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七十二章:无知还是太天真

第七十二章:无知还是太天真

        “放心吧!她翻不出什么大风浪的,之所以留着她是因为我总觉得她身后好像还有什么人在暗中操控着!我不喜欢这种感觉…”皱眉表示着自己心里的不悦,妖雪冶同样传音道。看着身边的目光不知不觉变得深沉起来:“小白,你有没有觉得好像我们身边的魔兽正在持续增多中?”

        “嗯!看来是噬魂香开始起作用了!”

        噬魂香,经噬魂草内提取的一种香料,密度达到一定的程度会令魔兽丧失理智,对圣级以下刚开灵智的灵兽和未开灵智的魂兽有着致命的吸引,一旦失去理智就会疯狂攻击身上带有噬魂香香气的人或物。

        眯起了绿眸,妖雪冶看着眼前以很平静的口气叙述着这样一个令人无法平静的事实,似笑非笑的伸出两指毫不留情的掐着他的后颈,阴森森的逼他与自己对视:“怎么回事?”

        阴冷的眼神看得小白毛骨悚然,后颈似吹进了一阵寒风,迫使他生生打了个寒战。察觉到危机,小白连声说道:“不关我的事!是早上那女人趁你扶她的时候,偷偷把噬魂香的粉末撒到你身上的!…”后知后觉的小白呆愣了片刻,疑惑的问道:“咦?难道你不知道吗?”脸上一点也没有做错事的反省。

        妖雪冶恍然大悟,立刻想起了上午出门时她即将跌倒自己伸手去扶她这件事,随之想起的还有当时无意中闻到的却又被自己不小心忽略的一丝诡异幽香。这女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回忆的空档,身边聚集的魔兽已然越来越多,自四面八方飞快聚集,一只只闪着疯狂的大眼睛直直盯着妖雪冶,步步逼近。

        看出它们的目标是雪,水氮然二人惊讶的同时飞快祭出各自的武器,来到她的身边。

        “怎、怎么回事?”战斗毫无征兆的打响,土卿昶话音未落,就被一涌而上的魔兽群打断,声音被魔兽疯狂的嘶吼声完全淹没。

        就连一贯冰冷淡漠与妖雪冶有得一拼的某冰山都止不住抽了抽嘴角,脸色大变:“我们,好像遭讨厌了!…”

        “哇!你好聪明哦!”土卿昶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大地翻了个白眼。这么明显的事他难道会不知道吗?现在最该考虑的是如何解决好不!?

        “这些魔兽都失去理智了,小白的威压对它们不管用!”没有理会两人的斗嘴,妖雪冶淡漠的踹掉朝她猛扑过来的一只火系魔兽,轻声说道,一边将小白趁机甩出:“帮忙!”

        小白嘟囔几句,不敢违抗,虎啸一声,身子慢慢放大,巨大的虎身直直撞入敌方阵营中,以身体的各个部位作为致命武器,每动一下,立马有数只魔兽因此丧命。

        而水氮然这方,虽是疑惑为何这些魔兽会突然发狂失去理智,却碍于情势紧迫,只能先压下这一问题,拿出武器专心对敌。

        土卿昶不愧是邀月国仅次于妖雪冶的第二天才,以十七岁的年龄就成为了一名五星魔法魂,这次的家族试练虽没有如愿晋级,但实力倒是稳固了不少,就连魂技技能也能运用得得心应手,加上手中魔法杖的增幅效果,威力增了两星。

        水氮然实力也不弱,虽比不上土卿昶却也算是天才之中的佼佼者,基本平均每年都能晋级一星,如今已是一名一星斗魂,虽然才刚晋级不久,实力还有些不稳。

        其实两人接触的时间可以来说并不算太长,也才两年而已,意外的是他们的默契度竟比一般的亲兄弟还要高,无需对方多言,就已经同时站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摆开架势,合力对敌,一个在前头负责挡住魔兽和掩护身后之人,另一个则负责时不时的偷袭,合作无间。

        说来也奇怪,无论是王子出身的妖若裕,还是第一次入凡尘的轩辕鸿锦,或是跟随师傅走南闯北的土卿昶,以及死去的火风函,他们五人自第一次见面开始便对对方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犹如见到了久别的兄弟,一种不知对什么的缅怀感至今还残留在心间,

        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妖若裕时,心中升腾起的那股莫名欢欣和感慨,水氮然止不住抽空看了眼身后正在吟唱的少年。感到疑惑的同时想起的却是洛鑫合之前说的那些话。只是,前世…他们担当的又是怎样一个角色?

