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四十二章:敢情最迟钝的在这呢!

第四十二章:敢情最迟钝的在这呢!

        小心翼翼的走了一会,妖雪冶和辛语蓉终于来到木屋前,只是木屋门前还站着五、六名不动如山的守卫。神识探去,妖雪冶明显发现屋内各个角落也藏着几名实力更高的宗级中年男子。

        “怎么办?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二叔那边估计也差不多了!”辛语蓉来回看了看,问的同时,还不死心的劝着妖雪冶回去。估计,若是二叔回到那里没看到人会杀了她的!!

        “你先在这待着,别出来?本王自有办法进去!”妖雪冶压根就没把她的劝诫放在心上,想了想,压下犹有些不安的辛语蓉,脑袋飞快的运转着,薄唇微扬,已有了主意。

        “诶、你……..”辛语蓉本想制止妖雪冶的举动,却连她的衣角都摸不到,只能站在原地捶胸顿足。这下不被二叔骂死才怪!!

        这方,妖雪冶身形极快的蹿到边上一名昏昏欲睡的黑衣人身后,一手刀下去迅速将他劈晕,拖到一处极为隐蔽的树丛后,将他身上的服饰脱下,那一阵令人作呕的汗臭味霎时让她皱起了眉头,费了好大劲才硬逼自己套上,临了奉上一刀,将他送上西天。

        幸好妖雪冶的身高本就比一般的男子略高几分,大多数黑衣人的衣服都穿得了,除去体形纤细外倒不难被人发现端倪。

        穿好衣服,为了不引人注意,妖雪冶特意用从慕容方那学来的秘法暂且将自己身为精灵的标志隐去,再用自己炼制的易容丸将倾国倾城的容貌易容成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样子。这才从树丛后走出。

        “站住!!”走到木屋门口,妖雪冶便被守卫拦下,一双双眼睛戒备满满的落在她的身上。

        闻言,妖雪冶停下脚步,大大方方的任由他们打量。

        而辛语蓉见到妖雪冶的那一刻,诧异无比的睁大双目。虽然她的样貌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她那双冰寒洞彻的魔瞳中她依旧能一眼就看穿她的身份。

        真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无脑?竟然敢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跑到人家面前去!真是服了!!

        “你是何人?我怎么没见过你?”其中一名守卫将妖雪冶看了个来回,这才傲慢的问道,眼中的戒备并没有散去分毫。

        “相爷得到消息,逍遥王近几日会派人前来劫人,特意差遣我来看看人质是否有何差错!”妖雪冶淡定的随口回道,没有表情的脸上使他们无法看出丝毫端倪。

        “可有令牌?”另一名守卫还是没有由于她的话而放松戒备,两眼直盯妖雪冶淡定的面容。

        令牌?妖雪冶也没有由于他的话而感到慌乱,从容的从怀里掏出一块刻有相府专属标志的令牌,递了上去。还好方才从那人身上搜到了这枚令牌,否则真要穿帮了!不过,不知道他们的令牌是否一致?

        想罢,妖雪冶脸上不动声色手里却暗暗凝起魔幻力,眸底冷芒一闪而逝,随时准备应对即将而来的种种可能。

        好在他们将令牌翻看了一遍,在妖雪冶忐忑的等待下,几名守卫就把令牌递回到她的手中,让开了一条小道,眼中虽还有些狐疑,却也点点头,允许她进入:“进去吧!”

        五人的狐疑也不是全无道理,虽然妖雪冶的样貌经过易容丹的改变,变得很普通,但是她一身独特的气质,却还是使人想不注意到她都不行。而从令牌边角上的符号来看,她又只是一名和他们一样普普通通的暗卫,能不觉得奇怪才怪!

        收好令牌,妖雪冶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辛语蓉藏身的隐蔽角落,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呆在那里等他们就好。

        接收到妖雪冶眼神里透露的讯息,辛语蓉不再乱动,乖乖的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方才那惊心的一幕害她差点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幸好惊险很快过去!不然,她不敢保证不会直接跳出去!?

        才刚推门进去,妖雪冶就敏锐的察觉到,有好几道探究的视线自各处朝她看来。为了不露出破绽,妖雪冶只好冷冷的看了眼被绑成一团的人质们,没有靠得太近。同时在心里暗暗盘算着如何将他们六人救出来。

        若是硬拼肯定是不行的,想在不暴露实力的情况下,将他们制服且不发出动静显然不太可能!

        更何况,施然年迈的双亲本就不好的身子,经过这些日子的折腾,每况日下,一日不如一日。更不用说他们已有身孕的孙媳妇。看来看去,人质里身体状况较好的也就施然的那一双儿女,就连施然的妻子看起来情况也不大好,时不时的咳上一咳。

        所以在硬拼的情况下,他们四个行动能力不便的人,很容易走散或被逮到,再次沦为威胁他们的人质。

        妖雪冶的到来让施然的家人们明显瑟缩了几下,从他们身上的伤痕可以看出这些日子他们过得明显不太好!

        即使妖雪冶走了几步就停下不动了,但施然的家人们已然把她当成了那些黑衣人的同党,恨不得一起上前将她撕碎,只是这些日子所受的苦实在太多所幸没有人员伤亡,但,他们也知道一旦抓住了施然,他们的利用价值便消失殆尽,最终还是难逃死亡的命运。

        不过,有句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可以多活几天,谁也不会放弃!所以,即使他们有多怨恨,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可惜了还没出世的孩子!

