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零九章:木心儿的诡计(下)

第一百零九章:木心儿的诡计(下)

        “我没回府!”懒懒的抬眸瞥了她一眼,妖雪冶声音依旧淡漠,却不难听出话语中隐带的那丝不悦。想起王府里的那群女人,一个头两个大,特别是想到接着还要入住进去的那个女人后,眉峰微跳。

        知道她必定是想起了某些大麻烦,木心儿脸上登时浮现出难掩的尴尬之色,竟然忘了她最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谈起那群女人。哪怕是单单谈到王府……

        正想开口,门外小二的脚步声随即响起,妖雪冶慵懒淡漠的闭上双眼,并不去看。

        “二位请慢用,小的先退下了!”将酒菜摆上桌,小二不敢多留,暧昧的眼神流连在二人的身上,低笑着退了下去。

        没有过多理会小二暧昧的眼神,木心儿小心翼翼的瞥了眼软榻上似是熟睡的妖雪冶,边不动声色的移到了酒壶旁,手一动,一颗碧绿色的药丸没入酒里……

        慢慢起身,妖雪冶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却见木心儿脸颊爆红,局促不安的坐在桌边,不敢看她。

        也许是妖雪冶的眼神太过专注,木心儿在她的注视下显然更加的不安,脸上浮现出少女的娇羞,一出口,竟有些结结巴巴:“怎、怎么了?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说着,应景的抬手在脸颊上抚摸了一把,试图掩饰心底的慌乱。难道,被她发现了?

        眯了眯眼,妖雪冶移开视线,走到桌边,看也不看那些香味四溢的特色小菜,提着那壶春酿重新躺上软榻,淡漠的声音中透着疏离:“没有!”

        “再过几个月就到了十年一度的精英比试大会,王爷也会去参加吗?”见她面色如常,木心儿无形的松了口气,眼角的余光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她手中提着的酒壶,木心儿随口问道,话语中的肯定不难听出。

        虽然没有资格进入圣堂,不过她常听木卿翼提起关于圣堂的事,对于圣堂的秘密倒是知道一点,妖雪冶作为圣堂的核心学员,又是院长唯一的亲传弟子,想必此次参加的十人中必定有她的位置!

        点点头,妖雪冶没有隐瞒。确实!几天前高贤就在和她说这件事,就连妖天温都在她面前有意无意的提到过很多次,显然是想她参加这届的精英比试,好为邀月国争点面子。

        去年的惨败可谓是他心头的一根刺,每每想起都咬牙切齿,恨不得冲到云裳国把云帝抓来暴揍一顿。

        今年好不容易轮到云裳国举办,他自然是不可能放弃这个绝好的机会,从发现妖雪冶是光系天才的那一刻起,就笑得那叫一个猥琐,同时也有担忧。

        大陆上的光系魔法师虽万中无一,但并不是没有,只是一经发现立刻便会被光明神殿的人秘密带走,光明神殿自从千年前开始就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化在众人的视线,所以大陆上嫌少看到光系魔法师,单是这一身份都够妖天温炫耀上好一阵,就算不能赢,至少也可以让云帝嫉妒嫉妒。当知道妖雪冶火系、空间系,双系天赋后妖天温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只盼现在就冲到云帝的面前炫耀一把,气也气死他。

        而妖雪冶之所以没被光明神殿的人盯上,一来是洛鑫合的原因,二来妖天温自知天赋太强不是好事,所以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也不想她的光系天赋暴露后被光明神殿的人带走。

        “王爷,那您此次前往务必要多加小心,云裳国的人阴险恶毒,最喜欢耍小动作,否则上届的比试赢的人怎会是他们!”得到答案,木心儿皱了皱眉,眉宇间笼上一层担忧,不放心的说道。她虽身为皇家学院的学员,但是她并非圣堂学员,根本没有资格一起前往,就连观战的资格都不够。

