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一十七章:劫狱

第一百一十七章:劫狱

        “难道,你不想说说,那缠绵之毒的来历吗?口口声声说爱我,又为何要下毒?”没有理会她的驱赶,妖雪冶不再与她绕弯子,狭长的凤眸里暗含犀利。

        “呵~难道王爷还不清楚吗?‘她’把你从我身边夺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的死亡!属于我的东西,我从不容许别人轻易碰触!”

        “我从不属于你!我只是我自己!”妖雪冶有些不悦的出言纠正,随后嘲讽的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为何还要下毒?难道,你是打算自己得不到的也永远不让别人得到吗?”

        “什么意思?”安凝皱了皱眉,终于转过身来,憔悴的小脸再无往日的柔媚。

        妖雪冶眼中诧异之色一闪,紧紧锁定她的容颜,不放过她的任何情绪波动,却发现她不解的神色不像是装的,半晌才狐疑的说道:“难道,你不知道缠绵之毒的毒性?”

        “缠绵之毒是一种上古奇毒,其特性最初服用时除了嗜睡外,无其它任何不良反应,不易被人察觉!但,一旦服用到一定的数量,体内的药物沉积,中毒者便会越来越嗜睡,最终在睡梦中死去!”

        “没错!”妖雪冶点点头,她说的与高贤差不多,只是……

        妖雪冶眯了眯眼,继续死死观察着她的神色变化,一边接下话茬:“不过,这种**之所以被称为奇毒,只因它还有另一个特性:中毒者若是与人交合,缠绵之毒的毒性便会翻十倍以上,不仅会加速中毒者死亡的时间,还会顺着交合之处流入与之交合之人的体内,届时只需一次就会令与之交合之人也身中剧毒,药石无灵,双方慢慢死去!这也是缠绵二字的由来!”

        安凝穆地瞪大杏眼,急忙扑上前来,却被铁栏挡住,焦急的伸出手似欲抓住妖雪冶:“那你没事吧?怎么会这样?他明明说过不会有事的!他明明发过誓的!!快让我看看,快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事?!”

        安凝挣扎着要上前,奈何死掰硬拽就是无法撼动那根根铁栅栏,急得眼睛通红,柔媚的杏眼满是自责与愤怒。

        “我没事!你说的他(她)是谁?”或许是感动于她的关心,妖雪冶淡淡的摇了摇头,一下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

        “他……”

        安凝张了张嘴,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外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随后一身黑衣的冥出现在了妖雪冶的身边,附耳说了一句,再次隐入暗中。

        “我先出去一下,你自己小心!”意味不明的看了眼安凝,妖雪冶转身离开了死牢。

        才一出来,便见府里的侍卫们正将一群手拿长剑的黑衣人围在中间,见她出来,立即分散出一小波人在戚啸风的带领下护在她的周身,戒备的看着包围圈内的蒙面黑衣人。

        草草掠过那群黑衣人,妖雪冶立即对他们的实力了如指掌。黑衣人粗略估计人数应该才十多二十人,但身手不凡,平均实力均在宗级以内,其中不乏几名珍贵的魔法师。

        水系二人,都是四星魔法宗。火系一人,三星魔法宗。另一名为罕见的风系,实力是这群黑衣人中最强的一个,已是一名九星魔法宗,且从魔幻力充裕的程度来看,应该已到巅峰,估计不久便将突破。

        “劫牢?”懒懒的倚在墙边,妖雪冶冰冷而妖娆的凤眸瞥了眼明显是领头的那名风系魔法师,薄唇魅惑一勾,随意的问道。

        “少说废话!把人交出来,我们饶你不死!”风系魔法师举起手中的魔法杖,威胁性的挥了挥,大声喝道。

        妖雪冶眼底闪过一丝厉色,随即飞快隐去,薄唇边的浅笑越加妖冶:“哦?想要人的话,就在那里,本王绝不阻拦!不过,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过去!至于本王的命嘛……想的话就过来拿!”

        伸出莹润修长的食指,妖雪冶指了指身后死牢的方向,笑得一派悠闲,却魅惑妖冶,浑身散发的妖气冲天,偏偏又有着如仙般的清冷与淡雅,时而似妖,时而如仙。

        众人一时闪了神,看着那飘渺而妖媚的少年竟忘了呼吸。

        “上!”

