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四十九章 一对两对三四对

第四十九章 一对两对三四对

        至少到现在为止,李慕嵊是挺期待麻蛋打一次仗的。

        这孩子古灵精怪,当真和人对起来或许也会有意思的很。

        不仅李慕嵊自己这样想,好几个将士听说麻蛋要和五毒教教主的儿子打仗,都喜不自胜地跟了上来,站在旁边将几人围成一个圈。

        倒是一个老将还在旁边笑呵呵地指点江山:“喏,将军开始。”

        李慕嵊:“……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钟晏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麻蛋盯着他看。

        这一言不发的样子让钟晏锋看着有些无奈,只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麻蛋在裤子上擦了两下手,表情有点不自在:“我不想打媳妇。”

        “麻蛋。”钟晏锋的语气有些无力:“我不是你媳妇。”

        “哦……”麻蛋的表情可委屈。

        钟晏锋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好,只摇摇头叹了口气:“开始吧,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他话音未落,麻蛋已经将手上的一把长兵一丢。

        这动作太快,钟晏锋怔了怔,只来得及将手上的剑也丢开来,和麻蛋遥遥对视。

        麻蛋看了钟晏锋一会,忽地爆发出一声大喝!

        他朝着钟晏锋就没头没脑地冲了过来,嘴里喝着:“开始了!”

        钟晏锋下盘微沉全力以赴……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地不受控制,麻蛋根本没有冲向钟晏锋,而是冲过了头径自摔在了地上。

        钟晏锋:……

        他试着喊了两声,麻蛋一言未发地躺在地上,揉着脑袋说不出话,显然是摔狠了。

        “麻蛋。”钟晏锋叹了口气走过去,伸手相邀扶人起来:“怎么回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瞬,麻蛋以千钧之力一翻身,将钟晏锋整个压在下面:“我赢了。”

        他的眼底掠过一丝狡黠的光,显然是乐呵极了。

        钟晏锋刚想说点什么,就看到麻蛋眉角留下的血,殷殷的,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钟晏锋怔忪良久,最后将话音沉了下去:“我认输。”

        麻蛋一打滚站了起来,表情愉悦非常:“太好了!太好了!那你是不是就要和我回去了?”

        钟晏锋历来是个愿赌服输的,此时也只站在原处叹了口气:“自然。”

        麻蛋笑眯眯地扑上去将人一抱:“师父,我们的了!”

        一副炫耀战利品的模样。

        李慕嵊默然无奈,只敷衍点头:“嗯,回去处理一下伤口。”

        就算是男孩子,也不能因为这样胡闹破了相。

        麻蛋刚想往前走,想起钟晏锋就又转了回来:“嗯,晏锋……”

        他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的模样,钟晏锋怔了怔:“怎么?”

        依旧是从前的声线,温朗而好听。

        麻蛋就憋了半天道:“我挺喜欢你的。”

        这句话没什么逻辑,没什么上下文联系,钟晏锋站在那里看了麻蛋良久,最后却还是笑了出来,他伸手轻轻擦过麻蛋的伤口,竟像是有些功法一般,麻蛋的伤口缓缓愈合起来。

        那一瞬间,麻蛋呆呆地看着眼前恍若神祇的钟晏锋,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上一下。

        就听钟晏锋淡淡道:“我也是,回去休息。”

        麻蛋呆呆点头:“嗯,好。”

        以后钟晏锋就要和自己一路了,这个念头几乎盘踞了麻蛋不大的脑子,让他乐不可支。

        “我想和你一起。”麻蛋鼓足勇气说了下去。

        “这些话,”钟晏锋道:“都是谁教你说的?”

        “以前就想告诉你,最近问了师父,更加明白有些话是要说出来的。”麻蛋笑了。

        他的笑容很干净,带着一点少年的狡黠,更多的却是真诚。

        钟晏锋看了他良久,最后默不作声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麻蛋看样学样,一把抓住钟晏锋的指尖,笑意中全是满足。

        钟晏锋也没有挣动,只任他抓着,凉薄的唇角似是染了三分笑意。

        “那五毒教,你不回去了?”半晌,麻蛋小心地问道。

        “这辈子都许了你,怎么回去?”钟晏锋淡淡道。

        麻蛋心底有点五味杂陈,最后还是默然攥紧钟晏锋的指尖:“我会对你好的,师父他们也是。”

        钟晏锋心底失笑,却是一言未发。

        叶予白那一边,叶子青却是始终没有着落。

        “她为什么会走?”叶予白百思不得其解。

        西门吹雪道:“一直以来,叶子青对魔教都是忠心耿耿,没道理在现下忽然叛逃。”

        玉罗刹又一次神龙见首不见尾,早就找不到踪影。

        眼下几人就站在叶子青的院子里,却是不见了那性情真诚的姑娘。

        “如若叶姑娘没有叛逃,那么当下唯一一个叶姑娘可能去的地方,就是曾经她的杀父仇人所在。”叶孤城忽然道。

        西门吹雪眼底掠过一丝讶然:“杀父仇人?”

        “当年江湖盛传叶姑娘的杀父仇人,乃是五毒教百毒手钏霖,”叶孤城道:“如若是没有差池,那么定是在那里了。”

        西门吹雪问道:“那么,钏霖现在在哪里?”