        被一双双怨恨的眼睛盯着,妖雪冶非但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低头思索了起来。

        看来,得等冥他们那边准备好了才能动手!

        正想着,突然一股烧荒草的味道自空气中弥漫开来,其中还夹杂着一种好闻的清香扑鼻而来。闻到这熟悉的味道,妖雪冶薄唇微微勾起一个清浅的绝美弧度,霎那的风华无人看得见,只因…….

        好吧!她的样貌貌似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好香的味道啊!这是什么味?好像从来没有闻过?”守在门外的其中一名守卫还不知道危险正在慢慢临近,犹还在感叹着那股令人垂涎三尺的甜腻清香。

        “是啊!是谁在做什么吃的吗?这味道真是快馋死我了!”另一名守卫大有同感的直点头,甚至将烧荒草的味道想成是人家在做吃的。

        “你白痴啊!这次来的全是些不会做饭的大老爷们,唯一是女人的也就只要里头的其中四个,哪有人做饭做得这么香?再说了!现在又不是饭点,谁会才刚吃饱就去做东西啊!!….不好!!!”一名守卫明显阅历较深,分析到最后,立马察觉到不对劲,脸色瞬间大变。

        “糟了!肯定有人闯进来了!快传令下去,加强戒备,多派些人手来这里,一定不能让里头的那些人出什么事?”木屋内原本隐在暗中的几名中年男子,显然身份比一般的黑衣人更高,察觉出异常后立马现出身形,跑到木屋门前对着守卫的五名黑衣人命令道。

        “晚了!”妖雪冶慢慢从木屋内走出,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十来名黑衣人,淡漠无波的表情浮动着一丝淡到微不可查的嘲讽。

        “你是…..”众黑衣人‘谁’字还未出口,冥等人的身影已经突突的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二叔!”看到冥的出现,辛语蓉立刻走了出来,站定在冥的身边,一直七上八下的那颗心终于落回原处。

        冥责怪的戳了戳辛语蓉的脑袋,应该是还在怪她没拉住妖雪冶。

        辛语蓉心虚的低下头,任由他的手在脑袋上兴风作浪,不敢反抗,嘴里却是小声嘀咕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臭脾气!谁拉得住她啊?”

        “你啊!等会再找你算账!”听到辛语蓉的小声嘀咕,冥无奈的摇摇头,想起还有正事要办,只好先将她的事放在一边。率领着众暗卫跪到妖雪冶的面前一一回禀,过程中一眼都没有看向身边那十来名黑衣人,将他们忽视个彻底。

        “禀王爷!属下幸不辱命,已将事情一一办妥!外围的黑衣人都已全掌控起来,等待王爷的定夺!”

        “做得好!”妖雪冶赞赏的说道,目光投向呆住的数十名黑衣人。

        十来名黑衣人霎时蒙了,不敢置信的看向妖雪冶,没有料到眼前人竟会是传说中的逍遥王---六皇子!

        惊骇过后,几名中年男子又察觉到了不对劲,为什么他们会对他们不管不顾?

        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才这般有恃无恐吗?

        还有!他们刚刚说外围的人都被他们控制起来了?

        怎么可能?此次相爷派来的人数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就算他们实力高强,也不可能在制服他们的时候不发出任何响动!!更别说,是在两方的实力都差不多的情况下,想要获胜除非是以多取胜!

        不过,这里四周并不宽敞,如果他们真是以多取胜,一旦有那么多人闯进来他们不可能会发现不了!

        难道!…………

        越想越心惊,几名中年男子脑袋飞快的运转着,这件事怎么看都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

        突然间,几名中年男子脸色‘刷’的白了一片,一脸震惊的呆愣在原地。

        原来,方才几人思来想去,幕的脑海中忆起两年前他们和某些人合伙耍的一阴招,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毕竟艾草的味道他们有过一次经历的人,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更何况,艾草的作用他们亲眼见证过了,怎么会不多长个心眼?

        但是,思来想去,除了这个他们还真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做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敌人控制起来,再将他们打个措手不及的地步。

        况且,就算真的是艾草的话,艾草也对战士起不了作用,这次的活动派来的人,除了少数几名留作底牌的魔法师外,大多数都是以战士为主,若是真有打斗,他们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听不见。

        然而,他们绝想不到的是,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事,在妖雪冶身上全都会变成可能!所以当几人将信将疑的试着调动体内的斗气之时,就发现了体内的斗气竟纹丝不动。也就是说,没有了斗气,他们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变成了一个形同废人的普通人。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从一个战士一瞬间变成如废物一般的存在是个人都接受不了,这一事实让他们的心瞬间跌入谷底。所以,当几人缓过神,立刻狰狞的对着妖雪冶嘶吼。心中忐忑不安,甚至不敢想这一切只是暂时的,还是………永久!?

        “老大,你看!你总说我很迟钝,但敢情最迟钝的还在这里呢!”闻言,御突然傻乎乎的笑了起来,急切的向冥证明自己不是最迟钝的。而他的话差点让本就快崩溃的几名中年男子彻底抓狂。

        “御,你要知道,有些事知道了就别说出来嘛,这多伤人自尊,是不?”冥坏笑的挤挤眉,和御一唱一和合作得天衣无缝。

        “对对对!老大说得有道理!万一把人打击死了,还真是罪过啊罪过!”御想了想,英雄所见略同的狂点头,说出的话却不那么好听。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气得那几名中年男子差点吐血狂飙。而妖雪冶这方,众人看着他们铁青的老脸很无良的笑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议论的主题自然都是嘲笑他们的迟钝。

        “你们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2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