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零一章:选妃大典(中)

第一百零一章:选妃大典(中)

        “公主,你可一定得坚持下去啊!!千万不可被她们这些粗鲁之人比下去!!加油!!”

        她倒是想啊!可是在这群彪悍女面前她也得有那力气才行!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李梦渝郁闷的撇撇嘴,很有翻白眼的冲动,却碍于面子问题,不敢做出如此不雅的举动。

        一个不察,直接摔了一跤,顿时摔得眼冒金星,挣扎了半天才重新站起。也不与周围的那些女人动手动脚,径直而缓慢的踩着小碎步朝锣鼓走去。

        或许是没把这柔柔弱弱走几步路都会摔跤的女人放在眼里,居然奇异的没人去理会她,由着她走向锣鼓。

        “咚!”

        直到耳边响起一道沉闷的锣鼓声,十九名少女这才恍然回神,均一致朝那望去,这才发现敲响锣鼓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被她们一直轻视不放在眼里的李梦渝。

        李梦渝对她们杀人般如有实质的凶恶眼神视而不见,柔柔的对高台上的妖天温等人行了一礼,答道:“雪里白梅,雪映白梅梅映雪!”

        “不错不错!”妖天温赞赏的看了眼李梦渝,对她更加的满意。虽说这第一题甚是简单,但她能排除万难,借着别人对她一开始的轻视而抢到答题的机会,也甚是难得!

        看来,这小丫头一开始就是打着这主意啊!

        “恭喜魏霜国四公主喜获一分奖励,诸位选手请站回原位,有请皇上继续出题!”徐海的声音适时响起。

        待二十名少女站回原位,妖天温再次从托盘上拿出一张纸条,朗朗念出声:“天当棋盘星当子,谁人敢下?”

        有了前例,这次众美人已不敢再轻看李梦渝,除了各自缠住面前的对手,眼角的余光不忘时不时的朝她撇去,显然留了个心眼。

        对于她们的防备,李梦渝视而不见,不紧不慢的走在最后方,随着一众美人朝锣鼓走去,也不加入争斗,也不急着靠近锣鼓,更不离她们太近,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冷眼看着那些丑态毕露的一众美人,继续装柔弱。

        鲜明的对比让她脱颖而出,一下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那一副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最能赢得众人的心。

        而场中一片混乱,女子的尖叫,得意的尖笑,不绝于耳,喧闹一片,打成一团,哪还有什么大家闺秀的模样。

        “大胆贱民!快快撒手,否则本公主对你不客气!!”这声怒吼来自早已被气急的欧阳玉琴,只见之前一直与她撕扯的少女紧紧的抱住她的细腰,根本不给她上前的机会,正挑衅的看着气急败坏的她,扬唇得意的笑着。

        少女名为赵盈,乃是赵太尉独女,自小在赵太尉的宠爱下变得专横跋扈,再加上那性格极其容易得罪人,吃了不少苦头却仍旧不学乖。

        赵太尉深知她的性格不适合加入黑暗的皇室之中,却不料她早对逍遥王倾心已久,若非如此也不会对赵太尉威逼利诱硬是要参选。

        或许是猜到她最终获胜机率渺小,爱女心切的赵太尉也就顺着她,,只盼这丫头可以在比赛中少惹一点祸。

        也亏得她身份不低,相貌不凡,再加上赵太尉的暗中打点,才得以排除万难进入决赛。

        可这丫头天生就是惹祸的主,此时一见她在场上不管不顾与欧阳玉琴打得不可开交,赵太尉简直气得吹胡子瞪眼,差点没冲上去暴揍她一顿,心里特后悔让这惹祸精参选。

        “哼!怎么不客气?告诉你,这可是邀月国,不是你的地盘,小心说大话闪到舌头!!”可赵盈根本没注意到自家老子那横眉竖目的表情,一点也不怕欧阳玉琴的身份,梗着脖子,粗声粗气的吼道。

        欧阳玉琴何时见过有人敢在她面前这般嚣张,低头狠狠对着那双环在腰上的手臂咬了一口,趁着她松手的刹那,迅速退离她的胸前,气得吹胡子瞪眼:“大胆刁民!!你竟然这么对本公主说话?难道就不怕本公主现在把你拉出去砍头吗?”

