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六十七章: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第六十七章: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众人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心奇异的安定了下来。不知是为何,由始至终他们从未怀疑过妖雪冶说的话。

        这种既熟悉而陌生的信任感,妖雪冶似曾相识,脑海深处宛如划过了一丝亮光,虽瞬闪即逝,然,它的存在却不可抹杀。

        心情一放松,几人的疲倦再也掩饰不住,拖着疲累的身子,正要各自回府,却敏锐的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火辣辣的视线正一定不定的落在他们身上,身子一僵,僵硬的回过头,对上那双美轮美奂的寒瞳,呆了呆。

        瞅了老半天,妖雪冶终于将那道令他们心惊胆颤的视线移开,拧头轻嗤,在他们不明所以的空档抛下两个字:“乞丐!”华丽转身,留下一道令人咬牙切齿的修长背影。

        “啊!!!”

        数道不甘的怒吼平地响起,惊飞了无数鸟儿,‘哗啦啦’,一下子退了个干净,小树林再次恢复以往的平静。

        谁也没看到远处一对隐在枝叶繁茂间的淫邪凤眸…

        六皇子…果然是你!

        -----------

        裕琨宫:

        “殿下…殿下!王爷他们准备出发了!!”小安子匆匆忙忙的赶来告诉妖若裕自己探察到的事,由于跑得太急,整张脸涨得通红,猛灌了好几杯茶才喘过气来。

        “真的?那我也得快点了!”妖若裕美丽晶亮的凤眸眨了眨,喃喃自语,飞快奔向内殿抄起早就准备好的包裹,直冲殿外。

        “小心!”

        突然,一道身影出乎意料的出现在殿外,小安子只来得及惊呼一声,眼睁睁的看着妖若裕没头没脑的撞上去。

        ‘碰!’

        妖若裕就像撞上了一堵结实的墙壁,猛地反弹到了地上。来人或许是被小安子突然的大喊吓了一跳,没来得及躲闪也被撞得倒退了好几步。

        倒吸了口凉气,妖若裕悲哀的摸着鼻子,眼眶发酸。这两天怎么这么倒霉?

        “裕、裕儿?”

        闻声,妖若裕循着来人明黄色华丽的衣摆往上望,惊了惊,连忙自地上爬起,退后几步,屈身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免礼平身!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莽撞?”妖天温淡淡一挥,皱着眉头问道,显然对他有失礼仪的做法有些不满。

        “我…我…”妖若裕支支吾吾半天,不敢说出自己真实的目地,干脆话音一转:“不知父皇此番大驾光临所为何事?若是有何要事只管宣召儿臣便可,怎敢劳请父皇亲自前来?”

        “这里没外人,咱们父子俩的谈话不必拘于那些虚礼!其实,今天我来也没什么要事,昨日召你回宫,却不想突然被一些琐事绊住了脚,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你不会怪我吧?”妖天温笑脸盈盈的拉着妖若裕的手,走向殿内,没有再追问下去。其实,不必他多说什么,妖天温从他的眼神就能看明白一切。照此看,这小子还是没放弃啊…

        “父皇说笑了,儿臣怎敢生气?!父皇身为一国之主,日理万机,做儿子的哪能如此不孝?!”妖若裕黯淡的扫了眼学院方向,很想挣脱他的手飞奔到心中的她那边去,但是一点勇气都没有,只能沉默的随着妖天温回到寝殿。眼前的男人已经将他最不愿面对的黑暗一面看穿,他不想再有第二个妖天温…

        这边,妖雪冶等人也已坐上准备好的低阶魂兽前往死亡森林。离开学院的时候,妖雪冶大发慈悲的把一直待在魔兽空间里的小白放出来,兜兜风。(其实是被某家伙吵了一夜没睡觉的缘故!)

        小白大概是太久没出来了,一得自由立马兴奋的奔来跑去。当然,闲来无事时,也时常利用自己强悍的实力捉弄捉弄轩辕鸿锦等人,以平复自己内心的强烈嫉妒。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这些日子随着妖雪冶连连晋级两星,他也如愿步入八星神兽的行列,但仍然一直没有迎来化形的契机,难道他这辈子都要以这个形态示人吗?

