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八十四章:注定的敌人!

第一百八十四章:注定的敌人!

        ---------------

        夜沉得很寂寞,忙碌了一天的裕琨宫此时安静了下来,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这,但每次来这的感觉都是不同,特别是在他发生变化以后,她甚至开始害怕靠近这里。

        柔柔地月光无声倾泻,偌大的宫殿摆设一如往常简洁非凡,似乎宫殿的主人从未换过。

        驻足窗外,透过窗棂妖雪冶看见了那张即熟悉又陌生的俊颜。

        他妖媚的俊颜略显消瘦,托着日渐削尖的下巴那只手依旧白玉无瑕,却变得更加骨节分明,几天前入城时的匆匆一见后,这是她第一次来看他,记不起多久没见他一面,再见面时他竟然瘦得令人心疼。

        美丽晶亮的凤眸呆呆直视前方,殿内的主人并未发现她的存在,仍陷入自己的沉思中,那双晶亮若星辉的凤眸不知何时已没有了记忆中的柔和,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足以冰冻人心的阴寒以及陌生的对一切生命的漠视。

        这一刻,妖雪冶终于明白为什么自从上次他离宫出走再次见面之后会感觉他比以前明显的不同,因为他的那双眼睛!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容貌,不仅性情大变,变得冷漠,变得言辞犀利,就连他眼底的神色也悄然的发生了变化,此时此刻的他给她的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一匹孤傲残忍的狼,一匹没有人心的狼,眼底尽是满含杀气的冷漠。

        最主要的是……

        哀伤的望着那张妖媚俊颜,妖雪冶微微叹息,空气中散发的香气只剩她自身的淡淡冷莲香,再也闻不到那种交织错杂的混合香馨,孤独而悲伤。

        “裕!”

        平静淡漠的声音犹如九天之外的弦音,在妖若裕死一般沉寂的心湖砸下不可泯灭的痕迹,妖若裕循声望去,入眼的那张倾城雪颜给他一种恍然隔世的错觉,遥不可及。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看着他迅速抬眸,美丽的凤眸在一瞬迸发出绚烂的色彩,没过多久,那双美眸的神色却又突然黯淡,像是失去了所有生气。

        此时,那熟悉而陌生的凤眸不禁与脑海中那双清澈无比的美眸无声叠合,心,猛地抽痛,空洞死寂的眼睛无声勾起了隐藏在她内心最深处的灰色记忆,那个如水般纯洁的男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是我!”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心声,妖雪冶垂眸敛去眼底的伤痛,抬眸的瞬间一切恢复如常,淡漠冰冷,深邃无边。

        意识到不是幻觉,少年身躯一颤,迷茫在眼中迅速散尽,生生透出一股疏离,薄唇妖媚一勾:“原来是皇弟啊!今晚怎么有空来看皇兄?”

        皇弟?皇兄?

        从来不知刻意的疏离会如此的伤人,妖雪冶眼神一闪,忽而抬头,语气泛着苦涩:“我们何时变得如此疏离?是为了那个位置吗?”

        她隐带哀伤的声音犹如一记重锤狠狠敲打着他的心,只在一瞬,心底的动摇便被他无情摒弃,眼神骤冷,俊颜上的浅笑却加重几分,笑而不言。

        这一笑让妖雪冶明白了他的决定,心底仍旧无法释怀:“你该知道我从来不屑这个位置!”

        沉默,还是无声的沉默,两人的心在这一刻沉重几许,柔和的月光挥洒在二人身上,一站一坐,窗外与窗内的距离仿佛此刻横在二人心间的那道梗,无法跨越。

        “我们注定是敌人吗?”

        “你一早就心中有数了,不是吗?”

        “如果……”微微敛眸,妖雪冶的语气变得认真:“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愿与你为敌!”

        话落,妖雪冶没有理会他心底的震惊与无奈,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转身的瞬间,他们之间已经在多种选择中有了抉择——敌人!

        ………

        离开裕琨宫,在经过御花园时,妖雪冶前行的步伐徒然一停,冷声道:“看戏看够了?”

        “嗯!还不错!真是看了一出十分精彩的大戏!”粉唇缓勾,晟睿自假山后走出,这才问道:“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

        他的实力他自己最清楚,就连当初二星魔法圣的妖天温都无法发现他的存在,难道她的实力还比妖天温还高?!

        “妖气!”淡淡瞥了他一眼,妖雪冶没再和他胡扯,开门见山的问道:“上次是跟踪本王,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差点忘了她还是一名修真者,对于以除妖为己任的修真者而言,妖气自然避不过他们的感知!想罢,晟睿忽然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回答了她的疑惑:“奉命前来传个消息——你要找的人就在夏城,劝你今晚就出发,逾时不候!”

