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一十八章:天,只盼来世不再相遇!

第一百一十八章:天,只盼来世不再相遇!

        细细看去,女子才发现妖雪冶的身前不知何时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正是这屏障阻挡了长剑的势头,甚至剑身上的黑气都在慢慢消失,似乎正被那无形的屏障一步一步的吞噬殆尽……

        意识到这一现象,女子惊诧的立即收回长剑,后退几步,足尖一点,飞快朝远方掠去。

        妖雪冶不动声色的瞥了眼角落方向,邪邪一笑,顺势尾随而去。

        “保护王爷!”戚啸风捂着受伤的手臂,对着身旁的侍卫们急声说道,最先追了上去。

        女子的速度很快,几乎瞬间消失,而妖雪冶却不远不近的跟着,所身后戚啸风等人很快也追了上来。

        “王爷!这追人之事就交给属下去办,王爷只需在府里等消息便可……”

        话音未落,妖雪冶就打断了他的话:“戚统领,本王还不至于连个小毛贼都对付不了!放心吧!不过……这人,你们只需做做样子即可!”

        戚啸风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妖雪冶,却识趣的没有追问。这王爷心思可深了,他还是不要多说废话惹她不快的好!

        女子似有意带着他们一群人绕圈圈,大街小巷的乱窜,每每快要追上之时,妖雪冶却故意放慢步伐,戚啸风等人虽不解,但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也只能慢下脚步。

        终于,女子拐进了一条小巷后,极快的钻进了一座房子里。

        “王爷,这……”看着那门前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艳女子,戚啸风为难的看向妖雪冶。

        春兰苑?

        “不就是**吗?进去!”妖雪冶最先走了过去,身后戚啸风皱了皱眉,无奈的叹了口气,带着侍卫们连忙追上。

        “哟~这位……王、王爷?”**的话还没说完,抬头一见妖雪冶,脸色刷的一白,颤颤巍巍的跪了下去:“参见逍遥王,王爷万福金安!”

        “免礼平身!”随意的挥了挥衣袖,妖雪冶大步走了进去。

        **惊恐的跟在妖雪冶身后,吓得双腿发软,明明倾国倾城的容颜她却没有丝毫胆子抬头看。

        笙歌冷舞,满室糜烂的大厅由于妖雪冶的到来有过片刻的死寂,一众男女放弃了**,连忙起身正要行礼就闻妖雪冶冰冷的声音传了开来。

        “不必多礼,本王找人而已,请便!”

        众人了然一笑,却仍旧拘谨,一众女子则暗送秋波,只盼被她看上,即便没有名分,只要离开这里就好。

        “不知王爷想找哪位姑娘?我这的春、花、秋、月,可是全城最有名的花魁,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显然,**也误会了妖雪冶的意思,连忙凑上前来,为她介绍。

        “你可有见一瘦弱的黑衣男子进来?”直接打断**的滔滔不绝,妖雪冶四下看了看,并未发现那人的踪影,瞥了眼二楼,薄唇微抿。难不成跑上去了?

        “瘦弱的黑衣男子?”**喃喃重复,想了一下,老实的回道:“回王爷,有!方才刚跑上去!”

        闻言,妖雪冶对着身后的戚啸风使了个眼神,走至一旁的桌边坐下。

        仔细的搜索了一番,戚啸风带着众侍卫慢慢走了下来,跪在妖雪冶面前回道:“启禀王爷,所有的房间均已查过,无发现那人的踪迹,只在回廊的角落里找到了这个!”

        说着,递上一件黑色的男装。妖雪冶漫不经心的瞥了眼那件长袍,继续说道:“后院等地方可都曾查过?”

        “回王爷,都查过了,没有发现!”

        “看来,是逃走了啊!”妖雪冶类似自言自语的说道,捧起茶杯浅酌,眼角的余光却扫见一道黄色的身影。

        “站住!”

        轻飘飘的两个字吓住了那正要朝门外靠近的黄色身影,缓缓转过身,颤颤兢兢的走上前来:“参见逍遥王,王爷万福金安!”

        “免礼!你想去哪?”

