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零六章:神秘的第三场比试

第一百零六章:神秘的第三场比试

        休息了一夜,最后一场魔法师之间的武斗继续进行,毫无疑问,在这场最后的决斗中,欧阳玉琴的实力无疑是最高的,即使连挑两名敌手,却连胜无疑。

        而剩下的五名战士,除了三名六星士级的斗士以外,剩下的包括赵盈在内都只在五星士级之间,说起来赵盈的运气可真算不错,虽然第一场遇上的敌手是三名斗士其中的一名,而剩下的两名六星斗士正好对上,待其中一名落败后,又与一号选手打了个半死不活,这才让赵盈钻了空子,成为最后获胜的那名。

        漫不经心的看着台上还在继续进行的武斗,伤好了一大半的李梦渝显得有些不耐烦,暗自探查着体内的情况,不由得惊叹不已。

        这天塬丹不愧是内伤圣药,恢复能力竟比师傅的玄心丹更厉害百倍,若非有它,这伤想要痊愈只怕也得耗费一两个月的时日!而且,如今的筋脉经过天塬丹的药效扩宽了不少,修炼起魔法还真是事半功倍!

        原本她就是仗着有玄心丹才敢冒险,如今看来还真是因祸得福!也难怪当初高贤会犹豫不止。

        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高台之上的那抹素白,衣袂飘飞,翠绿长丝舞动间,那双敛尽天下风华的绝美绿眸时隐时现,顾盼生辉却蕴含万年寒冰,一个不慎,很容易将人冻僵。

        身子不由自主轻颤,失落在心中悄无声息的划过。看来,得来的效果似乎不太理想…

        察觉到她的异样,妖天温身旁的高贤视线不动声色的投了过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为她疗伤时,高贤就发现了异常,按道理说,以她七星魔法士的实力来发动越级技能,结果肯定不死也重伤,可当看清她体内的情况时,事实却与他想象的大相径庭,表面上看似重伤,实际上受伤的情况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就是有天塬丹她也不可能如此快就恢复,毕竟天塬丹虽是万中无一的宗级灵药,但并不是传说中的神级灵药。

        此事,处处都透着诡异,诡异到让他觉得她是事先安排好了一切才敢如此的冒险…

        “在想什么?”

        这边,在他陷入沉思的空档,武斗已接近尾声,徐海公布完此次成功晋级的所有人员名单后,就退下了裁判席。

        而,本就漫不经心的妖雪冶一见武斗结束就来到了高贤的身边,看着他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由得出声问道。

        闻声看去,高贤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看了眼空无一人的高台,才发现武斗已经结束,所有人开始井然有序的退出比试场地。

        “天色已晚,第三场比试要到明日!”知道他没有注意先前的比试,妖雪冶三言两语的概括道。

        “哦,走吧!”高贤瞥了眼下方的李梦渝,随意的点点头,在妖天温二人疑惑的视线中,率先走下高台。

        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妖雪冶同样什么也没说的随着妖天温离开原地。

        晚宴开始,灯火通明的御花园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川流不息,华丽的服饰令人眼花缭乱,每个人都带着各自不为人知的目的,四处忙碌,恭维谄媚的话语让欧阳玉琴不禁眉头死锁,厌恶之色在眼底浮现。显然不管经历多少,还是觉得不习惯。

        偷偷看了妖天温那边一眼,却未看到自己心中想看到的那抹素白。

        裕琨宫,修长的紫金色身影一动不动的站立在树下,树影婆娑间他妖媚的俊颜若隐若现,月光柔柔的挥洒在他的周身,似是为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御花园里的喧嚣无法传达到这里,四周诡异的静寂,只余风呼啸的声音,和树叶拍打的声响。

        多久没见她了?为何心心念念的念着她,却没有见她的勇气?

