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四十七章:无情的抽离,放弃……

第一百四十七章:无情的抽离,放弃……

        “不会的!他们不是说过永远不会离开我吗?他们不是承诺过会一辈子待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时时等候吗?为什么他们一个个许诺了永生永世,却又一个个背弃了自己的诺言?呵呵呵~果然,这个世界,谁认真,谁就输!我输了吗?好像是的!我输了,我输了一辈子,输给了他们的食言而肥…”

        “雪,这辈子能遇上你,是我一生的福气!我会一直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福气,永远永远陪伴在你左右,笑看苍穹,做到真正的逍遥自在!”犹记得,成亲典礼上火风函柔情万千的说出这句承诺时,如花俊颜上浮现的坚定之色。

        “雪,生生世世我只爱你一个!你就是我的唯一,唯一不想放弃、不想忘却的爱恋!请记住,鸿锦都会一直一直的陪着你,永不放弃!也请你一定不要先放开我的手!”犹记得,在一个夜色浪漫的深夜,轩辕鸿锦牵起她的手,执着许诺,哀求着自己不要做最先放手的那个人。

        “皇弟,我的人、我的心只能给你!虽然,血脉相连的羁绊让我无法像然他们一样光明正大的说出爱你,但是我不悔!因为,是这重无法化开的牵绊让我最先找到了你,使我能独自拥有你那么多年!能看着你一天天的成长,即使你不曾醒来,但我已经心满意足,只希望醒来后的你不要拒绝我的守护,我会一直像以前一样时时刻刻的守护着你,直到天崩地裂!”犹记得,搬出皇宫的那夜前夕,妖若裕抱着自己伤心落泪,述说着那深埋于心的禁忌之恋。

        可是,她明明依照约定已经抓紧了他们的手,不离不弃,他们一个个却先松开了自己的手,抛弃了自己。

        如今,然和昶才刚许诺完,却又立即反悔,头也不回无情的弃她而去……

        启唇轻笑,那笑苦涩至极,低声的喃喃,仿佛在说给自己听,又像是在质问着他们的抛弃,落寞的跌靠在床边,不知在想些什么,又似什么也没想,倾国倾城的绝美面容再次挂上了一层寒冰,恢复了以往的面无表情,甚至更甚。

        “雪,你没事吧?”越是平静越是可怕,洛鑫合担忧的疾步上前,手伸到半空,却又生生顿住,很想开口,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主人,你不要太伤心了,你还有我们!我们一定会……”

        “够了!你们先出去吧!我想先休息一会,等会出发!”小白承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妖雪冶一下打断。如今的她已经不想再听到任何的承诺,也不需要任何人的许诺。她还会是她,冰冷而无情的她,自此以后,她的心房已经上了一把把打不开的锁,将任何人都拒绝在外,包括……妖天温!

        张了张嘴,洛鑫合和小白终是叹了口气,一起离开了寝殿。

        “鑫,你说这样好吗?”看着那紧闭的殿门,小白的眼中多了一丝不确定。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说的好!”千年前的一切还在脑海中上演,加上今日妖雪冶奇怪的表现,洛鑫合更不想让那种足以毁灭天地的伤痛重新出现在她的身上,要知道那种痛可不止这一世加上一世那么简单,若是想起了一切,只怕千年前的一幕又会上演,或是愈演愈烈也有可能。

        “嗯!你说得对,我们还是将那件事烂在肚子里比较好!这样才对得起然他们的牺牲,否则一切将毫无意义!”小白点点头,眼中茫然散去,凝重的看着洛鑫合已经有了决定。任何有关那件事的点点滴滴都像是一把钥匙,万一记忆的锁被打开,那些铺天盖地的记忆便会如潮水般喷涌,此时仍是人类的她,又怎能忍受得了那生世叠加的离别之殇?!

        ‘吱呀!’

        话音刚落,紧闭的殿门突地被人打开,妖雪冶冷酷无波的雪颜登时出现在眼前,神色中的伤痛早已消散,古井无波,面无表情。可是,洛鑫合和小白还是敏锐的发现了她周身释放的寒气似乎更上一层楼,生人勿近,冰封万里。

        “走吧!”

