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二十六章 根本停不下来

第二十六章 根本停不下来

        待到叶予白折腾半天将那服药服下,两人俱是一身的汗。

        之前也没人说过,服药的过程尤为痛苦,几乎要让叶予白叫出声来。

        他从来不曾因为什么而蹙过眉头,然而眼下为了不叫出来,他竟是生生将下唇咬出了血,李慕嵊看的心惊又心疼,恨不能以身代之。

        可惜很多事情就算是人心欲往,却也没办法当真实现。

        他只能坐在叶予白旁边,伸手紧紧握住叶予白的手,试图传递过去哪怕一点点力量。

        “我没事了,”叶予白松开眉心,努力弯了弯唇角,顺手轻轻滤过李慕嵊的发丝:“你怎么这么紧张?”

        李慕嵊没有办法言明,只好摇摇头低叹一声:“我没想到这药负作用会这么大。”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叶予白将自己的手指轻轻松松地攥了攥李慕嵊的,这才毫不介怀地微笑道:“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么,以后我就不乱碰东西了。”

        李慕嵊闻言脸又黑了,思索半晌便道:“那一天,你碰的是我。”

        难得见到有一天李慕嵊如此,叶予白也是好笑,伸手轻轻掐了一下李慕嵊的腮帮子:“嗯,你的话,以后还是要碰的,”他一边掐一边感慨:“啧啧,之前手那样子,都不敢碰到你了。”

        李慕嵊听着,心底莫名就泛起一丝苦楚,他摇摇头,将叶予白的手指轻轻捉住:“以后不会这样了。”

        叶予白弯起唇角,笑眯眯应道:“嗯。”

        他相信他,就好像相信着自己的师父一样相信着李慕嵊。

        他们要一起并肩走过很远很远的路,直到白头。

        “睡吧。”将叶予白的头发捋好,李慕嵊在他身边和衣而卧。

        “身上太汗了,睡不着。”叶予白嘀咕一声。

        在藏剑山庄的时候,何曾有过大汗淋漓睡下的时候,哪一回不是收拾地妥当方才能够舒舒服服睡上一觉?李慕嵊闻言却是微微一怔,他在军中多年,很多事情都是习惯,在军中哪怕是大热天出去打一趟伏击,回来也不是次次都能舒舒服服洗个澡的。

        然而当他看到叶予白睁大的眼时,他心底却只余下亏欠。

        “我去给你找水,你等等。”李慕嵊说完就翻身起来,动作迅速极了。

        叶予白伸手一拦没拦住,急忙就坐了起来,动作太大让他有点头晕眼花的。

        “哎。”他伸手拦人。

        李慕嵊怔了怔:“怎么?”

        “别麻烦了,”他往回扯,李慕嵊就站住不动,眼底有些迷茫,这样子落定在叶予白眼底化作彻彻底底的笑意:“睡吧。”

        这种大汗淋漓抵足而眠的日子,从前好像也有过,是什么时候呢?

        叶予白眨眨眼,将李慕嵊的袖子扯紧了一点,微微笑了出来。

        就算条件很艰苦,好像也没什么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的感觉特别好,尤其是当叶予白醒来的时候,看到那头端着吃食走过来的李慕嵊,蓦地就产生了几分不真实的感觉,他捂着眼睛看了半天,最后噗嗤一声乐出来。

        对于叶予白的脑补能力,李慕嵊已经绝望了,所以他根本没打算问,神色如常地把东西往下一放:“吃饭了。”

        “你怎么不好奇呢?”叶予白非常认真。

        李慕嵊揉了揉他的脑袋:“吃饭,”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吹雪和孤城都吃完了。”

        叶予白戳了戳大馒头,没反应。

        李慕嵊想了想便道:“我们今天要向西扎营百里。”

        叶予白瞬间将馒头塞进了嘴里,差点呛死。

        李慕嵊看着无奈,伸手给他端茶倒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天地良心,叶予白只是觉得要往西扎营所以必须快点,没成想就这么迅疾了。

        想到这里,叶予白连忙将嘴里的馒头咽了下去问道:“怎么忽然要向西扎营?”

        “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对方想要我们处于的状态,”李慕嵊笃定道,一手把馒头揪成小块递过去:“如果说不能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那么一切行动都是没用的。”

        叶予白听着有理,他想了想便问道:“昨天的解药,你是从西羌人那里拿到的?”

        “没错,”李慕嵊想起来也是蹙眉:“是异花教的人,那人自称叛出了异花教,现下还没有彻底了然,另外,陆小凤和花满楼来了。”

        叶予白眨眨眼:“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就到了,当时你继续休息,就没让你和他们见到。”李慕嵊笑了笑,将最后一块馒头给丢到汤里,然后将汤端给叶予白。

        叶予白一口一口就着喝,想了想便问道:“那么……他们为什么来到这里?”

        李慕嵊望望天,根本就没问!

        昨天叶予白差点毒发,他根本就没有问别的事情的心思,一心一意就只剩下如何让叶予白舒服一点了。

        解毒是首要大事,李慕嵊在心底嘀咕一句,面上却还是云淡风轻地说道:“这件事一言半语说不分明,待得等下你好些了,我请他们进来说。”

        叶予白没有戳穿,只是伸手轻轻戳了一下李慕嵊腮帮上的小窝,有些好笑地点点头:“嗯。”

        心有灵犀什么的,简直不需要一言一语。

        李慕嵊想了一秒钟,准确无误地将手碰到了叶予白的腰眼,挠了两下……

        这下可好,叶予白直接倒在了床上,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陆小凤和花满楼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叶予白正襟危坐地待在床上,面容十分严肃。

        陆小凤有些讶异:“你这是……中毒留下的病根?”

        旁边的李慕嵊哭笑不得:“不是,”想了想又摇头:“无妨,陆兄花兄自便就是。”

        陆小凤就和花满楼在旁边坐下,叶予白紧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这幅模样着实是有点吓人,半晌花满楼方才有些疑惑地问道:“所以我们今天来,是要商量什么?”

        陆小凤想了想,便将一幅画摊开在桌上,示意给几人看:“这是一幅地图,是京城当铺掌柜给我的,你们看看,可能看出什么玄机?若是以我之见,倒是要……”

        他伸手似乎是想在地图上轻轻碰一下,然而手往叶予白那头伸过去的瞬间,叶予白噗嗤一声终于破功,李慕嵊下意识想接上一把,结果直接被叶予白力道极大地扑到了地上,甚至在地上滚了两圈!

        陆小凤目瞪口呆地看了半天,最后默然地拉住花满楼的袖口——

        “我们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