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二十九章:祁老之死

第一百二十九章:祁老之死

        “本王是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本王的身份摆在那,你就一定确定你们不会有事?这杀害王子的罪名可不轻啊!!”装作看不到他的小动作,妖雪冶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随口问道。

        “那又如何?大人乃是精灵一族堂堂的……慢着!你想套我话?”祁老动作一顿,恍然惊觉,惊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就着了她的道!

        妖雪冶遗憾了一把,这老狐狸还真不是盖的!不过,从他的话中依稀可以听出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看来,这幕后黑手在精灵之森里必然有着一定的地位,否则杀害王子的罪名岂是那般好揭过的!

        “你们为何想要紫幻?据本王所知,这紫幻代表着精灵女王尊贵身份的象征,难不成你们想要篡位?”黑眸闪过一丝疑惑,妖雪冶继续套话。不知为何,她觉得他们想要紫幻的目地,绝没这么简单。

        “你别想再套老朽的话!识相的就快把紫幻交出来,老朽可看在女王的份上勉强饶你一命!对了,还有你的空间储备!否则……”祁老吃过一次亏,和妖雪冶对话已变得步步小心,生怕再次着了她的道。念念不忘紫幻的同时,直到现在仍没忘空间储备的诱惑,眼中再次染上了贪婪的神色。

        “若是如此,那大可不必!区区一个七星斗灵,本王还不放在眼里!至于空间储备……本王这里的空间戒指可多了,想要就来拿!”就算没闭关之前她都不用惧怕这区区的七星灵级,更何况是晋级之后的她!以她如今九星灵级的实力,即便遇上王级的强者都有一搏之力,岂会受他威胁!?

        话落,妖雪冶还故意抬起手,得意的晃了晃手上戴着的那两枚空间戒指。反正他们又不知道所谓的紫幻就是那两枚的其中一枚,所以就算让他们看到了,他们也不会认得出来!

        “年少轻狂本无错,只可惜这只会加快你的死亡而已!要知道狂妄可是需要资本的!”祁老冷哼一声,别提多生气,脚下的步子早就趁着之前和妖雪冶说话的时候,慢慢朝着她逼近,说完这句话显然已经离妖雪冶仅有数步的距离,大喝一声,抬剑冲了上去。

        “这么快就憋不住了?”

        妖雪冶冰冷的声音传出,手一扬,手中的银色魔法杖已经换成了一柄仿佛如冰雪雕铸晶莹透亮且寒气逼人的长剑,身形一动,不退反进,直接迎了上去。

        这架势可把祁老吓得不轻,差点没直接摔到地上。

        难不成她还是魔武双修?

        变态啊!!

        千年来还未曾听说有谁是魔武双修的,就连古老的典籍都未有记载,比瞬发的魔法师更加的罕见稀少!

        不!

        应该说是从未有过!瞬发的魔法师据古籍记载,就仅仅发现过一位,而且那还是传说中的存在,压根就不可能出现在这!

        不过还好,待祁老仔细观察一番后,发现那剑身上并未有斗气的气息,显然眼前人并不是一名战士,这个发现顿时让祁老心微微安定了不少,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点斗气没有不说,还敢收起自己最拿手的魔法,单靠一柄剑来挑衅他这个七星斗灵。

        不过很快祁老就收起了这种想法。只见妖雪冶一抖长剑,剑锋划出一道耀眼的寒芒,向前直直的朝着祁老的脖子刺去。

        这一剑速度奇快,出手狠厉,不留一丝余地,出手的瞬间整个人好像变了一个样。若说之前的她只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面无表情,不起涟漪。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一尊自地狱而来的杀神,黑眸中迸射而出的浓烈杀意就连祁老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都觉得胆颤心惊。

        足尖轻点,祁老连忙跃至半空,快如闪电的避过她挥来的那一剑。还未飞离,随着妖雪冶手腕一个翻转,锋利的刀锋险险划过脖颈,削断了他身前的几缕落发,剑锋带来的寒意至今还残留在脖颈,让他心有余悸。

