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敛财人生[综]. > 敛财人生[综]. 第629章 庶子高门(13)二合一

敛财人生[综]. 第629章 庶子高门(13)二合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13)

    屋里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有说话,十五年的时间,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推的有点远。

    李湘君扭头看着躺在榻上一言不发的甘氏:“怎么?恨我了?”

    甘氏蓦地却笑了:“没有!你能告诉我实话……已经算是难得了。”

    “还是怪我了。”李湘君叹了一声,“你也别怪我,我比你了解你自己。就算是你向我求助……”说着,她低头盯着甘氏的眼睛,问道:“你就真的放心了?以你的脾性,肯定会小心叫人盯着的,为的就是随时能查漏补缺。所以,对于根本没有发生,也不会发生的事,你心里也别恼了……”

    甘氏点点头:“或许吧!不过这世上的事啊……人算终究敌不过天算。”一如当年的自己,什么都算计到了,即便被林芳华算计到了她也有办法脱身,可谁能想到,就那么巧,谁不碰上,却偏偏碰上了恒亲王。这不是天算是什么。

    李湘君嘴唇动了动,想问她既然不是甘愿的,又怎么会被王爷带回来,但到底没有问出口。知道不知道的,有什么区别呢?她轻轻叹了一声,肩膀似乎都松了:“知道你没有对不住我,我心里这些年的憋屈似乎一下子就散了。”她不自在的看向甘氏:“现在……还有什么事要我出面为了做的吗?”

    甘氏轻声道:“现在还没想到,到用得到你的时候,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李湘君这才起身,她知道,她不走,了虚道长是不会进来的。这个牛鼻子老道给王爷炼丹药,是王爷的人,王爷不希望自己知道的事,自己都不能知道。她站起身来,看着甘氏嘴角又沁出的血,眼泪到底是下来了:“你别一味的强硬,这话在你出嫁的前一天我跟你说过,想来,你也没往心里去。今儿,我再跟你说一遍,女人别太强硬。你柔和些,少受一些罪……王爷他……不管他身子如何,心却不残!他曾经心悦你,只要你愿意给他好脸,他也会珍惜你的……不为别的,就为你自己的闺女,软和些……对你没坏处。”

    甘氏诧异的看向李湘君,接受这份好意:“我知道了……”

    李湘君这才将脸上的眼泪收了,又木讷着一张脸出去了。

    甘氏闭了闭眼睛,到了这份上,只求日子好过点怎能满足自己呢?

    “刚才你们两人嘀咕什么呢?”恒王从外面进来,对着甘氏直接问道。

    甘氏眼睛都没睁开:“说几句以前的事罢了。”

    “以前的事?”恒亲王坐在榻边,“以前的什么事?”

    “那些再也不想回忆起的事。”甘氏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淡,“父母亲人都死了,丈夫离心了,女儿分离了,朋友怨恨了,就连青梅竹马在那一瞬间都变了心肠……这世上有什么事是不会变的?还有什么事是永远能留得住的?”

    恒亲王看着甘氏的脸,久久都没有说话,直到外面的随从禀报说道长来了,他才低声道:“这世上是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但如果你有能力,你就能让你想要留住的永远都留在身边。就比如你我,当年我是皇孙的时候,只能看着嫁给别人。可当我成了皇子……我就有任性的权力……泉儿……这就是权力的魅力!有它,你就能轻易的得到你想要的。所以,你乖乖的,快点好起来。咱们还有很多事要办呢?”

    甘氏深吸了一口气:“是……咱还有许多事要办呢。”

    “是咱们,不是咱!”恒亲王轻笑一声,“你永远都是本王的,不管是生是死。”

    那咱们就走着看!

