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五十一章:……..会是你吗?

第五十一章:……..会是你吗?

        漠然的收回落在妖若裕身上的视线,妖雪冶缓缓从床上站起身,走至桌边落座。

        倒了杯茶,喝了几口润了润喉,妖雪冶这才缓缓开口:“父皇说你这些日子似有什么心事,整个人消瘦了不少,担心你出事!所以,叫我来看看你!”

        听到妖雪冶的解释,妖若裕苦笑着摇摇头。这样说来,若不是父皇叫她来,她是不是就不打算来看看他?他真的这么无关重要吗?

        心,微微的泛疼,苦涩似乎从嘴角蔓延到了心田。

        “皇兄没事,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事情办好了吗?”隐下薄唇边的苦涩,妖若裕扬起头,走到妖雪冶的面前,对立而坐。回答第一句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

        知道他有什么隐瞒着不愿意说,妖雪冶没有再深究:“没事就好!我今天刚回宫,事情已经办好了,不用担心!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就先去父皇那,我有事与他说!”

        “…….好!”妖若裕艰难的吐出这一个字,别过脸,不希望眼眶里浮起的雾气被她发现。

        妖雪冶没有多想,放下茶盏,走出寝殿。

        默然的看着妖雪冶走远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妖若裕才慢慢站起身,轻轻地走到窗边,越过窗纱看向窗外的景色,眸中闪动几抹似忧、似愁、似欣、似落的神色。修长的指尖伸到半空中循着脑海中的记忆,描绘着一名拥有一张倾世雪颜的紫发少女的轮廓。

        你………..是谁?

        御书房内,妖天温坐在桌边认真的批阅着面前如山的奏折。以往还有妖雪冶可以帮他解决一点,如今妖雪冶总是东奔西跑忙得不行,害得他又得过起以前的老日子,每天被这些奏折忙得是焦头烂额。

        不行!再这样下去,他这条老命非得被折腾死不可!!一定要尽快把这包袱抛掉!对!一定要!!!

        想着想着,空气中蓦然飘来一阵沁人心肺的清冷莲香,嘴角诡异一勾,笑得像只狐狸。

        “父皇!”

        果然,下一秒,一名倾国倾城的绿发少年缓缓走了进来,清冷的声音随即飘进他的耳中。

        “哎呀!冶儿,你来啦!!”妖天温收起**的笑容,快步迎上,十分热情的将她拉到桌边,亲自为她倒了杯茶,亲手递了过去。

        对他的突然献殷勤妖雪冶心底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狐疑的接过他递来的茶水,鼻尖凑上去闻了闻。

        “你这小子!难不成还怕你老子我给你下药啊?!”看到她的举动,妖天温嗔怪的瞪了几眼过去。

        “你很聪明,这都被你发现了?!”

        “你…..!!”得到她的回答,妖天温差点暴跳如雷,好不容易才压制下不听话的脾气:“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真是个不可爱的家伙!”

        “是吗?这句话我经常听到,多谢夸奖!”即使很多人都没把心里的心思说出来,她也都猜得到他们都在心里怎么叫她。

        “好了!别想转移话题!!快从实招来!!”见半天都没聊到正题上,还差点被妖雪冶给带离主题,妖天温气呼呼的坐了下去,两眼恶狠狠的盯着对面一脸淡然的妖雪冶。

        “呀!这又被你发现啦?你真聪明!不过,……..我还真没什么好招的!”

        “什么叫没什么好招的?你身上的魔法天赋还没跟我好好说说呢!?”妖天温忍住跳脚的冲动,再次叫自己一定要冷静。

        “魔法?哦!如你所看,我是一名空间系加火系的魔法师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不会是脑子一放松就打结了吧?都跟你说了没事要多动动脑,免得脑袋太早退化,瞧瞧你现在才几岁的人脑袋就退化成这样了!……..”

        “停!!”

        还没等妖雪冶说完,妖天温头大的打了个手势,无奈的低吼出声:“别再试图转移话题!!我自然知道你是火、空间两系的魔法天才,不过……没了?”

        “没了啊!不然,你还想听什么?”妖雪冶摇摇头,看似无波无澜的雪颜下掩盖了一颗不平静的心,周身的冰寒气息无声的浓郁了几分。

        “还不肯说?我去年明明就看到你使用了光……….”话说到一半,妖天温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将剩下的话全都憋回肚子里,尴尬的笑开。

        即使他没有说完,但聪明的妖雪冶一下就明白过来他说这话的意思,顺便将他没说完的话给补上:“你去年明明看到我使用光系魔法了,是吗?”