        风系魔法师最先回过了神,咬咬牙,对着身后的一众黑衣人厉声喝道。

        一时间,场面变得混乱,炫目的魔法漫天飞舞,将夜空照得通亮,兵器相交的声音响彻大地,漫天的殷虹在魔法和斗气的映照下更显刺目。

        “王爷,这里危险,为了王爷的安全,属下等护送王爷回去!”戚啸风见场内的战斗已开始,对着妖雪冶语气恭敬的说道,虎目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担忧。

        戚啸风自妖雪冶出生开始,便被妖天温派去碧雪宫守护妖雪冶的安全,妖雪冶入住王府后,他自然也跟着来了,现任逍遥王府的侍卫统领之职,跟了妖雪冶算起来足足有十三个年头。

        体型高大,身材伟岸优美,脸色是健康的蜜色,剑眉斜飞,双眸满含锐意,浑身上下无时不刻的释放着冰冷的气息,年近五十,天赋算不上绝好,却因常年吸收妖雪冶体内吸收不了溢出的灵气,俨然成为了一名四星斗圣。

        不过,别看他平时有些虎头虎脑的,却也懂得藏拙,将实力定格在八星斗宗,十几年来竟没让人看穿。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妖雪冶拒绝了他的好意:“不必,就算他们冲上来,相信戚统领也能保护好本王吧!?”

        听着她意味深长的话,戚啸风晒笑着回道:“王爷,说笑了!那魔法师的实力可在属下之上……”

        心下却暗惊:难道,王爷看穿了他的真实实力?

        随即又在心底暗暗否定,不确定的想着。不可能!应该是高院长告诉王爷的吧!就知道瞒不过那只老狐狸!

        妖雪冶也不急着戳穿,目光投向场中的战斗。不知为何,貌似自己身边的人都喜欢和她一样隐藏实力!不过,这样也好,毕竟若是让人知晓,届时他们肯定会怀疑到她的头上!虽然她现在也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但她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巧合!

        府里的侍卫实力基本都在宗级以内,其中也有不少才只是魂级的实力,却丝毫不落于下风,毕竟人数可比那群黑衣人足足多了好几倍,平均每个黑衣人要应对的就起码有五、六人,蚁多咬死大象,更何况这些人可不是小小的蚂蚁……

        阴暗的角落,两道小巧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看着场中一个个接连倒下的黑衣人,两人的眼中似有暗芒溢过。

        “小姐,怎么办?王爷一直守在那里寸步不离,我们根本靠近不了!”

        闻言,身旁那名女子看了眼场中的变化和倚在墙边的那抹白,皱了皱眉。真是一群白痴,本以为可以趁乱下手,不料他们竟这么没用,连个人都引不开!

        看来,还得自己这边出手了!

        “你去趁机把人引开,剩下的我来!”

        最先开口的那人点了点头,拿出黑巾将面容遮住,敛起气息,身子一缩,缓缓靠了过去。

        没过多久,黑衣人的数量开始慢慢减少,同时府里的侍卫人数也在慢慢的减少。可是这里可是王府,不用刻意去听,妖雪冶都察觉到了有不少侍卫正从四面八方朝这涌来。

        突然,眼前黑影一闪,妖雪冶下意识的往旁边退去数步。与此同时,身旁的戚啸风似有所觉的连连后退,长剑‘刷’的出鞘,迎面对上突然出现的黑衣人。

        借着月光,妖雪冶朝那名黑衣人看去,宽大的黑色男装下是一具略显瘦削的身躯,面容被黑巾遮挡,只露出一双暗含煞气略带诡异的眼睛,那双眼似曾相似。

        而且,从气息来看,妖雪冶立马就分辨出眼前人分明是一名女子,而她不仅穿了男装,就连胸前的浑圆也被刻意隐藏了起来,看来是不希望被人看穿身份!

        当然,妖雪冶还从她的气息中分辨出了一丝异样,虽然极淡极淡,可敏锐的她仍是察觉到了!