    甘氏嘴角轻轻的翘起,从嘴里流出来的那一丝鲜血一直蜿蜒到下巴,添了几分妖异的美。

    恒亲王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才扬声道:“请道长进来。”

    楚夫人没有搭理要跟她搭话的林家老太太,而是转身直接往暂居的小院而去。

    “你去吩咐刘五,叫他立马回京城,赶紧将今儿这事跟老爷说一声。”楚夫人打发白嬷嬷,“你千万跟她说详细些,叫他别忘了什么……”说着,才像是想起什么似得,道:“算了,还是我写一封信,叫他直接送回去吧。我怕他说不清楚。”儿子跟齐家姑娘的事不好再让别人知道,过的嘴多了,哪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还是写信好些。

    白嬷嬷赶紧打发丫头将笔墨纸砚摆了出来,“夫人……别着急,事情已经这样了,再急也没用。”

    楚夫人叹了一声,一边研磨一边吩咐:“去把几位少爷都请过来。我有话要说。另外……跟家里的下人都吩咐下去,把嘴闭紧了。齐家姑娘是给义儿定下的媳妇,老四的媳妇是林家的二姑娘……”

    白嬷嬷想起那位二姑娘,微微的叹一口气。四少爷这次算是捡到便宜了,得了这么一个好人儿。

    四爷刚回来,见是楚夫人召唤,也就没耽搁,就直接起身过去了。女眷那边的事,还真没这么快传出来。不过是知道了恒亲王侧妃小产的事而已。

    等他到了的时候,金守仁和金守礼已经到了。

    楚夫人从内室出来,将一封信给了白嬷嬷:“快点送回去。”

    白嬷嬷赶紧接过来,低头退了出去。

    楚夫人这才将大殿上的事情给三兄弟说了一声:“……我就是不跟你们说,这事转眼就传开了。所以,还是先交代一声,省的到时候人家问到你们跟前,你们也好知道怎么对答。当时老大去下定……那是帮老二去的。老四的亲事,这次回京咱们就定下来。这不能再更改了。就是林家的嫡女。”说着,看向四爷,“你是个懂事的孩子,那林家的二姑娘也是个好的。不算是辱没了你。”

    四爷其实心里是惊了一下的,这边自己还没想出办法来呢,这疑似未来丈母娘的甘氏就来了这么一手,直接将事情给定下来了。楚夫人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想叫楚夫人当众点头,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这位甘侧妃倒真是费心了。

    只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才会把亲生女儿的终身定给一个庶子。

    这事情巧合又顺理成章,叫人不得不想,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隐情。

    就比如这次事件的□□是甘侧妃小产了。她不仅在除服礼的时候小产了,还偏偏是端亲王的侧妃给害的。而这个侧妃又偏偏是跟林家有些瓜葛的齐侧妃。

    心里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四爷起身,恭敬的道:“儿女婚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母亲觉得合适,那自然是合适的。”

    楚夫人对于四爷的态度很满意,本分又知道进退,这才是庶子该有的样子。

    金守仁则不自在的动了动,轻声问道:“那这……齐家能答应婚事?”他真没往别的地方想过,就想着那姑娘要是守一辈子寡,也挺可怜的。

    金守礼脸上扬起笑意,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道:“齐家什么门第,咱们家什么门第。给二哥……也不算辱没了她。二哥在的时候,过目成诵,谁不赞一声英才……二哥匹配不上这样的姑娘吗?将来大哥的儿子,不论嫡庶,过继一个给二哥,难道不行?”

    四爷心道,难道是老三也知道了金守仁跟齐家姑娘的猫腻了。要不然不会特意提出过继子嗣,而不是一肩挑两房。这就算是堵住了金守仁的后路了。

    事实上,过继子嗣比一肩挑的事,后遗症更少。一肩挑,是要乱家的。弄两个女人,两头都大,还偏偏得以妯娌相称。将来的孩子,一个父亲,却偏偏按礼法是堂兄弟姐妹。这分家的时候,嫡长子能占家业的七成,其他的才按照房头分。这么多的不公平,这不是擎等着闹事吗?

