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四十五章 大尾巴狼哈士奇

第四十五章 大尾巴狼哈士奇

        “若是这乌头毒当真与当年宫中轶事有关,那么还当真是要彻查。”李慕嵊沉吟,看向地上不住颤抖的五毒教人:“妈蛋以后便跟着我们。”

        “艾力长老留下他的时候,从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他就跟了一个外人!”那人吼道。

        叶予白便是挑眉笑了:“嗯,没错,艾力长老留下他的时候,也从来没想过你们现在如此欺负一个小孩子,亏你们还是一家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他的笑意有些冷,明明是温和的人,却是无端让几人觉得恐怖起来。

        为首的一个喏喏,却是没有再言语。

        叶予白就对小麻蛋招了招手,俯身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嗯,别怕,以后就跟着我们。”

        麻蛋一脸的欲言又止。

        叶予白眨眨眼:“嗯?”

        “我……”麻蛋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他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叶予白,闹的叶予白一脸的疑惑:“你饿了?”

        叶孤城唇角微微一动,望天。

        麻蛋的表情更加凄惨:“不……不是。”

        叶予白继续眨眼:“那你怎么了?”

        “我的头发上有一种无解的蛊毒,不多时就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叶予白一个趔趄往下倒。

        李慕嵊神色一凛一把捞住:“怎么回事?”

        他已是竭力压制,虎目圆睁却还是将小麻蛋吓了一跳,小心地躲去了展昭伸手,一双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李慕嵊。

        李慕嵊叹了口气,就见展昭极为好脾气地蹲了下去:“嗯,你和我说,怎么回事?”

        麻蛋忍住眼底的泪意小声道:“我的头发有麻蛊,没有其他副作用,但是会不能动弹十二个时辰。”

        十二个时辰……

        躺在地上什么都听了个分明的叶予白欲哭无泪,他到底是从哪里学会的没事摸摸小孩子的头啊!

        简直坑爹。

        李慕嵊忍笑,挥手示意将苗疆人带下去,一概交给习子渊问话。

        他自己则是坐定在旁侧,丝毫不介怀地将叶予白抱在怀里,淡淡看向麻蛋:“你还有什么蛊毒?”

        叶予白只剩下一张嘴能动,尴尬万分地开口:“放开我。”

        “你再动,别人会以为我们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李慕嵊淡淡道。

        叶予白僵住,动也不敢动了。

        麻蛋在旁边看的面红耳赤:“……没有了。”

        “嗯,”李慕嵊不置可否:“带下去扒光了看看。”

        麻蛋的表情变得匪夷所思起来,小孩子一整张脸涨得通红,看向准备带他走的兵士,神色显然是有些尴尬的。

        “小孩子面皮薄,李兄不要太过苛责了。”陆小凤在旁边一边擦脸上做的伪装一边劝道。

        花满楼眼底似乎是有些不赞同,很快便消弭了。

        李慕嵊若有所思地看了麻蛋一会,忽然招招手道:“你在五毒教学过什么蛊毒?”

        麻蛋的表情有些郁结:“师父说不能随意教与外族人的。”

        他的小脸一鼓一鼓,看上去有些滑稽。

        麻蛋说完这句话,就听叶孤城开口了:“你的师父,是艾力长老。”

        “嗯……”麻蛋大力点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叶孤城,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认识师父吗?”

        “神交已久,未曾得见,”叶孤城的目光放的很远,明显是在回忆,他的焦点最终汇聚在面前的麻蛋身上淡淡道:“如若是没记错,我亦是见过你一次。”

        麻蛋使劲地挠头。

        叶孤城目光淡漠却是含笑:“你应是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时候艾力长老传过一剑,乃是他生平绝学葬花剑。”

        麻蛋目光直了,他是素来听着艾力长老说过这剑招,是师父唯一的剑法。

        然而师父从未曾传与任何一个弟子就杳然人世。

        没成想眼下从一个陌生人口中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剑法,麻蛋咽了口口水,不自觉地尊敬起来:“您是……”

        “故交罢了,”叶孤城淡淡道:“你和我们走,这剑法我自会传与你,也算是了却了艾力长老一桩心事。”

        前世今生,他曾经见过的,却正是这位麻蛋。

        只是时间被轮转,艾力长老不知为何竟是英年早逝,空留下一个有天赋的孩子度尽此生。

        叶孤城心底感慨,面上也就愈发凉薄起来。

        他似乎是还想说点什么,手指却是蓦地被人握住,叶孤城微微一怔抬头看过去——

        西门吹雪。

        他正轻飘飘地握着自己的指尖,感受到他的目光便握的紧了一些。

        叶孤城动容,十指相扣的感觉妥帖而温暖,没来由地让人心底踏实起来。

        有人说,眷恋十指相扣温度的人,往往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

        叶孤城唇角微微一挑,默然偏开头去。

        李慕嵊抱着叶予白出来,灼殷就跟了上来:“这邬池城……可是有人心怀鬼胎?”

