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一十一章:心为谁乱

第一百一十一章:心为谁乱

        屋顶,妖雪冶看着那两名渐渐隐入暗夜的小巧身影,身旁站着的是一脸面无表情的冥,之前的一切均被二人尽收眼底,包括她们之间的谈话。那东西?她们到底在找什么东西?“冥,去查查她的底细,顺便派人盯着她!”抬起手,妖雪冶莹白的指尖指着木心儿身旁的那道身影,头也不回的对冥命令道。“是,属下遵命!”冥身影悄悄隐没,已遵照她的旨意,去安排一切。“主人,那女人有古怪!身上的气味和那个叫晟睿的一样!”定定的看着远方,妖雪冶脑海中传来小白认真的磁性嗓音。无声的点点头,妖雪冶同样有这种感觉,否则也不会派人去盯着她。说起晟睿,自从上次处置完小珊和安凝之后,他就消失无踪,没有再出现过。不过也好,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麻烦的事情,没有他的监视她更开心,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再出现在她眼前最好!身形一闪,妖雪冶运起空间魔法,趁着木心儿还没回来,瞬移至迎心阁,重新躺回床上。刚躺下不久,就闻一阵脚步声自屋外传来,木心儿打开房门,小心翼翼的闪了进来,看了眼床上依旧沉睡的妖雪冶,松了口气,急急换下那身夜行衣,将包裹重新塞回床底,只着一件单薄的里衣。缓缓走近床边,木心儿坐在床沿,深深地看着床上那张熟悉的俊颜,心底的复杂不断升腾。她的脸无疑是上天的最高杰作,眉飞入鬓万分张扬,狭长的凤眸眼角有着两抹掉尾红显得极为妩媚,鼻子高而挺,唇瓣弧度绝美而凉薄,好似暗夜高悬的明月般耀眼璀璨的寒瞳此时紧闭,不露半点光辉。即使如此,却仍旧不失她的绝代风华,仍美得令人迷醉。她是这般地妖娆倾国,却偏生又清冷倾城。两种极端的气质,在她身上却体现得那么的淋漓尽致。饱满的额头,细长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唇瓣,一点一点的抚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木心儿眼神迷醉,动作极致轻柔,似乎生怕弄坏了眼前这犹如天山雪莲般的‘少年’。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留,唯美的画面却被一道突如其来清冷偏又魅惑的轻吟打破,‘少年’似是不满的蹙了蹙斜飞的眉宇,羽睫轻颤,像是随时都要苏醒过来。轻吟响起之时,少女的手像触电般缩了回来,见此一幕,心底连忙编排着各种理由,却见妖雪冶一个翻身,再次沉沉睡去。无奈的叹了口气,木心儿看了眼面朝里的妖雪冶,人在她身侧的空位上躺了下来,动作很轻,生怕会惊醒她。……虽然,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没一会,木心儿却又一次坐起身,想了想,手再次朝妖雪冶伸去,这次她的目标并不是那张倾国倾城的俊颜,而是吃力的想脱下她那件繁琐而素白的锦袍。察觉出她的意图,某人背过身去的嘴角抽了抽。难道这女人吃了她脸上的豆腐不够,还想再来更刺激的游戏?!虽然,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人,但是紫幻戒的功能太强大,如今的她不仅有男子一样结实的胸膛,就连两腿间的那玩意也有,可即使如此她也没那兴致与她那个,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寒,更别说是真枪实弹了……妖雪冶边抽着嘴角,边争分夺秒的思索着究竟该如何摆脱眼前的险境。她可不想名节不保啊!方才对她的忍耐已经是最高底限了……是直接将她劈晕,还是直接两眼一睁醒过来?只是,现在的她演的是一个中迷药的角色,做戏怎么也得做到底!就在妖雪冶心思百转、苦思冥想的空档,那头木心儿已经脱下她的外袍走到屏风处了。听着那一步步缓缓靠近的脚步声,妖雪冶终于下定决心,直接将她劈晕得了!意外的是,等妖雪冶全神戒备打算她一有所动作就将她放晕的时候,木心儿只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将叠放在床内侧的棉被拉了过来,轻柔的为她盖上,随后在她身旁重新躺了下去,也为自己盖好被子,虽同被而眠,却并没有进一步动作。直到身旁传来她平稳的呼吸声,妖雪冶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她的紧张木心儿自然不知,倒是小白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中的戏谑气得妖雪冶脸色发青。

        “看来,你似乎对魔兽空间印象不错!”

