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七十七章:风云变色!

第一百七十七章:风云变色!

        “怕你们不成!要来尽管来!!”

        家主的死虽然并不重要,反正四大家族最不缺的就是人才,死了再补上就好,不过此事不仅关乎二人的生命还关乎了水、土两家的荣誉面子,水家此举无疑不是在挑衅土家,土家又怎能坐视不管?

        水家亦然!虽然排行最末,但是泥人都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水家,输人不输阵,不争馒头争口气!他们怎么可能就此罢休?与死去的二位家主一样,大有同归于尽的势头各自冲回了家族。

        不仅召集了家族所有的出色族人,甚至把老祖宗都惊动了,加上内院的高手们,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城郊外的一处小型森林。

        最令人诧异的就是水家的那位老祖宗,谁也没有见过这位常年闭关的水家老祖宗,就连水家子弟都从不曾见过,对于他的实力也是模糊不清,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位老祖宗的实力竟然也在皇级以内,虽然不比土兆杨这位九星皇级,但此时土兆杨还未回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身为三星魔法皇的他完全有这能力杀了土家的一众精英。

        这场大战几乎以一面倒的形势,有水家老祖宗这样的存在,土家的损失确实很大。只是,土家既为四大家族之首除了有土兆杨这个靠山以外,自身的实力亦是不容小觑的,内院的王级长老无数,仅今日便来了四、五十名,可见底蕴有多深厚。因此水家也损失了不少精英和内院王级长老。

        土家的损失惨重致使土兆杨闻讯赶来的时候雷霆大怒,直接跑到了水家的后山,准备杀了水家老祖宗。

        水家老祖宗既然敢这样做,自然也是做了准备的!为了不让月都的百姓受到伤害,引着盛怒中的土兆杨远离月都,来到了一处远离人群偏僻的古老山林,不知从何处找到了极品卷轴——天神*裂破,那可是火系禁咒,就算土兆杨因此死了他也难逃一死,所以他完全是以一种同归于尽的念头做出了这个决定,禁咒一下,那片山林的方圆百里直接被轰出了一个硕大的坑,水家老祖宗当场断气,土兆杨自此失踪,想来结果也不难猜测,毕竟那禁咒的余波可是连远离山林的月都都受到了波及,足以想象其威力该有多恐怖!

        得知这一切,有一人却死死地蹙起了隽秀的眉头。虽然一切都按照他所想的方向延伸,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成功,但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也进行得太顺利,不得不让他产生怀疑,只是想来想去,查来查去,事情好像真的就此成定局。

        莫非,真是他多想了?

        木家:

        此时,木家但凡有些地位的人都聚集在了这偌大的议事厅中,木家主眼眸微垂,不知在想些什么。而下首坐着的诸位都满脸喜色,对水、土两家发生的巨变即震惊,同时亦蠢蠢欲动。

        “家主,这可是我们木氏一族翻身的好机会!如今水、土两家损失惨重,群龙无首,正是我们吞并的好机会!家主你还犹豫什么?”内院一名王级长老看着沉默不语的木家主,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悦,对他的犹豫不决甚是不满。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水、土两家逢此巨变无疑不是给了我们良好的时机!家主,若是因你一人的犹豫不决而错过了让木家千古留名的机会,你认为你担当得起吗?”内院的左、右供奉对他的犹豫也感到耻辱,不由得出言讽刺。

        “是啊是啊!……”

        ……

        外院五位长老和内院的各名王级长老纷纷附和,话语中满是对他的不满和抱怨。

        然而,对于他们的声讨,木家主仅是摇了摇头,知道他们也只是太在意家族的兴旺,从而忽视了最简单的问题,并未太过责怪,耐心解释道:“四大家族木家总实力排行第三,且不说水、土两家的事,难道你们忘了头上还有一个脾气暴躁的火家吗?”

        顿时,众人沉默了下来。确实,即便水、土两家损失惨重,但火家和木家一样,并未加入那场战争,更别说火家的总实力可比木家更强!他们能想到火家同样能想到。

        更何况,千年底蕴的大家族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即使两败俱伤,难保他们没有什么暗中势力,真要吞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可能把人家逼得狗急跳墙。

        “不好啦!不好啦!!”

        突然,木家直系弟子——木德化,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在接收到自家爷爷木三长老的狠瞪后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惊恐的发现自己竟在家主和各位内、外院长老议事时,不合时宜的闯了进来。

        果不其然,那些内院王级长老立即拉下了脸,怒斥道:“大胆!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堂堂木家直系弟子,竟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可是……”

        “还敢顶嘴!”

        “各位长老,好了!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或许真有什么事才会闯来这里,先听听他怎么说也无妨!”家主心下无奈叹息,这木德化也算倒霉,偏偏在这时候出现,显然被那些内院长老当成了出气筒。

        内院长老个个狠狠的瞪了眼木德化,不再说话。

        “说吧!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木三长老脸色仍是不悦,既生气那些内院长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怒斥他的孙儿,又生气他这毛毛躁躁的孙儿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他的脸。

        “火、火家出事了!”木德化被吓得够呛,颤颤巍巍的站着,好不容易才强忍住夺框而逃的冲动。他这是发了什么疯,竟然在这个时候闯进来,若不是心儿妹妹平素对他最好,他都要以为她这是故意在推他下地狱!

        “什么?说清楚!火家出什么事了?”

