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七十五章:相守是一种承诺

第七十五章:相守是一种承诺

        “小白,你去附近看看有没有飞行系的魔兽!”过了一会,妖雪冶看向肩头不断打哈欠一派悠闲的小白,秉着物尽其用的原则,很无耻的下令道。

        小白翻了个白眼,大为感叹:碰上这么个主人,他可真是逃脱不了劳碌的命!

        “还不去?”他的迟迟不动引起了妖雪冶的不满,横了他一眼,威胁满满的话语如魔音绕耳,害得小白生生打了个寒颤,立即跳离她的肩头,赶紧去办她吩咐的事。

        等小白离去之后,木卿翼四人再也按耐不住之前的疑惑,趁着这一机会,问出了自己一直梗在心头的疑问:“雪,为什么你会准备有女装?”

        闻言,妖雪冶眼神一闪,随口说道:“这是我准备给风的…”

        她的身材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和火风函身高一样甚至比大多数的男子还要高挑,除了身形比较纤瘦外很难让人将她与女子联系在一块,如此说,倒也没什么破绽。

        听她提及火风函,水氮然三人的神色开始怪异。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妖雪冶对他的那种别样的温柔,那种温柔是他们期盼很久却始终未得到过的,一时间水氮然三人开始沉默缄言,心里一种说不出的痛萦绕不散,此时竟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

        就连辛语蓉的神色也开始怪异起来。妖雪冶对火风函的爱在邀月国早就传为一段佳话,多少男男女女被她的柔情所倾倒,火风函的离去也让多少人感到可惜,为她心疼的同时不免为火风函惋惜不已,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爱却没有那个命去接受,留下了好多的遗憾。

        “那、那个,我们等会怎么上去?”见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辛语蓉干笑几声,收敛脸上的神色,随口问道。

        当问出这句话,辛语蓉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多么傻的问题。

        既然,妖雪冶吩咐小白去找飞行魔兽,自然是打算让那只飞行魔兽送他们上去。

        果不其然,话音才落,数道怪异的眼神霎时落在了她的身上。最可恨的是,他们竟然…竟然…动作一致的朝旁边移了移,似乎在担心自己的愚钝是否会传染给他们。

        “你、你们…”被他们夸张的动作气着,辛语蓉话都不利索了,浑身颤抖的伸出食指直指他们,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了?”这时,出外寻兽的小白也不负众望带着一只魔兽回来了,见到这样的辛语蓉好奇的问向木卿翼等人。

        “没、没事!”木卿翼含笑的看了眼辛语蓉,对着小白摇摇头,随即望向他身后的那只飞行魔兽。

        这是一只以群居为主的八星中阶魂兽--云欧,硕大的头、颈部位呈白色。宽厚的背、肩是石板灰色,双翅上的覆羽亦是呈石板灰色,与背同色。腰、尾上覆羽和尾羽均为纯白色,是妖雪冶最喜欢的颜色。此时在小白的势压下,庞大的身子正无力的瑟缩着,一副乖巧的模样。

        “好了,我们走吧!”妖雪冶留下这一句,转身跃上云欧的背上,小白也立即随后跃上妖雪冶的肩头。

        “嗯!”辛语蓉点点头,心中呐喊: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然,没走几步,辛语蓉突然身子一倾,向前扑倒…

        “啊!!”

        “小心!”随着这一声担忧的呼喊,下一秒,辛语蓉便感觉到手臂上多了一只温热的手掌,身子被那只手掌稳稳地拽住,脱离地面,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心有余悸的辛语蓉拍了拍胸脯,愤恨的拉了拉过长的裙摆,脸色铁青。

        “你没事吧?”木卿翼好笑的看着怀里不知正小声嘀咕着什么的辛语蓉,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听到他的声音,辛语蓉迅速抬头,一下子撞进了他那双温润含笑的凤眸,心漏了一拍。就连木卿翼都被眼前这双近在咫尺充满活力的杏眼吸引得呆了呆。

        直到数道怪异的眼神落到他们身上时,他们才回过神来,连忙各自分开,脸上尴尬之色尽显。

        “走吧!”

