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三十五章:亘古传承的记忆与选择

第一百三十五章:亘古传承的记忆与选择

        众人皆道,不经历一番风雨,怎能得见彩虹,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考验,就连凤凰想要涅磐重生都要先破而后立。然而,她却没想到,老天对她的考验竟是这般的……残酷!

        潮湿的石洞,一间铁门敞开的石室里,华丽的衣袍随意的散落地面,铺着干草的石床上,一名俊美的男子骑在另一名浑身*的男子身上奋力的驰聘着,俊美的五官白皙无瑕,狭长的凤眸眉梢带媚,只是那黑眸中不时闪过的淫邪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那张脸妖雪冶并不陌生,而此时他身下的那名男子,妖雪冶更是熟悉万分……

        那双黑眸依旧清晰无比,却多了让人心揪的空洞,早已不似印象中的那般灵动温润,白玉无瑕的纯洁俊脸没有了往日的清纯笑颜,身上如水般纯洁的气质已被沉重的死气代替,整个人如破碎的水晶娃娃死气沉沉,再无一丝生气。仿佛看不到眼前那个在自己身上奔驰的男子,仿佛早已经带着自己的心死去……

        定定的站在石洞外,听着里头传来的低喘声和暧昧的**声,妖雪冶身子如遭雷击,僵直的面容涌动着嗜血的煞气,‘看’着里头的情形,‘看’着那双空洞的美眸,心仿佛被人用利刃狠狠搅动,痛意带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恨意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吞噬,银牙紧咬,血丝顺着唇角慢慢滑落,幽深的黑眸此时酝酿着一股疯狂的杀意。

        杀!杀!!杀!!!

        脑海中完完全全被这一个字代替,狰狞的面容吓得冥差点拔腿就逃,还未来得及说一个字,就见眼前黑影一闪,如黑色的旋风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旋进了山洞。

        “不好!有人闯进来了!!”随后,周围立即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掏出怀里的信号弹,‘嘭!’的一声,红色的火焰在空中炸开。

        ‘嘭!’

        与此同时升上空的还有一朵碧绿色的冰莲烟花。冥放出信号的那一刻就暴露了他的位置,数道圣级气息立时锁定了他所在的位置,齐齐朝着他急速逼近。

        ‘唰!’

        拔剑出鞘,冥不再隐藏实力,最先迎上了包围而来的五名圣级强者。而整个城主府在他们二人信号发出的同时就陷入了一片火光之中,霎时亮如白昼,整座府邸如一滴水滴进了油锅沸腾起来,所有侍卫倾巢而出,同时那些早就埋伏在府邸四周的黑色劲装男子也一个个自暗处纷纷现出了身形,一场血腥的杀戮正式上演……

        “谁?”外头的动静惊动了那个还在奋力驰聘的俊美男子,恋恋不舍的站起身,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立即视线转了过去。

        回答他的是一道急速的风刃,正要闪身避开,却意外的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整个人无法动弹。

        “大胆!你还不快……”话音未落,在看清来人的面容后,常朱青愣了愣,来人身上散发的那种如仙似妖的高贵气质让他有些恍惚,忽然觉得那双漆黑幽深的瞳眸有点熟悉,似乎在那人的身上曾经见过,而且能拥有如此特别气质的人绝无仅有!但是她的不是绿眸吗?一时想不通,常朱青竟忘了叫她放开自己,只是看着她的眼睛深思。

        没有理会他的存在,妖雪冶一步一步的朝着石床上的那人靠近,当看见他那伤痕密布的身子,整个人微微颤了颤,幽深迷离的凤眼慢慢浮现了一丝愧疚,以及疼惜。

        空气弥漫的糜烂气息慢慢被清莲的芳香替代,自石床上的男子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酢浆草香气也像是被吸引一般,一点一点被勾了出来,两种意义不同的香气在空气中交织,就像他们生生世世无法理清的情愫,形成了另一种别致的芳馥。

        “雪……”