        苦涩的笑意蔓延开来,少年心间的愁绪无法挥散,自卑在心中涌动,抬起的双手,似乎被染上了一层诡异的殷红。

        沾满鲜血的自己是不配站在她面前的…

        她,高高在上,如谪仙般出尘纯洁…

        自己却是如魔般,沾满鲜血…

        从不曾想过,一向死湖般死寂的心会在见到她的那一夜而泛起涟漪…

        从不曾想过,杀人如麻的他会因她而浮现出一丝早已被他弃之如敝屣的不忍…

        也许,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输了,输给她,亦…输给了自己…

        看着树下那紧紧盯着自己掌心的少年,妖雪冶眸色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狠戾之色一闪,接着又快速的隐藏起来,慢慢自角落中走出。

        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少年一惊,连忙敛起所有神色,回身看去,片刻呆愣后,眼神一闪,随即又恢复如初,心里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对自己的警觉性他十分了解,除了极少数的那些人以外,很少有人能在靠近他三步之内,而不被他察觉。

        逍遥王…不简单!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来看我?”轻声询问,妖雪冶的话语一如既往的淡漠而轻柔。似乎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已经习惯了这副口吻。当然,这也只是在面对他们几人的时候,平时的她声音可谓是冰封万里,一出口足以将周围的所有生物生生冻死!

        压下心中的震惊,妖若裕勾唇一笑:“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去看你!”

        “有没有受伤?”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妖雪冶很自觉的没有过问过多的事情,简单的一句话,透着掩饰不住的担忧。

        妖若裕一愣,脚下的步伐顿了顿,心中早就备好的措词此时竟一点用处也没有,想过万千种可能,却未料到她竟会如此的信任,不曾过问他去哪里,甚至去做过什么。不禁心头一暖,浅笑着回道:“没有!”

        那浅浅的一笑极尽妖媚,媚得入骨,摄魂夺魄。

        妖雪冶情不自禁的愣了片刻,随后淡漠的撇开视线,仿佛方才的呆愣只是他的错觉而已:“没事就好!为什么不去参加晚宴?”

        “雪不是照样也没去吗?”不动声色的掩下心头的失落,妖若裕扬扬眉,风情万种的凤眸里闪过一丝戏谑。

        “你应该知道我从不喜那样的场合!”妖雪冶突然脸色一正,紧紧的盯着他的双眸,不容他逃避,不放过他的任何情绪,犀利的绿眸似要将他看穿。

        在她那双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的魔瞳注视下,妖若裕心没来由的一震,凤眸里飞快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慌乱,随即笑着说道:“这我当然知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先不说这个了,我今天可是一天都没吃饭了,要不要陪我吃点?”

        “好!”对于他的转移话题,妖雪冶当作不知道,淡淡的收回视线,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绿眸中禁不住划过一丝失落和一记悲伤。

        果然吗……

        ------------

        天很快就亮了,今天是选妃大典的第三场比试,不仅大多数人兴致勃勃的起了个大早,就连一直对这事漠不关心的妖雪冶都积极了起来,带着一分期待早早就随着妖天温来到比试场地。

        期待的原因自然是第三场比试的内容,最主要的就是,这次过后就能摆脱某只可恶的小恶魔…

        想到这,妖雪冶实在是想大摆筵席,庆祝一番。这些日子,由于被某只无良的老狐狸出卖,她过得真是苦不堪言。她还真是小瞧了欧阳玉琴的毒嘴,短短的几天时间不知有多少人败倒在她的毒嘴下,有的甚至被她当场说哭,承受能力太弱而被她气晕的也不在少数。

        搞得现在人人见到她都跟老鼠见到猫一样,抱头鼠窜。偏偏某小恶魔就是没自觉,依旧我行我素,估计若非顾及到她公主的身份,早就有人上来跟她拼命了!

        意外的是,以往喜欢凑热闹的妖若裕竟没有出席选妃大典,而是窝在裕琨宫里,不知在干嘛。

        此次经过前两场的比试,如今台上剩下的选手只有六人,木心儿、李梦渝、欧阳玉琴、赵盈,其余两名六星斗士一个是土家的土碧颖,一个是火家的火丽雅。

        自从上次与欧阳玉琴在台上大打出手后,赵盈的父亲赵太尉就将她狠狠地批了一顿,委屈满满的赵盈在见到欧阳玉琴时自然没给她好脸色看,若不是怕再被骂,她早就找机会跟她大干一场,一雪前耻了!

