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十五章 愿守尘世永安

第十五章 愿守尘世永安

        就在那一瞬,叶孤城收住了掌心的剑。

        他的面上平静而笃定,却是微微笑了:“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微微挑了挑眉梢,他看着面前小小的孩子,半晌方才漠然道:“我认识你吗?”

        叶孤城没有答言,他只是打量了西门吹雪半晌,最后淡然问道:“你是中毒了?”

        他们两个人实是太过相似,饶是旁侧的叶予白和李慕嵊都不由得啧啧感叹,这两人的气场分明相近,却是没什么话说。

        这一回西门吹雪过了良久方才答言,却也只是极为平静地颔首:“已是无妨。”

        “很好。”叶孤城慢条斯理道,指尖在剑上轻轻拭过,是冰凉的温度。

        西门吹雪就那样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叶孤城,好像是穿过了这个人,看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情境。

        可一切不过是一闪而逝,最后化作眼底眉梢的肃然模样:“如若无事……”

        “改日再见,”叶孤城依旧是那副凉薄疏冷的神色,对着叶子青微微施礼道:“劳烦前辈了。”

        叶子青倒是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笑了笑摇手:“没什么,那我们走了。”

        她这句话却是对着里面的西门吹雪说的,西门吹雪站定在清冷的屋里,一声白衣显得有些寂寥,过了半晌,西门吹雪方才开口道:“我是西门吹雪。”

        这句话来的有些莫名其妙,却是让叶孤城听懂了。

        叶孤城停住了脚步,回首清浅一笑道:“我是叶孤城。”

        西门吹雪眉眼之间掠过一丝讶然,最后又归于古井无波的平静。

        待到一行人走出门去良久,叶子青方才啧啧叹道:“西门很少和人说话。”

        叶孤城微微挑眉。

        就听叶子青说了下去:“我们一直以为这孩子孤傲,连教主过去,他都是难得说上一句话的。”

        一直沉默着的叶予白忽然问道:“西门吹雪的毒是怎么回事?”

        叶孤城亦是抬起了头。

        叶子青想了想便道:“他有一次出去,回来就染了一身的毒,问了也不说,只道是意外。”

        李慕嵊微微蹙起眉头:“会不会是西羌族?”

        叶子青摇摇头:“我们没找到线索。”

        “叶前辈,”叶孤城淡淡开口问道:“您们什么时候回西域?”

        这问题让叶子青有些疑惑,她自己也是想了半天,方才望望天道:“嗯,应当也是这十天半个月的事情罢。”

        “你不想和西门吹雪分开?”待到和叶子青分开,李慕嵊便直白问道。

        叶孤城似乎是思忖了片刻,方才慢慢道:“我需要和他在一起。”他还欠我一场真正的决战。

        叶予白却是被这个答案惊呆了,他看了李慕嵊半晌,复又看向叶孤城,将小家伙一把抱起来:“你刚刚是说……”

        “我想等他一起,”叶孤城漠然道,轻轻掂了掂手中的剑,眼底亦是孤傲的神色:“等到他剑法大成之日,就是他和我决战之日。”

        叶予白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抓头发,也不顾及头发好不好看了,只讷讷道:“你还不到十岁。”决什么战啊喂!

        叶孤城的眼底掠过一丝讶然:“所以?”

        “……我会好好教你剑术的,”叶予白纠结半晌,最后伸出手极为纠结地摸了摸叶孤城的头发:“别担心。”

        叶孤城没有再说话,唇角却是溢出一丝笑意。

        他想要看着西门吹雪长大,然后和他一起再次立于那紫禁之巅。

        沉默片刻,叶孤城方才道:“多谢大师父二师父。”

        叶予白心底最后一小层防线被按塌了,他笑眯眯地揉了揉叶孤城的脑袋:“别客气啊,你都叫了一声师父,自然是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喏慕嵊,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点好东西?”叶予白眉眼弯弯地笑。

        李慕嵊心底一动,刚想说点什么,就见将军府方向快马加鞭跑来一个人,不是李忠又是谁?

        李忠很少骑马,在马背上被颠了个够呛,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住了:“将军,宫里头来人了,请您过去呢。”

        李慕嵊接过李忠手上的马叹了口气:“吃不了东西了。”

        叶予白在下面可怜兮兮地看着高头大马上的军爷,最后抱住叶孤城扁扁嘴道:“我带你吃好吃的去,不带他了。”

        马蹄扬尘,不多时便跑远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叶予白脑子里忽然闪出来一句:“男主外女主内。”他甩掉一声鸡皮疙瘩,连忙抱住叶孤城去吃好吃的了。

        临时召请李慕嵊入宫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西羌族最近又惹麻烦了。

        不仅仅是京城的毒药材生意,更夸张的是,他们的触手已经伸到了边境,连续不断的扰民事件让边境住民叫苦连天,无论是宵禁也好,加强守卫也罢,总归是没有个成效。

        也正是因此,这次朱翊钧没了办法,还是叫这位镇边将军来了。

        李慕嵊之前研究过边境的布防,此时见朱翊钧问便坦承道:“臣以为应当加紧布防,试图占据要塞之地,这才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

        朱翊钧眼底的色泽愈发深邃,他看了看李慕嵊呈上去的布防图,最后伸手揉了揉太阳穴默然道:“朕想要御驾亲征,李将军以为何如?”

        何如?李慕嵊看这位小皇帝纯属是吃饱了撑的!

        不管什么时候,御驾亲征除非是有绝对的把握又或者是败得一败涂地去定军心还差不多,哪有仗还没开始打就直接跑过去的皇帝?!

        “臣以为不妥当。”李慕嵊沉着脸道。

        朱翊钧似乎是早有所料,他笑了笑,然后伸手递过来一样东西,这才微微笑道:“朕就与你百万兵马,你去让那帮西羌蛮族消停百年!”

        李慕嵊看了下去,手中沉甸甸的果不其然就是兵符。

        那东西寄托了帝王全数的信任,却是在这个时候交给了自己。

        李慕嵊只觉得浑身的热血一瞬间全数涌了上去,带出澎湃的力度,他不受控制地单膝跪了下去:“多谢皇上,臣,定当不负圣望。”

        朱翊钧缓缓笑了笑,他示意道:“这虎符有两半,你拿着一半,到了边境曹将军那里有另一半,至此百万大军任你调动,不破西羌,就不要回来见朕!”

        “是!”那是来自百年前大唐的巍巍军魂,迄今萦绕史册,从未改变过。

        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这尘世永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