        女子低眉顺目的站在一旁,身子微微颤抖,似在害怕。

        “王爷问你话呢,你还不快说?”**手肘顶了顶女子,生怕她的不回答会牵连到整座春兰苑。

        “月、月姑娘……突然想吃玉……玉露糕,所以唤……唤奴儿出……出去买!”女子明显颤抖得更厉害,说出的话随之变得结结巴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来,显然是被眼前的大场面吓坏了,当瞥见戚啸风等人身上挂的佩剑,吓得小脸死白死白。

        “抬起头来!”冰冷的说道,妖雪冶目光紧盯她畏畏缩缩的小脑袋。

        闻言,女子顺从的抬起脸,惹人怜爱的鹅蛋脸此时满是泪痕,杏眼充满了恐惧与不安,却……

        微微一笑,妖雪冶妖艳的寒瞳无声的寒了几分,收回视线,落在**的身上:“她是你这的丫鬟?”

        “回王爷,确实是!她是跟在春月身旁的丫鬟!”**看了眼那女子的服饰,嘴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暗惊:难道,春月那丫头又换丫鬟了?为何眼生的紧?

        心里是这么想,不过**并没有多在意。因为这整个春兰苑就属春月那丫头脾气最不好,仗着自己的姿色,时常找其它姑娘的麻烦不说,还经常打骂丫鬟,死在她手下的丫鬟都不知有多少了!

        “嗯,虽然年纪大了点,倒有几分惹人怜爱的姿色!你可真是看走眼了啊!”意味不明的看了眼那女子,妖雪冶突然如此说道,随后睨视向**。

        “啊?王爷要是喜欢……”**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妖雪冶是看上了那丫头,一脸喜色的说道。只可惜,话音未落就被妖雪冶打断。

        捧起杯子,妖雪冶借着喝茶的假象,掩去嘴边的冷笑,头也不抬的对着女子说道:“你走吧!”

        “谢王爷!”

        眼角的余光似有若无的扫过那渐渐走远的身影,妖雪冶眼神慢慢冷了下来。

        直到离开了那条小巷,女子原本颤颤兢兢的表情突然一变,狠狠地回头看了眼春兰苑的方向,眼神狠戾:“王*八蛋!竟然想让老娘卖身?我去你*娘的!!我呸!!该死的逍遥王,老娘终有一天一定要一口吞了你!!”

        想起之前妖雪冶的那段话,女子气得脸色发青。还敢嫌她老?该死的混蛋!!

        骂骂咧咧的女子并未发现,屋顶上一道素白的身影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清冷的俊颜在听到她的谩骂似流过了一丝冷芒。

        ……

        死牢里,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女,安凝秀眉皱了皱,故作不知的问道:“木心儿,你来干嘛?”

        木心儿没有理会她的问话,而是很平静的反问道:“你说出来了吗?”

        “没有!”安凝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老实的摇摇头,随即恍然大悟的继续说道:“哦!我知道了,是他派你来杀我灭口的,对吗?”

        木心儿但笑不语。听闻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头也不回的问道:“张婷,人甩掉了?”

        “嗯!”张婷慢慢走到木心儿身旁,微微点头,随即快速看了眼安凝,站在一边装哑巴,不再言语。

        “哼!他竟敢骗我!明明保证过不会伤害王爷的,居然还言而无信!”她的不言自是默认,安凝看也不看那张婷一眼,恨恨的咬牙。她并不怕死,只是她不甘如此被人利用,还差点伤了自己爱的人。

        “你可知为何少主会亲自找上你?”木心儿甜美一笑,对她的生气不以为意,紧接着说道:“因为,少主最初的目地本就不是帮你除去火风函,而是……逍遥王!这一切也只能怪你太笨,你以为少主真会那么好心帮助一个漠不相识的人吗?!”

        “哼!我就知道他不可能那么好心!只怕最初的那场偶遇也是他精心安排的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安凝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是如今后悔又有何用?