        “呦呦呦,刁民好怕怕啊!不过,现在可是在比赛中,皇上说过了上了赛场就不论身份人人平等,大家公平竞争,你想砍本小姐?下辈子吧!”说起来,这赵盈性格上倒是和欧阳玉琴有几分相似,一旦认准的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对她好,可若是看不顺眼的理都不会理一下,甚至一言不合打起来都有可能,喜欢和讨厌分得很明显,从不虚伪做作。

        可一山不容二虎,这俩脾气又臭又硬的家伙凑在一起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从比赛未开始之前就先由于看对方不顺眼打了一架,之后上了赛场更是不管不顾,全场打得最激烈的就属她们。

        “你你你!!!…”欧阳玉琴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她浑身止不住颤抖(气的!)。

        “你什么你?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属狗的,咬得那么重,手臂都被你咬肿了!亏你还是堂堂的一国公主,打不过就咬,你还真好意思!”赵盈仍不打算放过她,那一番毫不留情面的话吓得赵太尉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两眼一翻险些晕过去。

        “哼,咬你又怎么了?本公主还巴不得咬死你这个刁民才好呢!!”欧阳玉琴也不甘示弱,冷哼一声,龇牙咧嘴的瞪着赵盈。

        见她就像尾巴被人踩了一脚的猫儿一样炸毛了,赵盈愣了愣,突然笑了,颇有些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真是属狗的啊!”

        “你…本公主要杀了你!!”

        “放马过来吧,本小姐不怕你!”

        脸上一片轻快的模样,可当看见欧阳玉琴周身涌动的青色轻雾时,心一紧,赵盈眼中已出现凝重的气息。

        欧阳玉琴并未多注意她神色的变化,浑身气势大放,脚下赤色的星纹阵慢慢显现,露出了那九朵赤色的美丽冰莲,九星魔法士的威压顿时令场中的众少女呼吸一紧,修为低的甚至被击飞数米,落下了台,其中一名只有二星士级的少女更是自此倒地不起,被徐海剥夺了参选的资格,让人七手八脚的抬了下去。

        就连木心儿和李梦渝身子都止不住晃了晃,顿觉一阵呼吸困难,暗暗调动魔幻力抵挡这威压,才好受一点。

        而赵盈天赋虽算不错,但毕竟只是一名五星斗士,可她的不屈不饶的毅力却让人止不住暗惊,即使面临这可怕的威压,即使嘴边已经满是溢出的殷虹血丝,她仍是倔强的咬紧牙关不让自己退离一步。

        她倔强无比的模样清晰映入欧阳玉琴的眼底,心中的怒火不知为何消散了些许,开始有点佩服这名和自己一样有着坚韧不屈精神的少女,一开始对她的不好印象顿时改观。

        然而,任由赵盈意志力再强大在这种可怕的威压下,她已渐渐有点力不从心,想抬手抹去嘴角的血丝,却连动一根手指都没办法做到。

        就在她即将撑不住之时,一股劲风袭来,舒缓了威压带给她的不适感,眼前一晃,下一刻徐海板着的脸呈现眼底,尖细的嗓音随后响起。

        “二位,现在是文斗,下一场才是武斗,请二位切记,万不可坏了规则,否则别怪徐海剥夺二位的参赛资格!”显然是得到了妖天温的授意,前来阻止。

        说着,徐海顿了顿,扫视一圈,由于这场意外,先前还打得不可开交的众少女都已停下动作,出于欧阳玉琴可怕的威压甚至不敢上前一步。继续说道:“比赛继续进行,开始!”