        或许是察觉到了她的靠近,那双本空洞的凤眸开始慢慢有了点点焦距,脑袋逐渐一点一点的偏向这边,干裂的薄唇张了张,破碎的音符轻得仿佛随时欲随风飘远。

        凤眼干涩,好像有什么即将脱眶而出,妖雪冶定定的看着那道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身影,突然停下了脚步。明明期盼能上前将他拥入怀中细细诉说这段他不在的日子里,自己对他的想念。却又有些害怕上前,怕触碰到的只是一层朦胧的雾。

        与她同样即盼又怯的还有一个人,艰难的伸出干瘦的手臂,却于半空生生顿住。轩辕鸿锦既想摸摸那张记忆中深刻的倾城雪颜,却又害怕那只是他永远都无法触及的幻象。

        无力的笑了笑,轩辕鸿锦唇边挂着的笑意有点苦涩,有点自嘲。也对!雪怎么会出现在这呢?

        被关的这些日子里他已经从最开始的隐隐期盼,到最后的完全死心了!

        说实话,最开始时,他曾想过为什么她还不来救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无关紧要的存在吗?而当从常朱青那里得到她又成亲了的这个消息时,他并没有过多怨恨,因为即便她把自己遗忘,但只要知道她过得好就好!

        自己对她的情,是不容于世的!是肮脏的!他不该奢望太多!

        只是无论她的决定如何,他对她的爱就像是酢浆草香气代表的意思--我不会放弃你!从爱上她的那一刻开始,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已经决定会爱她到底,哪怕心跳停止,只要自己的灵魂还在,那么他就会一直一直的爱着她,一直一直为她保留着最初的那一份悸动……

        意识混沌间,男子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境,梦里的场景不断的转换,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梦境里熟悉的自己,以及……另一个陌生而熟悉的……紫色身影。

        原来,自己与她的相遇并不是偶然!原来,自己与她之间的爱恨绯彻已经延续了这么多世……

        “既然你已经看过了所有事情的发生经过,那么你的选择?”站在酢浆草遍布的草地上,青衣男子平静的看着对面与他有着一样容貌的男子,磁性的声音如水般纯净透彻,仿佛能自然而然的流淌进对方的心间,让人无法拒绝,却透着历经万年的沧桑。

        “你就是上一世的我吗?”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轩辕鸿锦同样平静的看着对面的青衣男子,纯净透彻的声音却缺乏了他的那种沧桑。

        “是也不是!我只是一个承载着所有记忆的记忆体!看了所有事情的经过,你该知道和雪之间的情感纠葛并不只是在这两世!”青衣男子淡淡笑了笑,如水般纯洁的俊颜不止有着甜蜜与爱意,同时还有着令人费解的心疼。

        “我爱雪!我是不会放弃她的!哪怕是……我相信你也一样!”轩辕鸿锦深深地笑着,并不言明,狭长的凤眸泛着浓浓的坚决。

        “呵呵!只是我们这样,对雪会不会太残忍了!?你该知道,我们是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

        是的!哪怕是再经历个生生世世,他们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除非……

        一时间,青衣男子脸上多了一丝迷惘,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我承认我是自私的!如果能和她在一起,哪怕是一秒的时间,我也同样不会放弃!”轩辕鸿锦明显有过片刻的挣扎,最终还是心中的爱意占据了上风,眼神越加坚决。

        “那开始吧!只有融合了我,这样才能把对她的爱永远记住,还有那一份亘古的最初悸动!”

        “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把所有的记忆传承下去,不忘记每一世与她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份最初的亘古悸动带领下一世的我们找到她!”

        不用多说,轩辕鸿锦已经从那份亘古的记忆中找到了那份最初的悸动和亘古的记忆得以保存的方式,毫不迟疑的走向青衣男子,目光并未有任何的不舍。因为,他们只是将彼此融合为一体,并不是自此消失。

        “这样做,也许只会让雪再痛苦一次,你不后悔吗?”张开双臂,青衣男子平静的看着他,最后一次确定。

        “不后悔!经过了几世的轮回,灵魂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大,也许这就将会是最后的一次!”轩辕鸿锦垂下眼睑,掩饰着眼底的黯然,像是在对他说,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也许吧!几世的不断轮回的确让灵魂强大了很多,也许真的能打破那个禁制!只是……雪她……”青衣男子抿了抿唇,脸上浮现痛苦的神色,看着越来越近的男子,终是闭上了双目,一滴历经沧桑的血泪缓缓自眼角滑落……

        “啊!!!!”