        “五年前失去了音信,江湖都以为他死了,”叶孤城眉眼淡淡道:“可是近日他重出江湖,听闻是在五毒教总坛。”

        西门吹雪默然无声地将剑拔了出来:“五毒教与魔教近来交往颇多,商事如此,私交更是甚笃,然而这一次听灼殷说,魔教内乱五毒教也有分一杯羹,”他的声线很冷,眉眼亦是冷极:“也正是因此,叶姑娘去了五毒教,却是不足为奇。”

        “吹雪也要去?”叶予白蹙起眉头。

        “二师父,”西门吹雪的目光掠过叶予白,最终化作一声轻叹:“抱歉。”

        “没什么,”叶予白笑了:“你要去,我随你一起便是。”

        叶孤城伸手覆住西门吹雪的手指表明决心,就听叶予白笑道:“等到这一仗打完了,就带你们回家啊。”

        他话音未落,就见玉罗刹站在门口,不知道死听了多久了,他的目光有些揶揄,却又带着淡淡的笑意,显然并不是不愉快的。

        “吹雪家就在这里,你要带着吹雪去哪里?”玉罗刹笑问道。

        叶予白眨眨眼:“带回去策藏山庄。”

        玉罗刹摇摇头:“那把孤城留下给我。”

        “不成。”叶予白立刻道。

        玉罗刹微微眯起眼睛,就听叶予白认真无比道:“我不能拆散他们。”

        叶孤城&西门吹雪:……

        玉罗刹的话音感兴趣地挑起:“哦?”

        “嗯,”叶予白非常认真:“他们两个自幼就在一起,如若是拆散他们,我于心不忍。”

        他这话半认真半是揶揄,也是笃定了玉罗刹没有当真动这个心思。

        玉罗刹却是笑了:“当年是我送了吹雪到中原。”言下之意就是吹雪本就是我的孩子。

        叶予白看了他半晌,最终认认真真地一拱拳:“多谢教主成全。”

        玉罗刹似假还真地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这一次五毒教我随你们去。”

        “那魔教怎么办?”西门吹雪忽地问道。

        玉罗刹眼底掠过一丝讶然,最终笑道:“自当有办法。”

        他所说的办法依然是从前的宽松管理,只是这一次分坛主都换做了知根知底的角色,再不会出现以前那种内乱事件。

        几人出发的时候,叶孤城问叶予白道:“二师父,您这么急着回五毒教,是因为师父吗?”

        叶予白一怔,看过去就见叶孤城眼底的笑意,他心底微微一叹伸手掐了掐叶孤城的脸,满足地眼睛都眯起来:“嗯,那必须不是啊。”

        叶孤城挑眉看他,叶予白就笑眯眯地望天。

        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什么的,你们一定要懂得。

        真正聚集起来却是在三天以后,本来叶予白都做好准备大军早就开出去好远,没成想还是在五毒教家门口打转。

        一见到李慕嵊,叶予白就扑了上去,李慕嵊张开了双臂,叶予白扑向了他的身后:“这谁家孩子啊?”

        他扑向的是钟晏锋。

        钟晏锋正教麻蛋习蛊,小虫子放了一桌子,爬来爬去。

        叶予白看了一会,瞬间扑向李慕嵊:“艾玛。”

        李慕嵊:“……我觉得我不应该抱有期待。”

        “什么期待?”叶予白认真眨眼。

        李慕嵊悠悠望天:“没什么。”

        所谓期待,总还是得和有情商的人说才行,和叶予白啊,他放弃了。

        门口帘子一挑,玉罗刹人未到声先到:“感情真好。”

        叶予白瞬间从李慕嵊怀里跳出去笑眯眯介绍:“嗯,我家小弟。”

        将军小弟李慕嵊:“……”总觉得自家这位越来越嚣张了怎么办?明明还没成自家的。

        玉罗刹感兴趣地看了叶予白一眼,复又将目光定在李慕嵊身上:“李将军。”

        他们之前见过,在京城也好,来到西域也罢,几人其实没什么变化。

        玉罗刹还是一样的邪佞肆意,而李慕嵊还是一样的忠正耿直,至于叶予白么……

        估计一辈子也就是那样了。

        李慕嵊拱了拱拳:“玉教主。”

        “不必多礼,”玉罗刹摆摆手:“这些日子吹雪承蒙你们照顾了,以后是两个还是三个的,都靠你们了。”

        他的笑意有些奇怪,我们正直的李慕嵊半天才听懂,立时就震惊了:“那个,玉教主……”

        “孤城是个好孩子,”玉罗刹笑道:“我没有怪责的意思,嗯,你两也是。”

        李慕嵊:总觉得莫名被调戏了怎么破?!

        作者有话要说:多谢小船,三观,萧梓,柳风,阿咩,笙歌一曲,修罗君的评论支持╭(╯3╰)╮

        今天码完字要断网了TUT,明天来回复评论群么么哒\(^o^)/~

        最近太热了TUT要中暑了喂!(#`O′)  对了,需要送分的亲们记得注明,然后留言超过25字哦,这货一定努力给大家送分么么哒!大概看了一下,能送的都送了嗯~

        继续风景党之旅,作者:弥撒-啾啾啾啾,保留作者一切权利仅供欣赏。

        爪机党酷爱看这里——

        ==/u/jx.tgbus.codFiles_7472/201407/2014070215403572.jpg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