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五十五章 远道来客是逗比

第五十五章 远道来客是逗比

        第一天用罢了晚膳,灼澜就提出要去京城里面逛逛,为了避免自家某人热情过度,一夜餍足的李慕嵊起了个大早等在灼澜门口,灼澜一出门就和黑脸门神打了个照面,差点就被吓了一跳。

        灼澜看了李慕嵊半晌,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招呼:“将军早。”

        “早,今天想出去逛?”李慕嵊问道。

        灼澜只觉得面前的人各种不善,忍不住四下张望:“嗯,叶兄呢?”

        “叶兄还没起来,这些人都可以陪你去逛,你自己选,千万自便。”李慕嵊一挥手,门外鱼贯而入一众人,并不尽皆都是将军府的人,甚至还有乞丐扮相的,看起来是临时去街上拉来的。

        灼澜忍住唇角抽动,摸了摸下巴问道:“我……”

        “嗯?”李慕嵊挑眉。

        艾玛中原人真是好可怕……

        灼澜在心底蔫头耷脑,正巧就看到门外走过的钟晏锋,他眼睛微微一亮看过去:“诶!”

        钟晏锋面无表情地转过来:“灼澜前辈。”

        “既然你叫我一声前辈……”他笑眯眯问道:“你带我去逛?”

        灼澜对着钟晏锋勾勾手指,表情那叫一个跃跃欲试。

        钟晏锋深深看了他一会,只字未提前尘过往,只颔首应道:“自然无妨。”

        麻蛋打着呵欠从院子里跑出来,一把捞住钟晏锋的手臂:“嗝,我以为你走了。”

        钟晏锋眉眼之间的沉凝散了大半,淡淡问道:“为什么会以为我走了?”

        “因为……”麻蛋眨眨眼,聪明地没有说下去。

        因为怕你走,所以每天晚上都要紧紧抓住一只胳膊,生怕一梦南柯。

        如若是有一天时间倒转回那些陌生的岁月,麻蛋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钟晏锋加重了一点语气,话却是温柔无比道:“我不会走的。”

        “哦……”麻蛋呆呆地看过去:“太好了!”

        灼澜在旁边默默望天……还能不能愉快地去玩耍了?

        不管如何,几人到底还是出门去了,一路上惊起鸡飞狗跳。

        李慕嵊一桩心事已了,愉快地回到自己的卧房,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叶予白已是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嘀咕道:“嗯,腰……”

        李慕嵊眼睛微微一亮:“腰疼?”

        “没……”叶予白表情尤为痛苦,显然还是没睡醒。

        李慕嵊这才意识到事情好像大条了,一直以来叶予白从不疏于锻炼,以至于两人在榻上的运动也就那么不知节制了点,没成想眼下居然就出了问题:“可别是腰扭了?”

        “是扭了。”叶予白摸了摸头,觉得自己有点蠢:“就是刚刚醒了要够茶壶,就扭了。”

        “隔夜茶不能喝,我给你换了新的,”李慕嵊将茶壶递过来给叶予白喂了一口,边问道:“我给你找吹雪过来看看?”

        “太早了。”叶予白嘀咕一句,“还有……腰扭了这种事不要找小孩子比较好吧?”

        李慕嵊摇摇头失笑:“那我去街上给你找郎中。”

        “李慕嵊!”叶予白差点一口茶喷出来,看着毫无下限的某人。

        李慕嵊丝毫不觉,依旧浅笑道:“不然我给你揉揉。”

        “算了……”叶予白摇头,默默趴了下去。

        简直就是坑爹。

        不多时,腰部传来均匀而有力的揉捏,叶予白舒服地哼哼唧唧,眼睛微微眯起来笑道:“手法不错。”

        “自然……”李慕嵊微微一笑。

        “我想了想,”叶予白补充道:“还是不要陪灼澜出去了。”

        李慕嵊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眼底浮现出些许笑意:“哦,为何?”

        “因为……”叶予白似乎是思索地有些费力,想了半晌方才道:“总觉得怪怪的。”

        李慕嵊又一次微笑了,这个呆子……

        “你不觉得灼澜盯着我的表情有点奇怪么?还是说西域都这样?”叶予白努力撇着头问道。

        李慕嵊淡淡道:“你见过玉罗刹对你这样?”

        叶予白自行脑补了一番,差点被吓坏了。

        李慕嵊便道:“或者……吹雪?”

        “好了你闭嘴吧。”叶予白垂头丧气,默默趴在枕头上享受按摩服务。

        李慕嵊奸计得逞,微微一笑:“我安排了人去陪他。”

        “什么人?”叶予白有些好奇。

        “很稳妥,钟晏锋。”李慕嵊道。

        叶予白大惊,一骨碌爬了起来:“你安排的是钟晏锋?!”

        “是,麻蛋应该也跟着去了,怎么?”看着叶予白的神情,李慕嵊表情愈发凝重起来:“有什么不对么?”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两个应该是世仇,可惜灼澜已经不记得了。”叶予白道,表情愈发肃穆:“要找回来,不然要酿成大祸的。”

        “我安排人去找。”李慕嵊大步走出门去,正好撞上院中练剑的西门吹雪,他招手示意西门吹雪回来,一边问道:“吹雪,你知道灼澜和钟晏锋的事情吗?”

