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三十七章 叽叽回家了

第三十七章 叽叽回家了

        他们将那假的曹炎烈拖着,再加上一群战战兢兢的俘虏,这才浩浩荡荡地出了门去。

        前面的路因为有俘虏带队所以走得异常顺畅,直到几人看到了光明,却还有一种恍惚感。

        “到了?”叶予白问道。

        俘虏面面相觑:“是。”

        叶予白吸了口气往外走,刚一出门就怔住了,因为面前尽数都是长兵,对准了刚刚从洞里面爬出来的他们。

        为首的一个就是习子渊,他看了叶予白良久,然后将长兵一抛面上狂喜:“您们回来了!”

        叶予白眨了眨眼,他不记得什么时候这位和自己关系这么好了,然而他到底还是微微笑了笑:“嗯,我回来了。”

        习子渊那样子似乎是恨不得上来拥抱他一下,示意人们将俘虏接走,这才正色问道:“您们还好吗?”

        “说来话长,”叶予白没打算平添他们的担忧,只淡淡问道:“慕嵊呢?”

        “将军在中军帐中,”习子渊道,一边向后面假的曹炎烈将军看去,一边小声道:“最近军心不稳,将军也是一直在想办法。”

        叶予白明白,他不仅明白,甚至还带来了新的麻烦。

        第一次,叶予白有些忐忑了。

        他回头看向身后的展昭和白玉堂,客客气气地行了个礼:“劳烦展兄白兄了,”叶予白直起身来对习子渊道:“帮我给二位大侠寻两个帐子可好?”

        习子渊刚想动弹,就见白玉堂伸出手淡淡道:“一个就好。”

        叶予白有些意外,同样意外的还有展昭,展昭的眼睛微微睁大,看上去像是猫儿受了惊一般。

        白玉堂重申了一遍,依旧是平静的语气:“一个就好。”

        这一次换了叶予白摸摸下巴点了点头:“习将军听白大侠的就是。”

        习子渊看了一眼叶予白旁边的叶子青,眼底掠过一丝犹疑,到底还是颠颠地引着白玉堂展昭跑了。

        这下只剩下了叶予白和叶子青二人,叶子青看了叶予白一会,便微微笑了:“我没有看出来,原来你是一个这样的人。”

        叶予白微微挑起眉梢,似乎是很感兴趣地问道:“怎样的人?”

        叶子青笑了笑:“很……可靠。”

        叶予白没再说话,他引着叶子青往中军帐中去,心都要跳出来。

        从前那么多时候,他和李慕嵊一个人在天策府,一个人在藏剑山庄,却也没有现下这样的感觉,几乎就像是那书中所说——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怎会如此呢?叶予白望了望天,觉得很是惆怅。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像是那些个姑娘家一样戚戚然起来,叶予白晃了晃脑袋,决定不继续想下去了。

        不就是好像有点动心思了么,哼……

        叶子青在旁看着,心底只觉有些好笑,她还记得刚来这里的叶予白,莫名掉在了山崖下头,全身都是血。

        那时候将人救了,似乎也是得了师父玉罗刹的授意。

        青年刚刚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茫然,瞳仁都是空洞的,他爱笑,那时候却也不怎么笑出来,只是温文尔雅的,像是一个富家公子。

        再然后,他说他要试着去找找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朋友,一辈子的朋友。

        再次见到他和李慕嵊站在一起的时候,叶子青就知道他找到了。

        因为那时候的叶予白,眉眼之间是分明的无忧无虑与跳脱,带着从心底而生的欢喜。

        想到这里,叶子青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伸手过去把了一下脉,见叶予白停住了便道:“你不用担心。”

        叶予白微微蹙了蹙眉,似乎是没听懂,叶子青很快补充道:“这种药我之前从师父那里听过,到时候回去问问就是,就连着那古城也是一样。”

        叶予白大喜过望,对叶子青客客气气地鞠了个躬:“多谢叶姑娘。”