        欧~不!!这样一来,他哪里还有机会取得美人心??

        “小白,你怎么了?”发觉他突然萎顿的情绪,妖雪冶垂头看了他一眼,冰润修长的指尖轻轻抚摸着他毛茸茸的身子。

        “呜呜呜~”贪恋妖雪冶冰凉指尖的独特温暖,小白咽呜几声,圆滚滚的小脑袋蹭了蹭她的胸前,半晌才可怜兮兮的问道:“雪,你会觉得我很没用吗?”

        “没用?不会啊,你就好比一句古话:十窍通了九窍!”

        “哐当!”

        众人齐齐跌下马,扶额抹汗,这家伙是在安慰人吗?

        果然……

        小白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主人果然是在嫌弃他!虽然,他一直不想承认,但一个事实却是不可更改的:化形是神兽以上级别特有的殊荣,相当于神兽以上级别独特的标志,如今已是中阶巅峰即将步入高阶一列的神兽居然不能化形,这一毁灭性消息简直就是他一生,和魔兽界的耻辱!!

        “你又怎么了?这叫什么模样,难不成又有谁打击你了?只管说出来,我这个主人也不是白当的!!”妖雪冶‘不明白’他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从何而来,两指捏起他的后颈,拎了起来,提到一个能够与她平视的高度,四目对视。

        眼前乍然放大的碧绿美瞳吓了小白一跳,脑袋一片空白呈当机状,霎时停止了哭泣。她的瞳孔一如往常很亮也很美,好似暗夜高悬的明月璀璨耀眼,又如上好的黑曜石黝黑深邃,不变的还有她眼底那一片空洞得吓人的死寂……

        不知为何,小白徒然觉得或许她失去的并不止是所谓的灵魂,还失去了一些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也许就是为了寻找那些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她才会来到这个世界……

        是否当你找到那些东西,你的眼睛就会恢复之前的绚烂璀璨?

        小白无声的在心底询问,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初第一眼见到那双宛若失去灵魂的空洞寒瞳,脑袋会立刻觉得它不应该是那样子的。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它之前究竟是什么样子……

        “怎么又不说话了?”他的发呆引起了妖雪冶的不满,单手揪着他的一只耳朵,左摇右晃,以表达内心强烈的不悦。

        小白额头滑下一滴大大的冷汗,明明就是她打击他的,还好意思这么问!?

        正想反抗,这时后方突然传来一阵魔兽发狂的怒吼和少女尖锐的叫声,众人迅速回头,便见走在最后面的木心儿骑的坐骑徒然一反之前乖巧的模样,像是受了惊吓狂奔起来,没头没脑的直往边上一棵粗壮的大树撞去。坐在上头的木心儿随着它剧烈的动作左右摇晃,仿佛随时会跌下马,那尖锐的惨叫正是从她嘴里发出。

        “糟了!”

        火炫耀等人心一惊,驱赶着身下的飞马兽追逐那只发狂的魔兽。

        “啊!!救、救我!!”眼见就要撞上大树,许是太过害怕,木心儿手不知不觉松了几分,幡然醒悟间才发现自己正从飞马背上急速跌下,脸‘刷’的煞白。双眼不自觉朝着妖雪冶那方看去,果不其然,就算有人在她面前遇上危险,她还是会无动于衷……

        就在木心儿即将摔落在地之时,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鲜艳夸张的修长身影用自己的身子当成是她的垫子,险险的接住了木心儿。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反而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木心儿不由自主的愣了片刻,甚至忘了起来。

        “你…咳、没事吧?”身下忽然传来的微弱声音惊醒了木心儿,回过头去望着那张俊秀绝美的俊颜,呼吸不可抑止的一滞,脸颊晕开两片可疑的红晕,一丝感动涌进心头。

        未料,眼前人的下一句话却把她心中升腾起的感动吹散得一干二净……

        “你还想赖多久?知不知道你很重耶!?”