        “去哪?”小白下意识的问出口,缓过神来之际,恨不得拍自己两巴掌。昨晚在寻找她的路上,他们就已经从轩辕默那里听说了轩辕鸿锦去世的事,和妖雪冶要去雪原的那件事。原本在听到那个传言时,他们还不敢相信那个如水般温柔干净的男子已经永远离开,却不想事实竟真如此残忍。同时有些嫉妒她对轩辕鸿锦的好,甚至不惜为他去闯常年冰雪不化的雪原!

        “雪,真的要去雪原吗?”洛鑫合压下心中的嫉妒,追了上去,想起雪原的危险,他可爱的娃娃脸上多了几分不赞同。

        在这个世间,他只有一个地方不敢涉足!

        那就是--雪原!

        当然!他不敢涉足的原因肯定不是那些所谓的奇形怪兽,也不是由于那些雪山崩塌的天险,而是因为……

        头也不回的点点头,妖雪冶快步离去,没走几步,突然一抹粉红迎面撞来。

        “哎呦~”

        那人直接被撞得跌坐在地,抬头正想训斥,却在见到那张雪颜的刹那,脸上的不悦收敛得一干二净,忙从地上爬起,手一伸,欲环上那双微凉的手臂,却被妖雪冶一躲,落了个空。

        “王爷,您终于醒了!妾身都担心死了!”尴尬的收回僵在半空的手臂,李梦渝哀怨的看着妖雪冶,语气嗔怪的说着,杏眼却因妖雪冶的躲闪而黯淡了几分。

        眯着眼,不动声色的看着李梦渝,妖雪冶随意的点点头没有说话,快步继续离去。

        ……

        离开之前,妖雪冶并未告诉任何人,但是娆安和轩辕默却像是早就知道她一醒来便会离开,远远的尾随,亲眼目送着那三道身影离开精灵之森。千言万语皆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眉宇间的担忧不加掩饰。

        “大长老,她这一去会不会有危险?”娆安注视着那道素白身影的远去,轻声问道,娇颜妩媚散去,换上了浓浓的担忧。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虽然王子此行祸福参半,不过公主不必太过担心,王子殿下乃是有福之人,定能化险为夷!而且,即使此行有难,但那样东西殿下是迟早都要去取的!”命运的齿轮早已开始轮转,即使是她也不能轻易的改变,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这一趟她根本避无可避!

        娆安皱了皱柳眉,长眼上挑,默默地看着那道逐渐消失在尽头的修长背影,心里暗暗祈祷,希望她此行真能化险为夷,安然无恙。

        ---------

        日落西沉,当三人一虎来到一座偏远的小镇时,天色已渐渐暗下,询问到有家客栈在这个城镇的分店位置后,洛鑫合、李梦渝二人便在妖雪冶的带领下住进了客栈里。

        接着,在二人看不见的方位对着掌柜展示了一下代表身份的玉牌,妖雪冶便抛下二人在小二的带领下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叩叩!’

        没等多久,屋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不要想也知来人会是谁,但为了保险起见,妖雪冶冷声喝道:“谁?”

        “是我!”

        果不其然,掌柜熟悉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

        “门没锁,进来!”

        话音刚落,门微微打开,随即便有一道肥胖的身影带着明显与身材不符的敏捷,迅速从微开的缝里闪了进来,豆大的眼珠子谨慎的朝着屋外的角角落落瞄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后,这才安心的关上房门。

        而当他回过身的刹那就对上了一双仿佛能一眼便把人看穿、让人无所遁形的魔瞳,那双黑眸好似暗夜高悬的明月璀璨耀眼,又如上好的黑曜石黝黑深邃,又似蕴含着万年不化的寒冰,冷厉而妖艳。

        心猛地一颤,掌柜立即不自然的移开视线,明明没有做任何亏心事,却生生有了心虚的感觉。

        “属下参见尊主!”掌柜肥胖的身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止不住的阵阵轻颤不知是激动、是害怕,这熟悉的一幕显然勾起了妖雪冶脑海中的记忆。

        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掌柜,再看看他肥胖的身子。貌似上次的那个掌柜也是一副脑满肠肥的样子,莫不是当客栈的掌柜都忒容易发福?!