        “小心!”

        还未细想,土卿昶焦急的声音突然传来,接着眼前火光一闪,随后只见身边一只中阶魂兽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近在咫尺的尖锐利爪使得水氮然即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一悸,慌忙对土卿昶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手紧了紧,不再分心。

        见状,妖雪冶收回视线,如仙般淡然的站在那里,嘴里象征性的喃喃几句,右手一起一落,火光不停闪烁间,便有数只灵兽或魂兽瞬间倒地,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同样使出的都是魂技技能--火焰弹,但是妖雪冶使出的火焰弹威力却是比之土卿昶强上不止一星半点。这恐怖的实力看得水氮然两人直瞪眼,对她的实力更加好奇几分。

        许是也想趁着这次的机会再历练历练这俩家伙,妖雪冶总会不时的放几只他们应付得了的高阶魂兽以下的魔兽给他们练练手,顺便看看他们在这次的试练中究竟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而她与小白则在外围帮他们把关,尽力猎杀着有可能危害到他们生命的魔兽,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死亡森林到底是魔兽的天堂,前脚才刚消灭一群后脚就跑来好几群,一个个像不要命的疯子,水氮然二人实力毕竟低下,根本承受不了这样持久战所虚耗的魔幻力和斗气,体力渐渐不支,脸色由于体内魔幻力、斗气空虚惨白一片。

        “雪,再这样下去不行,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为什么它们会突然发狂?”带着土卿昶慢慢移到妖雪冶的身边,水氮然一边机械的挥舞着手臂,勉强应付着面前的土系犀牛,一面焦急的问道。此时随着水氮然的心余力拙,附在剑上的淡橙色斗气已慢慢消失无踪,土系犀牛又拥有着一副如钢铁般坚硬的庞大身躯,水氮然的长剑一点也没办法对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能靠着自己动作敏捷的优势,与它缠斗。现在的水氮然已经是全凭本能来与魔兽吃力的搏斗,体力正在急速下滑。

        而土卿昶早就承受不了如此大量的魔幻力输出,失去了战斗力,再加上魔法师体质孱弱,此时的他早已脸色惨白,只能呆在水氮然的身边,在他的掩护下期盼魔幻力能快点恢复。

        “放心吧!”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妖雪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随手撑起一道火之盾挡住魔兽疯狂的进攻,土系犀牛也因此被屏障阻隔在外,给了水氮然喘息的机会。

        水氮然看出妖雪冶不想说,没再追问趁着这一机会大口大口的喘息,以恢复之前所消耗的体力。

        撑好屏障,妖雪冶指尖探向腰际,脱下白色披风,看出她的意图,水氮然二人呼吸一阵困难,看着她的眼神越加炙热,呼吸不由得一滞,土卿昶惨白的脸颊在这一刻竟不可思议的覆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二人火辣辣的视线使得小白顿时炸毛,正想挥掌把他们尽数拍飞,却见他们脸色一变,已然自觉的背过身去。似乎是怕亲眼见证到她身为‘男子’的事实,仍抱着美好的幻想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

        没有注意到他们情绪的变化,妖雪冶褪下披风,手一扬,手中的披风被抛向了远处,意念一动,在空间戒指里重新拿出一件干净的披风,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极为流畅。