        妖天温被她猜中心思,只能乖乖的点点头,不敢隐瞒:“嗯!去年,我有一天半夜里睡不着,想找你聊聊天,结果不经意撞到你正捧着你的光系魔法球埋首研究,许是太过专心以至没有发现我…….”

        顿了顿,发现妖雪冶眼神越来越危险,妖天温话锋一转,连忙抬手对天保证:“你放心!这件事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所以,你就开始将那些女人全塞到我府上?然后,让我通过她们拉拢他们背后的权贵家族,稳固我们妖氏世族?接着,顺理成章的继承你的位置,你好跑到一边逍遥快活去,对吗?”越说妖雪冶凤眸里流露出的危险气息越浓,身周散发的森寒之气给周围的事物均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将这些年妖天温的古怪行为连串在一起,得出了这个结论。

        “那个………你也知道父皇老了嘛!这不是为了能得到更好的休息才这样做吗,你该体谅体谅父皇的辛苦啊!?再说了,你这孩子的天赋那么强,如果你能继承大统那简直就是万民之福!看看如今不就是了吗?现在,外界拥戴你的欢呼多强烈!”妖天温缩了缩脖子,努力为自己辩解。这小子还不是一般的聪明!仅凭一点就把事实全猜了出来。

        “真是一顶好大的高帽子啊!”妖雪冶阴阳怪气的说道。

        此次,她双系天赋这条天大的消息早已被众人传得街头巷尾人所尽知,以往还仅剩的一些反对的风声也已经消声灭迹,不止在邀月国掀起了一场大风暴,就连另外两国也是家喻户晓,引起了不少高层人员的注意。想来,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那你……”一见妖雪冶的口头松了不少,妖天温立马趁胜追击。

        “那我还是不能答应!”没等他说完,妖雪冶直接将他要说的话堵死,雪颜微抬:“过些日子我想去皇家学院学习一番,你最好是别吵我!对了,施然那件事是怎么回事?”

        回来的路上妖雪冶也听到了不少传言,只是淡漠寡言的她不善与陌生人交流,听到的故事都虎头蛇尾,没一个详细的。只得到右相被斩,大皇子囚禁宗人府,皇后被废,囚禁冷宫等重要的消息。至于详细的原因,她到现在还有些搞不清楚呢。

        “唉、你自己看看吧!”妖天温像是早就知道妖雪冶会问一样,一早就把先皇的圣旨准备好,就等着妖雪冶回来。

        接过妖天温递过来的圣旨,妖雪冶展开一看,这才明白了整件事的经过。

        原来,与魏霜国关系密切的并非施然,而是另有其人!

        当年,右相的势力如日中天,朝堂上一半以上的官员都投到了他的门下,这让先皇察觉到了威胁,为了不让这颗毒瘤继续发展下去,先皇开始不动声色的暗中调查起右相,想抓住他的把柄,削弱他的势力。

        皇天不负有心,右相暗中与魏霜国相互勾结的事慢慢浮出水面,先皇得知这一切震天大怒,为了不打草惊蛇,派人暗中搜寻右相投敌卖国的罪证,决意趁此机会趁早将这心腹大患除去。

        未料,此事竟被右相得知,右相这才下定决心要对他出手。秉着先下手为强的至理名言,吩咐早已安插在先皇身边的万贵妃暗中投毒,再勾结霜帝,许下愿对魏霜国俯首称臣的承诺,让他派兵前来骚扰边界,将还是太子的妖天温引离京都,又施计把左相一派的注意力转移到别处。接着,神不知鬼不觉的慢慢将先皇控制起来,暗中杀害。

        事后,万贵妃不知所踪,连同那些与此事有关的御医和宫女太监们都全在一夜之间消失,使得妖天温想要追查也无从下手,最终直到这事不了了之。

        如今,这一重要物证重现人前,右相为了不使事情败漏,就买通了施然的一个手下,还将自己与魏霜国勾结的罪证全拿出,让其指控施然投敌卖国,好自己撇清干系。

        然而,世事难料,右相没想到这时候会杀出妖雪冶这匹黑马,将他的如意算盘一下打散,狗急跳墙之下,才冒险一搏,企图使当年的一幕重演,把妖天温就此除去,再名正言顺的扶持外孙大皇子继位,使其成为他把握朝政的傀儡。这也是当年他之所以没有趁机对年幼的妖天温下手的主要原因。因为当时的他手上还缺了一个筹码,而这筹码便是嚣张跋扈却又无勇无谋的大皇子。为的就是名正言顺的做皇帝背后的摄政王!