    所以,一肩挑这事是有,但更多的人家都是选择过继子嗣。

    平心而论,楚夫人心里何尝不是这么想的。等将来老大的孩子们都大了,选一个合适的,不论嫡庶,在她这里都是亲孙子。到时候过继给老二也是一样的。

    可谁叫偏偏是这个齐家的姑娘呢。本来就跟老大有些首尾,这要是背地里干出点丑事来,还不如放在台面上来呢。

    她此刻有些闹心的摆摆手:“这都是以后的事了……如今在外面,你们也别瞎晃悠,没事就在屋里待着。”

    三人这才躬身应是,从里面退了出来。

    “老四,我去后山钓鱼,你去不去?”金守礼拉扯四爷,“一起去吧,还有不少相熟……”

    四爷低声道:“谨慎些吧,这是做法事呢,你怎么会想着去钓鱼?你要听我的劝,就不如打发人买上几桶的鱼苗,放生吧!”

    金守礼一拍脑袋:“这就打发人去,真是险些被这些人给带歪了,坏了大事!”

    四爷这才对金守仁欠欠身,回了自己的屋里,见贵武在屋里等着,就问道:“怎么了?”

    贵武的脸上就带了笑:“恭喜主子,贺喜主子。”这边跟林家的姑娘有了私情,那边就有人将人直接给自家少爷送到了手里,这运气,真是叫人不由的不赞叹。

    “管好你的嘴!”四爷脸上的神色一点都不放松,“可是又打听到了什么事?”

    “少爷之前不是问过甘侧妃的事吗?”贵武收了脸上的笑,低声道,“了虚道长已经去给给甘侧妃诊脉了。太医不知怎的,在去后山的路上不下心给摔着了,连着去了三个,都是如此。所以,恒亲王这才请了了虚道长……”

    四爷心道,这端亲王又不是傻子,害的人家小产了还不算,就怕孩子保住了,一个劲的阻挡太医。这么低端又愚蠢的事,绝对不是端王干的出来的。这上上下下的都盯着呢,端亲王就是脑子里装的是浆糊,那身边的幕僚难道都是白痴。

    说来说去,这倒更像是恒亲王演的苦肉计。

    “今儿风大,在外面站了一天有点头疼。也不用请什么太医,就将了虚道长跟前的药童请来开两贴发汗的药,也就行了。”四爷想了想,就吩咐贵武。

    贵武先是一愣,少爷不舒服这当然是大事,刚要说下山去请大夫,心里一动,似乎有些明悟,主子也不是真不舒服,就是想请了那药童来打听点事。

    他领悟了意思,就赶紧退了出去。

    了虚道长的药童同尘,十四五岁大小,干干净净的,见人就带上了三分笑。说实话,这小子不像是小道士,道倒像是哪个商家的小二。

    进来见了四爷纳头就拜。四爷叫他起来,“别行大礼了,知道你师父是个忙人,我也不是大症候,你给瞧瞧就成了。”

    同尘恭敬的上前给四爷把脉,脸上的神情倒是正经了不少。

    四爷的鼻子微微动了动,同尘的身上有一股子药味,而这药味他还真能辨别的出来,要是没闻错的,这应该是给女子小产后调理的药。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甘侧妃的小产是突发事件,一个道士,怎么会提前准备产后调理的药。即便知道齐侧妃有孕,你也该是保胎药才对。

    除非,这老道事先就知道会甘侧妃会小产。

    看他是怎么知道的?