        “乖乖把羽令交出来吧!这样我可以让你死得轻松点!”木心儿不再与她兜弯子,直接说出了来意,并不掩饰自己的杀气。

        “羽令?哼!想要烟羽宫吗?那是不可能的!烟羽宫的长老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安凝像是早就知晓她的来意,不屑的轻哼一声,嘲讽道。

        “这你就不用费心了!羽令乃宫主象征,那四位长老难不成想破坏规矩不成?”

        “难不成,你认为如果长老们知道了我是被你们所杀,还会听令于你们吗?”

        “被我们所杀?不不不~关你的是逍遥王,这里又是逍遥王府,你若死了,你觉得他们能放过逍遥王吗?”缓缓走上前去,木心儿抬手捏住安凝的下巴,杏眼满含笑意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

        “卑……!”

        话音未完,木心儿突然眼疾手快的趁着安凝张嘴的空档,迅速塞了一颗药丸到她嘴里,手随后放开了对她下巴的禁锢,迅速退离了她的身边。

        整个过程仅用了几秒钟的时间,药丸入口即化,安凝此时无论如何抠都抠不出来,趴在铁栅栏干呕着,妄图将药丸吐出。

        “没用的!这药入口即化,只怕早就已经进入你的五脏六腑了!放心,过程不会痛苦,和**一样,只会让你在睡梦中安详死去!你,可得好好感谢我!”木心儿悠闲的看着安凝在那折腾,似笑非笑的说道。

        安凝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似乎已有困意慢慢袭来,只怕闭眼之时,就是她……身亡之时……

        “木心儿,能在最后帮我个忙吗?”安凝不再折腾,强忍着睡意,突然抬头看向木心儿,声音里带上了恳求。

        “说!”

        “帮我问问‘他’……请你帮我问问‘他’……是否……有……爱过……我……”困意席卷而来,慢慢将她覆盖,心里的执念只能让她撑到说完这句话,闭眼的瞬间她似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一张犹如邻家哥哥般亲切的脸……

        天,也许我真的错了!

        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无怨无悔的陪在我身边吗?

        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默默的站在身后不远处守护着我吗?

        ……

        可是,怎么办?我不愿意……

        因为我不想你再为了我染上鲜血……

        坠下地狱的人应该是我……

        而不是你……

        天……

        答应我,来世不要再相遇……

        木心儿复杂的望着那倒在地上再无声息的少女,对她的痴情却是以一声嗤笑带过:“这个答案,无需问她!我来告诉你:没有!”

        那种无情冷血的人怎么可能爱过人?她爱的恐怕只有她自己!!

        身旁,张婷好似没听到二人的对话,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钥匙,打开了牢房,一步一步走向安凝,俯身在她衣襟里摸索了一番,取出一枚令牌,走了出来。

        “到手就走吧!以免他们回来后,被他们发现!”木心儿最后瞥了安凝一眼,最先离开了死牢。

        离开的二人并未察觉此时屋顶上正站着的那抹素白。

        少主?

        她们说的到底是谁?

        “王爷!”

        一声轻唤打断了妖雪冶的深思,回头看着身旁突然出现的冥,妖雪冶随口问道:“烟羽宫的?”

        “王爷怎知?确实是烟羽宫的人!”冥瞳孔一缩,惊诧的抬头看去。

        “有何奇怪?他们若是不来,本王倒是觉得奇怪!”毒害王妃可是死罪!宫主被抓,你说他们那些老家伙可能坐得住吗?更何况那女人可是泉王的独苗,泉王与他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感情非同一般,否则又怎会甘心留在一个小小的烟羽宫帮她鞍前马后,所以他们的劫狱早就在妖雪冶的意料之中。

        “王爷,那她们呢?”看了眼木心儿二人离去的方向,冥视线落在妖雪冶身上。

        “不是同一拨的!她们只是想趁乱动手而已!”

        “那如今安凝死在牢里,烟羽宫那……”

        “小小烟羽宫而已,你认为本王需要害怕吗?”他的意思妖雪冶自然清楚,如今安凝死在王府的死牢里,只怕烟羽宫的那四位长老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也是木心儿的目的之一,即杀了她灭口,又能撇清自己的干系,让他们把矛头转向自己,激化她与烟羽宫的矛盾。可是,自己的实力岂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