        然而,妖天温毕竟不是当年的先皇,他一早就料到右相会有如此一招,早前就准备好千里魔铃,以备不时之需。

        千里魔铃是一种魔法道具,用于千里传讯,魔铃并非一般的铃铛,它靠的是一种一般人察觉不了的电磁波达到传音的效果,若想感觉到魔铃发出的电磁波除非是达到灵级以上的强者才能做到。也正是四大家族的各位长老听到魔铃发出的电磁波,这才急忙通知左相,召集族人进宫营救。

        此铃是火家三长老也就是妖若裕的师傅-----皇家学院的副院长之一的火朱钦,早些年送给妖天温的。

        火朱钦不但是一名火系魔法师,还是大陆仅有的炼器大师之一。早前由于无意中发现妖若裕这块炼器奇才,这才起了收徒之心。

        “那施将军一家呢?”听完整件事的始末,妖雪冶把圣旨重新递给妖天温,开口问道。

        “事情水落石出,施将军已经官复原职,本来他是想等你回京,好亲自跟你道谢。不过,我想你应该没那么快回来,就先叫他们一家人先回边关!”

        “哦!对了,我给你准备了个好东西!”随口回道,妖雪冶恍然想起来找他的另一个目的,低声喝到:“还不出来?”

        话音刚落,一道黑色身影从殿外闪了进来,阴柔的俊颜仿佛为殿内增添了一丝光亮,细长的凤眸懒懒的眯起,状似不经意的扫了眼妖天温,薄唇抿了几分。

        “你是不是又皮痒了?”看出他对妖天温的轻视,妖雪冶狭长的绿眸微微眯起。不紧不慢的问道,危险意味渐浓。

        皓杰也就是蛟龙身子一紧,忍下心中的微颤,硬是别过了头,不回答,凤眸中的轻蔑倒也减少了几分。

        “冶儿,这是……???”被他们撇在一边的妖天温,这时也忍不住疑惑的问出声。从他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场可以感觉到他的实力必定不凡,只是为什么他好像对冶儿有所忌惮?还有,冶儿带他回来干什么?难道,他就是冶儿所说的好东西???

        “他是我刚收服的一头成年蛟龙,实力与小白一样都在七星神兽以内,我打算将他送给你,好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全,你快些把他契约了吧!”

        “什么?又是神兽?天啊!!你怎么与神兽那么有缘啊?”虽然,在见到皓杰的那一刻,妖天温多少猜到了点。不过,想是那么想,神兽哪是那么容易遇上的。所以,他又从心底否定掉这个可能,却不想妖雪冶的一句话再次肯定了他的想法。以至于现在妖天温只能用抽搐的嘴角代替所有的言语。

        确实!妖雪冶的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皓杰听到妖天温的话,赞同的点点头。

        “不过,………这份心意我也只能心领了!”震惊过后,妖天温看了眼皓杰,上前几步,抚摸着妖雪冶的脑袋,笑着说道。

        “为什么?”恍然间,妖雪冶忘记了要去拍掉那只在脑袋上兴风作浪的手,呆呆的问道,思绪却不知飘去了哪里。

        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人像这样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脑袋………

        是谁呢?为什么想不起来?幕的,一双沧桑的紫眸再次浮现在脑海……

        ……会是你吗?

        发现妖雪冶的失神,妖天温手顿了顿,垂头关切的问道:“冶儿,你怎么了?”

        “没、没事!对了,为什么你会那样说?难道,你不喜欢他吗?”缓过神,妖雪冶撇去心底那怪异的感觉,眼梢随意的扫过皓杰,薄唇微抿。不会是这小子又做了什么小动作,让他不敢收了吧?!

        看到妖雪冶的眼神扫来,皓杰浑身一震,颇为无辜的耸耸肩。与他无关哦!

        意识到妖雪冶误解了,妖天温连忙开口解释:“你先听我说!并不是每个魔法师随随便便抓一只魔兽都能与之契约的!契约的前提是:魔法师与魔兽的属性必须相同!否则,非但契约不了还会连累魔法师和魔兽受到反噬,轻则重伤,重则----死!蛟龙是水系魔兽,我又是土系魔法师,根本不可能契约得了!”

        再说了,魔兽野性难训,嗜血暴戾,就算要契约也要先请驯兽师将其驯化,否则魔法师也会在契约时受到它的精神攻击,遭到反噬。

        求点击!求收藏啊!!各位亲妈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