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五十九章:美人阁

第一百五十九章:美人阁

        华灯初上,偌大的街道灯火通明,一眼望去繁华尽显,街道两旁青楼林立,红灯高挑,画楼之上,阁楼之外风尘女子个个精心打扮,争相邀客,粉妆泪雨,红烛摇曳。

        恩客满门的美人阁却比一般的青楼妓院生意更加红火,空气中满是令人作呕的糜烂气息,以及女子浓厚的胭脂味,这混杂交错的气味瞬间引起了闫振的反感,看着楼下忙着与恩客*的青楼女子眼中除了厌恶更多的却是怜悯。

        从她们强装笑颜的神色不难看出堕落风尘并非她们所愿,实为生活所迫,百般的无奈却又无法实现最初的梦想,只剩无尽的黑暗与自甘堕落。

        虽然土卿昶已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但每次去的都是高档的场所,贵族的修养绝非寻常百姓所能及,即便同样糜烂混杂可也不至于像这里一般令人作呕,有的甚至就着大厅干起了那种勾当,一时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毕竟虽然他们时常出入这种场所,但他们都是洁身自好的人,更何况早已心有所属,平日就不近女色,更不可能和青楼的女子纠缠不清,除了妖雪冶会招艺伎之外,他们还从未招过妓,这才更加坐实了他们断袖之说。

        “雪,为什么来这里?不是要调查死尸一案吗?”厌恶的别过头,土卿昶转而看向面色如常的妖雪冶,心中不免有些狐疑。雪的洁癖是出了名的,在这种臭味熏天的地方,她居然还能保持镇定,莫非她真的转性了?!

        就连闫振也不得不开始质疑关于她的那些传闻,否则她怎么可能还面无表情的坐在这。

        却不知妖雪冶在进来之前就已经关闭嗅觉,即使再臭气冲天,她也压根闻不到!

        “这不是在查吗?”淡漠启口,妖雪冶饮茶的动作丝毫不见停顿,回答得漫不经心。自从得知土卿昶之所以会来冷漠镇是为了自己,她的心情好了很多,并未深究他为何得知自己的行程,因为各大势力都有自己独特的消息来源,更何况她未有心隐瞒自己的行踪,相信只要有心人必能得知自己的消息,只是对他的出现有些不安,总觉得他出现的时机太巧!

        而对于之前土卿昶和水氮然的离开,妖雪冶并没有过多的询问,因为她隐隐感觉就算她问,土卿昶也未必会真的回答,也许还会把他推得更远……

        土卿昶、闫振二人疑惑的对视一眼,突然土卿昶像是想起了什么,指着闫振,又是一问:“对了!雪,你之前说他只是一个替死鬼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知道什么?”

        闻言,妖雪冶神秘的眨眨眼,却是不言。事情终要有人担,要不是当初进城时那守城侍卫慌慌张张的神情引起了妖雪冶的注意,她也不会命小白暗中跟踪那名赶去城主府报信的守城侍卫,那或许她到现在都还不可能知道那个城主的阴谋,也就不会知道原来看似和谐的冷漠镇居然掩藏着这么阴暗的一面,惊天的命案居然也被他们隐瞒起来!

        又卖关子!土卿昶二人无语的看着妖雪冶,正欲继续追问,却敏锐的察觉到有人靠近,遂闭上了嘴。

        “叩叩!”

        “进来!”

        随着土卿昶话音落地,门被人自外推开,浓妆艳抹的老鸨带着一名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一袭低胸粉装,外披粉色纱衣,凹凸有致丰满傲人的成熟身躯在粉纱间若隐若现,单薄的衣物根本无法完全遮掩她迷人的身形,反而给人一种欲语还休的魅惑之感。

        薄施粉黛的小脸精致小巧,媚眼如丝,如瀑的长发一半挽起,一半披肩垂落,随着她每走一步轻轻飘浮,举手投足间妖娆妩媚,风情万千。

        特别是她那双水润迷人的双眸,仿佛会说话一般,又似会放电,很容易就将人迷得七晕八素,忘记了今夕是何夕,脑海中满满印着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哼!”