        “果然是你们!”浓烈地杀气猛地倾泻而出,妖雪冶不善的目光盯视着晟睿,身形爆闪,出手如电欲掐上他的脖颈。

        见此一幕,早有准备的晟睿足尖轻点,于半空中悬浮,不屑地声音飘来:“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依你现在的修为撑死也就在通灵中期,想对付化形期的我,你还是再修炼几年再说吧!”

        得意的笑声并未因他离开而消失,妖雪冶此刻无比憎恨自己的实力不够强,捏紧拳头瞪着他消失的方向,眸中的怒火仿佛要将她燃尽。

        “冥,速去命人准备好关于夏城的一切资料!”

        “遵命!”

        ………

        皇家学院,院长室:

        此时虽是深夜,高贤却依旧还未就寝,这段时间不止四大家族和五大公会都发生了意外,就连学院也不平静,加上妖族近来的行动频繁,外加虽见减少但仍存在的空间裂缝,圣堂能派出的成员基本都已派出,有很多更是有去无回,每天死亡人数正急速增加,现在的学院急需新的人才替补,每年一次的招生会不得不多增加一次,日子就定在几天后,这几日需要准备的自然也就多了。

        突然,忙得焦头烂额的高贤抬头的瞬间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的身影,这才忽然想起还有妖天温的事情未解决。

        抚额喟叹,高贤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对前任院长孙建生的怨恨更上了一个层次,要不是那臭小子,他至于遇上这些个破事吗?要不是那臭小子,他老早就跑到某个地方逍遥快活了!

        “我要离京一趟!”妖雪冶没有理会他那么多,反正说几句话就走,也就没有坐下来。

        “去哪?怎么这么突然?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高贤停下手头上的活,看出她在赶时间,专心地听她接下去要说的话。

        “昶有消息了!妖族传来消息叫我今晚动身,逾时不候!”

        闻言,高贤沉默了一会,开口问道:“我要怎么做?”

        他知道她会在这期间抽空来找他,必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朝堂的势力都已经被他全部收拢,四大家族他们也已经收入囊中,然而要完全接手四大家族的全部势力尚需时日,他们这段期间应该会安静不少,我希望你能看着他们点,一有发现与我联系!”

        “好!不过,你父皇那边呢?”高贤的担忧不无道理。虽说距离毒发还剩一段时间,但现在大陆的格局很不稳定,难保不会再发生什么意外!

        “父皇的事我自有打算,这次妖族把地点就定在魏霜国的夏城,与我本要去的雪原距离不远,我会顺便去一趟,取回解药!”

        话落,妖雪冶顿了顿,沉默良久才说道:“倒是你!四大家族和朝堂他们都已得手,接下来恐怕就轮到你了!……”

        “呵呵~该来的总会来!我还怕他们不来呢!”高贤自信一笑,很明白妖族是不可能放过皇家学院和他,之后一段时间的平静只会是风雨欲来的短暂平静。

        “……保重!”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妖雪冶郑重的看着他,冰冷的话音不复以往的淡漠,多了几分名曰担忧的情绪:“记得,不要逞强!”

        “孩子,你也是!”高贤微愣,旋即慈祥一笑,自桌边站起,来到了妖雪冶的面前,抬手抚摸着她的脑袋。

        这次,妖雪冶没有拒绝他的靠近,这个发现让高贤兴奋得手舞足蹈,认识这么久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靠近她,而她亦没有拒绝。若是往常,没等他靠近这家伙绝对会亮出武器打算削他一顿。

        “孩子,不要总是把心事藏在心底,不要总是独自一人面对一切,这样太累了!你……还有我们!”

        ………

        与此同时,李梦渝这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无情地笑了笑,自言自语:“他们的命可是本小姐亲自预定的,怎么可以被人捷足先登呢?!”

        ………

        火家后山:

        洞府里,火家老祖宗如僧入定,安静地坐在蒲团上,似乎外头发生地一切都无法影响到他,仿佛早已抛却世俗。

        忽而,火家老祖宗眼眸睁开,睿智在眸中闪过,不苟言笑的脸庞柔和了几分:“逍遥王殿下大驾光临,不知所谓何事?”

        “你还真是坐得住!”妖雪冶自洞外慢慢走入,雪颜毫无被人抓包的窘迫,深深地看着他,道:“不过,本王倒是好奇得很,既然火家老祖宗就在火家后山,为何你会任由刑部尚书拿人?”

        “呵呵!”轻笑出声,火家老祖宗话中有话的说道:“若是老夫插手,岂不是坏了王爷大计?”

        “你就那么相信他们不会出事?”看着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关心火家主等人的死活,妖雪冶不死心地问道。

        又是胸有成竹地一笑,火家老祖宗侃侃而谈:“王爷此时急需势力,王爷是不会让他们真的出事的!更何况风儿……所以,于公于私,他们都不会有事!”

        “看来,火家老祖宗即便常年蜗居在此,消息还是很灵通!”