        ------------

        客栈里,妖雪冶始料未及的是,当她带着木卿翼他们回来这里的时候,等待她的消息却是她万万想不到的…

        “到底怎么回事?”冷冽的寒风以妖雪冶为中心,向四周急剧扩散,直至将周围整个屋子全笼罩在其中,肆意的呼啸着。

        “我、我们也不知道啊!从死亡森林回来后,我们都各自回房梳洗了一番,然后,在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拿着一截断了的魔法杖跑过来,还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之后,他就像疯了一样,话也不说一句就跟着那人跑了出去,至今还未回来!”火炫耀知道妖雪冶是真的生气了,连忙把整件事情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当时看轩辕鸿锦那么焦急,他们也就没多问什么,也可以说是没机会问。本以为他没一会就会回来,却不想,等了老半天都不见他回来,出去找都找不到人,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

        “那人说了什么?”闻言,妖雪冶沉声问道,脸色阴晴不定,冰冷的视线毫无预兆的落定在冥的身上。

        其实,在出发前妖雪冶就感觉到一股不安,正因如此她才会不惜用命令的口气,坚持让冥与他们一道。只因,她还是有些担心洛鑫合这个家伙。倒不是觉得他不可信,只是担忧他大意的性子会坏事,却不料冥这家伙也没保护好他们!

        “他说话太小声,加上那时食客太多,声音嘈杂,我们根本听不清楚!”柏桦缩了缩脖子,无辜的看着妖雪冶。

        “不过…那截魔法杖好像有点眼熟!”柏桦的话音刚落,火炫耀若有所思的话语随即传来,接着连忙把放在兜里的半截魔法杖拿出。

        魔法杖杖身是由珍稀罕见的胡桃树所制,表面雕刻着由几十个微型魔法阵紧凑形成的美丽花纹,按照这半截的魔法杖来看,这截魔法杖完整时估计应该有两尺长,只是此时的魔法杖却只剩下半截。

        “啊!这是…”看到这根魔法杖,土卿昶突然一惊一乍的叫了起来,一把夺过魔法杖,细细端详片刻,惊慌失措的看着众人:“这…这是师傅的!”

        闻言众人一惊,魔法杖,是魔法师必不可少的装备,从来不离身。然,为何慕容方的魔法杖会出现在一个陌生人的手中,还是以断了一截的情况下出现在他们面前…

        难道…

        越想越心惊,众人对视一眼,心中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罢了,糟老头实力又不弱,全大陆也就只有他一个王级,应该没多大的问题,我们还是先回京再说!”想了片刻,妖雪冶镇定的说道,她表现出来的沉静顿时让土卿昶等人提着的心定了下来。

        然而,当夜色悄悄来临时,妖雪冶心中的不安却并未消散。

        屋中,妖雪冶徒自站在窗边遥望着天边的月色,微蹙的眉头没有一刻松开来过,即使如此,她还是习惯了用平静无波的面具,来掩饰自己心中的所有情绪。

        她想,也许前世的自己也是用这样的面具,来时时刻刻掩饰着自己吧!?

        “王爷,不知您深夜传唤属下有何吩咐?”恍惚间,冥已经无声来到妖雪冶的面前,恭敬地候在一边,等着妖雪冶下达命令。

        “冥,去查查今天的这件事,最好把你们见到的那人找来!”闻声回头,妖雪冶走到桌边坐下,沉声吩咐。

        “是,属下遵命!”冥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诧异,平静的看着妖雪冶,重重点点头。身为暗卫,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练就的炉火纯青,即使妖雪冶表现得再平静,但熟悉她的冥还是能感觉得到她的异样。

        且,这件事情处处透着诡异,冥不相信如此聪明睿智的妖雪冶会发现不了。

        无声地退下,妖雪冶看了眼他离去的背影,望着茶杯中漂浮着的茶叶,不知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

        像是喃喃自语,回应妖雪冶的是一片寂静。

        忽而,一人的身影却自角落中出现,温和的俊颜带着不自然,道:“雪,你在担心他吧?能不能不要总是将事情藏在心里,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们担心,可是这样的你更让我们担心!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倾诉的对象,让我们做你的倾听者可好?”

        他眼中的心疼和这段话令妖雪冶身躯一颤,似逃避地避开他的视线,没有回答。

        失态仅在片刻,妖雪冶视线再次落在木卿翼身上,微一眯眼。险些被他蒙混过关了!雪颜恢复如常,妖雪冶话题又绕了回来,执着地问道:“为什么?区区地九星魂兽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骗得过姓辛的却骗不了我!”

        顿了顿,妖雪冶忽而轻笑出声,意味不明的说道:“突然晋级吗?还真是巧呢!”

        “就知道瞒不过你!”木卿翼苦笑,脸上温和的气息瞬息万变,染上了凝重:“既然你知道,那应该也明白意味着什么!我不能让你陷入危险中!相信他们也是一样!”

        霎时愣住,妖雪冶立马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是啊!若不是为了她,今日应对那群发狂的魔兽时水氮然二人就不会只表现出那么低的战斗力,明明都是自己人,可他们还是小心翼翼的完美隐匿自己的真实修为!这不过是两年来的习惯使然吧!