        不禁眯了眯眼,妖雪冶徒然扬唇笑了起来,倾国倾城,妖冶而清雅。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你是何人?为何行刺王爷?”戚啸风的呵斥在夜月中响起,双目虎虎生威,其中夹杂着一丝冷芒,长剑飞扬,威风飒飒,浑身杀气大放。

        ‘铿!’

        两柄长剑在空气中相交,二人齐齐退后数步,拉开彼此的距离,双方戒备满满的等待着最佳时机的到来。

        “少说废话!”冷斥一声,女子故意压低声音,再次举剑率先冲了过来。

        “不自量力!”戚啸风杀气腾腾的看着冲上前来的黑影,身子猛地一窜,也迎面冲了上去。话虽如此,却没有因探测不到她体内任何魔法斗气的波动,而产生轻视,仍严谨的与之缠斗。

        “不得不说你的剑法真的很不错!只可惜……你就输在没有斗气!”不再收敛气势,戚啸风大喝一声,将斗气注入剑身,黄色的斗气霎时将他粗犷的容颜照得通亮,脚下慢慢升起一个黄色的星纹阵,阵中八柄黄色的小剑正急速飞转,小巧却威风凛凛。

        女子不言,诡异的黑眸却飞速掠过一缕轻嗤,仿佛在嘲笑他的天真。

        举手格挡他挥来的长剑,只听得‘铿’的一声脆响,双方再次拉开距离。

        这一击,显然戚啸风已尽了全力,过猛的力道使得女子的虎口一阵巨痛,冷汗涔涔而下,一丝异色自眼底悄然划过,紧了紧握剑的手,又一次冲了过去,手中的剑身不知何时覆上了一层令人不易察觉的黑色气体……

        感受到那熟悉的气味,妖雪冶薄唇抿了几分,心中更加肯定了一件事,唇边的弧度越加加深,却不急着上前,反而饶有兴致的站在原地观看着。

        看到戚啸风被那‘男子’缠住,那名领头的风系魔法师悄悄的对着身旁的一众黑衣人无声示意,突然使出大范围的风羽箭抛向场中仅剩的众侍卫,一个加速术飞快蹿上对面的屋顶,趁着前来救援的侍卫还没到来,身子消失在暗夜中。

        剩余的黑衣人也不再纠缠,趁着一众侍卫抵挡的同时,飞快逃离而去。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戚啸风下意识的抽空看向一旁悠闲的妖雪冶,在她无声的示意下,对着周围赶过来的众侍卫喊道:“追!”

        未料,就这一分神,戚啸风的手臂竟被长剑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若非本能的侧了下身,这剑可就生生削断他的整条手臂了!

        可见,这人出手有多狠!

        突然,一阵眩晕感直袭脑门,戚啸风健硕的身子微微晃了晃,竟有些站不稳。

        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他的伤口,妖雪冶上前几步,伸手扶住仿佛随时都要晕倒的戚啸风,随后悄然将一丝灵力注入他的伤口处,黑气缓缓被驱散,直至消失无踪。而这一切,戚啸风丝毫未察觉到,只觉得伤口处似有一股清凉之感划过,脑海中的晕眩便渐渐散去。

        可是,他没发现不代表那女子没发现,看向妖雪冶的眼神里多了一抹深思,意外的察觉到妖雪冶周身流动的灵气似乎浓郁得有些异常……

        “你好好休息!”装作看不到女子投来的视线,妖雪冶见戚啸风神色似有好转,一把将他推到一旁,狭长魅惑的凤眸这才懒懒的朝女子瞥去。

        这些以后再说!如今还是正事要紧!!

        收到她的视线,女子颇为恼火的在心底暗暗警告自己,暂且抛却这一疑问,长剑一扬,步如疾风的直奔妖雪冶而去,长剑刺出,直取心脏。

        妖雪冶不急不躁的站在原地,甚至动都没动一下,可是就当女子的剑端即将逼近身躯之时,女子的脚步却停了下来,剑尖停留在距离妖雪冶心口仅一寸处,再也无法深入一分一毫。

        细细看去,女子才发现妖雪冶的身前不知何时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正是这屏障阻挡了长剑的势头,甚至剑身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