    若他是端亲王的人,并且是亲信中的亲信,那么提前知道端亲王可能会下手,这倒是勉强解释的过去。但如果真是这样,恒亲王又怎么会叫老道去给甘侧妃诊病。大夫,这必须是绝对信得过的人才行。他不认为恒亲王连这个老道的底细都摸不清楚。

    那么,真相只剩下一个,那就是这个所谓的‘小产’,只怕也是一场自导自演的苦肉计罢了。

    四爷收敛心神,开玩笑似得道:“你师父可是位远近闻名的大能,如今看你的样子,也是得了几分真传了。”

    同尘就将诊脉的手收回去,这位少爷的身体没什么毛病。但既然人家说着凉的,那就得按着着凉治。这些公子哥怕是想躲懒。他也不戳破,笑盈盈的道:“小爷这是笑话小的呢。就是会背两个常见的方子,平日里也就帮着师傅分拣个药材,哪里有什么本事?您这身子没大碍,只把老姜,浓浓的熬一碗汁水来,趁热喝下去。这两天别见风,就没有大碍了。”

    四爷点点头:“你倒是会取巧,用了生姜,横竖吃不坏。道长也是高人,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滑头的徒弟。小心我明儿去找你师父告状。”

    同尘呵呵一笑:“小爷何苦吓唬小的。小爷若是想求医,这强身健体的丹药,师父确实是有。只是最近不得闲,他老人家正忙着伺候贵人呢。等过些日子,小爷尽管上门……”

    四爷心里就有数了。这老道是恒亲王的人根本就没有瞒着别人的意思。像是丹药这么紧要的东西,恒亲王自然会防备端王下手,所以,老道更不可能跟端亲王有一点牵扯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叫贵喜给打赏了银子,送出去。

    等贵喜回来,却告诉四爷:“刚送到门口,就来了一个跑腿的小厮,听那意思,是叫同尘准备活血化瘀的药。就是小的这糊涂见识,也觉得这不对劲啊。这小产了,怎么会用活血的药?”

    是啊!怎么会用活血化瘀的药?做戏做全套,既然准备了小产后调理的药,又多此一举的做什么呢?

    要是给别人配置,也不用这么急巴巴的找人找到这里。

    四爷想不明通,就暂时扔下不想。不管怎么说,今儿这都是一件喜事。

    而林家此刻,老太太跟林长亘相对而坐。云氏左右看看,见这母子两人都不说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是防着自己呢。

    她站起身,低声道:“之前叫人在山下的庄户人家买了不少的果子来,我去端。”说着,就退了下去。

    老太太看着退出去的云氏,不满的道:“你看看她……当家主母都没有点主母的派头。子女的婚事她就是主动过问了,难道我还能不叫她坐在这里听着。”

    林长亘皱了皱眉:“当日甘氏在的时候,您觉得她不好。如今到了云氏身上,您又觉得云氏不好。那您对谁满意?对赵姨娘满意?也是,您除了赵姨娘和妹妹,您对谁满意过?”

    老太太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你这是怨我这个当娘的呢?”

    林长亘冷笑了起来:“甘氏是怎么走的?您当初又是怎么说的?当初信誓旦旦的话言犹在耳啊,娘!您可真行!”

    老太太的嘴角就抿了起来,狐疑的看向林长亘:“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娘有什么事瞒着我,是我不能知道的吗?”林长亘看着老太太,问了一句。

    老太太沉吟半晌,才道:“你也别总揪着过去的事不放。事情已经这样的,今儿这事……二丫头怨不到你我身上……”

    “只怕对朵丫头的安排,您是宁肯叫她埋怨您,也要给她更好的安排吧。您当初对儿子不也一样吗?宁愿落埋怨,但出手的时候您从来没手软过。到了二丫头身上,这是怎么了?您这心可偏的有点过了……”林长亘脸上的讽刺越发的浓烈了,“既然这样,以后家里的事,老太太就别管了。您只照管好妹妹和外甥女就行了。”

    老太太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长亘起身抬脚就走:“您认为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直留下老太太气的喘粗气。

    梅嬷嬷叹了一声,就上前给老太太抚胸:“伯爷就是一时的气话,您怎么还动了真气了?”

    老太太摆摆手:“我就知道……那甘氏迟早都是要离间了我们母子的情分……当年她进门的时候我就是这么说的……如今都这样了,她还是……祸水!祸水!”

