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二十八章 联想力给点赞

第二十八章 联想力给点赞

        “那么现在我们要做什么?”叶予白躺在帐篷里,继续望着帐篷顶,望了一会便转过头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扯着李慕嵊的袖子,眼底微微含笑。

        李慕嵊被他弄得没辙,只好顺着躺下:“如果能够抓到田元的马脚最好,现在他被我们逼在这里,估计会忍不住和西羌族联系,单看那边是否回应了。”

        叶予白想了想便是摇头:“如果我是西羌族,我就不会回应,”翻了个身,他和李慕嵊的距离愈发近了:“你想啊,现在田元明显是被控制在军营里头,没道理就能和他们联系了,最大的可能就是被我们控制了,西羌族要是联系他,也就明摆着是往圈套里面跳。”

        这距离实在是太过微妙,竟是让李慕嵊不自觉地有些不舒服起来,他盯着近在咫尺的叶予白看了半晌,方才有些焦躁地别开头去:“你整天都在想这个?”

        叶予白眨眨眼:“前几天……有点无聊么。”

        李慕嵊的眉心微微蹙起来,语气有些凶恶:“你中毒初愈应该好好养病。”

        他的语气实在是有些凶悍,没来由地让叶予白都被他吓了一跳,怔了半天方才有些犹豫地伸出手,轻轻碰了碰李慕嵊的头。

        李慕嵊无奈地挑眉:“干什么?”

        “哦,”叶予白眨眼:“我以为你发烧了。”

        李慕嵊看人,目光瞪成一条线。

        叶予白言笑晏晏地缩回手:“我告诉你啊,”他伸手轻飘飘地扯着李慕嵊的袖子,微微笑着:“你不要担心,等过几天西羌族肯定会露出马脚。”

        这人……怎么能这么不自知?

        李慕嵊无奈地瞪大眼睛,袖子被人轻轻拉着,就好像有个小猫爪子在挠他的手心一样,轻轻的,带着一点让人心里发颤的感觉。

        叶予白却是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在无声无息地勾引,他依然极为淡定地说着:“嗯,大军压境,西羌族若是跑,大抵也跑不了几天了。”

        李慕嵊已经不打算说话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念一个清心诀什么的,养心静气。

        然而叶予白却是接着海阔天空说了下去:“说起来啊,你说那蓝衣人和白衣人,究竟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呢?如果他们也能够来军中,想必定是一大助力……”

        “睡觉。”李慕嵊直截了当地吹熄了灯火,将被子往上一拉,差点把叶予白给闷死。

        叶予白努力挣扎出来,认真瞪眼:“我还没说完……唔……”

        “你刚刚好,不要劳神。”李慕嵊非常冠冕堂皇地说着。

        叶予白努力将唇上掩着的东西拿下去,发现那是一条软帕子,他无奈地抬起头来:“你就不能换个招数!”

        李慕嵊默然看了他半晌,最终还是克制地偏过头去,眼神很是深邃:“换个东西堵住你的嘴?”

        叶予白眨眨眼,看到李慕嵊的笑意愈发深了:“很好,这个建议我一定考虑。”

        怎么觉得好像有一丢丢不对劲……叶予白默然转身,闷闷道:“睡觉。”

        李慕嵊望天半晌,唇角溢出一丝笑意——

        好像,也不是那么呆。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陆小凤和花满楼过来了。

        陆小凤神色肃然道:“昨晚截下了一只信鸽。”

        李慕嵊挑眉,似乎是有些狐疑:“我没有想过他会动作这么快,这不大合理。”

        花满楼温温蹙眉道:“确实……田元应当知道他现在的状况,没道理就会自乱阵脚。”

        李慕嵊将那封信接了过来,隔着帕子轻轻一抖甩开,发觉那里面不过是一封写给曹炎烈的信。

        他看向陆小凤,陆小凤默然道:“他看着信鸽飞走的,我是之后拿到。”

        李慕嵊呼出一口气来:“陆兄此举,或许正好消除了他的戒心。”

        “如果说没有错的话,他应当会继续试探,直到确定了这种方法没有任何问题,才会开始和西羌族人联系。”叶予白接下去说着,极有默契。

        陆小凤看了他们两一眼,然后默默克制地转过头去。

        简直不能更瞎眼好么。

        很显然,两个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甚至叶予白还非常热忱地邀请陆小凤和花满楼等下秉烛夜谈。

        烛火之下谈一谈未来的部署什么的简直非常带感。

        陆小凤将花满楼的袖子一拽,非常认真地婉拒了:“抱歉叶兄,我们今天还有些事。”

        叶予白的表情那叫一个遗憾非常。

        “现在情势其实不算好啊,”叶予白趴在简易床榻上,腿一晃一晃,仰着头鹌鹑状看李慕嵊:“你看,眼下唯一一个对凌阳比较相熟的人就是田元,他现在想要做些手脚易如反掌,更何况曹炎烈曹将军还很相信他。”

        “一个人为什么会信任一个人?”李慕嵊沉吟问道。

        叶予白想了想:“他们如父如子。”

        李慕嵊摇头:“这并不是全部的理由。”

        如果一个人要相信另一个人,很大可能就是,他做过什么让他人坚定不移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构成了未来所有相信的理由。

        “没道理啊。”叶予白托着下巴思索,眉心微蹙。

        这幅模样落定在李慕嵊的眼底,没来由地让他有点心疼,他站直了身伸手揉开了叶予白的眉头,一边淡淡道:“别蹙眉。”

        叶予白笑了笑颔首,极为乖顺:“哦。”

        李慕嵊叹了口气:“我去看看两个小的。”

        看着李慕嵊走出门的一瞬间,叶予白又一次出现了某种奇怪的联想,比如说丈夫出门干活,家里妻子殷殷等着什么的。

        联想力非常强大,十分值得点个赞。

        很显然,这样的一种想法把叶予白吓了个够呛,他一翻身爬起来叫了一声追出去:“我也和你去!”

        只可惜一出门就被田元撞了个满怀。

        田元表情十分诚恳,伸手将人扶住:“您没事吧?”

        叶予白在军中的地位等同于家属,却也让旁人真心不知道如何唤出名字。

        叶予白还没动作,李慕嵊就神出鬼没地出现了,他冷冷地瞥了田元一眼,手往上一搭直接将他的袖子拍了下去:“怎么回事?”

        田元僵住了。

        那一瞬间李慕嵊的表情太过嚇人,让他几乎觉得从骨子里头冷了下去。

        叶予白垂手站在一旁,一言未发。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