        他面色肃穆,却是诚心诚意地请求二人给出一个答复的。

        李慕嵊颔首:“没错,苗疆人此番过来,不大可能是来串门,很可能是要有点动静,西域武林最近有什么动荡?”

        “若是说动荡,”灼殷蹙眉:“那么应当只有魔教才算是动荡。”

        魔教的内乱,无疑是给其他人一记警钟,无论是好还是坏,总有人期待着魔教的倾颓。

        坐山观虎斗总还是最好的办法,当魔教内部有了动静,不知道有多少门派要跟着看笑话。

        “那么,邬池这一次很可能也和魔教的内乱有关。”灼殷叹了口气,不自觉地看向西门吹雪。

        被寄予厚望的西门吹雪正和叶孤城低声说着什么,两小无猜的模样羡煞旁人。

        灼殷的眼底掠过一丝冰凉,最终还是抬起头来:“恕我无知,只能请教教主了。”

        “灼殷自去无妨,”叶予白试图往前动一动挡住了灼殷的视线,面上依旧含笑:“我们也就不多叨扰了。”

        很显然,灼殷有些意外,不仅是灼殷,其他人亦是有些意外:“将军,我们这就要走了吗?”

        习子渊很是不解:“依在下之见,这邬池很有些问题。”

        “本就是边境之外,留太久也是不好。”李慕嵊道。

        待得将将士都带走重新拔营起程,李慕嵊方才将叶予白搂地更紧了一点:“怎么了?”

        这样的姿势暧昧非常,好在叶予白自我催眠非常成功,想来想去就当做没这回事算了。

        李慕嵊的语声温和,叶予白听着便笑眯眯道:“我们留在那里,查不出什么的。”

        李慕嵊静静地看了叶予白一会,便是微微笑了:“你得了玉教主的授意。”

        他说的笃定,显然是猜中了叶予白的心思。

        叶予白眨眨眼:“那么明显?”

        “对于我而言,你哪里不明显?”李慕嵊本就是将人搂在怀里,动作轻松而愉快地刮了一下叶予白的脸。

        叶予白人不能动弹,脸皮却是薄得很,霎时就是一片通红。

        李慕嵊在旁边看的好笑,连着抱一个大男人都不觉得沉。

        “你……给我找辆马车么。”叶予白尴尬道。

        总比这样被众人观看的好。

        李慕嵊刚刚带领大军打了胜仗,眼下正是声名赫赫丝毫不介怀被人多看几眼,叶予白却是尴尬万分,一有人靠近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慕嵊悠悠然叹了口气,表情有点受伤。

        叶予白立时就不动弹了。

        想来李慕嵊也是好意,他一动弹就觉得对不起人家的一片好心。

        半晌,就听李慕嵊小声道:“我怕一松手,就把你给丢了。”

        叶予白人不能动,却并不妨碍他眼底错愕的神情,思来想去却还是前世的事情留下了阴影,叶予白有些无奈地小声道:“不会的。”

        “永远都丢不掉了?”李慕嵊问道,眼眶好像有点红。

        叶予白眨眨眼:“嗯,一辈子都不可能。”

        “好,”李慕嵊霎时换了笑脸,丝毫没有适才的泪意:“就一辈子。”

        叶予白眯起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骗了!

        刚刚从旁边走过的陆小凤立马仰头望天,顺手把花满楼往前拽。

        花满楼眼底含笑:“刚刚好像听到李兄说一辈子。”

        陆小凤摸了摸自己的两撇小胡子:“嗯。”

        “陆兄之前似乎是说过,要一辈子在江湖。”花满楼淡然笑道。

        陆小凤忽然起了点好奇心:“你呢?”

        花满楼温雅的眉眼似乎是有些叹息有些怔忪:“大抵是要在百花楼,过上一辈子。”

        陆小凤心里没来由地一动,伸手过去将花满楼的手整个覆住:“我陪你啊。”

        花满楼失笑。

        那厢的展昭默然摸了摸下巴:“嗯……”

        白玉堂眼底掠过一丝深意:“猫儿。”

        “怎么?”展昭问道,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极是讨喜。

        “没什么,”白玉堂淡淡道:“若是在这里待上一辈子,似乎也……”

        “也不错。”展昭微微笑道,伸手拂去了白玉堂身上落下的细尘,眼底笑意浅浅。

        白玉堂掩去眉间的疏冷错愕:“嗯。”

        总归是相伴而行,庙堂也好,江湖也罢,好像都还是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多谢修罗,萧梓,小船,燕子,三观的评论支持╭(╯3╰)╮我爱死你们了有木有……

        评论少的时候,这货就会异常地……没有动力泪奔,没错,这奏是一个没出息的二货!

        那那那放一张美翻的军爷图!作者:魔北冥,保留作者一切权利仅供欣赏。

        爪机党酷爱看这里——

        ==/u/jx.tgbus.codFiles_7472/201407/2014070112522983.jpg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