        叶子青就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他,眼底微微含笑。

        或许这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一个这样的人,叶子青想着。

        可惜……她看着欢欢喜喜进屋去的叶予白,没奈何地摇了摇头,跟了进去。

        “李慕嵊!”叶予白喝道。

        李慕嵊正坐在桌前喝水,他的眉头紧紧蹙着,看上去竟似是许久不曾舒展一般,而他的目光也是死死定在了眼前的地图上,一眨不眨。

        叶予白狐疑地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认出了那地方。

        那是凌阳的地图,而李慕嵊已经将他们掉下去的地方涂出一大块墨迹,不怎么好看,有点触目惊心。

        叶予白看了一会,就觉得眼眶有些发热了,他往前走了几步,猝不及防地被李慕嵊一把抱进怀里。

        李慕嵊抬起头来,然后将头埋在了叶予白的肩窝。

        那一瞬间,叶予白忽然不怎么敢说话了,他就那样静静地站着,神色有点呆。

        好在李慕嵊也不在意,他紧紧抱了叶予白良久,直到叶予白一下子跳了起来,并且惨叫了一声:“啊!”

        李慕嵊:……

        叶予白一脸茫然地看向李慕嵊,就见李慕嵊咬牙切齿道:“你知道你刚刚吼的地方,是我的耳朵吗?”

        叶予白眨了眨眼:“什么?”

        李慕嵊叹了口气低声道:“算了,回来就好。”

        后面的四个字被素来冷淡的李慕嵊说出了一种温和的味道,那一瞬间叶予白觉得自己的心都跟着化了。

        叶子青站在门口良久,直到两人终于发现了她:“叶姑娘。”叶予白有些尴尬。

        好在叶子青也没在意,她往前走了几步,伸手递了一样东西过来,那是一枚玉佩。

        叶予白茫茫然地拿了片刻,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这这……这我不能收。”

        “你知道这是什么,就不能收,”叶子青叹道:“魔教的入门令,你没有这东西,到时候到了魔教门口进都进不来。”

        叶予白继续茫然:“可是……”

        叶子青沉怒:“我还有事,没时间总在这里,你到时候得了我的消息,就来魔教拿解药。”

        叶予白还想说点什么,叶子青已经将那东西往他手里一塞,唰唰地不见了。

        叶予白转头看向李慕嵊,表情是十成十的茫然:“可是我想说,我根本就不知道魔教在哪里。”

        李慕嵊默然:“你不是有个小蛊虫么?”

        那语气酸溜溜的,显然是醋吃的不少。

        叶予白笑了,想了想他又小心翼翼地说道:“曹将军,我们救出来一个假的。”

        李慕嵊呼出一口气来:“没关系,这都不重要。”

        “那什么比较重要?”叶予白有些狐疑。

        “你平安回来,比什么都重要。”李慕嵊沉默片刻,如是说道。

        叶予白觉得那一瞬间,他整颗心就像是被碰了一下似的,麻酥酥的。

        李慕嵊的瞳仁颜色很浅,却是执着无比,他看着叶予白问道:“我听刚刚叶姑娘说解药,什么解药?”

        这一瞬间,叶予白才想起来之前的事,他瞬间尴尬,看了李慕嵊良久,默然摇头:“没什么。”

        “说实话。”李慕嵊看着叶予白两只手往身后背,一瞬间就是了然,他脸上一黑,语气也跟着严厉起来。

        叶予白彻底无奈,他的声音有些低,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你帮我找吹雪,这件事你帮不上忙的。”

        李慕嵊静静地看着他,叶予白被越看越心虚,最后只好叹了口气转移话题:“我告诉你哦,我们拿到了底下的地图,估计很快就能找到曹将军。”

        这一次李慕嵊没有让他真正转移开话题,他看了叶予白良久,然后直截了当地开口了:“叶予白。”

        叶予白抬起头来:“嗯。”

        “如果你需要我再次告诉你,那么,”李慕嵊默然吸了口气,淡淡道:“在我眼里,你是排第一位的。”

        叶予白第一次觉得自己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他开始尴尬,继而不知所措.

