼动的一瞬,他蓦然收力。

        习子渊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迎上了李慕嵊劈天动地的一招——

        他的整个人凌空跃起,长枪从空中径自砸了下来。

        这一招大气外露,霸气非常,带着贯风的力度,直取习子渊面门!

        习子渊这一次可谓是退无可退,只能勉强举起枪大喝一声扛了上去!

        这是硬抗硬的战斗,每个人都是铁骨铮铮,他们不退不闪,只有用这一杆长枪正面对敌。

        习子渊只觉双臂一沉,竟是要让他整个人跪在地上,他几乎是愕然地看向面前的李慕嵊,此时他脸上最后一丝微笑褪去,化作淡漠疏冷的模样。

        没有任何人有这样的力量,他忽然觉得或许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众人所知的那个李慕嵊。

        长枪发出几乎要崩溃的声响,而这一刻,李慕嵊蓦然收手了。

        他向后退了几步,用平静无比的神情轻轻一抱拳:“多谢将军赐教。”

        满场寂静,几乎可以听到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

        一片静默之中,忽然爆发起一片雷霆一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