        即便心里有些发笑,妖雪冶的面容依旧冷若冰霜,面无表情。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已经习惯了用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面具来伪装自己。只是,在经历了两场痛彻心扉的失去,以及然二人狠心的抛弃后,此时真正的她已经被她刻意埋藏在了更深更深的位置,以至于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她,无法一时间找到那个真实的自己,险些让她再经历一次那足以令人窒息的伤痛。

        随意的挥了挥袖,妖雪冶声音冰冷淡漠:“立即传消息给冥,让他立即来见本座!”

        “是!”恭敬的垂着脑袋,掌柜即便收到妖雪冶的示意仍不敢起身,踌躇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有说一句话。

        “何事?说!”

        “回尊主大人,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对面的山头不知从哪冒出了一只吃人的魔兽,专吃路过的行人和附近的村民,这附近有好几个村落都已经遭了殃,害得再也没人敢从这附近经过,全都不惜绕路远走,店里的生意可谓是一落千丈!所幸那魔兽似乎惧光,昼伏夜出!但那山头毕竟是来这里的必经之路,再这样下去这……唉~”

        这座小镇本就不大,客栈的生意来源全靠过路的行人商旅,如今出了这事还有谁敢跑来这边,更别说特意前来投宿了!

        “此事你们还未上报吗?地方出事,兹事体大,官府怎会还未派人前来处理?”

        “报了!这件事一出我们就联名上报官府,只是那些个地方官员平素向来不办正事,专欺压百姓,没有银子买通,他们哪里真会管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的死活!?”说起官府,掌柜显然深受其毒,愤愤的捏起拳头,恨不得扛起大刀直奔府衙。

        对于他的观点,妖雪冶嘴上不说心中却如明镜一般。她虽然身居高位,但两年前刚苏醒的那段时间跟着慕容方师徒途径过不少城镇,也看过了不少的官场黑暗,明白衙门惯来向南开,没有银子莫进来。

        “不过,尊主大人不必担心,属下已经把消息传给阁主了,相信阁主不日便可到达!尊主大人不妨多住几日,想必阁主见着尊主大人定会很开心的!?”掌柜希翼的抬头看向妖雪冶,又似觉不妥,连忙低下脑袋,生怕尊主会治他个不敬之罪。

        “罢!本座便在这多住几日,你去安排吧!”看出他的拘束,妖雪冶随意的挥了挥手,将他挥退,心中却开始思索那所谓的魔兽。

        简单地梳洗一番,当妖雪冶抱着小白走下大厅的时候,洛鑫合早就梳洗完毕,选了处靠窗的位置一边饮茶一边等着她的下来。而李梦渝似乎还未梳洗完,仍在自己的房间里,尚未出现。

        她一出现立马吸引来了众人的所有注意力,前刻还喧闹的大厅立时落针可闻,各种惊艳痴迷的视线齐聚,仿佛要将妖雪冶生吞活剥。

        看也不看周围如狼似虎般的视线,妖雪冶淡漠的面容如寒冰雕铸,虽倾国倾城却冰冷至极,绿色的长发、双眸以及尖细的双耳在秘法的掩饰下换成了普遍的黑发黑眸,倾国倾城的俊颜也少了几分属于精灵的空灵之美,却依旧美得不似凡人,飘渺如仙,又魅惑似妖。

        这副独特的姿容自然让众人仅一眼便知晓她的身份,只是她不说大家也乐得装傻充愣,目光炙热不减,却无人敢上前打扰。

        星月眸环扫一圈,妖雪冶不生气不代表别人也不生气,洛鑫合眸中的新月之光无声的添了几分危险,好似下一秒便会变身魔鬼。

        而当转向妖雪冶时,眼中的神色又变得深情无比,柔得可以溺死人。

        “雪,你来啦!饭菜等会就上,你先喝点茶水!”说着,洛鑫合拿起一个新的杯子,斟满,随后放到她的面前,可爱的娃娃脸扬着大大的笑容,似乎很满足与她的独处。

        “对了!我可是听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