        西门吹雪眉间微微一怔,竟是带上些许笑意:“无妨。”

        “我听予白说他们是世仇。”李慕嵊补充道。

        这一次西门吹雪微微笑了:“的确是世仇,不过他们两家的仇怨比较奇怪,师父不知道也是无妨。”

        李慕嵊心知无妨,便也不再介怀,索性问道:“如果腰疼的话,应该用什么中药比较好?”

        西门吹雪和身旁的叶孤城尽皆都是微微一怔:“师父您……腰疼?”

        李慕嵊没多想,只道:“是你们二师父。”

        西门吹雪眉间拢过一丝笑意:“好,”他笑道:“我这就去煎药,敷上几次就是。”

        李慕嵊颔首道:“劳烦。”

        西门吹雪摇摇头,没再多言,想了想又一伸手将旁边的叶孤城拽走了。

        叶孤城眼底依旧含笑,似乎是忍都忍不住。

        李慕嵊这才回到屋里面去,就发觉叶予白已是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他的动作很轻,坐在叶予白的床榻边描摹着叶予白的睡眼,他忽然意识到,这一辈子就是这一个人了。不管在哪里,不管在哪个地方,都是他了。

        要有多少坚持多么幸运,才能找到一个叶予白相伴终生?

        李慕嵊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要好好珍惜眼前的人。

        一生一世,弥足珍惜。

        叶予白睁开眼,伸手钳住李慕嵊的鼻子,李慕嵊的鼻梁很高,因着沙场奔波脸部轮廓也是分明的很,莫名多了几分外族才有的感觉,叶予白看得出神,半晌便是扬起唇角微微笑了:“好看。”

        李慕嵊心底就好像化开了一缕暖流,语声也温和良多:“你也是。”

        叶予白又一次笑了:“起来了。”

        李慕嵊伸手一搭,正正将叶予白抱了起来。

        他们两个的动作熟稔而暧昧,让门外准备进来送药的西门吹雪进退不得,只好靠着墙和叶孤城说着话:“你往后,可是打算如何?”

        “想回一趟南海。”叶孤城道,显然是思索过这些事。

        西门吹雪微微颔首:“我也希望能够再建万梅山庄。”

        叶孤城凝眸看他,就听西门吹雪含笑道:“万梅山庄没有梅花,所以建在何处却是无妨。”

        叶孤城觉得自己好像莫名听懂了什么,却又没办法寄托太多的期待……

        他就那样静静地与西门吹雪对视,直到西门吹雪开口了:“我随你去。”

        就去那南海之上的白云城,和你一起站在悬崖边,看那海浪滔天,看它们击打在岩石岸边的澎湃,看夕阳西下的悲壮。

        “好。”叶孤城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来描述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只能伸手握住了西门吹雪的手指,语声温温道。

        门就在这时候开了,西门吹雪手微微一动,药碗差点砸到地上,好在李慕嵊反应极快,伸手一捞,看着里面黑乎乎的东西立马了然:“你们二师父的药?”

        “……是。”西门吹雪鲜少会犯这样的错。

        李慕嵊笑了笑:“劳烦了。”

        他回身给两人让了个地方,便进去给叶予白送药,语气温和又带着点莫名的雀跃:“予白,嗯,吃药。”

        叶予白脸色红扑扑的,强作镇定:“哦,你拿过来,我来喝。”

        西门吹雪连忙伸手阻住:“那是外用的。”

        “哦……”叶予白摸了摸下巴,忍住。

        他还没来得及将药膏抹好,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喧嚷之声,叶予白挠了挠头:“好像是熟人,嗯……听起来怎么像是灼澜的声音?”

        李慕嵊心底怨念,却也不得不极有风度地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他在心底愤怒半晌,最终还是要磨磨蹭蹭地走出门去。

        结果——

        “噗。”

        灼澜一身的油彩,看上去狼狈非常,而他的唇角还是上翘的,极为愉快地给李慕嵊示意道:“这是刚刚晏锋请人给我画的,说是要保福寿。”

        李慕嵊:“……哦。”

        “虽然很贵,但是是中原人的一片心意啊!”灼澜的表情雀跃非常。

        李慕嵊忍不住嘴角抽搐着问道:“你的钱?”

        灼澜连忙点头:“这还是小孩子,不能用人家的钱!”

        “多少?”李慕嵊问道。

        灼澜忍住脸上雀跃的表情,比了个一百。

        李慕嵊:“一百?”

        “嗯,一百两!”灼澜欢欣鼓舞。

        李慕嵊:……好像终于明白为什么灼澜会和叶予白志同道合了,不过自家予白比他强多了,哼。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今天评论好多让我先得瑟一下\(^o^)/~

        多谢萧梓,三观,燕子,笙歌一曲,阿咩,小船,琴月,青梅的评论支持╭(╯3╰)╮

        补分补评论什么的辛苦了,鞠躬,如果有没回复的,应该就是还没看到TUT!我会努力抓捕的TUT么么哒!

        给大家看萌哒哒的头像……

        作者:九咩咩,呆毛头像欣赏之二叽。

        爪机党酷爱看这里——

        ==/u/jx.tgbus.codFiles_7472/201407/2014071013124750.jpg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