        心中不再似先前那般的轻慢,祁老手腕一翻,剑锋立起,借着下落的势头,直直向着地面上的妖雪冶而去,剑身带着呼啸而出的剑风,狠狠劈落。

        足尖轻点,妖雪冶跃上一旁的树梢,那霸气凌厉的一剑登时落空,将她原本站着的位置劈出了一道深深地鸿沟,可见他出手的力道该有多重,简直就是想置妖雪冶于死地。

        一击落空,祁老再次举剑追了上来,青色的斗气注满剑身,剑身上那奇异的花纹登时如活了一般,仿佛随时都要缠绕而来,剑法变得更加狠辣起来,招招直奔妖雪冶全身的命脉大穴而去。

        二人就在空中的树冠上窜来窜去,起起落落的缠斗起来,祁老挥动着青色长剑,剑法快如灵蛇,迅如闪电。而妖雪冶则身形频闪,同样不甘落后的迎上他挥来的剑锋,以各种刁钻的角度对着祁老进行一系列的攻击,身法极其诡异,往往让人防不胜防,几番下来身上居然受了好几处伤。

        直到最后,祁老身上的斗气用尽,身手开始变得迟缓的时刻,妖雪冶这才趁其不备一下来到了他空虚的后背,寒雪剑刺出,直取心脏。

        察觉出后方传来的危险,祁老正想躲开,但为时已晚,只能险险避开要害,身上还是中了一剑,鲜血喷涌,看着妖雪冶的眼神充满恨意,却夹杂着欣赏:“你的身手确实不错!满身肃杀气,出手狠辣,眸带血腥,相比于王爷,你更像是一名杀手才对!”

        妖雪冶不语,眼神慢慢开始变得迷离。似乎高贤也曾说过类似的话,难道她曾经真是一名杀手吗?如此诡异的身法,和刁钻的剑法,她就像是早已深刻在灵魂里,即便不曾学过,遇到危险时却依旧能下意识的使出来。

        莫非,她真是一个天生的杀手不成?!

        见她似是陷入沉思,祁老捂着胸口,脚步慢慢挪动着。此人身上的变故实在太多,明明只是一名魔法师却能伤得了自己,加上那刁钻的身手实在太诡异,虽然自己会输与体内的斗气耗尽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但是即便是全盛时期的他对付起她来都稍显吃力,此时不走难不成还留在这里被杀吗!?

        此时的他已经再无贪婪之心了,就算眼红妖雪冶手中那把高级神器--寒雪剑,也没那胆子觊觎,毕竟能不能有命在都已经不能保证了,他哪还敢生出杀人夺宝的想法?!此时此刻的他现在一心只想逃命,逃得远远的!

        “想去哪里?”

        冰冷的声音如地狱传来的魔音,嗜血而肃杀,冷厉的视线让祁老身子猛地一震,脚步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你究竟还想干嘛?告诉你,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也别想从我这里套出任何话!!”也许是生气自己对她的惧怕,祁老老脸一横,索性摊开了问,一副打死不说的表情,微颤的身子却还是出卖了他。

        “当真不说?只要你说出幕后黑手,本王自可饶你一命,否则本王的手段可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扬了扬眉,妖雪冶冰冷的视线如有实质的盯着他,身上的杀气外漏,仿佛随时都可能直接杀了他。

        祁老眼神一闪,却依旧咬紧了牙关:“休想!我是不会说出任何东西的,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啪啪!”

        妖雪冶好似赞赏的拍了拍手掌,黑眸中的寒意加深,收起了手中的寒雪剑,意念一动,拿出了一把匕首,在手里上下的抛着,一步步的朝他走去:“果然有骨气!不过,骨气可救不了你的命!”

        “哼!老朽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要杀要刮,随你便!!”装作不去看妖雪冶那手中的匕首,祁老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那就试试吧!说起来,本王还不知道千刀万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不如?就借你来实验一番?”