        李慕嵊淡淡道:“所以你现在最好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中毒了?”

        “嗯,”叶予白自暴自弃地往旁边的榻上一坐:“那地宫本身就有毒,进去就有问题了。”

        李慕嵊霍然色变:“你现在怎么样?那毒性强么,疼不疼?”

        叶予白看着比他还紧张的李慕嵊,默然觉得心底暖和起来,他摇摇头:“没事,叶姑娘也说去找办法,我也要问问吹雪,别的事情暂且还是不知晓的。”

        李慕嵊久久没有开口,直到叶予白忍不住伸出手在他面前轻轻晃了晃,声音轻轻地好听的紧:“慕嵊?”

        有些时候,两个字就像是全部的解药,将李慕嵊这些日子所有的担忧,所有的期待与无望,尽数都埋葬了。

        他对叶予白笑了笑,然后紧紧握住了叶予白的手,声音莫名有些嘶哑:“我带你去找吹雪,”稍稍顿了顿,李慕嵊说了下去:“下一次再有相同的情况,我一定和你一起下去。”

        叶予白怔了怔,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都知道这不可能,换做下一次,他们还是要兵分两路。

        李慕嵊是将军啊,他的身后是所有人的殷殷期望,是一整个家国,怎么可能为了儿女私情就放下了那么多将士不管?

        这不是叶予白知道的李慕嵊,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希望得到一个这样的李慕嵊,只因为能够为了一个叶予白抛下将士不理的军爷,或许也就不再是天策府的军爷了。

        这一切他们心照不宣,却又藏在了心底的最深处。

        西门吹雪来的时候,李慕嵊和叶予白正在看着皇上批复的折子。叶予白坐在李慕嵊身旁,正在摆弄着盖碗茶,气氛刚刚好。

        西门吹雪忽然觉得自己站在门口去也不是进也不是,只好尴尬无比地停住了。

        倒是他身后的叶孤城有些讶然地抬起头来,将西门吹雪轻轻一拨,默然走了进去:“师父,”他抬眼看向旁边笑意盈盈的叶予白,眼底终究带出些许温度来:“二师父,欢迎回家。”

        “嗯,”叶予白笑了笑,似乎是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想让两个小的来坐,想到自己身上的毒又放弃了,表情十分严肃:“你们离我远一点。”

        西门吹雪与叶孤城:……

        “他身上可能有地宫里面的毒,”李慕嵊的话音平静,心底却是波涛汹涌不能平息:“吹雪知不知晓西域的毒?”

        西门吹雪看了一眼叶予白,眉心微微蹙起:“我需要过去看看。”

        叶予白怔了怔,转头看李慕嵊。

        倒是西门吹雪开口了:“如若是西域的毒,在空气中传播的大多不会通过接触传播,二师父不必担忧。”

        叶予白终于松口:“那吹雪拿根丝线。”毕竟是小孩子,还是不要沾太多毒的好。

        看得出来叶予白眼底的关切,西门吹雪微微笑了笑,所谓的笑,却也不过是眼底的冰寒少却了不少,带上些许暖融的意味。

        悬丝诊脉本不是西门吹雪这么大的人会的,大多的时候,悬丝诊脉都是行医多年的老中医方才会的招式,眼下他凝神坐在叶予白身侧,眼睛微微阖上半晌。

        “不是异花教的毒,”西门吹雪道,眼底有些讶然,他看了叶予白良久,这才淡淡开口了:“是魔教的。”

        叶予白只觉脑子里灵光一闪,好像霎时有很多事情都说得通了。

        为何魔教内部会参与到这次的事情中来,为何西门吹雪中了毒,并且被送到了他们这里,又为何玉罗刹临走的时候,眼底有不自禁的笑意。

        “魔教出事了。”叶予白肯定道。

        西门吹雪的神情依旧很安静,仿佛这些事情不过是身外事,与他全然无关一般,他只是道:“这毒大抵要十天激发,激发后全身痛楚不堪,只会依靠药粉在空气中传播,入体后不会继续感染。只是既然是魔教的毒,那么我应当可以拿到解药。”