    梅嬷嬷手一僵,真是说不上来谁是祸水。到底是谁把谁给祸害了,这还真是两说呢。

    隔壁的屋里,陈嬷嬷在窗口看着林长亘脸色不好的出去,才转身朝云氏点点头:“走了。”

    云氏叹了一声:“你现在就回府里去,跟二丫头将这事说说,也算是咱们示好了。”

    陈嬷嬷应了一声,才低声问:“那位甘侧妃……真不是……”

    云氏眼里的冷光一闪:“管那么多做什么?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管好你的嘴。”

    陈嬷嬷赶紧将脑袋缩了,出门的时候,正好碰见梅嬷嬷急匆匆的往出走。两人默契的结伴而行,但谁也不说回去做什么的。

    不用问都知道,梅嬷嬷是老太太打发出来急着回府给姑奶奶传话的。

    这天晚上,又下雨了。炭盆点起来,屋里还是觉得有些冷。

    林雨桐干脆叫丫头们将炕也烧起来,早早的窝在炕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快到子时的时候,风就刮了起来,树枝打在窗棂上,将人的好梦给搅了。她刚睁开眼,要起来喝口热水,就听见院子里有了响动,紧跟着外间的几个丫头也起来了。

    她干脆就坐了起来,披上衣服,将帐幔撩起来。

    “姑娘,您也醒了。”三喜披着夹袄,手里端着油灯就走了进来,随着她的进来,屋里一下子就亮堂了起来。

    林雨桐的眼睛眯了眯,得适应一下光线,这才问道:“半夜三更的,这是怎么了?”

    “陈嬷嬷回来了,如今正在换衣服呢。打发小丫头来,说是一会过来跟姑娘回话。”三喜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了:“梅嬷嬷也回来,直接去了春和苑。”

    春和苑是林芳华母女住的地方。

    林雨桐心里一惊,看来事情不小。她低声道:“打听打听那边都说了些什么。”

    三喜应了一声,叫了香梨进来陪着林雨桐,她自己则出去安排事情去了。

    陈嬷嬷来的很快,林雨桐叫她坐在炭盆边上,又亲自递了热茶过去。

    “不敢劳烦二姑娘。”陈嬷嬷嘴上客气,但心里却满意林雨桐的态度。这才细无巨细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跟林雨桐说了一遍:“……夫人让姑娘不要多想,那位四公子其实也是个好人选。这次虽是甘侧妃发难,对姑娘来说,或许就是因祸得福了呢……”说着,就不由想起那位甘侧妃……她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朝眼前的二姑娘看去。

    林雨桐刚开始自然是惊喜的,自己想破脑袋也没想到万全的办法能解决这婚事,可就这么叫她给撞上了?这未免太幸运!这边才压下心里的激荡,就感觉到了陈嬷嬷的打量,她才琢磨她刚才说话的语气,说到甘侧妃的时候,总带着几分莫名的意味。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若是父亲和夫人觉得合适,那便合适,万万没有我插嘴的道理。夫人能打发嬷嬷连夜跑一趟,这情分,我记下了。”说着,就看了满月一眼,“给嬷嬷拿十两银子来,再打发人亲自送嬷嬷回去。记得叫人把火炕点起来,明儿再请了大夫给嬷嬷瞧瞧身子,可别着凉了。”

    满月应了,陈嬷嬷的心里就越发的自在了。

    送走了陈嬷嬷,三喜就回来了:“……外面伺候的丫头听不清楚,但姑奶奶高声骂人的话,她还是听了几耳朵。姑奶奶骂那个甘侧妃……什么贱人就是贱人,对亲生女儿都狠得下心……说什么贱人的报应,小产了活该之类的话……”

    三喜的话没有说话,林雨桐瞬间就僵住了。

    这些话连在一起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林芳华要对一个没有交集的人大骂贱人?为什么说对亲生女儿也狠得下心?

    甘侧妃……亲生女儿……原主的生母甘氏……

    这些断断续续的信息,像一条链子一样在林雨桐的脑子里给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