        “值得吗?你们很可能把命交代在那!……姓辛的对你很好!”眼神复杂地望着他,妖雪冶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为她做到这个地步,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在付出,一直在身后无声守护,而她却从未为他们做过什么,就连回应都没有!

        “值得!”木卿翼坚定的回答,温和地笑了笑,道:“其实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都没能弄清楚的谜题,但我只知道我想就这么守护着你,哪怕必须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只要能保护好你,那么一切都将变得无所谓!”

        在妖雪冶和辛语蓉之间,在守护她和自己的爱情之间,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不要问他为什么非要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沉浸于他这段话给予的震撼中,妖雪冶久久不能回神,就连他何时离开都不知晓。

        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上的一切都像敷上了一层薄薄的霜,不知不觉,妖雪冶再次被那场梦境吸了进去。

        站在那片熟悉的花海中,环视着四周开满的蓝色妖姬,恍然间,似乎他从不曾离去。

        闭上眼睛,闻着空气中散发的淡淡水粉味,好像他的身影还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等待着她。

        多么令人怀念的味道啊!

        薄唇不知不觉勾起一个弧度,似在回味,似在感慨,心中升起的喜悦与期待从不曾减少。

        “雪…”

        突然,一道熟悉无比一直不断在耳畔回响的声音,毫无预兆的传来。

        风!

        心漏了一拍,妖雪冶迅速睁眼,在看到面前那道修长的身影和那张娇艳的花颜,浑身止不住颤抖起来,手试探着伸出,却在半空蓦然顿住。

        入眼的那张脸还是与记忆中一样的明艳动人,他腹黑的奸笑似乎还在脑海中深刻,挥之不去,想起来却是令人如此的伤痛…

        “你…回来了吗?”妖雪冶小心翼翼的问着,声音中透着不易察觉的哽咽,明明感觉有什么正要脱眶而出,然而,她仍旧不知那到底是什么。明明觉得伤心,可她一点也不知该如何表达,该如何发泄…

        “我回来了!”对于她的小心翼翼,他只是轻轻一笑,那一笑似乎在告诉她,不要害怕,不要伤心。

        “不…走了吗?”但是,妖雪冶心中的害怕还是没有减少几分,一种害怕失去他的感觉是多么的强烈,多么的…熟悉…

        是否,曾经的她也经历过这样的悲伤?

        她无从所知…

        她不安的话语只换来他的微微一笑,如此淡定的他是她从不曾见过的,印象中的他傲娇腹黑,最喜欢赖在她的怀里汲取她身上独特的淡淡清莲香,最喜欢对着她无礼的撒娇,最喜欢在一边注视着她处理政务时脸上的认真……

        可是,如今却只剩她一人在回忆中沉浸…

        为何她不能早一点发现这份情?

        那样至少可以与他一起创造出更多的美好回忆,也不至于到如此才来后悔,多想再与他一起度过更多的欢乐时光…

        “雪,你知道吗?”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他幽幽看着花海的目光是如此的落寞,是如此的让人心疼。

        定定的看着他如花的美颜,妖雪冶没有插话,静静地等着他继续说接下去的话。

        过了很久,他慢慢的收回视线:“你还记得蓝色妖姬的花语吗?”

        茫然在妖雪冶的眼底涌现,他失落的垂下脑袋,喃喃自语:“是啊,如今的你怎么可能记得?”

        失落的表情犹如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拽住妖雪冶的心,呼吸一滞,冰润的手指下意识的伸出,在距他一毫米的距离却再次硬生生顿住,艰难的别过头,不忍再看他脸上的失落。

        “相守…是一种承诺,你是我最深的爱恋,希望永远铭记我们这段美丽的爱情!”

        他断断续续的话语回旋在耳畔,妖雪冶浑身一震,脑袋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像是有什么正在慢慢复苏,一个个飞闪而逝的亮光在脑海不断回放,一股莫名的恐惧随之将她整个包裹。

        “不要!!”嘶声大吼,妖雪冶痛苦的抱着脑袋,双膝无力的跪倒在地,脸上的平静被深深地震恐代替,雪白的绝美面容瞬间刷的惨白一片。

        “雪,我爱你…来生…再见…”

        随着这声越渐飘渺的话音传来,妖雪冶心一悸,惊恐抬头,当见到身体慢慢化作花瓣旋飞而去的他,一切的不安与痛楚化作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不!!!!!”

        腾地一声,妖雪冶蓦然坐起身,手还保持着向前伸的姿势,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随着她急剧的动作无声滑落,滴在小白黝黑的双瞳中,慢慢滴落床面。

        “主…主人”小白摸着未干的眼角,呆愣地看着妖雪冶,满脸的不敢置信。

        泪…泪?

        愣愣地呆坐在床上,妖雪冶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画面,先前的心悸还未随着她的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