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九十三章:面具少年(下)

第九十三章:面具少年(下)

        “这么说你是管定了!?”面具少年危险的眯起冰眸,垂在身侧的右手微微抬起,一团诡异的黑雾霎时在掌心涌动,慢慢汇聚成长剑的形状。黑雾散去,这柄双刃剑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只见那剑比一般的长剑都要宽一些,剑身如同一泓秋水,隐隐发出森寒的锋芒,剑身涌动着诡异的黑气,在月光下别提多渗人。

        而随着这柄双刃剑的出现,面具少年身上散发的古怪气息更加明显,让皓杰本能的感觉到危险,顿时改变了战略,眼疾手快的伸向床上之人,欲将她扛在肩上,快速带着柏桦离开这里。

        看出他的心思,面具少年岂会让他如意,也不见有何举动,只闻一阵黑风吹过,便消失在原地,来到了皓杰的面前,长剑上挑,挡住了皓杰伸出的手掌。

        皓杰惊于他的速度,连忙收回手,与此同时,数道水刺挥出,朝他身体各处致命大穴袭去,同时几道水刺在他的指挥下,悄无声息的绕过他面前来到他戒备不强的后方,在他回过神的片刻,已以圈状将他团团包裹。

        面具少年敏锐的察觉到身后的异样,眼中的神色非但没有皓杰想象的那般慌乱,反而带着轻蔑的冷笑看了眼他,身子一旋,化作一团黑风消失原地。

        来不及惊愕,背心一凉,寒芒闪动间,一柄锋利的剑刃带着势如破竹之势飞速逼近,剑上涌动的黑气森寒渗人。

        思想上未转过弯来,察觉到危险的身子下意识一闪,掠向前方,堪堪躲过这致命一击。接着,飞快倒退数步,与他拉开距离。

        一击不成,面具少年岂会让他有时间退离,剑花一挽,利剑快如闪电带刺耳的剑鸣声直袭皓杰的脖颈,一出手已是杀招,显然是想将他置于死地。

        皓杰不慌不忙,抬起手在面前竖起一道水幕,继续飞快后退。两者相撞竟发出震耳欲聋的清脆鸣声。

        无声的松了口气,这少年果然比想象中难对付!趁着这得来不易短短瞬间的喘息时间,皓杰目光看向门口处已和其余的蒙面人展开缠斗的柏桦,担忧之色渐显。却没注意到,面具少年剑上涌动的黑气正一步一步的吞噬着他竖起的那道水幕…

        这些蒙面人的身法与面具少年一样的诡异莫测,虽及不上他眨眼间就消失的速度,却也让柏桦看不清身形,往往回过神来,他们已然逼近眼前,来无影又去无踪,着实难应付,没过多久,身上就布满了被利刃划过留下的深深浅浅密密麻麻的伤痕。

        幸好,柏桦虽实力不强,可身手却滑得像泥鳅,每次都在千钧一发之际险险避开了要害,否则……

        “分神可不是好习惯!”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面具少年阴冷的声音,掌风随之逼近皓杰。

        心一凉,皓杰霎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正想退开,却由于面具少年速度实在太快而来不及躲避,少年的那一掌顿时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皓杰的胸口。

        硬生生的接下他的那一掌,皓杰强忍着胸腔内翻滚的气血,浑身魔幻力汇聚于手臂上,反手就是一掌,狠狠打上他还来不及退离的胸口,将魔幻力打入他的体内。

        两人一时间齐齐止不住倒退了好几步,皓杰一直强忍着的那口淤血终于‘哇’的吐了出来,依附在胸口上的黑气慢慢蔓延开来,直至将整张脸都笼上一层黑色薄雾。

        而,面具少年也不好过,那满含魔幻力的一掌虽不致命,但两种不同的力量带来的冲劲,却也让他生生吐了一口鲜血,面具下的俊颜开始扭曲变形,体内黑气与魔幻力正激烈的拉扯着,谁也不甘示弱。