        长眉上挑,妖雪冶说得随意,那话却让祁老瞳孔不住收缩,还未回过神,身上突然一凉,低头看去,身上的黑袍已然不见,匕首冰冷的触感使他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面前的那张脸变得更加的阴森……

        “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划破夜空,祁老眼睁睁的看着妖雪冶一下一下的挥动着匕首削去他胸膛上的肉,那动作极其的缓慢,慢到他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肉与肉分离所带来的巨大痛苦,慢到他都能感觉到匕首每一下滑动时留下的寒意…

        “逍、逍遥王!……啊!你……啊!……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祁老的声音夹杂着惨叫幽幽飘远,浓烈的血腥气再次吸引来了之前被吓走的魔兽们,一双双贪婪的眼睛在月光下散发着幽光,如同鬼火般一闪一闪。

        许是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酷刑,祁老眼中划过一丝决绝,就准备咬牙自尽。

        “呵呵!想死?可没那么容易!”察觉出他的意图,伸手极快的卸下他的下巴,妖雪冶扬唇轻笑,嗜血的气息在嘴边涌动,那双幽深的黑眸似乎也染上了一丝血腥。片刻后,冷冷一笑,再次开口:“如果你不想看着自己的肉被本王一片一片的切下来喂魔兽,最好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否则……”

        闻言,祁老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有妥协的意思。

        见此,妖雪冶立即将他的下巴再次恢复原位,等他开口。

        “休想!你敢如此对我,大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哈!!!”张了张嘴,祁老并未说出那幕后之人,反而大肆狂笑,作势又要咬牙自尽。

        妖雪冶岂会让他如意,又一次卸了他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神更加的危险,手往肩膀一伸,直接把小白拽了下来:“死鸭子嘴硬!小白,赏给你了!”

        小白哀怨的看了眼妖雪冶,郁闷的说道:“主人,我吃素!”

        再说了,就算他不吃素也不想吃这邋遢的老东西,这么老的肉他吃了还真怕消化不了!

        “那你就把他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相信那些小家伙一定会很喜欢的!”把匕首抛了过去,妖雪冶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周围慢慢聚拢过来的魔兽们,懒懒的说道。

        “这我喜欢!”小白血腥的舔了舔唇瓣,笑得不怀好意,魔兽嗜血的天性因妖雪冶的一句话完全激发了出来。

        听着他们的对话,祁老可谓是死了的心都有了,艰难的看了眼周围那一双双诡异硕大的眼珠子,心中哀叹:为什么当初要接下这个任务?他们简直是恶魔好不好!!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等解决了祁老,冥也已经处理完了那两个九星圣级,循着妖雪冶一路留下的标记寻来,四下看了看,似乎场面并不像他所想的那般惨烈,除了地上那滩未干的血迹之外,根本没什么发现。

        而祁老的身影压根就找不着了,就连骨头都没剩下,全被魔兽们吃得一干二净,周围的魔兽吃过之后就立即散开,所以冥来的时候就只见妖雪冶一人抱着小白背对的站在树梢下,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爷,那人呢?难道逃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妖雪冶好一会,直到确定她没有受伤后,冥奇怪的看了眼四周,发现四周魔兽的足迹似乎有点多,加上那滩未干的血迹,心中更加好奇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常年生活在生死边缘,冥已经对血的气息极其熟悉,第一眼就看出了那应该是人血无疑!既然那血不是妖雪冶的,也就是说很可能是那个老者的!

        那老者的实力可不简单,难道还有高手隐藏在这里?

        想到这个可能,冥立即警惕了几分,精神力散出,一寸一寸的搜索着周围是否还有其他人存在。

        结果自然无果!

        “死了!”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妖雪冶回过头来,脸上的神色早已收敛,恢复了以往的面无表情,身上的素雅白袍依旧纤尘不染,恍然如新。

        “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