        与此同时,在他们融合的瞬间,一道凄冽的痛呼响彻了整座城主府,妖雪冶的眼神有些呆滞,呆呆的望着那无力垂落的手臂,心仿佛停止了跳动,头猛地朝天嘶吼一声,那声哀鸣中的凄楚竟是那般的让人心痛。

        “碰!”

        脚下一软,双膝重重跪地,发出的那声沉闷响动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哀痛,无时不刻的敲打着妖雪冶的心间,她的眼中却再无其他,只是直直的看着石床上那具慢慢停止心跳的躯体,脑袋只有一个讯息:锦,死了!曾经总是带着如水般纯洁的笑意看着她的那个锦,死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一个风还不够,现在就连锦都要离开她??为什么??为什么??

        “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带着一丝凄楚,妖雪冶突然笑得癫狂,慢慢从地上站起,漆黑的长发无风自动,飞扬而起,秘法的封印由于妖雪冶心境的变化强行破解,一头黑发自发尾一点一点染成绿色,脸上的黑眸也随之恢复了原本的绿眸,就连经过药物改变的容颜也在一瞬之间恢复了本来的样貌。

        她的脸无疑是上天的最高杰作,眉飞入鬓万分张扬,如夜般的凤眸极为狭长,眼角那两抹掉尾红让她显得极其的妩媚,明明飘渺若仙,却又有着如妖般的妖冶魅惑,倾国倾城,清冷孤立。

        狭长的凤眸此时已经添上了一层可怕的血腥之色,浑身若仙般的气质已经被似魔的煞气遮盖,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地狱而来的杀神,浑身散发着致命的魔魅,迷人而危险,让人即使知道再往前一步就是无间地狱,却依旧止不住的想要靠近。

        常朱青正是最真实的写照,看着她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此时的他已经无法再思及其他,如入魔般痴痴的望着那道危险而迷人的身影,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她靠近,就连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动了都不知道。从他眼底散发的那丝贪婪可以看出,即使两年已过妖雪冶的地位和天赋已经变得任何人都无法撼动得了,他仍旧未放弃过对她的侵占,以及对她的恶念头。

        而他的举动无疑不是找死的行为,妖雪冶看着越来越近的他,眼底掠过的血腥阴寒而渗人,抬起脚步也朝着他缓缓走近,这一举动让常朱青欣喜若狂,误以为她也对他有了好感,脚步越加加快。

        “你……”

        话音未落,妖雪冶冰冷嗜血的话幽幽传来。

        “你,该死!”

        手一翻,一柄没有任何波动看似很普通的匕首出现在了白皙的掌心,妖雪冶手一挥,如电般划过常朱青的脸颊,在他还未看清的时候,对着他的一只耳朵切了下去。

        “啊!!”

        捂着鲜血如柱的脸颊,常朱青总算从*里清醒了过来,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妖雪冶,身子下意识的不断后退,脸色惨白,充满了恐惧之色。

        “逃得了吗?”

        仿似地狱而来的魔音一字一字的传入常朱青的耳中,明明动听至极的天籁之音,此时常朱青却从中听到了一种疯狂涌动的煞意,一时脸色更加惨白。

        “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还未等他从那句话中的意思回过神来,妖雪冶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随即眼前一花,一张阴森疯狂的脸猛然出现在眼前,只见那张脸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在他仍在呆愣的时刻,匕首就已落在了他的身上,取下了一片纹理清晰的肉片,最后在他张嘴尖叫的时候,飞快的飞进了他的嘴里。

        意识到飞入嘴里的不明物体是何物之后,常朱青胃里一阵翻滚,看着妖雪冶的视线更加的恐惧。

        她、她切了他的肉不说,居然……居然还让他把自己的肉……肉给……吃下去!???

        “你是恶魔!!你是恶魔!!!”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