        感受着侵入体内的黑气正在慢慢吞噬着自己的魔幻力,皓杰皱了皱眉,大手一捞,将李梦洁捞在怀里,趁着面具少年还未制服突然侵入体内的魔幻力,慌忙扯过还在陷入苦战的柏桦,一头撞破窗户,飞快逃离。

        一路狂奔,皓杰修长的身影在暗夜中如同午夜的精灵时隐时现,衣袂翩翩,步履如风,眨眼间就将小镇抛在身后。

        “皓杰,放我下来吧,我还能走!”被他慌乱中夹在腋下的柏桦见已远离小镇,出声说道。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他有些紊乱的气息,不想再给他多添麻烦。

        “不行,你已经受了伤,根本跑不快,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追上来!”皓杰立刻出言反对,月光笼罩下的脸色比之前更加难看,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脚步慢慢显得有些虚浮。

        “可是,你也受了伤,这样下去我们还不是照样跑不远!万一他们追上来了,到时我们谁也逃不了!”柏桦焦急的低声喊道,看出他的异样,心中更加着急。

        “放心,我还撑得住!”听出他的担忧,皓杰心一暖,薄唇扯了扯,勉强给他一个安心的笑脸,强撑着渐显虚弱的身子,脚下加快,不再说话。

        ---------------

        夏是多彩的,夏季是全部色调汇聚的季节。花园锦簇,亭台楼阁各擅其胜,站在楼上倚栏静观,望着不远处那一片姹紫嫣红的美景奇观,少女眼中却凝满了落寞。

        选妃大典之事一经传开,原本风波不断的王府却意外的消停了一些时日,没有硝烟的战场于半途停止,可明争暗斗的局码却仍旧不断上演。

        无奈的叹了口气,安凝想起那张冷冰冰的俊颜,不由得轻笑出声。

        如今,她算是明白为何王爷一刻也不愿在王府里多呆的原因了…

        生性淡漠的王爷遇上这么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呱噪女人,若是能忍得下去才怪!八成是不想天天面对她们,才躲在外头不愿回府。

        可,她也被王爷划入呱噪女人的行列中了吗?为何王爷从来都对她视而不见,就连‘他’的柔情也不属于她…

        苦苦一笑,安凝心如刀割,想起独享‘他’温柔的那人,心中恨意凌烈,同时在心中暗暗猜想着这次即将诞生的新王妃又是怎样的货色。

        想着想着,少女不由得失了神,双拳不知不觉紧攥。王爷是她的!不管是任何人都不能再将王爷从她身边夺走!!!

        “你不能进去!安侧妃正在里头休息,吩咐了不许任何人打扰!…哎,你站住!不能进去!!”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一阵喧哗,随着声音临近,两名丫鬟模样的少女,先后闯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少女,不顾身后那个丫鬟的阻拦,理直气壮的硬是闯进屋里。而身后的少女却是一副焦急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看了安凝一眼,生怕她由于她的失职而怪罪于她。

        “你怎么又来了?”看清那毫无礼数就直接闯进来的少女的模样,安凝皱了皱眉,随手挥退站在一边惴惴不安的丫鬟,冷声问道。

        “哼!还好意思问我?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难道忘了吗?难道你就那么笃定我不敢去王爷面前揭发你吗?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你却迟迟不行动,想要敷衍我至少也得做足样子!!”少女冷哼一声,不屑的瞥了眼安凝,径直走到软塌边,毫不客气的抓起案上摆放的各色糕点,往嘴里塞。甚至躺在安凝专属的贵妃榻,挑衅的看着她,一点也没把站在一边面色铁青的她放在眼里。

        “我并不是想要敷衍你,你应该也看到了,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王爷根本没有回来王府过,就算我想帮你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安凝勉强压下心中不断升腾叫嚣的怒火,努力摆出一副心平气和的表情,眼底的狠辣却掩也掩不住。

        “这我不管!反正既然你已经答应,我也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就该按照约定帮我!否则…”对于她说的小珊自然心底明白,可她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多少猜到了点安凝根本没打算真正帮她的心思,毕竟要将自己最爱的人拱手让人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我知道了,你不要再催了!此事事关重大,至少也该再多给我一些时日!”安凝心中虽愤怒嘴上却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先安抚住她,不然若是如今撕破了脸皮,把她激怒,谁也别想好过!