        骤然,一声冷哼响起,土卿昶和闫振只觉脑子一震,双瞳迷离散去,瞬间恢复了清明,同时忘记了方才的一切,有些疑惑的一致朝妖雪冶看去。她怎么好像生气了?

        “几位公子,妈妈我把胡姬带来了!”老鸨也从痴迷中回了神,忙谄媚的迎上前去,还以为妖雪冶是在生气她耽搁的时间太久,一言一行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再惹恼了她。

        眼眸微抬,妖雪冶看了眼土卿昶,后者忙会意的掏出银子对着老鸨抛了过去,却没再打量那胡姬一眼,而是几近痴迷的盯着妖雪冶直瞅。因为在他看来,世界上再美的女人也比不过他的雪,不仅仅是容貌上的差距,更多的是气质上的差异。

        他的这种做法显然有些刺激了胡姬,对于样貌她向来很有自信,但当见到那名如雪莲般干净透澈的‘少年’她却有了一种自卑感,她的美是属于一种飘渺之美,其中隐带似妖的魅惑,而非她这种堕落红尘的狐媚,仅那一身无双的气质就不是她能比拟的。

        最主要的是,这名‘少年’还能无视她的媚术,如何让她不生气。但这更能勾起她的征服欲,因为她不相信天底下还有哪个男人能逃得过她的手掌心!即便是神……

        “公子~”

        红唇倾吐,娇柔魅惑的娇嗲应声而出,胡姬抚摸着傲人的身躯,娇柔的靠了过去,狐媚勾人的眼眸眼波流转,仿佛天生带着魔力,微微噘起的红唇似张非张,粉嫩的舌尖轻舔唇瓣,像是在向众人索吻。

        只可惜,妖雪冶无福消受,身子微微一侧,立即避开了她倒来的娇躯,紧攥的双拳显示着她正努力隐忍着什么。

        “公子~为什么要躲开,难道让胡姬伺候公子不好吗?”险险站稳身子,胡姬不死心再次靠了过去。而老鸨早在拿到银子之后便欢天喜地的匆匆离开,临走时视线不忘在妖雪冶和土卿昶二人身上扫了个来回,显然看出了什么,心下不由得为胡姬大叹可惜。

        而事实也正如老鸨所料,在反反复复的扑了好几次,都连续扑空之后,胡姬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改为站在原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珠哀怨的盯着她,希望借此勾起她的一些怜惜之情。

        但是,她的眼泪并未打动妖雪冶,只见她淡漠的坐在了土卿昶的身旁,眼也不抬的问道:“扑够了?”

        胡姬愣了愣,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原来扑了半天,这‘男人’以为自己是在和‘他’闹着玩?!

        就连土卿昶二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笑声更刺激了胡姬‘脆弱’的神经,像嘲讽,似不屑。

        “扑够了就去弹首曲子听听!”话落,妖雪冶再也没有理会她,自顾自的端起茶杯,悠闲的饮茶。

        胡姬郁闷的点点头,走至幕帘后,于琴案前入座,手抚琴弦,琴音随之倾泻而出。

        她的琴音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少了几分空灵,反倒添了几许红尘之中的艳俗风情。但不可否认她的琴艺确实出众,让人身如其境,很容易勾起人内心深处潜藏的浓浓*,自有一种能魅惑人心智之感。

        只是,胡姬万万没想到最让她郁闷的还在后头,这一夜她完全都是在弹琴中度过,甚至再未看过妖雪冶一眼,只能隔着幕帘隐隐看清她的身形,就连妖雪冶起身离去之时她都只来得及看到她的背影而已,毫不留恋,冰冷飘渺。

        郁闷的盯着他们三人离去的背影,胡姬别提有多憋屈。你说说你,来青楼就来青楼吧!怎么可以不享温柔乡,宁坠音海里?!如果只想听曲的话,何不去章台非来这里?!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同样郁闷的还有两个人,土卿昶和闫振真的很后悔跟着妖雪冶跑来这里,更后悔听了胡姬弹的小曲,胡姬是铁了心要勾引妖雪冶,因此弹奏的小曲要多露骨就多露骨,要多撩人就多撩人,害得他们心跟着痒痒的。

        闫振还好说,土卿昶可就惨大发了!虽然未经人事但男性本能让他对妖雪冶一早就虎视眈眈,如今佳人在侧,耳边色情之音绕耳,害他要忍受着精神*双重折磨,都差点崩溃了,还有理智犹在,否则他真不敢保证不会直接将妖雪冶扑倒再扑倒。

        更郁闷的就是,妖雪冶明明说要查案,结果却查到了青楼来了,啥事不做就光听了一宿的曲,而且还是那种折磨人的曲子!这叫他们如何能不郁闷?!