        “王爷过奖了!”紧接着,火家老祖宗收回笑意,郑重道:“王爷想老夫如何做,请直说!”

        “本王近日会离开邀月国一段时间……”

        “老夫明白了!”眸中闪过了然,二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眼。

        -------------

        夜,万籁俱静,通往魏霜国的天空却飞驰着两匹极品飞行类魔兽,咧咧的风声犹如锋利的刀刃狠狠地刮在二人脸上,长长地发在风中飞舞,衣袍咧咧作响,脚下是轻纱一般浮动的云雾,美轮美奂。

        低头看着脚下青翠的山峦起伏而过,高速飞行的气流似乎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好在二人实力皆在灵级以上,这种程度的气流还无法对他们造成影响。

        只是,妖雪冶烦躁不安的心却未被这肆虐的狂风击散,目光深沉地望着前方,心中默念:快点!继续快点!这样才能快点见到他!

        忽而,一阵翅膀拍动的破空声自身后不远处传来,回头望去,一抹红光在身后逐渐靠近,鲜艳的红色刺眼非常,一眼就能令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随着那抹红光的不住扩大,来人的样貌逐渐清晰,一张一合的殷虹薄唇似在说着什么,吐出的话却很快就被风吹走,听不真切。

        微微蹙眉,妖雪冶示意身下的金爪银鹏放慢速度,等待着那人的靠近。

        见此,冥也一拍身下的银鹏,无声示意。

        “呼呼~”来人粗喘着气,一张魔魅的俊颜凝满哀怨:“终于追到你们了!你们怎么也不等等我,害我差点就追不上了?”

        “你来干嘛?”直接无视他哀怨的眼神,妖雪冶疏离淡漠地开口问道,寒瞳微眯,薄唇似乎牵出了一丝不明地弧度。微微扫过他身下的魔兽,高阶灵兽烈风狼,比妖雪冶二人身下的高星魂兽金爪银鹏整整高一个等级,是一般魔法师趋之若鹜的最佳契约对象,而他现在居然拿来做代步的工具,真是奢华得令人发指!

        不过,他明明是妖族,为何能驱动高星的灵兽?心下疑惑,妖雪冶仔细打量着那只烈风狼。

        烈风狼外形与一般的狼类有些类似,最大的区别就是它多了背上那对强劲有力的肉翼,且体积较小,周身氤着如有实质的风系魔法元素,形成一重青色的雾气,与那双青色的狼眼相互辉映。

        突然,妖雪冶的视线停留在了它那双硕大的狼眼上,那双灯笼大的眼珠子里带着的呆滞让妖雪冶感到有些熟悉,脑海中不由得浮现白云城的那次魔兽潮,那时几乎所有魔兽表情都是如此的呆滞,足以见得眼前人很可能也与那场来得诡异地魔兽潮有着莫大的关系,更可能,他便是发动那次魔兽潮的人!

        若是如此,他的实力该有多强?连创世神布下的禁制都能打破,妖族的实力真有这么强吗?

        “当然是跟你们一起去夏城啦!”红衣少年并不知晓妖雪冶的心思百转,理所当然的回道,苍苍白发迎风舞动,带着一种妖异的光芒,随即自语道:“看来,本少来得太是时机了!差点就错过了!”

        “莫、习、凛!你还敢出现在本王面前?”没错!追来的人正是白天说是要为她带路的莫习凛,不说还好,一说妖雪冶就一肚子火,这家伙摆明就是故意拖延时间,魏霜国分明在月都的西面,这家伙偏偏引她朝相反的方向而去,如何能找得到?

        若非先前晟睿传来消息,恐怕妖雪冶一辈子也休想找到土卿昶,这如何能让她不火大?!说不是妖族的同伙都没人信!!

        “哇!你竟然记得我的名字?这是不是代表本少在你心中的地位不同寻常?”莫习凛夸张的掩嘴惊叫,一双桃夭潋滟仿佛具有魔力能将人瞬间吸进去的碧绿色狐狸眼微微弯起,笑得得意。

        “少说废话!”妖雪冶瞪了他一眼,坚决否认心中那抹奇异的感觉,冷声质问:“说!谁允许你来的?”

        “小雪儿,这句话就是你不对了!你可别忘了之前答应我的条件!”莫习凛笑容不变,多了几分如狐的狡黠。

        “你还有脸说?”眯起双眼,妖雪冶突然话锋一转,天籁般的嗓音再次恢复以往的淡漠疏离:“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本王到底有什么目地!本王在这里要告诉你一句:本王向来耐心有限,不要试图挑战本王的底限,否则……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

        莫习凛趣味扬眉,狐媚殷虹的薄唇再次挂上了似笑非笑的笑容,只是那笑容背后的无奈无人能知。

        逍遥王,我们是注定的敌人,为了达到目的我注定会不择手段,至于挑战你底限的后果究竟如何,即便现在知晓又能如何?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3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