        妖雪冶一句满含深意的话立即让小白炸了毛,笑容一敛,一脸正色的传音道:“这是自然,主人身份尊贵,聪明绝顶,绝世无双,英明神武……所以,主人的魔兽空间自然也是非同寻常的存在!”

        “是吗?你喜欢就好!那你就继续呆着吧!”

        “……是!”小白欲哭无泪,本以为拍好了她的马屁就能让她消消气,趁早摆脱这里,结果主人……还是那么记仇!

        龙凤红烛高烧,大红锦被,绣着鸳鸯戏水图案的对枕,布置得古香古色却极尽奢华的屋子。

        这满目的大红却成了她眼前的一种讽刺,呆呆的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夜景,李梦渝的心落寞而悲伤。

        想起城外初见她时的那惊鸿一瞥,那一眼注定了她的沉迷,明知不该对她动情,却不由自己的动了心……

        她一直都知道对于一个他国的公主,妖雪冶不可能没有戒备,本以为比试场的那冒险一试可以消减她对她的防备心,却不想换来的只是独守空房的寂寞。

        难道,她的心真是冰块做的吗?为什么她为了她不惜只身犯险,可却换不来她一个回眸?就连她的父皇也一样,不仅不为她担心,反而大骂她一顿!

        心止不住的抽痛,为他们的绝情,也为自己的愚蠢。抬起头的瞬间,眼神已变得坚强。既然他们不爱,那就不爱!她还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就算全大陆的人都不爱她,她的身边至少还有师傅和母妃为她默默付出!

        逍遥王……

        你注定活不了多久!既然你不爱我,那么就由我来结束你的一切!

        “公主,夜深了!王爷今晚恐怕不会来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玉芙一推开门便见自家公主一人呆呆的站在窗边,不知在想些什么。见她衣服单薄,匆匆走到床边拿过一件干净的披风为她披上,俏丽的小脸写满担忧。新婚之夜就独守空房,不知明日那些丫鬟奴仆们会怎样看待公主,再加上那些虎视眈眈的姬妾们,公主往后的日子还真是不容乐观啊!

        李梦渝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而是脸色平静的问道:“王爷在哪?”

        “这……”玉芙面有难色,想了想,艰难的说道:“王爷在心夫人那……”

        “是吗?……”微微叹了口气,李梦渝说了这一句,就没有了下文,眼中落寞之色越渐浓郁。

        “公主,别怪奴婢多嘴!……”见她不再说话,玉芙沉默了半晌,欲言又止的开了口,却又生生顿住,直到接收到她的视线,这才犹豫的说出自己一直以来都想问的那句话:“公主,这事本来与您无关,为何您要替三公主出嫁?”

        “皇姐临时逃婚,又是本公主的同胞姐姐,本公主总不能袖手旁观!”

        “可是,公主!您天赋绝佳,本该享受无上宠爱,却因三公主一人,受皇上冷落,您为何还要如此帮她?难道,公主以往帮她收拾的烂摊子还少吗?为什么还要为了她赔上自己的幸福?”玉芙从五岁起就跟在李梦渝的身边,当年李梦渝也才年仅五岁,可以说她俩的关系甚至比李梦渝和她的同胞姐姐更好,早就看不惯三公主的所作所为,很为李梦渝抱不平。一直以来,她都很想不明白,她和李梦洁都是双胞胎,又是一名土系七星魔法士,比斗士的李梦洁不知好上多少,为什么皇上眼中就只有从小爱闯祸的李梦洁,而冷落柔弱善良的李梦渝。

        叹了口气,李梦渝知道她是在关心自己,心中一暖,也不解释什么。就算李梦洁没有逃婚,这邀月国她也还是要来的,毕竟她来这的目的,可不止这一个!