        在木德化的解释下,众人皆沉默了下来,即使极力掩饰,却仍旧掩不住眼底涌现的狂喜。

        原来,今早不知是谁不小心泄露了火风函男儿身的事实,火风函身为逍遥王的王妃,却是一名昂藏七尺男儿,火家知情不报,无疑不是触怒了皇室的威严,让邀月国皇室沦为天下的笑柄。

        得知这个真相,‘皇上’立即下旨逮捕火家主等一众高层人员,一切知**员皆锒铛入狱,火家因此受到了皇室的打压。

        “你先下去吧!”木家主挥了挥手,示意木德化退下,垂头深思,面容罩在阴影中,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家主,这次真是上天赐予的绝好良机,火家触怒皇室,此时自身难保,对我们的计划绝造不成威胁,我们何不……”木家各位内院王级长老显然还没有放弃吞掉水、土两家的事,立即开口试探道。

        “没错!只要我们在这期间吞并了水、土两家,将来就不用怕火家了!”就连外院五位长老这时也不免有些心动。

        “而且,皇室这潭水深不见底,高手如云,此次火家落在皇室的手里,有没有将来可说不定!毕竟这件事关乎皇室声誉,邀月国家族何其之多,火家一倒有的是人顶替!届时,我们木家还不是稳坐榜首,这次你可不能再犹豫不决!”又一人急声附和,明显不愿放过此等良机。

        邀月国皇室就好比一条沉睡的巨龙,底蕴甚至比四大家族合在一起都要深厚,千年来无人能探其深浅,这才致使妖氏一族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稳居不倒,无人敢挑衅其皇室威严。

        像是权衡利弊了一番,木家主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眼角的余光却不动声色的扫向一处隐秘的角落,那里一个娇小的身影正悄然离去,嘴角不觉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

        逍遥王府:

        “逍遥王,你这回该相信在下所言了吧!妖族不仅已经开始对邀月国出手,而且也暗中对云裳国展开了行动,这件事根本毋庸置疑!”

        书房内,若有若无的谈话声忽然传入少女的耳中,虽听得模糊,但主要的讯息她却抓住了。

        妖族?

        对云裳国展开行动?

        眸色微沉,少女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后,蹑手蹑脚的上前走了几步,却不敢靠书房太近,因为她察觉到除了逍遥王里头还有一名高手!

        直到少女找到了藏匿之处,书房内逍遥王的声音传了出来:“四大家族除去木家确实都发生了意外,但是不是妖族也说不定!更何况妖族是什么,本王尚不知晓!阁下又是霜帝的人,本王怎知信不信得?”

        “你!……”

        那人显然被逍遥王的一番话气得不轻,但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只能耐着性子解释道。

        “妖族是异世界的产物,修炼之法与心云大陆有所不同,是通过空间裂缝来到了这片大陆,他们蛰伏已久,就是为了夺取心云大陆,越俎代庖!”

        “若不是九百多年前天玄子及时发现,不惜耗费自身修为,将妖物全部赶到东北面最边角的一处贫瘠之地,他们的阴谋早已得逞!”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玄子布下的那道阻挡着妖族进军大陆的结界已经有所松动,不少妖族的妖物已然悄悄潜进大陆,而且已经开始对三大国出手,首当其冲的便是各国的四大家族和五大公会!”

        书房内沉默了许久,逍遥王的声音才再次传来,这次的声音中显然多了几分相信:“好!阁下所言之事本王会考虑的!”

        “那在下先替主上谢过逍遥王,若是逍遥王真愿出手相救,主上必定重重酬……”谢字未落,一声异样的响动惊动了屋内的那名高手,蓬勃的斗气霎时朝着声源处袭去,伴随着他一声低沉的呵斥:“谁?”

        少女一惊,慌忙离开藏身的树后,眼角扫见不远处的一只黑猫,眼疾手快的伸手一抓,抛向原本藏身的地方,整个人如风般卷起,顺势躲进不远处半人高的草丛中,娇小玲珑的身子和翠绿的长裙在夜色朦胧中与周围的草丛融为一体,不易被人察觉。

        “喵!”

        受惊的黑猫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凌厉的青色斗气如利刃般将那棵大树折中劈断,露出了隐藏在树后的黑猫。夺门而出的妖雪冶二人顿时松了口气。

        “原来是猫啊!”中年男子歉意的看着妖雪冶:“抱歉!在下实在太小题大做,让逍遥王受惊了!”

        妖雪冶毫不在意的挥挥手,最先走回书房,中年男子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木窗微微开出一条小缝,妖雪冶望着草丛里小心翼翼弯身离去的那道娇小身影,嘴角意味不明的抿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身影消失不见,安邦狐疑的看向妖雪冶,忍不住开口问道:“敢问逍遥王,不知那人是谁?为何逍遥王要在下配合演这出戏?”

        “云帝的人!”

        “云帝?三国之中他是最不安分的人,在下可以理解为逍遥王是在帮他吗?”

        “不安分的何止他一人!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有了他的抵抗,既能吸引妖族的注意,又能妨碍妖族的阴谋,何乐而不为?”

        “原来如此,看来逍遥王已经有了对策!”若非如此她又怎会要利用云帝来吸引妖族的注意,想必是有什么暗中的行动了!

        妖雪冶不言,而是唤来了冥,对自己的计策毫无透露半分。安邦毕竟是魏霜国的人,她无法对他完全信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