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十一章:火烧御膳房

第二十一章:火烧御膳房

        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土卿昶慢慢睁开眼,刺眼的光线直射眼底,让他忍不住眯起了双眸。

        微微起身,妖雪冶等人已经在不远处准备早餐,想起昨日的那个梦土卿昶不由得愣了愣,虽然知道那只是梦,可是心底的欢喜雀跃到现在还是无法平息。

        “还愣在那里作甚?还不滚去梳洗梳洗,等会就要上路了!”看见土卿昶还在发呆,慕容方朝着他大吼了一句。手下一个不小心直接将整罐的盐巴倒进了刚刚煮好的兽肉汤内。

        一时间无数双几乎可以杀人的视线汇聚在他的身上,惹得他一阵冷颤“呵呵......意外意外!”

        吃过了早餐几人继续赶路,只是土卿昶似乎还沉浸在那场梦中无法自拔,而水氮然也几乎与他的情况一样。

        自从上次做了那个梦后,每天夜里只要一睡下,就会被拉进梦境里,做着各种古怪的梦,有欢喜,有哀愁,有落寞.....唯一相同的只有画面中的人物。

        一路上,由于有土兆杨的存在,一切变得很平静,就连森林中的魔兽们都似乎明白什么叫趋吉避凶,远远躲着几人的队伍。而他们不知道,这不是什么魔兽懂得趋吉避凶,而是某人身上散发的灵魂气息太强大,让它们感到深深的恐惧。

        在经过一个多月的赶路,一行人如约到达了月都。刚一进城,水氮然三人就被自家派来的家丁迎走,只有土卿昶看着眼前的家丁一点喜悦都没有。

        “三少爷,家主请您回去!”管家恭敬的对着妖雪冶几人行了一礼,虔诚的看着土卿昶缓缓说道。

        “是啊!昶儿,你就回家看看吧!”土兆杨跟着起哄,希翼的双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土卿昶。

        “六殿下,我们还是尽快回宫吧!相信皇上一定很想你!”土卿昶没有理会他们的劝解,扭头看着妖雪冶,说完跟着她向皇宫方向走去。

        “三少爷,家主真的很想您,请您跟奴才回去吧!?”管家不甘心的拉着土卿昶的手掌,眼中一片焦急。家主这次可是下了死命令,若是带不回他,他可就得卷铺盖滚蛋!

        “老人家,您老是不是认错人了?在下乃是一介草民,哪里敢担当您老这句三少爷?”对于这平日里时常欺负他们母子的势利眼,他实在摆不出什么好脸色。

        这一番连讽带刺的话语惹得老管家脸色微变,却只能硬生生忍下。

        狠狠甩开老管家的手,土卿昶不屑一笑,无情的转过身,眸中在这一刻竟闪过一丝快意。

        愣愣的看着那人越走越远的背影,老管家颓废的跌坐在地。一切都完了!

        宫门口,一道焦躁不安的身影来来回回的踏着步子,眉宇间的神色甚是复杂。有欢喜,有担忧,有不敢置信,有怯弱退缩。

        “父皇!”妖若裕一声轻唤,心疼的看着那人削尖的轮廓,那张仿若一瞬间苍老了好几十岁俊颜根本没有了往日的风采。

        “冶、冶儿?”颤抖的手抚上妖雪冶的两颊,妖天温甚至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任何人。

        这就是他的冶儿吗?……

        肌肤白皙胜雪,修长俊挺的身姿高挑玉立,如仙飘渺虚无,偏又带着点点似妖的妖娆魅惑。

        狭长的凤眸犹如深潭般深邃无边,却又仿佛失去了什么,死湖般沉寂,虽然不像他所想的那般明媚光鲜,却摄人心魂。

        这就是她的父皇吗?……

        昔日俊美无双的妖媚容颜何时已染上了岁月的风霜,仿佛历尽了千万年的光阴,瞬间苍老了好几十岁。

        面对朝臣时的凌厉鹰眸只在她的面前卸下伪装,慈祥而怜爱,如视珍宝,浑身散发着‘母性’的柔和光辉。

        ——这还是朝堂上威严霸气的邀帝吗?

        “父、父皇.....”不习惯这个词汇的妖雪冶断断续续的吐出这三个字,空荡荡的心不可抑止的闪过一丝快到察觉不了的复杂。

        “哈哈哈!”闻言,妖天温突然放声大笑,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悄然滑落,双眸却在笑声未断之时慢慢闭合。

        “父皇!!”只来得及一声惊呼,妖若裕眼睁睁的看着他不堪重负的身子渐渐倒下,却来不及伸手。

        未曾想到的是,在他离地面只有一厘米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臂揽住了他滑落的身子。

        ————

        天宸宫,妖雪冶安静的守在床边,目光时刻不离床上的英俊容颜。身后妖若裕顶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凤眸,如雕塑般一动不动。不远处土卿昶与慕容方和土兆杨三人安静的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他们沉默的脸颊。