        木心儿脸一红,连忙站起身,头低垂着不敢看周围怪异的眼神。

        火炫耀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慢慢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沾染上的灰尘,一边嘟囔道:“也不知道减减肥,真是压死我了!!”

        “你……”木心儿气急,懊恼之色在眸底涌现。真是一个大混球,亏得自己刚才有一瞬间竟会觉得他蛮有男子气概的,真是瞎了眼!!

        “好了,你们就别再吵了,还是先想想办法吧!飞马都跑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丫头该怎么办?”土卿昶喝停二人的争吵,大大的翻了个白眼,皱眉思索。

        闻言,木心儿却是直直走到妖雪冶的面前,娇羞的看着妖雪冶,满含期待:“王爷,那…那个我……”

        “上来吧!”不等她说完,妖雪冶长臂一伸,将她一把捞到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色暗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众人不由自主的愣了愣,谁也没想到妖雪冶竟会主动允许一个女人的靠近。自认识她来,他们就知道她是如何的难以接近,特别是女人!大概是被她府里的女人吵烦了,平素,那些个女人别说靠近了,只要上前一步,被她一下撕了都有可能。莫非,她真的看上了这丫头?

        这想法一出,几人心里再次感觉像堵了块大石头,有嫉妒,有生气,有羡慕……真可谓是五味杂全。

        由于妖雪冶比木心儿还要高上一个半的头,在她面前木心儿只能抬头仰望,这种弱小的感觉木心儿打心底里很不舒服,看了她半天还是未从方才她的话中回过神,根本没想到她会答应得如此爽快。

        直到感觉到身下的路正在急速后退,木心儿才回过神,低头靠着她结实的胸膛,不知在想些什么。不过,从她眼底不时闪过的暗芒来看,八成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木心儿发呆之际,她突感身子一阵腾空,再次抬头看去,眼前倾国倾城的雪颜已被一张俊秀绝伦的俊颜所代替。接着,耳边刹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叫声。

        “水氮然你这个王八羔子!!你到底什么意思,干嘛把她丢到我面前??”火炫耀愣了一小会,对着身边的水氮然嘶声怒吼,眼角小心翼翼的瞥着妖雪冶,不希望她误会什么。

        闻言,木心儿终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恶狠狠的瞪着水氮然,恨不得将他剥皮抽筋了不可。

        “送佛送到西天没听过吗?既然你刚才都那么大义凛然的英雄救美了,是不是该好事做到底?!”水氮然无视两人凶狠的表情,耸耸肩,很无辜的说道。一拍脚下的飞马,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飞奔而去,转身之际,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冷笑。

        -----------

        夜幕徐徐降临,乳白色的月光,将黑夜照亮。

        裕琨宫里,一人安静的站立在树下,美丽晶亮的美眸似也被这充满忧郁色彩的夜色染上一层淡淡的忧伤与落寞。

        很早他就已经知道这辈子他不可能一直随心所欲的呆在她身边,因为,他对她的这份爱太过沉重、太过扭曲。本想,如此聪明的她一定早已察觉到他龌蹉的想法,却不想最终剥夺他呆在她身边权利的并不是她,而是那个威严且无情的父皇。

        成婚……

        妖若裕自嘲一笑,他根本没有勇气来面对这件事,就算是父皇逼着他,他也没办法做出违心的事。打一开始,他就压根没打算成什么亲,什么事都可以听从他的安排,唯独这件事……他做不到!

        倏地,妖若裕晶亮的美眸划过一丝决绝,望向妖天温寝殿那边的目光带着点点歉意,心已有了主意。

        客栈内,妖雪冶房内灯光大亮,若有若无的谈话声隐隐传出。

        “王爷,那些鼠辈尾随已久,难道真的就这样放任不管吗?属下斗胆,请求王爷明示!”冥恭敬的站在一边,目光狠戾的扫过不远处正在树上偷窥的几双眼睛。

        妖雪冶冷冷一笑,出京以来他们的尾随妖雪冶就了然于胸,本以为这些个鼠辈不足为惧

        作者留言:关于魔兽这一块,我在作品相关那里修改了一下,建议大家有空的时候可以重新看一遍!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