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二十章 救命呆子来袭

第二十章 救命呆子来袭

        一瞬间,李慕嵊和叶予白都被惊呆了。

        后面的两个小孩子面面相觑,最后叶孤城揉揉眼睛,伸手将西门吹雪拉去后面了。

        剩下的两个人愈发尴尬起来,叶予白盯着李慕嵊看了良久,最后将自己的衣带一把抓回来,怒指:“你是故意的!”

        李慕嵊淡然自若缩回手:“我就是催催你。”

        “你……”叶予白张张嘴,依旧是非常愤怒:“我告诉你,之前这招你师父用过。”

        李慕嵊张大了嘴:“你怎么知道?”

        叶予白非常忧伤:“因为我一不小心就看到了!”简直就是人间惨剧,后来差点被师父宰了好么!

        “然后呢?”李慕嵊咽了口口水,非常正人君子地问道。

        叶予白有些迷茫:“然后我就回去了啊。”

        李慕嵊在心底默然叹息一声,将叶予白的衣带给他系好,一边淡淡道:“快去沐浴吧,等下迟了就该倦了。”

        第一次,叶予白觉得这人的声音有那么一丢丢温柔。

        再想起白天看到的那一幕人间惨剧,叶予白觉得估计是幻觉。

        他揪着自己的衣带往后走,走了一会又回过头来问道:“我问你一件事。”

        李慕嵊抬起头:“怎么?”

        叶予白纠结半天方才开口问道:“你说……你师父和我师父那种默契是怎么培养的?”

        李慕嵊无奈失笑:“他们有什么默契?”

        “就是站在一起感觉气氛非常好啊。”叶予白认真道。

        “你和我站在一起呢?”李慕嵊笑了笑,认真问道。

        叶予白挠着下巴想了半天,最后揪着衣带出去了。

        李慕嵊默然叹了口气,伸手在纸上开始画图,一边喃喃道了一声:“呆子。”

        这种话还要问出来,到底要多呆才可以?

        彼时的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已经沐浴完毕,两个小家伙想了半天,然后走进了李慕嵊为他们准备的帐篷中。

        不知道为什么,叶孤城总觉此时的气氛有那么一点点尴尬,他看了西门吹雪一眼,西门吹雪的墨发衬着白衣,*的。

        西门吹雪回过头来看人:“该睡了。”

        叶孤城淡淡别回目光:“是该歇了。”

        那帐篷里不比往时,饶是铺了厚厚的褥子,到底也只有那么一个所谓的床。

        两人并排躺下,地方还有不少。

        然而无论是西门吹雪也好,叶孤城也罢。

        抵足而眠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新奇,实属于人生第一次。

        叶孤城阖目一会儿,便索性转过身,霸占了帐篷的一个小边,无声无息的,西门吹雪睁开眼,半晌方才问道:“睡不着?”

        叶孤城没应。

        西门吹雪思索片刻,最后还是问出了口:“我觉得,似乎是见过你。”

        叶孤城的呼吸似是停顿了片刻,最后又默不作声地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你呢?”西门吹雪问道,他想了想方才说了下去:“当时我问了教主,他说,你曾经对他言说于我有欠。”

        他的声音很清淡,带着一种这人固有的淡薄。

        然而听在叶孤城耳边却无疑是一记重锤,他想,幸好西门吹雪不是从前的那一个,不然或许他就不只是眼下这般的无所适从。

        就算是换了一个新鲜的壳子,他到底还是叶孤城,那个白云城主叶孤城。

        有太多的前尘往事,他需要去面对,又或者,有太多的故人。

        即使对于对方而言,他根本就算不得故人。

        稍稍顿了顿,叶孤城终究还是开口笑了:“我欠你一场决战。”

        西门吹雪定然是没有听懂,黑暗之中,叶孤城却是能感觉到他微微蹙起的眉心,于是叶孤城复又清淡地笑了:“罢了。”

        不过是旧事罢了,也该过去了。

        西门吹雪一直没有开口。

        直到叶孤城以为他睡着了,他方才轻轻动了动:“你素来浅眠。”

        叶孤城眼睛微微睁大,就见西门吹雪已是合衣而起,静悄悄地移到了帐篷的一角坐下来:“你睡罢。”

        叶孤城盯着人看了良久,最后还是有些无奈地问道:“那你呢?”

        黑暗之中,他们看不到彼此的表情,然而西门吹雪确确实实是微笑了的,他淡淡道:“我清修一阵子,你好生歇着就是,明日还要赶路。”

        叶孤城静默地阖上眼。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西门吹雪式的善意,同样没办法理解这人为何就平白无故地知道了自己的浅眠。

        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牵涉在两个人之间,只是眼下的两人尚且不明晰罢了。

        一路赶往西域的日子本应枯燥而乏味,可是有了这几人为伴,李慕嵊从来都感受不到什么叫做枯燥。

        只余下时不时的开怀大笑,时不时的哭笑不得。

        李将军觉得……如果路再长上一点,他或许会得上精神病。

        在这一路,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收获。

        李少将军成功锻炼了自己的忍耐力同时,收获了广大士兵的爱戴。

        叶二少成功俘虏了两个小家伙,现下两个人都可以将藏剑山庄的问水诀贯彻地得心应手。

        于此同时叶孤城有了一个明显进步……就是他终于能够和西门吹雪抵足而眠了。

        这让清修了半个多月的西门吹雪舒服了不少。

        而不可否认的是,西域边城——

        凌阳城终究到了。

        凌阳这个地方谈不上易守难攻,只是因为边境有个威猛无比的曹将军,方才能够保住百年安宁。

        而这位曹将军的身份地位则是有些意思,他是当年唯一一个边境将军中与镇边李将军没什么交集的人,眼下朱翊钧将李慕嵊派到这里,一来也算是一种信任,二来也等于是避免了李慕嵊广结旧日党羽。

        帝王一箭双雕,李慕嵊心底明镜,却也并无微词。

        身为一个君王,他需要将一切都牢牢把握在手心里,对于将士的信任也应当是有一个限度的。

        倘若一味偏信,终将酿成大祸。

        朱翊钧肯将半个虎符交给自己,已经是证实了皇上心底的认可。

        然而当李慕嵊看到凌阳墙上的大旗时,他还是感觉到了心底的热血霎时沸腾。

        曹炎烈站在墙头,大喝一声:“开城!”

        那厚重的城正门在李慕嵊的面前缓缓打开,带着远军震耳欲聋的鼓声。

        这是属于战场的声音,是属于军人的号角,李慕嵊缓缓摘下自己的盔帽,对着城墙上的士兵挥了挥。

        他们牵系着千里之外百姓的全数希望,满载着帝王的信任与重托,而现在,城上城下,大军终于相会了。

        百万雄师当下,西羌蛮族何足为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