        不知过了多久,在众人的注视下,那双狭长的凤眸抖了抖,一睁开,入眼的是一张令他朝思暮想的倾国雪颜。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那人竟抱着妖雪冶放声大哭,这哭声透着释然,透着委屈,透着无法言说的喜悦。仿似在无声的诉说着这些年来他的所有等待。

        妖雪冶抬了抬手,最终还是不知该将手落在何处,只好默然的垂下手臂,放任他的失声痛哭。

        慢慢的,哭声小了下来,妖天温的双目再次缓缓闭上。妖若裕等人在他放声大哭的那一刻就已无声的退了出去,因此屋内只剩他们两人,他响亮的呼噜声在这样寂静的环境中显得特别突出,夹杂着刚哭完的抽噎声。

        轻轻将他放回床上,妖雪冶依旧坐在床边等着他的再次苏醒。这次的冲击或许对他来说太大了,他憔悴的俊颜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不难看出他这段日子所过的艰辛,悲喜交加下,她知道她该给他点时间适应。

        ——————

        当妖天温再次醒来之时,已经是三天后的夜里,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妖天温全身被幸福满满包裹。

        看出她的疲倦,妖天温止不住心疼的抚上她的脸颊。

        他的举动瞬间惊醒了沉睡中的妖雪冶。

        “父皇!”淡淡喊了他一声,‘父皇’这两个字也越叫越顺溜,妖雪冶伸了伸懒腰,坐直身子。

        “冶儿,父皇这是在做梦吗?”若是梦他真的希望永远不要醒过来!直到现在他还是无法相信,这些年来那个最难实现的愿望终于成真了!

        “不是!父皇,你饿吗?”妖雪冶摇摇头,瞥了眼安安静静的四周,开口问道。

        “恩!我这一觉是不是太久了?我都饿得腿软了!”妖天温老实的点点头,颇有些撒娇的意味。

        “不久!才三天!”妖雪冶淡淡的转过身,似乎打算去找食物给妖天温。

        “什么?三天?冶儿,你不会也守了我三天吧?”妖天温大吃一惊,想起她疲惫不堪的雪颜,不确定的问道。

        “你说呢?”妖雪冶不答反问,起身朝着御膳房走去。

        “等等我!”妖天温猜到她的目的,急忙从床上爬起,由于饥饿过度脚下一个跄啷差点摔到地上。

        扶住又差点摔倒的妖天温,妖雪冶放慢脚步,带着他一起走向御膳房。

        当看着眼前的御膳房,妖雪冶又开始犯难,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厨房,相信若不是妖天温,以她路痴的程度恐怕就连御膳房都不可能找得到!

        妖天温也属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当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做饭。

        回想起之前土卿昶几人烤肉的画面,妖雪冶试着自个生火。

        然而,火是烧起来了,却差点把厨房给烧了!

        “我来吧!”扑灭了火星,妖天温满头黑线的接下了生火的活计。

        妖雪冶看着越燃越旺的火堆,手下的动作也没停,首先将所谓的大米尽数倒进了锅里,接着将一切可以吃的东西一股脑全丢了进去,看得妖天温嘴角眉角一块抽了起来。想提醒她,却又在看到她一副认真的模样后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最终导致的后果就是,御膳房不负众望的烧了起来。

        “妈呀!快!御膳房着火啦!快来救火啊!!!”

        “来人!快来救火!!!快!!!!”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皇宫喧闹起来,各个狼狈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向这里,拿着水桶开始了救火活动。

        “怎、怎么回事?”被妖若裕留在皇宫的轩辕鸿锦几人一闻这方喧哗的动静和天边火红的烟雾,急忙跑了过来。

        妖雪冶两人早在御膳房着火的时候就齐刷刷的逃到了外边,呆呆的看着火星漫天的御膳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是有人偷袭吗?”土兆杨慌忙问道,两眼环视周围一圈。

        “没,我们刚才只是.......想煮顿饭吃......我饿了!”妖天温弱弱的回道,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惨况真的是他俩合伙造成的。

        “什么?你们这是在煮饭?开什么玩笑?你们这简直就是单纯的火烧御膳房!!!!”土卿昶几人齐声大吼,一脸鄙夷。就说嘛!哪有谁搞偷袭会选这御膳房,这简直就是典型的吃饱了没事干!!

        妖天温自知这些解释在眼前的证据下,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只有用沉默代替了所有的回答。

        经过众人其心协力的救火行动,虽救火及时没有造成更大范围的火灾,但是御膳房还是被熊熊大火烧得一干二净。

        有此经历,众人也不敢让这俩灾星再踏入煮饭的地方一步,二话不说,立即另开小灶为妖天温解决温饱问题。

        “皇.....皇...上!....皇....上!”温柔似水的柔美女声断断续续的传来,伴随着主人时不时的轻喘。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