        妖雪冶可不管他们的心思,步履不急不缓,周身萦绕的絮絮雾气轻快空灵,似乎对此行甚是满意。

        而在转角之处,妖雪冶的眼角竟无意中扫到了一道身影,随着空间戒指里小白的解说,立即明白了那人的身份,薄唇边扬起的弧度慢慢加深,意味深长。隐在宽大袖袍里的手掌微动,随即便有一道白光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离开了她的身上。

        与此同时,对面茶馆隔间里坐着的一名少年看着那远去的三道身影,视线在那抹翠绿身上停留了片刻,魔魅的双眸缓缓眯起,透着少许危险……

        -------------

        静寂的夜空,慢慢释放着午夜的冷风,整座客栈皆进入了沉睡阶段,唯有一间屋子仍灯火通明,显然主人并未入睡。

        “叩叩!”

        “雪,你还没睡吗?”土卿昶原本只是想念佳人,故而前来看看,却见到她的屋子灯火明亮,踌躇几许,最终仍抵不过对她的思念,敲响了房门。

        妖雪冶穿衣的动作一顿,清冷开口:“进来!”

        闻言,土卿昶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却见妖雪冶似乎正在换衣,俊脸腾地一下红了个透:“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在换衣服!”

        正想转身,却无意中看到了她手中欲穿的夜行衣,声音不由拔高:“雪,你干嘛穿夜行衣?你想去……”

        “嘘!你是想把所有人都吵起来吗?”妖雪冶连忙眼疾手快的捂住他的嘴巴,指尖下那粉嫩丝滑的触感让她不禁有些意乱情迷,指尖无意识的在他唇瓣上摩搓了几下,直到耳边传来一阵咽口水的咕噜声,这才慌忙收回手掌,垂落的手臂竟开始微微颤抖。

        “咳!”土卿昶也忙收回那些不干净的心思,以一声干咳试图掩盖之前的尴尬,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雪,你打算去哪吗?”

        方才的一幕却留在了心间,每每想起都会心跳加速。

        “美人阁!”

        简洁的三个字让土卿昶脸上的红晕迅速褪尽,只余一片惨白,尖声问道:“你又要去看那胡姬?”

        “胡姬?”妖雪冶郁闷了:“谁啊?”

        不过,土卿昶比她还郁闷,这几天一到晚上,妖雪冶必定带着他们一起上美人阁看胡姬,如今居然连人家的名字都不记得,不过土卿昶显然习惯了她这种‘天才’的方式,很快就收回了心中的郁闷,只是……

        瞅着她那身夜行衣,土卿昶不确定的问道:“你打算这样去吗?”

        “是啊!”妖雪冶没有继续追问那个胡姬是谁,点了点头。

        “为什么?难道你要去美人阁做贼吗?”

        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妖雪冶无语的看着他,索性取出空间戒指里的另一件夜行衣抛了过去:“跟来看看你不就知道了?”

        “哦!”闷闷的接住夜行衣,土卿昶脱衣的手突然一顿,红着脸说道:“你,转过去!”

        “……”

        来到美人阁,妖雪冶循着那股熟悉的气味沿路找到了胡姬的房间,这准确无误的结果让土卿昶大吃一惊,她路痴的程度可不比记名程度好到哪里去,即使是在自己的王府里她都能因找不到自己的房间绕着整座王府走上好几天,真难得她居然可以在没人带领下准确的找到胡姬所在的屋子,这个发现既让他惊奇,又让他很不爽。这是否代表胡姬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寻常?

        然而,当看清屋中的情况,土卿昶才知道原来胡姬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或许真的很重要,只是此重要非彼重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