        “吹雪……”叶予白将他送出蛊虫的手拦住,目光很是平静而温和:“暂且不要妄动。”

        西门吹雪的手很凉,在叶予白的手下微微一颤。

        那一瞬间,叶予白方才能够真切地感觉到,其实西门吹雪依旧是个不大的孩子。

        他有自己的心思,他还不是那么擅长掩盖自己的情绪。

        叶予白微微笑了,他轻轻拍了拍西门吹雪的手背,眼底含笑:“不必担心,我来想办法。”

        玉罗刹既是在魔教内乱之前将西门吹雪送到了此处,想必也不会就善罢甘休。只能说魔教内部要有大动荡了,此时的玉罗刹想必是不想让西门吹雪过度与魔教联系,毕竟就算在包容万象的中原武林,魔教也绝对不算什么名门正派。

        也正是因此,就算是被摆了一道,叶予白依然没打算让西门吹雪回去。

        “跟着我们不是也挺好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走后,叶予白笑了笑,顺手拍了拍李慕嵊的手背:“嗯,笑一个?”

        李慕嵊微微扬起唇角,似乎是有些无奈,他看了面前的叶予白良久,最后低声叹了口气:“你怎么那么开心?”

        叶予白眨眨眼:“我在想,大战估计快开始了。”

        “什么?”李慕嵊问道。

        叶予白笑了:“西羌族现下有太多线索都在我们那里,恐怕主力部队也就埋伏在之前画的那个地方,他们费尽力气想要将我们引过去,我们却也正是求之不得,”他顿了顿才继续说下去:“毕竟你在这儿等待太久也不是那么回事,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痛快淋漓地打上一场的,扬我大国国威嘛,对吧!”

        他大力拍了拍李慕嵊的肩膀,面上笑意微微。

        李慕嵊的神色却是愈发深重起来,他看了叶予白良久,猝不及防地问道:“那么你呢?”

        “啊?”叶予白有些疑惑。

        “你打算怎么办?”李慕嵊沉声问。

        叶予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显然是还没来得及想,他想了半天忽然一拍额头:“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他们之所以要曹将军走,不会是想让他作为牵制你的人质吧?”

        那么胖的曹将军被拿去做了人质,不知道西羌族养不养得起啊,想想就被饿惨了……

        李慕嵊看着面前的叶予白,只觉心底有些叹息。

        怎么这么呆啊……

        从始至终说了那么多话,一句话都没有关于自己的,连着那毒都是藏着掖着,都没打算告诉自己。

        叶予白,还好你回来了。

        不然以我之前的状态,却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李慕嵊将手心里的对西羌族的杀戮计划小心地团了起来,染了一手清浅的墨汁。

        他需要将自己手上的墨迹认认真真地洗干净,然后和叶予白一起,布置一个更好的计划。

        还好……叶予白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多谢我是马甲,叶叶,三观,小船,噬灵,燕子,飘絮,老板君,书海里的猫,天会晴的,萧梓,骷髅控,阿芮的评论支持╭(╯3╰)╮

        最近评论多多掉落好幸福\(^o^)/~我爱你们!

        继续粗长君o( ̄ヘ ̄o#)  握拳!酷爱快来说爱我!

        说起来马上就要搬家回本部了远目……忽然觉得自己也是一个要毕业的人了o( ̄ヘ ̄o#)  握拳!【泥垢。。。

        嘛,今天来一张扭腰手绘吧\(^o^)/~作者:九咩咩,保留作者一切权利仅供欣赏。

        爪机党酷爱看这里——

        ==/u/jx.tgbus.codFiles_7472/201406/2014062112492478.jpg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