        可是,她不惹她不代表欧阳玉琴肯放过她。一见站在身边的她,欧阳玉琴就止不住讽刺道:“哎呦~这不是我们的赵大小姐吗?怎么?上次不是还跟个泼妇一样,现在怎么就话都不敢讲了?”

        也许是顾及着台下正瞪着她的老爹,赵盈这次倒是收起了火爆脾气,当作什么也没听到。不过,心有不甘,拧头看向身旁的火丽雅,一出口就嘴不饶人:“咦?丽雅,你有听到什么吗?这比试场地不是非人勿进吗?为什么我好像听到了一只鸡在那叫唤来着?”

        说着,还煞有介事的四下看了看,全然不顾欧阳玉琴那迅速沉下的俏脸。

        “你个刁民,竟敢骂本公主是鸡?你活腻歪了是吧?”从来没在别人嘴里吃过亏的欧阳玉琴一见到赵盈气就不打一处来,昔日的新仇旧恨一下蹿上心头,两个眼珠子似乎燃起了两簇火苗,大有燎原之势。

        “奇怪?公主殿下,就算您借一百个胆给草民,草民也哪敢有那胆骂您?!不过,您要是喜欢对号入座,那草民还真是无话可说!”赵盈耸耸肩,一脸的无辜,她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看在眼里,别提多舒畅,心底快笑翻了。

        “你……唉、贱民就是贱民,就连说话都那么粗鄙!还真是浪费了那副人模狗样的皮囊!”欧阳玉琴气急反笑,突然摇头叹息,一副无奈又同情的模样。

        “是啊!至少草民还有副能看得去的人模狗样的好皮囊,总比人家连副能看的皮囊都没有的好得多啊!”赵盈同样阴阳怪气的明讥暗讽,‘阴阳怪气’四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蹦出来的,可见气得不轻。

        一旁,火丽雅看着又开始吵起来的两人,无奈的摇摇头,与木心儿对视一眼,一副见惯不惯的模样,无语中。这两家伙还真是针尖对麦芒…

        “肃静!比试进行到如今这步,相信大家都十分期待这第三场的比试,之前的两关,六名选手分别都获得二分的奖励,可谓是旗鼓相当,所以这第三场比试是最关键的一场,希望各位选手们可以竭尽你们的所能,获得你们想要的胜利!”这时,裁判台上传出徐海尖细的嗓音,欧阳玉琴二人也被他的话吸引了过来,停止了争吵。众人纷纷竖起耳朵聆听着徐海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就连妖雪冶都细心的聆听起来。

        偏偏,徐海说完这段话后就保持了沉默,最最关键的比试内容却一字不透,视线投向妖天温,显然是将说话的权利全权交还给他。

        妖天温象征性的理了理喉咙,这才在众人‘虎视眈眈’的注视下,不急不缓的威严道:“相信大家早就对冶儿‘琴神’之名有所耳闻,这第三场比试的内容就与这有关,若非才艺双绝的女子实在会给冶儿这位琴神抹黑!因此,朕决定这第三场比试的内容就以……”妖天温故意顿了顿,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后,继续说道:“琴、棋、书、画为主!”

        琴……琴、琴棋书画?

        “噗通!”

        众人倒了一片,一个个艰难的撑着身子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满头黑线。

        “你确定不是在耍人吗?”妖雪冶严重无语中,看着妖天温的眼神充满了无奈。虽然,心云大陆阶级分明,但一贯以武为尊,为何会有点偏向以男为尊也是因为女子体质偏弱,精神力往往比男子弱上几分,像妖雪冶这样精神力超变态且是女子的简直万年难遇。

        为了实力,为了出人头地,每个人都拼尽全力的修炼,有时都还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