        久久得不到答案,玉芙以为李梦渝生气了,身子一震,连忙跪在地上:“公主,是奴婢多嘴了!”

        “起来吧!你我之间,无需如此拘谨!”伸手扶起玉芙,李梦渝神色缓了缓,为她的关心而感到心暖,揉了揉眉心,接着说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派个人守着就好,本公主有些乏了!”

        “是,奴婢告退!”

        风呼呼的吹着,带起满院的花香,柔和的月光清冷而落寞,景琪阁的院落中,一人站在树下,久久凝视着夜空中高悬的明月,周围的环境清幽得近乎死寂。

        “公主,夜深了,小心着凉!”一名少女手拿一件厚厚的披风,自屋内而来,轻轻为安凝披上,动作轻柔而仔细。

        熟悉的动作让安凝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菊兰,谢……”

        另一个谢字未出口,转身的瞬间,入眼的却不是印象中的那张脸,苦苦一笑,一丝歉意在眼底浮现。

        “公主可是又想起了菊兰!”少女并不介意被当作其他人,轻声问道。

        烟羽宫乃是江湖上的一个神秘杀手组织,虽比不上一流的杀手组织,却也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在江湖的一众势力中排行前十名。

        宫内除了神秘的宫主之外,设有天左护法,地右护法二名,旗下又分七阁,由低至高分别是:赤阁、橙阁、黄阁、绿阁、青阁、蓝阁、紫阁,紫阁杀手实力最强,基本在圣级以上,是泉王早些年留下的势力,否则以她的实力根本无法让他们诚服。

        其中,烟羽宫还有一名灵级强者和三名高星圣级强者的长老坐镇,这几人均是与泉王出生入死的兄弟,对待安凝如亲孙女一般,在泉王逝世后,一直留在烟羽宫里料理宫中事务,这也打消了那些蠢蠢欲动的不良人士,保全了安凝的宫主地位。

        自从菊兰不在她身边后,四名长老就派了雀兰,也就是此时安凝身边的那名少女来代替菊兰的位置。

        见安凝只是垂头深思,并没有回答,雀兰眼帘微垂,沉吟半晌,终是忍不住说道:“公主,既然你担心她,不妨属下派人去刘尚书那把人抢回来!那刘尚书贪图美色,且不说家里那十几房妻妾,还凶残成性,死在他手里的女人没有上百也有上千!他提出那样的条件摆明是老早就垂涎菊兰,如今落到他手里,还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他敢!菊兰是本公主的人,他一个小小的礼部尚书不可能连这点面子也不给!更何况,本公主已将菊兰送给他,若是派人去抢,岂不是出尔反尔!?若他跑到皇上或是王爷那把事情说出来,那……”安凝厉声打断,杏眼阴狠的眯起,双拳紧攥,却又无奈的松开。算算已经十来天了,她也想将菊兰接回来,不想她继续在那色老头身边,只是……

        “公主且放心,此事事关重大,料他也不敢轻易说出,否则……泄露考场秘密的罪名,最终倒霉的可不止我们!实在不行,大不了叫几个人直接将他杀了,一了百了!”

        雀兰与菊兰同位赤阁中人,在烟羽宫中算是关系最好的两人,自从得知了这件事后,她曾憎恨过安凝,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她们只是一名属下,主子的命令就是圣旨。可她不甘心,菊兰在安凝身旁已经那么久了,为她尽心尽力,换来的却是这般的悲惨结局!就算安凝不顾念她多年来的尽心伺候,也不该为了保全自己将菊兰往火坑里推,难道她就对菊兰一点感情也没有吗?为何能做到如此决绝的地步?

        “不行!这样做太冒险了!一旦朝廷追究下来,我们一个也跑不了,若是他们顺藤摸瓜再被牵出那件事,本公主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本公主决不允许王爷知道那件事!”

        “可是,公主!木家九小姐为何会知道那件事?按道理说,当初的一切都安排得天衣无缝,怎么可能会泄露出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