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二十二章 西羌族的逆袭

第二十二章 西羌族的逆袭

        本来,李慕嵊以为那些西羌族会有所收敛,然而真正的情形是,当天晚上西羌族就来了。

        当守夜的士兵被无声无息地毒杀了两个后,只余一息尚存时他将军中的紧急号角吹响了。

        李慕嵊本就睡得浅,他一咕噜爬起来,顺手给叶予白的耳边塞了两团小棉花,那动作可熟练,显然是准备好了的。

        这人一旦被吵醒就很难睡着了,在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之前,李慕嵊还是不想扰了他。

        当他冲出去的时候,正正和习子渊打了个照面——

        “将军!”习子渊的表情凝重,和李慕嵊汇合后便道:“刚刚听人来报,说是守夜的士兵被人毒杀了,用的毒很奇怪,至少之前从未见过。”

        李慕嵊神色一冷,没先问毒,只寒声道:“尸体呢?”

        习子渊有些讶然,却还是如实禀报:“已经拉进来了。”

        “好,”李慕嵊吹了一声口哨,骏马一跃而出,李慕嵊翻身打马而上,沉声道:“跟我来。”

        习子渊没再犹豫,学着李慕嵊的样子一跃而上,目光中有些讶异。

        “你去唤醒陈将军,”李慕嵊对一个赶来的传令官道,“让他集合部队,将所有关卡全数守住,一个人也不能放出去!”

        传令官得了令就跑走了,李慕嵊对习子渊勾手:“我们去看看尸体。”

        那两个士兵死在最外头,他们负责守着最前面的一道防护,然而此时两人的眼睛紧紧闭着,显然是死透了。

        李慕嵊看着心底不由得就有些不忍,那两个甚至谈不上是青年,简直就是两个孩子。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还有家人在京城遥遥相盼,等待着大军凯旋的好消息,只可惜战争就是如此,凉薄而残忍。

        每个人都有可能马革裹尸,再也回不去自己的故土。

        可是大家只能向前,为了身后的家人,他们只能向前。

        “查清死因了么?”李慕嵊闭了闭眼,转身问军中随行的军医。

        军医已经看了良久,他显然是从睡梦中醒来,老爷子趴在尸体边上看了良久,最后摇了摇头:“恕老夫无能,这毒药……确确实实不曾在中原见过。”

        两人没什么明显的外伤,唇角有一缕血迹蜿蜒而下,显然是暴毙的。

        李慕嵊眉心紧锁,刚想说点什么就听旁边有人道:“这是西域的毒药,名唤百花灵。”

        西门吹雪。

        此时的他正与叶孤城肩并肩而立,语声微凉,而他的手指紧紧攥着手心的剑。

        李慕嵊蹙紧眉头:“我让人看着你们两个不让你们乱跑,大晚上的跑这儿来做什么?”

        旁边立时跑来两个小兵,显然是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看着这两个小的安然无恙方才呼出一口气:“将……将军。”

        这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到底是跑得多快,李慕嵊无奈地转回头来,却也没忍心苛责,只蹲下身问道:“百花灵?是哪个教派的东西?”

        “异花教,”西门吹雪清冷的眉心终究还是缓缓凝了起来,最后化作一丝不解:“他们素来不对中原有什么念头,可是这一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李慕嵊骤然想起之前刚出京城不久出的那一遭事,面色愈发冷凝起来:“那一次也是他们?”

        西门吹雪沉默颔首。

        “既然如此,”李慕嵊俯身下去看:“有没有可能是被人陷害的?”

        西门吹雪不语,倒是叶孤城开口了:“这个教派之后江河日下,在武林中怕是要绝迹了。”

        他的声音不大,在场的人估计只有两三个人听得清,一个是李慕嵊,另一个是西门吹雪。

        李慕嵊诧异地看了叶孤城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微微颔首道:“我明白了。”既然如此,被人栽赃陷害最后陷入困境的可能性并不算小,然而即便如此,异花教和这些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点却也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查清了就厚葬罢。”李慕嵊挥手道,眼底有些惋惜。

        在家人眼中,他们两个不过是两个孩子,而现下出师未捷身先死,在这不毛之地,李慕嵊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他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将一仗打得漂漂亮亮,不辜负他们的牺牲与付出。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一起并肩往回走,却也尽是心事重重。

        半晌,西门吹雪方才问道:“孤城,你适才所言是何意?”

        叶孤城的步伐骤然一顿,又若无其事地往前走,边走边道:“不过是妄语罢了,西门不必在意。”

        叶孤城的声音很轻很轻,却又带着一种让西门吹雪没办法不继续问下去的清冷漠然。西门吹雪脚步微微一顿,将人拉住了。

        叶孤城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指,素来毫无波澜的心思骤然泛起涟漪。

        似乎已经有些习惯了,和西门吹雪的朝夕相处,有些情绪早就悄无声息地变化了。

        他习惯了西门吹雪时不时的碰触,或者是大多数时候的心有灵犀。

        并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好运还是灾难,只是宿命如此,逃避亦是无用的罢。

        “西门……”叶孤城缓缓道,他微微弯起眉眼:“这又是何意?”

        西门吹雪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第一次觉得交流或许真的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月色如水,而眼前的叶孤城眼底神色很深很深,宛如一汪深潭。

        第一次,西门吹雪觉得有些无所适从,半晌,他伸手轻轻握住自己的剑柄,这才沉下心思一句句道:“你能勘透以后的事,就好像,你以前或许并未见过我。”

        叶孤城看了西门吹雪良久,最后微微笑了。

        他笑起来的样子极好看,本就是清俊的模样,素来冷峭的眉眼微微弯起,带出生动而风雅的意味来,半晌他方才说道:“如若我说,那不过是一场幻梦,西门,你信是不信?”

        西门吹雪自然是不信的,在认识叶孤城之前,除却剑道,他几乎不信任何事。

        可是眼下,他只觉摇头也不是,点头也不是。

        西门吹雪鲜少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他蹙起眉来。

        倒是叶孤城微微一笑,轻轻挣脱了西门吹雪的手指,头也不回地回去了。

        太多的事情难以言说,只能慢慢体会,那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李慕嵊回去的时候,叶予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鼻音有点重:“慕嵊?我刚刚好像听到了号角……”

        “没有的事,”李慕嵊小心地掩去眼底眉心的疲惫,微微一笑:“刚刚去茅房,睡吧。”

        夜色正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