        “好!我答应你!”反正,来这的目的已达到,这事绝非寻常之事,她自知不好把她逼得太急,届时必定适得其反,万一她秉着拼个你死我活的下场,对她狠下杀手怎办?这女人的心狠手辣可是在王府甚至整个邀月国出了名的!

        “但是…”说到这小珊故意顿了顿,半晌,在安凝忐忑不安的等待下,才把话继续说完,声音中的狠劲让安凝意识到她并不是说笑:“你若是再敢食言的话,我可不敢保证能管得住我这张嘴……呵呵呵…”

        空气中只余她得意的笑声,安凝心中的怒火因这刺耳的尖笑,升华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再次升起,逐渐成型。

        “菊兰,你去屋里把本公主的信物找出来,命人带着我的信物快马加鞭去烟羽宫找天,就说本公主有要事相商,命他速来见本公主!”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安凝索性狠下心,对着角落里一言不发的菊兰吩咐道,决定按照自己的心意走。

        “公主,天左护法已经不在了,现在烟羽宫的一切事物均由地右护法暂时代为掌管!难道公主忘了吗?”菊兰奇怪的看了安凝好一会,有些无奈的说道。心中因她下意识的这一句话升腾起些许安慰。看来,公主并不是完全忘了天左护法的存在!能无意识的说出这句话,足以证明他在她心中还是占有一席之地的!

        “是啊!天…已经不在了!”安凝愣了愣,垂下脑袋,嘴里喃喃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菊兰歪了歪脑袋,好奇的看着眼前突然变得有些失落的安凝,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这才发觉有些不对,急声问道:“公主,你准备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叫他来收拾收拾某只不听话的小老鼠罢了!让她明白什么叫主仆分明!”安凝笑得危险,不在意的说着,仿佛她要命人收拾的真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老鼠。

        “难道,公主想…不行!公主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再滥杀无辜了吗?”菊兰一下跳了起来,扑到安凝面前,质问道。

        “菊兰,我是答应过你!但是,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人威胁!为了你一句话,本公主已经忍耐过很多次了,可不知死活的她却把本公主的忍让当成懦弱,不仅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就连本公主的珠宝首饰都不放过,几乎搬空了凝香阁里头的所有值钱的东西!如此贪得无厌的人,你叫本公主怎还能忍得下去?”安凝数落着小珊的种种罪行,气得浑身止不住颤抖,说的这些还不包括小珊打着她的名号,在王府里嚣张跋扈,拉帮结派,狗仗人势,害得本就风波不断的王府更加乌烟瘴气。

        “可是…”她说的这些她也是看在眼里,只是她仍不想她继续再这样犯错下去。

        “没什么可是的!看清自己的身份,做好你份内该做的事就好!”对于她的一味劝诫安凝颇为不耐的皱皱眉,冰冷的看了她一眼,冷声开口。

        声音中和眼神里的冰冷冻伤了菊兰支离破碎的心,无奈的叹了口气,聋拉着脑袋,走了出去。

        公主,菊兰只是不想你日后终日生活在悔恨中,因为…你迟早会后悔的!

        ----------------

        生了几天的闷气,洛鑫合等人终是忍不住思念,再次跑来找妖雪冶,虽然脸色不大好,却没有再继续玩失踪。

        然,这天一大早,他们好不容易不约而同来到皇家学院看望妖雪冶,可未见面就被告知,王爷一早便被太后传唤入宫。

        由于这次一同被传唤入宫的还有安凝,妖雪冶一大早就坐上马车回到王府,接她一起进宫觐见。

        没有料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