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五章:幻形戒---女儿身?

第五章:幻形戒---女儿身?

        “到了,您请!”小二推开房门,清秀的面容没有一丝表情,只是妖雪冶还是捕捉到了他眼底深处的厌恶与蔑视。

        走进房间,妖雪冶略略看了眼整个屋子,视线定格在屏风后安置的大木桶上。衣衫褪下,绕过木雕屏风,跨进木桶。

        萦萦水雾渐渐弥漫着整个房间,妖雪冶捧起温水细细洗去身上的尘土污秽,白皙似雪的肌肤重见天日。

        洗去一身风尘仆仆,妖雪冶伸手拿过屏风上挂着的素白长袍,按照方才脱衣的步骤一件件穿戴整齐。

        末了,视线随意扫过全身,最终落在右手中指上的一枚镂空戒指。方才老者看似隐蔽的眼神可没有逃过他的双眼。看他的样子八成是见过这枚戒指!

        略一迟疑,妖雪冶举步走到边上的镜子面前,抬手缓缓褪下戒指。果不其然,戒指才刚脱离手指,镜中的修长身躯就开始慢慢有了变化。

        玉指抚上微凸的胸前,手中传来的柔软触感让她知道这并不是梦境。不明意味的看了眼帝都方向,妖雪冶重新将戒指戴上,眼睁睁的看着镜中的‘她’再次变成‘他’。

        看来她猜得没错,这是一枚---幻形戒!只是……….

        对于这枚出宫前就一直戴着的戒指,她根本找不到有关它来历的任何画面。明明身为女儿身,为何非要以男子的身份活着,给她戒指的人到底意欲何为?

        看了看时辰,妖雪冶收回心思,细细查看一番,并未发现不妥后,循着来时的路走下大厅。

        大厅中,少年早已在妖雪冶上楼的时候,重新叫了一桌饭菜,师徒二人在饭菜上齐的那一刻便开始了今日的抢菜风波。

        “呀呀呀!!!师傅!!你怎么可以这样???那是我先看中的!!!”少年的怪叫声不断在大厅中响起,惹得众人直翻白眼。本就喧哗的大厅经他这么一叫更加的闹哄哄。

        “哼!那又怎样?要懂得尊师重教懂不懂????”老者牛哄哄的打一响鼻,不屑的撇撇嘴,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是是是!师傅您老教训得是!可是伟大的师傅大人,请问您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老话?尊老爱幼啊!您徒弟我今年可才十五岁!”

        “哎耶耶耶!你这臭小子也知道有这句老话啊?你师傅我今年可已经几百高龄了,你怎么不懂得让让我老人家?”老者对他的话嗤之以鼻,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岁数大了,不过显然在这个时候高龄也算是个好处。

        当然,为了不吓着他,老人并未将自己的真实年龄告诉他,因为以他的实力,若是说出真实年龄会有**烦的!

        所以,悲催的少年根本还连自己的师傅具体多少岁都不了解。

        “.......呕~”少年满头黑线,撇过脑袋,装出一副‘我被打击了’的呕吐样子。

        “诶耶!你这臭小子,你这什么表情???”老者扬手狠狠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记,趁着没人和他抢食物,飞快的夹起一块肉塞进嘴里。

        “师........”少年捂着脑袋硬是挤了几滴眼泪,眼泪汪汪的抬起头来,希望博到一点点同情心。然而还未等他说完,所有的话都已毫无预兆的梗在了喉咙里。喧闹的大厅在经过一*整齐划一的倒吸声后,陷入了一片死寂。

        “咦?”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安静,老者感到无比的疑惑,顺着所有人的目光回头望去。接着,双眸霎时暴突,嘴里的烤肉不知不觉掉落地面。

        只见,楼梯口处,一名大约十一岁的少年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绝美的瓜子脸上,柳眉似剑斜飞入鬓,凤眸上挑带媚柔似水,鼻梁高挺翘立,薄唇似樱红润饱满,下巴线条柔美。

        肌肤白皙胜雪,修长俊挺的身姿高挑玉立,周身散发着如仙的飘渺虚无,还带着点点似妖的妖娆魅惑。两种不同的矛盾风格被她完美融合,表现得淋漓尽致。

        相信若不是那双太过美丽罕见的美眸,老者几乎不敢将方才的乞丐与眼前这个美得不像人的家伙联系在一块。

        而最让他吃惊的不只是她倾国倾城的容貌,而是,从她的容貌中他可以清楚的捕捉到另一个人的身影!

        思及此处,老者习惯性的扫向妖雪冶的侧脸,接着一缕疑惑渐渐浮上心头。双眼更加专注的将她从头扫个遍,似是想要证明着什么。

        人类?真的是人类?

        怎么会?

        难道是他猜错了?不可能啊,若不然她怎么会有紫幻(妖雪冶手上带着的那枚戒指!)?