        未料,话音刚落,众少女还来不及缓过神,锣鼓的声音却毫无预兆的响起,循声望去,这才发现木心儿不知何时已悄悄靠近台正中,敲响了锣鼓,甚至就连李梦渝都没有发现。

        而这一切坐在高台上的妖雪冶是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在欧阳玉琴威压大放的时候,木心儿就已趁着众人的注意力完全被那方喧哗吸引之时,敛去气息,不动声色的慢慢朝着锣鼓靠去,待徐海话音一落,立即敲响锣鼓,不给她人任何反应的时间。

        也可以说她从一开始就是打着这个主意,知道要让她们对她放下戒备,唯有弄出一场大动静,将她们的视线转移,她才能有可趁之机。本还在苦恼要以何方法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向别方,不料这时欧阳玉琴突然来了这么一招,还真是正中她下怀!

        想着木心儿向欧阳玉琴递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看得欧阳玉琴莫名不已,根本不知道自己暗中帮了人家一把,随即冷哼一声,撇过头,误以为她是在向自己示威。

        木心儿也不恼,对着妖天温行了一礼,对出下联:“地做琵琶路作弦,哪个能弹?”

        “好!木家九小姐,果然才思敏捷!”这一声赞不止是在赞赏她的文采,更是在暗赞她过人的机智。

        “谢皇上夸赞,小女倍感荣幸!”木心儿谦虚的低下头,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妖天温哈哈笑了几声,眼角瞥向徐海。

        “恭喜木家九小姐喜获一分奖励,诸位选手请站回原位,有请皇上继续出题!”徐海会意,立即宣布结果,在十九名美人重新站回原位后,转过身,请妖天温示下。

        “乾八卦,坤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卦卦乾坤已定!”

        显然,越往后,出的题必定越难,上联一出就有不少人皱起了眉头,深思起来。

        而十九名美人均没有立即无头无脑的冲上去,只有想到下联的少数几人争先恐后的朝锣鼓跑去,可没跑几步,几人立即被拦下,只见原本那些正垂头冥思苦想的少女们挡在她们面前,撕扯拉咬,再次打成一团,不让任何人过去,显然是打算自己答不出,也不给别人答题的机会。

        场中顿时只剩李梦渝还一点不急的站在那里,估计是想坐享渔翁之利,让她们打个你死我活,她再出手。

        “欧、阳、玉、琴!”见原本站在那里冥思苦想的欧阳玉琴,一见自己朝锣鼓那边跑去,立即上前阻拦,赵盈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笑的一脸得意的少女,一时气血攻心差点没背过气去。

        见她气得脸色铁青,欧阳玉琴总算心理平衡了不少,先前的怒火顿时消散无踪,挑衅的扬扬眉,甚是得意。

        “你找死!”赵盈抡起拳头,不敢动用斗气,直接挥了过去。

        经过刚才的那件事,欧阳玉琴自然也不敢再动用魔幻力,幸好她虽为魔法师,但平时最喜欢找人干架肉搏,体质倒比一般的魔法师更加结实几分,身手也敏捷了不少,即使应对她如雨点般的铁拳仍有些吃力,却不至于一下子落在下风。

        可久而久之还是有点吃不消赵盈那过猛的攻势,一个不察腹部承受了一拳,顿时止不住倒退了好几步,随后一股推力自身后传来,这才站稳身子。

        回头看去,一名长相甜美的少女正对她微笑,还未言谢,就见那名少女诱人红唇蠕动了好几下,愣了片刻,顿时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两人默契十足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欧阳玉琴同样红唇蠕动几下,再次向正朝这攻来的赵盈看去,脚下一动,闪过赵盈挥来的重拳,闪至一边。

        这一次,欧阳玉琴没有再正面迎击,而是借着常年找人肉搏干架而变得敏捷的身手和仗着比赵盈矮上一个头的个头,四处乱窜,如泥鳅一般在赵盈的身周钻来钻去,频频躲闪她挥来的记记重拳。当然,时不时的趁机偷袭是不可少的。

        赵盈虽然是一名战士,但面对突然四处乱窜狡猾无比的欧阳玉琴,根本无法近她身,反倒是吃了不少暗亏,心里更是焦急了几分,脸上有点挂不住。

        见她攻势开始有些乱了,欧阳玉琴自知目的已达到,嘴上仍不依不饶的讽刺着,只等她完全乱了阵脚,再无思考之力:“你说说你,亏你还是一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