        端起酒杯,妖雪冶鼻翼动了动,双眉微微拢起,黑眸飞快闪过一丝了然,意味不明的看向木心儿,好一会,才随意的点点头。

        她的一举一动均在木心儿有意无意的监视中,见此举动,眼眸低垂,极力掩下眼中浮现的慌乱。

        偷偷的抬起眼睑,却见妖雪冶双眉一舒,修长的指尖端起酒杯,送到薄唇边,缓缓喝下杯中酒,迅速又为自己添上一杯,宛如方才的拢眉只是她的错觉一般。

        木心儿无形的松了口气,拿起筷子,一边继续告诉妖雪冶云裳国的人如何恶毒,如何阴险,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桌上的特色小菜,眼角的余光却未从那道素白身影的身上移开过,看着她一杯一杯的饮下春酿,嘴边不知不觉微微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却不曾想自己的神色早已尽数落入某人的眼底,眸中那层仿佛永远都无法融化的厚冰无声的厚了几层,薄唇边第一次扬起了一个如罂粟般危险的魅惑笑容。

        妖雪冶的酒量向来很好,即使春酿浓度极高,后劲很大,半壶酒下肚,也仅仅是雪颜微醺而已,为她生生添了几丝人气,不再像平日那般遥远飘渺,倒是显得更加的妖气惑人。

        木心儿不由得看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心中正天人交战,狠一咬牙,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缓缓从椅子上站起,一步步缓慢的朝妖雪冶走来,脸上之前的复杂与犹豫已被妩媚代替,仿佛方才的纠结只是一场梦境。

        眯着眼看着一步一步靠近的少女,妖雪冶状似不在意的问道:“心儿,怎么了?”

        声音魅惑妖冶磁性动听,仿似九天外传来的仙乐,引人沉醉,已无往日冰冷。

        “王爷~你真的要娶那魏霜国的四公主吗?”木心儿也是一反往日的甜美,嗲声轻唤,嘟着小嘴,一个倾身跌入妖雪冶的怀中,杏眼媚如丝,甜美的容颜生生让人品出一丝风情万种的味道。

        “父命难违!”简单的四个字清清楚楚的解释了一切,也清楚的告诉了她自己的决定,妖雪冶雪颜上散去冰冷,定定的看着怀中的她,抬手顺势搂住她柔软的纤腰,绝美的俊颜更添风华。

        “咯咯~”感受到腰上传来的冰冷触感,木心儿浑身立时一颤,奋力压下心间又一次出现的心悸与雀跃,再次靠近了几分,低头掩面娇笑着,试图借此来掩饰心底的慌乱。不可以!不可以!绝对不能!!她的心只能属于自己!

        随着她的靠近,妖雪冶鼻尖突然闻到一阵极淡极淡的香气,却转瞬便被浓浓的脂粉味覆盖,撇去心头顿起的那丝异样,妖雪冶皱了皱眉,搂着她的双臂微微松了几分。

        “王爷~既然你能接受她,为何不能接受心儿的心呢?心儿爱慕王爷已不是一日两日,就不能也给心儿一次机会吗?”缓缓抬头,木心儿‘情感’外泄,柔情似水的看着妖雪冶,衣袖下的双拳紧攥,由于紧张渗出了滴滴冷汗。那深情款款的眼神竟是那般的真诚,一时间,竟让人搞不清楚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

        也许,就连她都分不清此时的自己到底是在做戏,还是……

        挑了挑眉,妖雪冶顿时了然,敢情这才是她的目地!

        “王爷为何不作答?难道是嫌心儿不够美吗?”伸出细指在妖雪冶‘结实’的胸膛上打起圈圈,木心儿杏眼柔柔的注视着那精致绝美的下巴,悬泪欲滴,娇声问道,心中却划过了一缕连她都没有察觉的失落。

        “哪会?心儿系出名门,相貌甜美可人,德行兼备,说起来……还是咱们邀月国……排号第三的美人儿,我岂会……”一一细数出木心儿的优点,妖雪冶穆然觉得一阵睡意袭来,似乎有些醉了,不由得用力摇了摇头,希望借此清醒一点,可话还没说完,双眸就因抵不住那来势汹汹的睡意慢慢合上……