        而老者当初之所以会注意到她,也是由于这枚紫幻戒。

        直到妖雪冶坐回位置,少年还是没从方才的冲击中回神,傻愣愣的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雪肌玉颜。心,不规律的跳动不已。更奇怪的是,看着眼前的这张脸,方才好不容易压下的一股仿佛来自远古的悸动与呼唤竟再次从灵魂深处传来。

        随着妖雪冶的入座,众人心下已了然了几分。想不到刚刚她掩在灰尘下的脸竟是这般的惊心动魄,摄人心魂。

        感到最不可思议的还要数方才送她回房的店小二,此时他真的怎么也无法相信之前还摔得毫无形象可言的臭乞丐,与面前这个高贵典雅犹如谪仙临世的少年竟是同一个人。

        “咳!”发现妖雪冶宛若失去灵魂的美眸扫来,老者缓了缓心神,掩饰性的干咳一声,黑眸移向别处,不敢再看这张美得天怒人怨的雪颜。只是眼角视线还是不受控制的直往那瞥。

        在这样安静得诡异的环境,老者的那声干咳显得特别突突,不止唤回了众人的心神也唤回了少年飘远的神思。

        反应过来方才的所作所为,少年飞快的低下头颅,白玉微瑕的俊颜腾的一下爆红起来,双手局促不安的放在膝盖上。如谪仙临世的她让世人只能仰望膜拜,仿佛多看一眼都是对她的亵渎。他方才怎可那般无礼?他怎可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的面容失神呢?少年一时间深陷无尽的自责当中。

        许是少年周身散发的对自己强烈的谴责太过浓郁,使得老者一下子就将视线移到了他的身上。

        “哇哇哇!臭小子!你不会是思春了吧?怎么一下子变身小媳妇了???瞧瞧,这小脸多红啊!”当看清少年此时的样子,老者瞬间从位置上蹦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煞有其事的哇哇怪叫。

        “师傅!!!”少年糗迫的捂住脸颊,怒吼。狭长的凤眸偶尔流过丝丝危险的幽光。

        “好好好!为师不说!为师不说!”捕捉到那暗含危险的幽光,老者立即噤声若蝉。他这徒弟发起火来那是不得了的!对付他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明刀明枪的报复他那是不要紧,最怕的就是他会暗地里使坏!万一一不留神他的宝贝财产出个什么意外,那样叫他下半辈子怎么活?

        呜呜、说起来他真的可以算是世界上最惨的师傅!!毕竟,还会有谁像他这样被自个徒弟克得死死的?最关键的是,还是他自个送上门找虐!!!要是早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他保证非但不会送上门强逼收徒,还会巴不得有多远躲多远!!!

        怨念低气旋不断萦绕在老者的周身,老者的面部表情那是要多可怜就多可怜,要多哀怨就多哀怨。

        而造成这一后果的少年则对这一幕视而不见,微微抬起脑袋看了眼妖雪冶又迅速低下“那个......方才,是在下失礼,在.....在下土卿昶(chǎng)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听闻这方的动静,所有人都竖起耳朵聆听妖雪冶接下来的回答。毕竟大陆上能拥有如此罕见的气质容貌的人他们闻所未闻。

        意外的是,回应土卿昶的却是一阵沉默,再看当事人竟然若无其事的拿起了茶杯浅酌起来,从容不迫的模样看得众人又是一呆。

        “呃、在下土卿昶,不知兄台如何称呼?”土卿昶迟迟等不到回答,再次重复了一遍,视线紧紧落在妖雪冶的脸上。

        妖雪冶瞥了眼土卿昶,将视线再次落在窗外,没有回答的意思。

        土卿昶疑惑的视线投向老者,老者耸耸肩,同样回以一个疑惑的眼神。

        “诶,师傅,你说她不会是哑巴吧?”又瞥了眼妖雪冶,土卿昶(chǎng)将脑袋凑到老者面前,小声询问。

        “我怎么知道?不过,八成有可能!?”老者小心翼翼的朝那方瞄了眼,微微点头。

        众人竖起耳朵听到的就是师徒俩这两句对话,不由得又看了妖雪冶好几眼,纷纷聚头焦耳小声议论起来。

        “哑巴?听到没有,是哑巴耶!真是太可惜了!”

        “是啊是啊!要我说,上天还是公平的!”

        “没错!不过好可惜啊!这么一个如仙的少年竟说不出话来!哎......”

        “真不知道创世神大人是怎么想得?给了她无与伦比的容貌却忘记赐给她声音!太遗憾了!”

        一时间,无数同情的视线纷纷落在妖雪冶身上,而当事人却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似乎与世隔绝一般,遗世孤立的背影让众人心疼不已。

        土卿昶听着耳边传来的议论声,心尖止不住的泛疼,脑袋莫名生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想法。

        “小兄弟,你放心!老头我就算倾尽一生心血,也一定会找到治好你的办法!”老者同情她遭遇的同时,豪气干云的保证到。

        老者的话一下子就将土卿昶心中的希望之火点燃,一拍脑袋,惊呼起来:“对啊!我怎么给忘了?你放心!师傅他虽然平时抠门了点,脾气坏了点,脑袋有时糊涂了点,整天以整人为乐以外,他的医术还是无人可比的!有他在一定可以让你重新开口说话的!!”

        徒弟啊!!!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老者欲哭无泪,周身才刚消散不久的怨念低气旋再次将他团团裹住。

        听到这里,妖雪冶知道他们是彻底误会了,不过她并没有要开口解释的打算,反正误会就误会她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老者看着眼前双眸始终不离窗外的少年,止不住好奇的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当看清西南方某处光芒大放的高峰峰顶时,心下已了然几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