        ‘轰隆隆’一阵地动山摇,围在他们四周的魔兽霎时追着披风划去的方向而去。

        “雪,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妖雪冶一副早已知晓的表情,水氮然皱起眉头,看了眼那件被魔兽眨眼间撕得粉碎的披风,已猜到了点事实。

        话音未落,下一秒就被妖雪冶冰冷的声音打断,而这句冰冷的话语指向的,不是他也不是土卿昶。

        “看了那么久,精不精彩啊?”知道水氮然想问什么,妖雪冶打一开始就没有解释的打算,冰冷的视线带着刺骨的寒意扫向不远处枝繁叶茂的树林,周身的戾气疯狂肆虐,犹如利刃狠狠划过两人一虎的脸颊,不用说什么他们都知道:雪,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啪啪!!”随着一阵激烈的掌声,一人不紧不慢的自树后走出,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赞赏,声声轻笑也随后传来。

        “十二星神兽?”没有理会男子肆无忌惮的轻笑,妖雪冶探察了下他的实力,眉微微皱起,戒备渐浓。魔兽与人类不同,每只神兽以上的魔兽都拥有一项自己的特殊技能,其破坏力非人类的实力能比,相当于人类中禁咒的存在,这还不包括它们过分吓人的强悍体质。就算她能越级挑战低星的王级强者且立于不败之地,却没有把握能赢相当于王级巅峰的魔兽。

        话音一落,水氮然二人呼吸一滞,脚步不着痕迹的朝妖雪冶那边靠去。

        神兽在外界是稀少不易得,但不代表没有,反倒比人类想象的还多。至少在死亡森林的内围里就有大量的神兽聚集于此,就连传说中的超神兽也曾在这里出现过。

        即使如此,再贪心还是没人有那胆量敢跑来这里猎捕神兽,只因千年来不曾出现过一名神级驯兽师,使得这些神兽越加的有恃无恐,数量随着日子急剧增多,已经达到了一种非常恐怖的地步,在内围中几乎几步路的距离,便能碰上一、两只在各自领地里休息的神兽,俨然形成了神兽的聚集地,大多数的人一旦进入都免不了永远出不去的命运,久而久之这一块渐渐成了禁地般的存在,有去无回。

        当然,神兽并不是一直都呆在内围里,有些人倒霉点的,甚至可能遇上从内围出来闲逛透气的神兽,因而丧命,这也是死亡森林的危险之一。很明显,他们的运气经过某人的‘洗礼’好到爆,非常幸运的遇上了这位出来闲逛的神兽大人…

        见她看出自己的实力,男子轻笑一止,微微愣了片刻,看向妖雪冶的凤眸越加暗沉,眼底闪烁的光芒更甚,兴趣盎然。

        很不喜欢他那满带侵略性的眼神,妖雪冶雪颜不知不觉冷了下来,降至冰点,绿眸中的厌恶不加掩饰:“别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闻言,男子瞳孔一紧,双眼危险的眯起,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不得不说这女人…很对他的胃口!

        男女之间的气息大为不同,魔兽天生对气息就十分敏感,加上眼前这只魔兽实力超强,与超神兽只有一层膜之分,智力非一般的神兽能与之相较。两者结合,使得男子一下就看出了妖雪冶的性别。毕竟幻形戒能变幻妖雪冶的身躯,给她一副与男子一样的身体,却不能改变她的气息,想凭着气息判定她的性别并非难事。

        “你们来这里干嘛?”半晌,男子轻声开口,倒是依言收回了自己满带侵略性的眼神。这女人灵魂非同一般,即使实力强悍如他都能感觉得到她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

        “找人!”

        “找人?本王是该说你们太幼稚还是太天真?”来魔兽成群的死亡森林找人?这简直是他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只怕,找到的不是一具残破的尸体,就是一堆残骸!

        “有区别吗?”知道他有心嘲笑,妖雪冶冷哼一声,反问道。

        “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本王就帮你们一次,你们要找的是谁?”看着妖雪冶不佳的脸色,不想再惹恼佳人,男子收起戏谑的心,郑重的问道。

        有便宜不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2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