        晨纱渐渐地碎了,缭绕着,盘旋着,像一缕缕轻烟袅袅升起,金色的阳光透过纱窗洒在妖雪冶的脸上,为她镀上一层耀眼的金辉。

        浓密卷翘的羽睫轻颤,揉了揉眉心,黑眸缓缓睁开,美眸环扫,发现自己仍身处先前的雅间内。

        徒然,胸前传来一股陌生的重量,微一蹙眉,低头下看,登时愣了。

        还未回过神来,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步伐声,伴随着木卿翼温润的声音,越加临近。

        不多时,一股冲劲将门踹开,木卿翼等人的身影随后映入眼帘。

        入眼的一幕不仅让木卿翼愣在原地,一同前来的洛鑫合、火炫耀、辛语蓉、妖俊甫等人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雅间内男子的衣袍、和女子的纱裙散乱一地,桌面上也是一片狼藉,最最引人注意的便是软榻上那重叠在一起的一‘男’一女,此时二人身上只着了一件单薄的里衣,暧昧的姿势和空气中涌动的糜烂气息引人遐想……

        “雪,你……”洛鑫合张了张嘴,脸色极为难看,眼神死死地瞪着她怀中的少女,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几个洞来。前世有然他们那些家伙挡着也就算了,今生好不容易等了千年之久……

        世俗的眼光他向来不在意,即便是男男相恋,为了她,他也能接受,不过就是在纠结谁上谁下的问题罢了……

        可他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也不在意,得知她今生成为男儿身,他还暗自欣喜了一番。谁曾想,还未来得及庆幸她变成男儿身,他的情敌居然又变成了……女人?

        哇靠!该死的老天,要不要这么狠???

        辛语蓉看清屋内的情形,脸一红,急忙转过身去,特别是看到妖雪冶身旁那一小片醒目的猩红,更是害羞得不知如何是好。无意间,却瞥见洛鑫合眼底慢慢凝起的伤心落寞,不禁后退了好几步,心中腾起怪异之色。这男男相恋还真是刺激人心啊!

        许是受到了洛鑫合那道怨恨眼神的影响,少女呻*吟一声,缓缓睁开了杏眼,近在咫尺的雪颜让她脸一红,有些娇羞的低垂着脑袋,眼角的余光当扫见雅间外站着的人群,微微错愕,随即恢复正常,重新看向妖雪冶,娇声呼唤:“王爷~”

        无声地眯起双眼,妖雪冶瞥了眼软榻上的那片猩红,眉角抽了抽,即便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忍不住扶额叹息。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第一次,妖雪冶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她的不择手段。真没想到这女人为了进入她的王府,居然做到了这种地步!?

        端起酒杯的那一刻,妖雪冶就发现了异样,那春酿明显加了一种不知名的药物,不像毒,也不像迷药,更不像补药。

        之所以敢喝下去,也是笃定了那药对自己没有威胁,想借机看看这女人又想耍什么花样。

        可她想不通的是,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醉的不省人事?按道理说,她的酒量不可能那么浅,那药也不可能达到如此效果!

        骤然,妖雪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昨晚她靠近时传来的那股似有若无的淡淡香气,顿时恍然大悟。

        若她所料没错,那香气与那药添加在一起,应该是一种强制性迷药……

        呵呵~这女人果然好手段!只是,她就这么想进她的王府吗?甚至不惜……自毁清白?

        见她迟迟不语,仅是用一种冰冷至极的眼神盯着她,木心儿手心慢慢凝起一层薄汗,被她那双仿佛能洞穿世间一切的魔瞳盯着,她有种无所遁形的慌乱感。

        “王、王爷?”不自然的别开脸,木心儿的声音带上不易察觉的轻颤,躲避着她的盯视。

        “我会负责的!”淡淡的收回视线,妖雪冶面无表情的推开木心儿,与昨晚的温柔大不相同,像是变了一个人,往日的冰冷重新回到了雪颜上,甚至比以往更甚,仿佛方才的那句话不是自她口中而出。既然她想玩,她就陪她玩到底!

        闻言,木心儿垂下脑袋,愣愣的看着那道素白身影快速穿上衣袍,扬长而去,心中泛起些许苦涩。

        目的达到了,也就是说,事到如今她已经不能,也没权利再反悔了……

        --------------

        即使是有了一次娶王妃的经历,再来一次妖雪冶还是大感吃不消,表面上是侧妃,迎娶李梦渝却是除了名分外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